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去处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去处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老夫人很满意地点点头,说:“所以,杨氏不能浪费这一次机会,亦不能随便找个嫁到三皇子府上,即便淑妃真抽中阿芝,也不能是阿芝去。你得要明白。”

    她说完,又看了看杨元淑。杨元淑立刻低下头作娇羞状。

    杨王氏是不是装的,老夫人的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她也知道老夫人的意思是无论是谁的帖子合了三皇子李恪的八字,嫁给李恪的人都是杨元淑,她是杨氏共同选出的代表。而别人作为杨氏的一份子,就不要逼逼地瞎闹。

    “罪妇明白。”杨王氏低眉垂首,语气落寞地回答。

    “莫要提罪妇一词。那事就此揭过,以后,你还是杨氏六老爷的正房夫人。”老夫人缓缓地说。算是锤了杨王氏一棒子,再给一个甜枣,间接给杨王氏许诺若是此事成了,他们一家子安分守己的话,杨氏是不会亏待他们的。

    “多谢老夫人。”杨王氏从小马扎上噗通就跪在地上,哽咽地说,“多谢老夫人宽恕。”

    “说了莫要提。当日,到底是我处理事情太过火。”杨老夫人摆摆手,才又说,“至于阿芝的婚事,她还小。待他日,我定选名门子弟予以匹配。这个你放心。”

    “多谢老夫人。”杨王氏嘴里还是这一句话,然后示意江承紫一并来谢恩。

    江承紫连忙也跪下,脆生生地说:“多谢祖母。”

    “哈哈,阿芝就懂事得多。我之前说了是私下里的家常,不必一口一个老夫人。我喜欢阿芝叫我祖母。”杨老夫人笑声爽朗,那一脸的笑活脱脱一只大灰狼。此刻,狼祖母正向江承紫招手,说,“来,到祖母这里来。”

    江承紫依言上前,三分之一的屁股坐在杨老夫人所指的坐床边上,以便于显得格外淑女端庄。

    杨老夫人常常一声叹息,说:“到底是要委屈你,只是我瞧你这模样,也是个有福气的,莫要恼。”

    “祖母这般安排,对阿芝极好,求之不得呢。”江承紫十分乖巧地回答。

    “嗯,你是懂事的。”老夫人又是赞美。

    江承紫却不想继续与这老太婆这么虚伪恶心下去,任由她给一个小孩子灌*汤。所以,她扑闪着天真的大眼睛,瞧着老夫人,又是一番感谢,而后不等老夫人发话,就话锋一转,放低声音怯生生地对老夫人说:“阿芝想问,我大兄他——”

    她欲言又止,老夫人是人精,立刻就笑着说:“你这孩子,无论何时都想着自家大兄,你放心,这回淑妃带来的缺漏,我挑选个合适的给你大兄。”

    “多谢老夫人。”江承紫照例先是谢恩,然后就立刻问出疑问:“祖母,大兄年岁尚幼。”

    “你莫担心。你兄妹二人,亦不是无父之人。这缺漏先由你父亲挂着,实则是清让在历练。过几年,你父亲身子不适,清让年岁也到了,便可挂了这缺漏。这便是做妥帖的安排了。”老夫人说。

    江承紫在心里骂了一句:去你二大爷的。随后就委婉拒绝说:“我听闻父亲身子不适,怕不宜劳顿。”

    “你父亲无甚障碍。让你二娘母女三人,加上你大姐一并前去照顾,定无大碍。”杨老夫人立刻回答,那语气神色都是一字一句不容反驳。

    “祖母这般安排,真周详啊。”江承紫笑着说,心里已经恨不得将这老太婆一张伪善的脸皮撕下来。

    老夫人还是笑着,但是她这会儿已不理会江承紫,径直对杨清让说:“清让,你是杨氏子弟,切记好高骛远,以后要踏踏实实,施展你的才华,为杨氏增光。”

    “孙儿谨遵教诲。”杨清让拱手回答。

    老夫人说这一番话,似乎是在铺垫什么。江承紫根据自己多年坑人经验,认为这老太婆肯定在坑杨清让。

    她心中暗自腹诽,却听老太婆说:“我思来想去,根据清让的年龄与能力,挑选了晋源县县丞作为你们历练之地。”

    果然,这官职是够小,够没用的。不过,江承紫的印象中,这晋源县在太原,还不算穷山恶水,偏僻地带。从这点来说,老太婆还算并不那么绝。

    “太原?”杨王氏有些兴奋地问了一句。毕竟杨王氏的本家就是太原王氏。她是在爹娘过世之后,被寄养到范阳王氏旁支的。如果真是去晋源县,她到底跟家族里的人走动走动,再加上自家一双儿女有出息的话,前途还是一片光明的。

    杨王氏的想法也正是江承紫方才觉得这来太婆还不算恶毒的原因。可是,江承紫对这个老太婆的看法是太有下限了。

    就在杨王氏问完那一句“太原”之后,杨老夫人就摇摇头,说:“杨氏累世公卿,又与前朝皇族过往甚密,就算再怎么有才华,帝王再怎么明君,也不可能不提防。所以,给予杨氏之缺漏又怎么会在中原地带。”

    “那是何地?”江承紫不由得询问。在她的记忆里,晋源县是在太原附近没错啊。那会儿在部队,有个训练作业就是在太原附近的晋源县完成的。

    杨老夫人垂了眸,叹息一声才说:“蜀中。”

    江承紫一听是蜀中,并不是古代南边的瘴气之地,便是松一口气。但杨王氏却显然并不觉得蜀中好。在唐初,成都虽然是繁华之地,但蜀中到底还是巴山楚水凄凉地。

    “老夫人,这——”杨王氏神情焦急地问。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选来选去,也只有这一个官职适合你们。”杨老夫人回答,绝了杨王氏的希望。

    江承紫则是上前,拉了拉自家老娘,说:“阿娘,莫急。祖母这是照拂我们呢。虽人说巴山楚水凄凉地,但蜀中有平原,沃野千里,却是极好的去处。”

    杨王氏一听,问:“当真?”

    江承紫点头回答:“阿芝断不敢欺骗自家娘亲。”

    杨老夫人在一旁很是赞赏地说:“九丫头见多识广,是个有见地的。”随后,她又瞧着杨王氏说,“你也是个有福气的。看你这一双儿女。”

    “多谢老夫人。”杨王氏虽不明白江承紫的举动,但自家女儿这番举动定然是有所深意,她也不继续与杨老夫人磨什么,便知书达理地谢恩。

    江承紫安抚了自家老娘,便又问杨老夫人,这晋源县具体在蜀州何处。

    杨老夫人摇摇头,搞不明白。一直在一旁一言不发的杨恭仁却是开口说:“晋原县并非你们所认为的太原的晋源,此地属剑南北道,距离益州不远,虽说不上繁华,却也比边陲小镇强。”

    “原来距益州不远。多谢祖母。”江承紫跪拜在地。

    杨清让对这些地理概念不懂,但也是一并跪拜下来。杨老夫人则是抬袖擦泪,作依依不舍状,说巴山楚水,他们此番去了,山长水远,要相见怕就只能在梦中了。

    江承紫正在纳闷老夫人这话,杨清让却已对老夫人说:“祖母切勿伤心,孙儿过几年,便可调回中原,届时便时时来拜访祖母。”

    老夫人一听,立刻板着脸说:“你还小,要认真学习,打好基础,切莫要过早钻营这等事,白白浪费自己。”

    “是。”杨清让一副谨遵教诲的模样。

    江承紫这才恍然大悟:呵呵哒,老夫人这招真狠啊。将他们一家扔到巴蜀边远地方。没有升迁,或者朝廷召唤,他们全家根本就不能离开蜀州。若没有大作为,得不到推荐,朝廷里有没有人活动。那么,杨清让一辈子都不会有出头之日,根本就回不来。而他们一家就会在那里生根发芽,子孙后辈都会跟千年望族越去越远。

    高门大户里,最毒妇人心,果然不假!

    杨王氏显然早明白这一点,此刻就端坐在小马扎上,一言不发。而杨老夫人还在流着鳄鱼的眼泪,诉说对江承紫一家的依依不舍,说委屈他们,杨氏不会忘记他们的。

    江承紫在内心将她呵呵哒了无数遍,随后说:“祖母放心,我大兄才华横溢,定会出人头地,我们在蜀地也不会太久。”

    杨老夫人听闻此语,不由得一怔,然后点点头,喃喃地说:“是呢。你兄妹二人都是有才华之人,真可埋没呢。”

    老夫人语气很轻,江承紫却从她所谓的慈眉善目里看出不宜察觉的凶狠。她心里一咯噔,想到即将前行的道路,或者并不难太平。

    “我和阿芝会努力的。”杨清让说。

    杨老夫人点点头,一脸疲惫的神情,说:“你们且去准备准备,三日后就要启程,我也乏了,你们退下吧。”

    母子三人行了礼,杨王氏在云珠的搀扶下,主仆四人回了院落。

    杨王氏并不太高兴,只坐在窗边发呆。云珠则在收拾包袱,一边收拾一边嘟囔,说:“又要跟二姨娘母女相处,真真是头疼。”

    江承紫这才想到这一次真正上任的是自己堕马痴傻的爹,处理事务的才是自家的大兄。而爹爹上任,他的妻儿小妾也得一并前行。不知怎的,江承紫想到那竭力踢走自家老娘,九年来把自己当夫人的小妾如今也得长途跋涉去蜀州,她就莫名觉得暗心情舒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