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老狐狸的算盘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老狐狸的算盘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老夫人看气氛凝重,便才缓缓叹息一声,说:“好在千年望族,杨氏子弟皆是才华之辈,当今陛下亦是明君。”她说到此处顿一顿,缓缓站了起来,杨元淑眼明手快,赶快低头扶住她。

    江承紫坐在窄窄的小马扎上暗想:这老太婆起承转合,谈话节奏把握得不错,只不知又打了什么算盘,在算计什么。

    她看了杨王氏与杨清让一眼,两人神色谨慎,看样子也不清楚这老太婆的用意。

    两人并没说话,只是老太婆起身后,杨王氏与杨清让立刻就站起来,云珠还顺带拉了江承紫一把,示意她起身。

    江承紫站起来后,主位上的杨恭仁也跟着站起来,伸手去扶杨老夫人。这古代就是规矩多,在一个屋内,长者不曾坐着,小辈坐着就是不懂规矩,没有家教。

    老夫人倒是摆摆手,连连说:“坐下,坐下,莫要拘礼。”

    她说着,便率先坐下,又命人为杨元淑也搬了小马扎,一群人皆坐定。

    老夫人这才开始闲话家常似的地说起当今陛下是明君,前日里,恩准淑妃回家省亲,给了杨氏无上荣光。另外,淑妃回家省亲,除了选杨氏淑女匹配三皇子外,还一并恩赐下一些缺漏。这些缺漏虽算不得要职,但好歹是给杨氏儿郎一些施展才华的机会,他日总归是可有出头之日。

    她说到此处,江承紫倒是心中一亮,想起昨日这老太婆说的话,暗想:这老婆子一大早将他们找来,又说这番话,莫不是要留一个官位空缺给杨清让,开个小恩放他们母子三人离开这田庄?只不过,杨清让太小,即便是世袭也不到年岁。

    她兀自想着,杨王氏已趁老夫人言语停顿之时,说:“这倒是极好,杨氏先祖庇佑。”

    杨王氏语气不咸不淡,说起这场面话亦是端庄得体。一说完后,她依旧低眉垂首端坐在小马扎上,一副“谨听教诲”的模样。

    杨王氏都这般谨慎,杨清让与江承紫当然不会不识趣地插嘴,也端坐在一旁,一幅很有家教的样子。

    老夫人则是连连叹息几声,才语气沉重地说:“自西汉开始,杨氏千年基业,累世公卿。却到我们手里落魄,实在是无言见祖先。”

    “老夫人,莫要自责。杨氏千年,亦是沉沉浮浮。一个家族,亦如同一个人,人生际遇,本是如此。况且,我们经历了隋朝的璀璨,自然要在新朝迎接璀璨后的落寞。”杨恭仁语气平静地劝说老夫人。

    江承紫听闻这一番言论,不由得抬头看看那主位上头发全白的老者。

    前日里,因为彼此还算敌对,针锋相对之下,她从自己的角度去看这老者,只觉得这老者冷酷、迂腐、不懂变通,万分讨厌。

    而今,彼此不再你死我活,换了角度来看,杨恭仁这一番就事论事的言论,足可见他这些年官场沉浮,对人生世事看得透侧,年岁与阅历让他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智者。

    江承紫在一瞬间对此人刮目相看,甚至颇有好感。只不过她想到历史上的杨恭仁在贞观时,并没有活几年,心里很是感慨。

    老夫人却是板了一张脸,不悦地扫了杨恭仁一眼,说:“若所有人都如你这般想,杨氏振兴之职谁来承担?堂堂一个家主,在晚辈面前,说话越发没轻没重。”

    杨恭仁被斥责,面色不然好看,却也不敢对自家母亲发作,只得颓然坐到主位上,三缄其口。

    周围鸦雀无声,只有屋外的微风轻轻拂过,引起屋檐下风铃在叮当脆响。江承紫明显感觉屋内的这种沉默正化作一股低气压在屋子里来回地转啊转。

    过了许久,老夫人才轻轻吐出一口气,叹息一声说:“罢了,今日算是一家人私下会面,是我太计较。”

    “老夫人心系杨氏,自是处处严格要求,作为晚辈,严师之下,获益匪浅。”杨元淑声音柔柔,一字一句都是拍马溜须的高境界。

    原本就厌恶她的江承紫,此刻更没来由地厌恶。在江承紫看来,杨元淑这种人就是上学时候,那种凭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各种装可怜装柔弱使唤人的那种贱人,俗称绿茶婊。

    “元淑知书达理,人又聪颖貌美,实则是杨氏之福。”杨老夫人话锋一转,从杨氏千年基业,就说到杨元淑身上来了。

    “元淑多谢老夫人夸奖。”杨元淑立刻就跪地行了稽首大礼。

    这两人一唱一和,江承紫觉得超恶心。不过,她恶心归恶心,心里却还是跟着杨老夫人话在认真分析她这一番话到底目的为何。

    她我还在一边恶心,一边分析。老夫人已将杨元淑扶起,立刻就夸奖杨元淑自小就聪颖漂亮,学富五车,小小年纪才学就超越许多人,最主要的是知书达理,聪颖听话。

    老夫人说到“听话”二字时,语气有些重,像是刻意强调。

    江承紫先前一直在分析老夫人的目的,这会儿听这两个字,顿时就低眉哂笑,心如明镜。

    老夫人自小生在望族兰陵萧氏,出嫁之后,又在弘农杨氏,见的都是宅门内斗的各路妖蛾子,早就历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她能不知杨元淑是个什么货色?此时,她还将这女人夸上天,也不过是夸给他们这些人听的罢了。

    之所以夸给他们这些人听,江承紫认为,无非就是想说这女人各方面的条件,尤其是听话这方面,是最适合跟三皇子联姻的。

    那么,接下来,这老夫人定然要说联姻之事。

    江承紫此刻心如明镜。果然,老夫人铺垫一番,停顿片刻,便是话锋一转,说杨氏千年基业,累世公卿,短短不可败在此番,败在我们这几辈的手中。

    “我们定然尽心竭力。”杨元淑立马附和,一副知书达理的模样。杨清让与江承紫作为晚辈,也不得不起身表一下决心。

    老夫人作抬袖抚泪状,一时间,似乎感动得老泪纵横,十分激动地说:“好,好,你们都是好孩子,坐,坐。”

    三人谢过老夫人,一一落座。老夫人这才说:“杨氏子弟就该这般齐心。”

    “是。”三人亦齐声回答。

    老夫人这才说到淑妃省亲,最大的事就是为三皇子选杨氏淑女为正妃,匹配三皇子。但淑妃也是爱子心切,选妃之前,先要看了各位的生辰贴。前日里,观王房祖宅里的姐姐妹妹们的生辰贴都给淑妃过目,淑妃请了李淳风一并前来,看了那些生辰贴,一一都否了,让杨氏再拿寄养别处,或者别房的淑女生辰贴去瞧瞧,若是没个合适的,这事也不好办。

    “因此,老夫人此番让阿芝将生辰贴交上去,实际是,是让她——”杨王氏十分惊喜的模样。

    江承紫知晓自家老娘心跟明镜儿似的,这会儿的惊喜定然是装的。她也不能是个木头人,这个时候,定然要有所表现。所以,她在杨王氏惊喜的时候,立刻作出害羞的模样,说:“阿娘,你莫胡说,我才不嫁什么皇子。我要与阿娘一处。”

    “傻阿芝,与皇家联姻,这是杨氏的锦绣前程。若是你能跟皇家联姻,也算是为杨氏尽一份绵薄之力。”杨王氏还是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样。

    杨清让也是傻乎乎的在一旁打趣,说:“阿芝,我自小在祖宅时,可听闻那三皇子打小就聪颖,英武不凡呢。”

    “那也是道听途说,总之,不理你们。”她一脸娇羞的模样。

    上辈子一辈子没撒过娇,没露过女儿家这种娇羞态。如今在这里做戏,居然是做全套啊。江承紫心中感慨万千。

    老夫人冷眼看他们娘三人发疯,心里只讽刺太没眼力劲儿了,亏得方才还做了那么多铺垫。不行,不能让这三人继续发疯,否则,再等片刻,她都没办法将自己要说的话说出口了。

    所以,她清了清嗓子,说:“你三人且坐下。”

    杨王氏母子三人,这才落座,一副谨听教诲的模样,眼角眉梢都还露出喜气。江承紫可不认为自家老娘不懂老夫人的话,但此时她唇角那笑意那竭力憋住的笑。

    啧啧,自家老娘演技真是登峰造极!江承紫将视线从自家老娘脸上收回来,不由得扫了杨元淑一眼。那女子虽然一脸平静,但看向江承紫时的眸光却像是在看可怜虫似的。

    去你大爷的,贱|人!江承紫在心中腹诽。想到自家男神以后就要被这绿茶婊霸占,心里像是吞了一万只苍蝇一样恶心。不过,好在历史上,男神好像不太待见杨氏这位,而是更喜欢另一位妃子萧氏。

    想到此处,江承紫有一种恶俗的幸灾乐祸的心理,若非是这种场合,就凭她那性格,估计会对杨元淑来个意味不明的“呵呵呵”嘲讽一下。

    “九丫头的生辰贴拿去让淑妃选一选是不假。但九丫头自小在田庄长大,人虽聪颖漂亮,但到底礼数不够,且性子野一些。若是入了高门大户,还好一点。但若是在皇家,稍有不慎,就可能惹来杀身之祸,甚至给杨氏带来灭顶之灾。杨王氏,你作为九丫头的母亲,想必也想她安平吧。”老夫人缓缓地说,还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杨王氏先前竭力忍住的笑来不及褪去,就凝在唇边,整张脸一副惊讶莫名的样子。她瞧着老夫人,而后咬咬嘴唇说:“是,作为母亲,只望儿女安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