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盛装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盛装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顾不得再套鹦哥的话,放下碗筷,到井台上打水漱口洗脸后,整理一下衣裙就等在廊檐下。

    不一会儿,杨王氏从她房里走出来,身后跟着一袭青衣梳着双丫髻的云珠。

    杨王氏则将平日里穿的素色衣衫换下,今日穿了浅灰小碎白花的夹袄和鹅黄挑边襦裙。头发绾了十分平正的发髻,插了一朵木质的发钗。那眉目也是仔细描过,只不过腮红、口脂、眉黛都是次品,虽然妆容不错,但却不能仔细看了。

    江承紫看得心酸!一个名门嫡女过了几年得意的日子,尔后就是被各种算计,好不容易嫁到夫家,夫家也不错。但娘家没背景,也只落得被人算计欺凌的下场。尔后,因担心幼女安危,不顾自身前程,来到这鸟不生蛋的田庄,忍气吞声。

    眼下这一身衣衫未曾将她穿过,却又并非新衣裳,想必也是压箱底舍不得穿。而平日里素颜的她,今日仔细妆容,这些化妆品怕也是许多年前攒下,仔细保存至今的。

    “阿娘。”江承紫低喊一声,鼻子发酸。她竭力留住眼泪,对着杨王氏微笑。

    杨王氏对她和蔼地笑,向她伸手,说:“来,阿娘牵着你。”

    江承紫看着那一双手,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呜呜哭起来,将手递过去。

    杨王氏吓了一跳,掏出手帕为她擦泪,很关切地问:“阿芝怎了?”

    “是呢,阿芝怎了?”杨清让也在一旁关切地问。

    江承紫一边抹泪,一边看看杨清让,又看看云珠,再转过来看着杨王氏。三人神情都万分紧张,看得出是真心关系她。

    她吸吸鼻子,摇头说:“我无事,只是瞧见阿娘今日仔细妆容,竟这般好看,有所感慨。阿娘若非为了阿芝,却是可日日这般好看。”

    杨王氏一听,微笑着抚了抚她的头,说:“即便不在这田庄,又哪能日日这般打扮呢?又不是戏台上的。即便是名门命妇,平素也是淡扫蛾眉。这般打扮唯有正式场合。”

    “可若不是因为阿芝,阿娘便可用更好的口脂、眉黛。”她嘟哝撒娇,越发不像是前世里那个任何时候都冷静自持,似乎没有喜怒哀乐的江承紫了。

    杨王氏一怔,随后有些无奈地笑笑,说:“一家人安平就好。别的东西能有则有,若是没有,便是命中注定。”

    江承紫垂了眸,很郑重地说:“阿娘放心,阿芝和大兄会让阿娘过上好日子。”

    “哈哈,阿芝是富贵命。”鹦哥在廊檐下的栏杆上冷不丁嚎一嗓子,吓得四个人都一惊。

    江承紫斜睨了它一眼,说:“下次发言之前,记得说‘报告,我要发言’。声音不好听,还冷不丁来这么一句,很吓人的。”

    鹦哥一听,十分高兴地拍拍翅膀,反问:“阿芝是允许我留下了?”

    大爷的,果然被这鹦哥阴了。她立马板起脸,说:“在你没告诉我,你主人是谁之前,我可不对你提供任何的庇护,包括食物。别人逮住你,要把你蒸了煮了,我可不管。”

    鹦哥作瑟瑟发抖状,然后跳过来停在江承紫的肩膀上,用鸟脸蹭了蹭她的脸颊,问:“你真这么狠心?”

    “我言必诺。”江承紫将鹦哥拍飞,又随口问一句,“其实,你主人是个还在变声期的孩子。你这声音是跟他学的吧。”

    江承紫之前听这鹦鹉的声音,就琢磨其主人。后来,她偶尔听见鹦鹉嘀咕,其实那声音挺清脆,根本就不沙哑。但鹦哥平素说话那声音沙哑,就像是变声期的男孩。果然,江承紫问出那句话之后,鹦哥马上就拿翅膀捂住嘴,大约停顿了几秒,才恍然大悟地说:“阿芝,你在讹我。”

    “说吧,你主人是谁!”江承紫继续询问,心里已经猜测这鹦哥可能是杨宸留下的,昨夜也不知歇息在哪里。不对,不对,江承紫忽然想起昨晚冷不丁的那一声“有贼,有贼”,仿若就是这鹦哥的声音。

    鹦哥一副宁死不就的样子,将头竭力拐向另一边。江承紫退而求其次,问:“昨晚是你喊有贼?”

    “哼,自然。”鹦哥转过脸来很是高傲地回答,声音已恢复正常。

    “说吧,你主人是谁。”江承紫不屈不挠。

    鹦哥惨叫一声:“女人可怕至极,不玩也。”而后,扑腾翅膀飞走了。

    杨王氏笑着说:“你跟一只鹦哥置气作甚呢。”

    “阿娘,你看着鹦哥可不普通,我怕它是别有用心之人放在此处,怕它对我们不利。”江承紫回答。

    杨王氏、云珠、杨清让三人脸色大变,显然三人起初不过只是将它当做一只鸟而已,如今听江承紫这般说起,都惊讶得不得了。

    “是呢。我听师父说,从前有人专门训练飞禽走兽为自己所用,刺探情报,投递病毒,甚至执行暗杀。”江承紫将前世里在军队中的知识以这么一种方式告诉三人。

    “呀,太可怕。”杨王氏直直摇头。

    那院门那边却有青衣丫鬟在催促:“六夫人,可有准备妥帖,老夫人等候多时了。”

    杨王氏应了一声,这才结束了鹦哥这个话题,四人匆匆赶到前院。

    杨老夫人这次并没在大堂等他们,而是在偏厅接见主仆四人。老夫人端坐在坐床上,杨恭仁则坐在坐床案几的另一边,一袭淡青衣衫,金丝绣线牡丹花纹领的杨元淑站立在养杨王氏身侧。两名青衣丫鬟正在搬小马扎凳。

    “你母子三人入座吧。”老夫人指了指那三个小马扎。

    杨王氏带一双儿女谢过,便依次落座。待三人坐定,杨老夫人便说:“今日找你来,我也不转弯抹角。自从隋朝灭亡,炀帝身死。杨氏儿郎遭受各种磨难,这些年越发艰难。如今,大老爷受隐太子玄武门之事牵连,也是赋闲在家。唯有驸马爷(杨师道)一人在朝。其余全然窝在家中,才华无可施展。”

    杨老夫人说到此处,不由得叹息一声。杨王氏也是一副黯然神色,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今日第一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