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是福是祸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是福是祸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吓了一跳,连连往后退了几步,鹦哥见状,立刻就在她面前的一棵细嫩的木槿上停歇下来,嘴里还还喋喋不休地喊:“美人,莫怕,我无恶意。”

    什么样的主人才能将一只鸟教得跟流氓似的!江承紫额上瀑布汗。

    她原本想问这鹦哥的主人是谁,为何在此。但就在此时,她却感觉到鹦哥所停歇的那一株细嫩的木槿疼。几乎出自本能,她便指着旁边的石栏杆说:“你莫停在上面,这木槿太细嫩,撑不起你,它疼。”

    鹦哥一听,却是夸张地“哦”一声,问:“阿芝,你知道它疼?”

    江承紫被这鹦哥一问,不由得一怔。是啊,刚刚自己明显感觉那棵木槿在shenyin“啊呀,好疼”。

    鹦哥一边说,一边听话地跳到石栏杆上,又自言自语说:“都这样喜欢发呆,可不好。”

    江承紫顾不得理会鹦哥为何知道她的名字,说了些什么奇怪的话。毕竟鹦哥说话这种事古来皆有,并不稀奇,而明确感受植物情绪这件事就很诡异。

    昨晚,那五色石碎裂。回屋时,江承紫的双目有了夜视功能,当时她就想过或者除了夜视功能,受那五色石的影响,或者还有别的异能吧。果不其然,这会儿能感受到植物的情绪?

    她还在怀疑阶段,忽然一阵风吹过,墙角似乎有一棵海棠正在疼痛难忍地shenyin。似乎是遭受着鞭打刀砍的折磨。

    江承紫想要袖手旁观似乎都不行。那海棠嫩苗的shenyin声似乎是濒临死亡时发出的。她没法袖手旁观,便往那墙角瞧了瞧,也没个鸟雀啄,更没有什么毛毛虫噬咬。

    肉眼看去,那海棠苗一动不动,似乎根本没有异常。但江承紫分明感觉到海棠苗的痛苦。所以,她喊:“云珠姐,你且瞧瞧你种的海棠。”

    “咋了?”云珠还跟一群人在讨论鹦哥的来历,听江承紫大喊,不明所以地问了一句。

    “我看那长势不太好,怕是土里有虫在噬咬,你且瞧瞧。”她经过观察分析,得出了如下结论。

    云珠却是将信将疑地走过去左右瞧瞧,对她喊:“九姑娘,我看长势颇好,不像遭虫咬。”

    海棠花的shenyin还在继续,江承紫垂眸,说:“你且挖开瞧瞧。世间万物,植物扎根于地,其命理亦在地。植物又是这世间顶顶能忍受痛苦之物。我们断不可以一双肉眼去瞧。”

    “那该如何瞧?”

    云珠虽聪颖,也不过是跟着杨王氏,识得几个字,走过一些地方,见识过豪门大家的规矩与尔虞我诈。如今,九姑娘在仙山修炼归来,见识非凡,她自是崇拜得不得了,每每抓住机会,都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样。

    “用心去感受,他们也是有喜怒哀乐。”江承紫的回答很模棱两可。

    云珠似懂非懂,只仔仔细细瞧着一动不动的海棠花苗,还是想不明白如何用心感受。久久没说话的鹦哥看她那模样,就嘲笑:“愚笨之人,想不明白主人所言,执行即可。”

    云珠白了鹦哥一眼,便拿了树枝小心翼翼地将海棠挖出来,将那些泥土轻轻抖落。果然在海棠花的根部有一个米黄色的肥胖虫子,正用用力的嘴钳噬咬海棠肥美的根部。

    “呀,九姑娘,果然啊。”云珠惊呼,将那虫子拍落在地。

    “呀,阿芝,你竟知晓这些?”杨清让也很是惊讶。

    江承紫只得笑笑,又将这种超能力归结于那位住在永不岛上的潘师父。说潘师父曾说她仙根颇佳,所以在传送她吐纳之术之前,让她修习与植物的沟通之术。只不过,她当日在仙山修炼时,魂魄不全,所以修习得术数时灵时不灵。

    反正这是一个信奉鬼神仙道的年代,编排合理,毫无漏洞之下,即便是当今帝王也会相信她所言。

    杨清让听闻,一脸失望,说:“若是当日,你能学全了这本事,这可是世间一等一的本事了。”

    “那是大兄嫌弃阿芝碍手碍脚?”江承紫故意反问。

    杨清让没反应过来,久久没说话的鹦哥却是幽幽地说:“魂魄都去修炼,岂不是驾鹤西归了?”

    “啊?大兄糊涂。”杨清让也不跟一只鹦哥计较,何况这鹦哥并未胡说,虽然它语气实在很嘲讽。

    “没有的事。”江承紫笑笑,叮嘱云珠好好照顾那棵海棠。

    这会儿,她再度凝神静气,感受周围时,就觉出与平时不一样的奇妙。院落里各种植物的喜怒哀乐,她都能觉察出来。比如荷塘里刚要出水的荷钱超级怕冷,一直在拒绝出水,等待日光再喝暖一些;花圃里的瓜苗被寒霜所冻,正瑟瑟发抖与病魔做斗争;枣树神情安宁,正在闭目享受春日的美好,每个毛孔都在畅快呼吸......

    果然能感受到植物的情绪!江承紫再度睁开眼睛,长长吐出一口气。她虽然暂时不知这样的能力到底有什么功效,会不会一直在。但此时此刻,她真觉得因为能感受植物的情绪,周围的世界变得好奇妙。

    “阿芝,如何?”杨清让立马来问。

    江承紫赶忙摇头,装着很是疲累的模样,撒谎说:“很耗费精神,稍稍运用一下,就觉得精神不济。方才我是不经意间感受到那海棠花在嚎叫**。大约也是因它太痛苦,我才能感受。”

    杨清让点点头,尔后又催促她速速去喝点粥,再去睡个回笼觉。

    江承紫很镇定地点点头,大步往厨房去。她内心狂喜,脸上却依旧平静如水。

    众护卫见她离去,也便在鹦哥很犯贱的“大家退散啊”的叫声里悉数离开这院落,院里再度恢复平静。杨清让开始打拳,云珠依旧在摆弄海棠花。杨王氏在厢房里收拾东西,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而江承紫在厨房内喝了一碗白粥,咬了两口没一丝盐味的青菜,还是想着自己所拥有的不知祸福的超能力,心里对未来充满隐隐的期待,却又有些许怯生生的害怕。

    “哟,阿芝,阿芝,不请云歌吃早饭么?”鹦哥飞到厨房廊檐下的青石台上停下,贱兮兮地问。

    “你要吃啥?喝粥么?”江承紫将粥递过去。鹦哥连忙用翅膀作摆手状。

    江承紫讪讪笑笑,说:“我不知鹦哥吃什么。”

    她还真不知鹦鹉吃什么,要如何喂养。上辈子,堂哥江承佑有养一只鹦鹉,但好像吃的是专门的鸟粮。

    “罢了,开玩笑而已,世间广阔万物,处处皆美味。”鹦哥很是霸气地说。

    江承紫还是尴尬地笑笑,问:“你真不喝粥?”

    鹦哥摇摇头,江承紫觉得此鸟甚有意思,便很想知道它背后的主人是谁。于是,她一边喝粥,一边跟他聊天,最终绕来绕去,还是问它的主人是谁。

    鹦哥一副得道高僧的口吻,说:“机缘到时,我自会告知阿芝。”

    江承紫“噗嗤”一笑,便又与那鹦哥聊了些有的没的。最终的结论:这是一只智商颇高、训练有素的鹦哥。来此的目的不详。就目前的了解来看,这堪比以前部队里搜集情报的王牌军犬和猴子。

    看来,以后处事要处处谨慎小心,步步为营,对周遭万物都要保持警惕。否则,自己上辈子好歹是堂堂军政世家千金,又是优秀的军中之花,若是被一只鹦哥算计,那自己都要唾弃死自己了。

    “我咋感觉你在套我话。”那只鹦哥果然贼精,在与江承紫简单交谈后,竟然来了这么一句。

    江承紫反将一军:“你又何尝不是在套我话呢。”

    鹦哥“嘿嘿”一笑,说:“我对阿芝无恶意。”

    江承紫垂了眸,正要回答,却听得有人喊:“六夫人,老夫人有请,望你携小公子与九姑娘前去。”

    (困啊,晚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