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一只鹦哥叫云歌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一只鹦哥叫云歌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她与杨王氏回到屋时,杨清让早已搬过来,在外间的坐床上铺褥子。他瞧见自家妹妹,便是笑着说:“我是男人,便是要睡外间的。阿芝放心,大兄会保护你。”

    “别多话,早些铺好入睡。”杨王氏叮嘱,又吩咐云珠将那坐床上的案几搬开,省得杨清让睡觉不老实,一脚下去,那案几上的杯子就碎了。

    云珠立马应声,动手去搬案几。杨王氏却是引着江承紫入了里间。

    这是她第一次来杨王氏住所的里间,前几次来,却都在外间与杨王氏说话。这里间格局与她所住的地方差不多。

    一张雕花木床,绣了“花好月圆,鸳鸯戏水”的床帘,素白的蚊帐,三四口朱漆箱子,一个矮凳子做的床头柜。

    杨王氏将油灯放到床头柜上,便说催促:“阿芝,快些躺下,今日累坏你了。”

    江承紫一颗心跳得怦怦的,不断地想起那一次做梦,梦见跟妈妈一起入睡,抱着妈妈的胳膊,闻着她的气息,暖暖柔柔的。那时,她觉得这世间再没有比妈妈怀里更安全的地方,也没有比妈妈怀里更温暖的所在。

    只可惜,那是一场梦。而此时此刻,她却要实现这个梦。虽然眼前的妇人,并不是前世里叱咤珠宝设计界的风云设计师。但毕竟是自己的妈妈。

    她慢吞吞地将斗篷以及布包放到一旁的藤条箱子里,将盖子关上,刚走到床边上,就闻到一股甜香。她仔细嗅了嗅,正是桂花味。看样子这些被褥应该是用干桂花熏过,让被褥保持一种整洁清香。

    她侧过头看在处理头发的杨王氏,一举一动从容不迫。江承紫忽然觉得这女人其实很强大。或者她从小到如今的不幸经历,恰恰让她更懂得如何去生存吧。

    “怎么还不上床?”她转过头看到出神的江承紫,便催促地问。

    江承紫也不顾什么礼数,只是嘿嘿一笑,撒娇说:“阿娘整理头发的身姿好看,阿芝看呆了。”

    杨王氏一听,“噗嗤”笑道:“你这孩子何曾学得这般油嘴滑舌,阿娘老了,哪里好看。”

    “阿娘才正是盛放之花,岂能说老呢。”江承紫扮鬼脸,内心有一种莫可名状的幸福。原来这就是母女之间的相处,果然好温暖。

    她笑着,鼻子却已发酸,眼泪在眼里打转。她只好略略转身,让自己逆着光。

    “越发不正经。”杨王氏嘴上责备,眼角眉梢却都是笑,继而催促她速速上床躺下,说她外衣已脱,这初春春寒料峭,仔细受冻。

    江承紫“哦”一声,迅速爬上雕花木床躺下,拉了桂花香的被子盖上。被子是多年的老被子,棉絮有些死板,但被子并没有什么霉味。

    杨王氏是个整洁爱干净的勤劳妇人。此刻,这个妇人将头发放下,梳成两个大辫子便上床来与江承紫并排躺下。

    “阿娘小时候,就喜欢这样睡觉。若是不解开头发,戴满头的朱钗步摇,我是如何也睡不着。”杨王氏自顾自地说。

    “阿娘,我也喜欢这样,简单自在。”她侧身瞧着杨王氏说。

    杨王氏也略略侧身,伸手将她拥在怀里,缓缓地说:“这几年,你不会说话,看起来似乎痴傻。阿娘也曾想过这般与自己的阿女躺在床上谈心,但越想就越绝望。如今——”她说到此处,吸了吸鼻子,抹了抹泪,才有继续说,“如今愿望达成,我阿女聪颖懂事,也不枉我当日离开杨家。”

    杨王氏语气一直很平静,但江承紫听得心酸,伸手紧紧抱住杨王氏,将头靠在她温暖的胸口,说:“阿娘,过去便不提,是阿芝不孝。从今以后,我们一家人要一直在一起,过美好生活。”

    “嗯,嗯。”她抹了抹泪。

    母女俩后来又随意说一会儿话,期间提到江承紫还有一个亲姐姐在祖宅,九年前已经七岁。当日,杨王氏请离祖宅时,这个亲姐姐坚决不与她同行。

    杨王氏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女儿,在她年幼便舍她而去。如今,也不知道订亲与否,婚配何家。

    江承紫将杨王氏抱得更紧,安慰她说:“阿娘莫伤心,待我们离开此处,阿芝与大兄定会过上好日子。待那时,若是大姊未曾婚配,便由阿娘亲自挑选门当户对的名门子弟。”

    “你呀,说得好。但这谈何容易。”杨王氏叹息。江承紫犹豫几番,还是未将马铃薯与红薯的事告知于她。

    “阿娘,你要相信我。”她笑着说。

    杨王氏拍拍她,没再说话。江承紫也累极了,躺在杨王氏怀里,闻着母亲特有的馨香,在满屋子的桂花香里沉沉睡去。

    第二日,江承紫是被古怪的“早安”声吵醒的。她原本睡得极沉,但猛然就听见有沙哑的声音大声在喊“早安,早安,早安”。那声音连续不断,成为持续性的聒噪声。而且这声音像是变声期的小男孩发出的。

    谁家男孩这样无礼,跑到这院落来扰人清梦。

    江承紫施施然睁开眼,洗漱一番出去,才知道一直在喋喋不休对每个人喊“早安”的是一只鹦哥。

    此刻,杨清让与云珠,还有几个杨氏护卫站在江承紫窗口的枣树下,正看着站在树上的鹦哥。那只鹦鹉羽毛优美,神情倨傲,在树上旁若无人地梳理羽毛。

    “这谁家养的鹦哥,一大早就扰人清梦。”云珠问。

    “哼,懒惰不起床,怪我?”鹦哥回了一句嘴,声音果然不太好听。

    这鸟居然还能回嘴,看来是同类中较为聪明的。众人听鹦哥还嘴,到底是乐了。杨清让便说:“从前没见过这鹦哥,这附近人都养不活,断然养不出这样油光水滑的鸟。”

    “是呢。”云珠附和,便问杨云,“杨总管,可是大老爷或者老夫人所养?”

    杨云摇摇头,云珠思索片刻,又问:“可否是那位元淑姑娘所养。”

    杨云一听,变了脸色,便压低声说:“闺阁姑娘家怎会养这样物什,你若这般问人,便有毁元淑姑娘清誉之嫌。”

    云珠吐了吐舌头,杨清让却在一旁总结,认为这鹦哥定是迷路,来此地过夜。这样灵性的物什,主人家一定很着急。所以,他就好心地问:“小鸟,你家主人是谁?”

    “你才是小鸟。”鹦鹉不客气地回了一句,哼了一声,说,“我叫云歌,我主人名讳,为何要告知于你?”

    鹦哥的话引得众人哄堂大笑,杨清让也摸摸脑袋,说:“我是好心,想帮你找到主人。”

    “哼,我的主人我自然会找。”鹦哥趾高气昂地说,随后,它拍了拍翅膀,绕树打了个旋,就往江承紫飞过来,一边飞,一边高兴地喊:“呀,美人,美人,早上好。”

    (今天第一更,稍后还有第二更,求书评,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大哥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