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十章 心底的愿望

正文 第三十章 心底的愿望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来人落在窗前,却又只是站着不动,没有说进屋,也没有去别处。

    他就站在窗前的那棵枣树下。初春的枣树,嫩芽新发,在没有日光的晚上,在江承紫夜视的视线里,枣树周身有泛着黄绿的光,奇妙无比。

    那人就站在枣树下,往窗户里看。一袭的夜行衣,只留了一双眼睛。

    那一双眼睛充满哀伤,那哀伤那样重,如同万年不化的雪山。仿若是经历了千秋万载时光的悲惨凝结而成。

    这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江承紫判断,不由得对这人多了几分好奇。

    要不要走出去跟他打个招呼,问:“嗨,你在这里做什么呢?需要帮忙吗?”

    不过,他穿成这样,在伸手不见五指乌漆墨黑的夜晚躲在枣树的阴影里,应该就是不想让人看见。只不过,他为何来到自己的窗前,凝视着自己的屋子,流露出如此浓重的悲伤?

    “呀,有贼,有贼。”忽然,有沙哑的声音尖锐响起,吓了江承紫一跳,也惊得枣树下那人,轻轻一跃,就跳上枣树,落在枣树的枝桠上。

    “哪里有贼?哪里有贼?”院落外有声音粗犷的男子在大声问。

    紧接着,院落内外的灯次第亮起来。杨王氏、杨清让房里的灯也亮起来。

    那人看情况不妙,倒是轻轻一跃,几个纵身之后,落在院墙外。而与此同时,杨云已带着一帮夜巡的护卫追了上去。

    江承紫站在窗前,看那黑衣人的身手,料想杨云等人并不能逮住他。便转身回屋,也在内室掌了灯,以免众人都掌灯,就她这么黑灯瞎火,引来众人的关怀。

    到时候,人都一股脑涌过来,每个人关怀你有没有见到贼人,有没有受伤,那真是想想就是一件很头疼的事。

    她刚点燃油灯放到桌上,杨王氏、云珠、杨清让就都赶到了。杨王氏一进门,就问:“阿芝,可没甚事吧?”

    “没呢。我自沉沉入睡,忽听有人呼有贼,我记挂阿娘与大兄,便起身点灯了。”她神色自若地回答。

    杨王氏看她神情确无异常,便是松了一口气,才说出她的担忧。

    原来先前江承紫回来,模棱两可地说老夫人那边遭刺客,老夫人欠了她救命之恩。杨王氏就一直睡不着,躺在床上跟云珠有一搭没一搭地分析眼前的形势,揣度老夫人接下来可能怎么做。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喊“有贼”,她第一反应就是先前那些贼人会不会找阿芝报复,因为阿芝搅乱了他们的好事。

    “阿娘,你多虑了。他们布局周密,显然目标是老夫人,哪能为我浪费时间呢?”江承紫笑着回答。

    杨清让不悦地说:“阿芝,阿娘这是关心你呢,你莫要不知好歹。”

    “胡来,怎么跟妹妹说话?”杨王氏轻声斥责杨清让,“你妹妹从前只在永不岛上修炼,哪曾见过这吃人的场面,今日定然是吓坏了。你方才莫瞧见,她从老夫人那里回来,脸色刷白,像是丢了魂似的。”

    杨清让一听,便是愧疚,低声说:“阿芝,是大兄言语鲁莽,你却莫要生气。”

    她摇摇头,笑着说:“我才不生气呢。我知阿娘与大兄,还有云珠姐皆是真心待我,真的关心我。我幸福呢。”

    是的,江承紫觉得很幸福。虽然眼前的处境比前世里艰难千百倍,但前世里,她从记事开始,就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对爹妈的印象只限于照片上。

    那时,奶奶身体不好,喜欢安静。所以,他们住在很偏僻的老宅子,屋里只有一个厨师,一个打扫的,和一个司机。

    奶奶大部分时间在阅读或者睡觉。江承紫从小就被保姆告知不要吵着奶奶,所以,自从记事开始,她高兴了不能大笑,悲伤了也不能大哭。

    她成日里都是安静的。看书、看电视、弹钢琴,接受爷爷安排的每日训练。以至于她上学后,依旧是个沉默的人。因为她没有玩伴,已不知如何去跟小伙伴相处。再后来,她被爷爷丢到军队,那里是铁血的军人,没有同情和泪水。

    前世里,锦衣玉食,一帆风顺,呼风唤雨。若不是刘晋那个渣男的欺骗,她的一生可以说辉煌得没有污点。

    但是,前世里,她不快乐。因为不知被人关怀着是如何的幸福,所以,在学校里,只要跟父母有关的作文,她从来不做。

    那时候,她不止一次想:如果爸爸妈妈没有离婚,就像大伯父与大伯母那样住在一起。那么,她就可以像承佑哥哥那样靠着自己的妈妈看电视,二十多的人了还会搂着妈妈撒娇。

    可是,没有如果!

    父母在她出生时就离婚,尔后各奔东西。

    她从没想到,魂穿千载,换了一个时空,换了一个身份,换了一个艰难的处境,却有兄长与母亲倾心的关怀。

    这些时日,她已当他们是真正的亲人,是相依为命的人。她也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要带他们过上称心如意的好日子。

    “幸福就好。”杨清让腼腆地摸摸脑袋,有点不好意思。

    屋外来来去去抓贼的人不少,灯火通明。杨王氏看到自家女儿没啥事,心里一块石头落了,便催促杨清让速速去歇息,怕明日老夫人缓过气来,又会有什么刁难。

    杨清让“哦”一声,便由云珠掌灯引去睡了。杨王氏这才转过来拉着江承紫的手,低声问:“可真没事?”

    江承紫摇摇头,说:“没事呢。”

    “那就好。”杨王氏用温暖的手握住她略略冰凉的手,说,“这夜里凉寒,周围又闹贼,你一个人在这里,我着实不放心。你随阿娘一起睡,可好?”

    江承紫一愣,同自己的亲娘一起睡觉,到底是什么感觉?

    前世里,她做过梦,很美好的梦境,以至于醒了之后,她发现是梦,二十来岁的人了,坐在床上抱着膝盖嚎啕大哭了大半宿。

    “可否?”杨王氏看她没说话,又问了一句,随后又补充说,“今时不比往日,若没看到你们,我这心不踏实。”

    “求之不得呢。”她高兴地回答,眼泪止不住地簌簌落下。

    杨王氏便要牵她出去,江承紫到底还尚存了一丝的理智,如今五色石已毁,那里面的植物定然无法再拿出来。那么,衣柜底部的那几块红薯与马铃薯就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仅存。她这一走,怕有贼人来搜屋,到时候落入贼人之手,还真是哭都没处哭。

    所以,她悄声说:“阿娘,容我收拾一番。”

    杨王氏点点头,便在外间坐着喝水,江承紫进屋,拿了装马铃薯与红薯的布包,又拿了一件旧夹袄与打补丁的小斗篷抱在怀里,这才随了杨王氏回屋。

    (今天估计就一更了。我家网络的猫挂了,打电话给中国电信一万号,说明日才能派人来。此时,我又开的是流量,嗖嗖嗖几下子都是钱啊。泪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