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我会护着你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我会护着你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她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这发音不太标准啊,即便是现在的官话洛阳话,你这阿芝也喊得像是在喊阿紫似的?”

    他听她这样问,整个人一怔,随后垂了眸,才勉强笑了笑,反问:“是么?”

    “是啊?”江承紫很笃定地说。她方才听他叫几次“阿芝”,都觉得眼前的男孩在叫“阿紫”。

    “嗯,我出生在太原,后来又去了长安,带了点太原与长安的口音。发音不准呢。”他回答。

    江承紫腹诽:编,继续编。当老娘是文盲么?你别的发音都准确,唯独“阿芝”两个字喊发音不准?不过,既然这家伙不想说,她也不继续询问。随后,她便问他到此几日了,如何没第一时间来庄子里。

    他则是一一回答,说长安那边的事虽小,但陪母亲回娘家祖宅祭拜却是容不得马虎。母族都看着母亲与他,他不好脱身。父亲知他不是个听话的,为确保他不会在回外祖母家的路上中途溜走,把他的护卫都调走。也因此,他陪母亲祭拜完母族先祖,才开溜。所以,今日接近晌午时分才带两个亲信乔装前来,却不料一来这里,就发现此处并不寻常。

    “先是陈盘子已去了大半条命,被杨氏移交官府。而杨氏家主杨恭仁却亲自来这里。我怕你有危险,正要出手,哼——”他说到此处,神情却是凶狠。

    江承紫吓了一跳,杨恭仁要暗害她时,似乎是张嘉来拜见杨恭仁,顺路提亲来着。

    那么,这小子神情里这样浓重的杀意,难道是对河东张氏的张嘉么?江承紫虽然这样怀疑,但却没有傻乎乎地问,她只是低声一句:“咋了?”

    “无事。”他轻描淡写两个字,将此事揭过,摆明不想继续此话题。

    江承紫也是识趣之人,便“哦”了一声,只随他转话题。

    他见她不追问,神情明显放松,便说:“我今日发帖见弘农观王房家主,主要是告诉他,你是他重要之人,切莫可怠慢。那么,他们万事都要掂量掂量。”

    江承紫想这长安杨氏到底什么来头,为何历史上完全没有,而杨恭仁明显还很给这个小家伙面子?而先前杨王氏又分析这小子或者说的是假名。但若是假名,杨恭仁又怎么会去见一个十来岁的小子呢?另外,他外婆家又是哪一家?

    她心中疑问万千,却觉得问人家长安杨氏是哪一家很不礼貌。她便只是“嗯”一声,以表示在听。

    “你放心,有我在一日,便护你一日。”他又轻描淡写地说。

    江承紫对这句话却没办法轻描淡写地对待。

    也许,他这样帮自己,只是因为一些自己不知的原因。但江承紫上上下下地审视杨敏芝以及杨王氏、杨清让等人,却发现不出一一丝一毫的特别之处,甚至发掘不出一点点有益于这个男孩的地方。

    那么,无论如何,一个人不计较利益来帮忙,不管什么原因,都是一份莫大的恩情。

    所以,她此时,很郑重其事地说谢谢。

    “不要光说谢谢。若真要谢谢,以后报答我啊。”他原本是很正经在说一件事,江承紫也很郑重其事,他却忽然语气贱兮兮的说了这么一句。

    江承紫瞧了瞧,这家伙的神情摆明就是逗趣她,把她对恩人那一点点的尊敬瞬间就荡没了。她嘟哝着“哼”了一声,便不理他的逗趣,只问那老太婆那边的刺客跟他是否有关系。

    他模棱两可地回答:“无论如何,你是我朋友,我总不得让你吃亏啊。”

    他虽没正面承认,但所言表明那刺客就是他派的,或者就是他。而他的目的,不是真要杨老夫人的命,只是为了帮她划出一条生路,让杨老夫人也欠她一份儿救命之恩。

    小小年纪,心思深沉,知道让老夫人欠她的情比杀了莱夫人更好。这家伙看来来头真不简单。

    她前世里虽自诩揣度人心,玩阴谋阳谋也算高手。但如他这般大时,她到底还是鲁莽少女。

    江承紫心里起伏,一方面是觉得这小子还真算不上小孩,就算是成年的男子也未必有他看得深远;另一方面,江承紫想到他在庇护自己,心里暖暖的,忍不住的笑意,爬上了眼角眉梢。

    此时,她甚至觉得这一场穿越的遭遇,很是不错。

    他却见她不说话,便又说:“她欠了你的情,终是不好意思对你立刻下手。”

    “多谢。”她说。

    他呵呵笑,也不对此说什么,只语气平常地说:“我原本想立刻就走,但又想见你一面。不过,那老太婆拉拉杂杂,甚是厌烦,我便兀自在你这屋里休息,等你回来。”

    她“哦”了一声,便问:“杨公子来此,是否还有别的特别吩咐?”

    “你这人——”他不知怎么的,忽然就生气了,先是哼了一声,便又很不悦地说,“真无趣!难道我就不能只是来看看你?我来看你,就非得有目的与计较?”

    “你这人——”江承紫也学着他的语气反驳,“真小气!我就这么随口一说,你就生气。还说自己是男人,不是小孩子。男人,那可是巍峨如山、博大如海,宰相肚里能撑船呢。”

    杨宸大约觉得她说得对,便没说话。江承紫仔细瞧他神情,似乎又在思考什么。

    “觉得我说得在理了?”她继续问。

    他却忽然笑了,语气格外宠溺地说:“你说是,便是。”

    江承紫想要反驳一下,但这宠溺无比的语气让她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一颗心竟然有些荡漾。

    这不科学!这不科学!他虽谋略智慧不输成年男子,但到底才十岁出头。自己这心怎么就有旌旗摇动的迹象呢?

    她一颗心七七八八,只觉得不能平静。杨宸却又自顾自地说起河东张氏,让江承紫切记要远离河东张氏。

    江承紫虽对张嘉有一种莫名的排斥与不喜欢,但这会儿从杨宸嘴里说出来,就不该是直觉的问题。于是,她抓紧机会询问原因。

    杨宸却就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河东张氏,虽为世家大族。但他们所使用的族长选拔制度实在是残酷。若是没有什么图谋,选个族长而已,为何要这样大费周章?这族长选得可比朝廷选太子还费劲儿。”

    江承紫一愣,这小子说得似乎很有道理,便点点头说:“所言颇有道理啊。”

    “哼,是你自己笨。”这家伙得寸进尺,居然抓紧机会埋汰她。

    “我不是。”她反驳。

    他没继续陪她闹,而是很严肃地分析:“张氏定然有野心,你若靠得太近。若是将来有什么,怕会波及。另外,那张嘉既是张氏那种残酷的方式杀出重围当选的族长,必定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若靠他太近,怕骨头渣都不剩。”

    江承紫一听,觉得这小子分析得很正确,似乎就该是这个道理。张氏这种作派早就让她觉得诡异。如今听杨宸分析,才惊觉这家族难道是想造反么?

    不行,以后坚决要跟张嘉划清界限,楚河汉界,阵营分明。

    “以后要尽量远离张氏的人,可知?这种事上,你莫要犯糊涂。”杨宸此刻瞬间化身语重心长的长者,对让他操碎心的小妹子谆谆教诲。

    江承紫左思右想,连连答应,觉得这古代世家大族里的孩子真不得了,才十来岁,稚气未脱,就懂得天下形势、尔虞我诈。

    “嗯,这样才乖。切记。”他大约是腿坐麻了,说这话的时候,挪了一下身体,江承紫也正好挪了一下脚,身子前倾。于是,下一刻,杨宸还在叮嘱她切记,整个人却已凑过来。那好闻的气息就在近旁流动。

    江承紫吓了一跳,连连往后退。杨宸也意识到失态,一脸通红,很是不好意思咳嗽起来,遮掩这尴尬。

    江承紫看他模样,蓦然觉得很温馨。

    过去的岁月,她见的那帮世家发小,一个比一个脸皮厚,从小就对小姑娘吹口哨,整个一地痞流氓。

    后来,她混迹于特种部队,哪个不是功夫了得,演技也一流的高手啊,脸红害羞这种事,断然不会发生;再后来,她离开部队,商场沉浮,都是老狐狸过招,尔虞我诈,红脸还差不多,哪里来的脸红害羞啊。

    所以,此时,她看到杨宸因忽然无意识地靠近了些,就脸红害羞,她忽然觉得温暖,一颗心柔软得很。

    “我——我并非有意冒犯。”他终于平静下来,有些不自在地说。

    她轻笑,说:“黑灯瞎火,不是你的错。”

    他“嗯”一声,又沉默片刻,才说:“此番,我是偷溜出来,母亲还在外祖母家,你这边危机既已解除,我便要回去。”

    “你现在启程?”江承紫连忙问。

    “嗯。”他回答,人已准确地蹿下床,落地轻盈得如同一只猫。

    “外面黑灯瞎火,春寒料峭,此间山路不平,你明日在启程啊。”她十分担心。

    他却蓦然回头,一张好看的脸露出暖暖的明亮微笑,他低声说:“你在担心我,我定会小心。你莫要记挂,我时常夜晚行路,轻车熟路。”

    “哎。”她一个字吐出去,他却是一闪身就从有些微弱光线的窗口轻盈跃出,似乎很着急。

    江承紫翻身下床,快步跑到窗口瞧,却已看不见他的影子。

    这家伙功夫看来真了得,江承紫站在窗口兀自想。这会儿才恍然大悟,刚才说了那么久,实在是该委婉地问一问长安杨氏是哪一家,他外婆又是哪一家。

    不然将来若是有求于他,都不了解,说不出所以然,便也没办法与他联络啊。

    想到此,江承紫懊恼地拍了拍脑袋,叹息一声。却看见院墙那边,有穿着夜行衣的人,身姿轻盈地越墙而来。

    咦?是他又回来了?江承紫视力很好,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才发现这个人身形要比杨宸高一些。此时此刻,那人几个起落就到了窗前,脚步无声,轻盈得如同一片羽毛。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一直努力的。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会每日两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