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他的理想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他的理想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宸沉思片刻,点了点头,说:“你所言极是。若是你来问,有些问题我未必回答,还是我告诉你好了。”

    “嗯。我也这么认为。”江承紫看着眼前的男孩,总觉得似乎在很久远很久远的以前就见过似的。先前,她穿越而来,被他救起时,因人不清醒,这种感觉并不强烈。可此时仔细看来,他的一举一动,脸上细微的神情,那些微小的动作,竟都像是早就熟悉似的。

    江承紫觉得他的一举一动,都该是那样,甚至他发怒时的表情,她都能想象得出。

    难道是方才那五色石被砸碎之后的辐射里,不仅仅包含夜视能力,还包含了感知能力?

    她兀自思索,杨宸却是转动着明亮黝黑的眸子,自言自语地说:“从哪里说起好呢?”

    “就从你为何出现在这里说起好了。”江承紫听闻,便随口给了他一个突破口。

    他“哦”了一声,又很严肃认真地组织一番措辞,才说:“我母亲让我速速回长安,有要事。我急忙回到长安,却发现也不是什么大事,很快就处理好了。”

    他顿了顿,江承紫就很有礼貌地“嗯”一声,以便于主讲之人有勇气与动力继续讲下去。

    杨宸果然很是高兴,继续说:“我处理好事务,想到那暗害你的地痞流氓还没抓住,怕你有危险。便快马加鞭来了此地,却不料——”

    江承紫心中一暖,他却再度停顿,神情忽然变得很凝重,略略咬了咬嘴唇,神情里似乎有怒气。

    他没说话,江承紫却恍然大悟:“咦?难道你就是长安杨氏?”

    “嗯。我是。”他很从容地回答,而后又问“你如何知晓?”

    江承紫便回答:“下午,你派来人来找杨恭仁时,我就在院落里。偶尔听闻长安杨氏,我还纳闷是何人。”

    “哼,你却就不想是我么?”杨宸语气神情似有些生气。

    江承紫嘿嘿笑,说:“我也有想过是你,可你在长安有急事,这才短短几日——”

    “长安再有天大的事,也与我无关。若不是我父亲非得要我陪同我母亲回娘家一趟。我才不去呢。”他撇撇嘴,一副傲气小男孩的模样,那表情模样惹得江承紫吃吃地笑。

    “你笑啥?我说的事实呢。”他不悦地说。

    江承紫还是轻笑,摇摇头,宠溺地说:“我是笑你,小孩子似的,好任性。”

    “我不是小孩子。”他忽然很严肃认真地说。

    “你就比一般小孩子长得高些。看那脸,却是小孩子,还不承认。”江承紫吃吃笑。

    “我不是小孩子,我是男人。”他一本正经地强调。

    江承紫原本想来一句“莫非你已经”什么的话打趣一下,终觉得自己现在身份是小女孩,要矜持天真纯洁,而对方也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孩子。自己若用前世里跟那群流氓发小开玩笑的语气,始终是有亵渎之嫌疑。所以,她便是丢了一句:“嗨,你们小男孩都不愿承认事实。”

    “说了我不是小孩,我是男人。小孩是什么都不懂,只想着别人庇护,而我早已开始庇护我在乎的人。”杨宸再一次强调,神情语气都很凝重。

    江承紫看他模样,想到他可能身处关系复杂、危机四伏的世家大族,怕也遇见过不少可怖的事,竟是无比的心疼。

    他见她没说话,便是喊了她一声,江承紫一瞬间似有错觉,他喊的是“阿紫”,不是“阿芝”。

    “你喊我什么?”她问。

    “你我是朋友,不该喊你名字么?难道在这私底下,我还喊你九姑娘?”他反问,随后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一脸捉弄的语气,压低声音说,“其实,喊你娘子也可。”

    “你若在胡扯,我便喊人了。”她沉声道。

    “那正好,我在你房里,众人若知晓,你便是我的。”他原本是在逗她,但说到最后一句时,那语气便坚定得很。

    江承紫只听得心噗噗地跳,竟然慌乱得不得了。她现在唯一庆幸的不是白日里,他看不见她的窘态。茫茫夜色成为最好的掩饰,她便快速平静下来。

    “怎了?又不高兴?”他见她没说话,便是紧张地问。

    “是呢。你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却偏要说此等话。”她嘟了嘴撒娇,奶声奶气的,倒是十分好听。

    杨宸面上轻笑,语气却是一本正经地问:“你焉知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告诉你,我就是这样的人。”

    她瞧得见他的神情,便知他在逗趣自己,正要开口说话,却见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一凝,语气坚定地说:“阿芝,我对于自己执着的东西,也会巧取豪夺,不择手段。”

    他神情认真得有些吓人。明明是个十来岁的男孩,但这一瞬间,那神情目光却像是历经世事沧桑。

    江承紫暗心疼:古代世家大族的孩子真可怜啊。小小年纪就要面对尔虞我诈,学会勾心斗角,把所有孩童该有的快乐与天性全部割舍。她想到前世里,自家堂哥江承佑像杨宸这么大时,还在到处闯祸,拿开水浇居委会大妈养的鸡冠花什么的。

    相比较而言,那个时空的孩子,即便是世家子弟也要幸福地多。

    “若非必要,莫要执着。人世间,不适合的执着,总是会让自己受苦。”她越发心疼他,死来想起,也只找出了这么一句合适的话。

    他落寞地笑了笑,说:“有时,若无某些执着,此生也了无意义。”

    江承紫只觉这家伙固执,便也不多在这件事上与他纠缠,便只是叹息说:“总之,人生在世,莫要委屈自己。执念太过,迷失方向。”

    他乖巧地“嗯”了一声,随后又像是在诉说自己的理想似的,郑重其事地说:“此生,便想成为强者,能护得住我想要守护之人。”

    “嗨,不错的理想。但还是不要太苦了自己。”江承紫像是鼓励小孩子似的。

    “好。”他脆生生地答应。

    江承紫这才发现对话这么久,她想知道的情况,他却是一个都没说。这样下去不行啊,还得要自己发问才行。所以,她率先问了第一个问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