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对峙拉锯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对峙拉锯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老夫人不悦地扫她一眼,拿捏着架子,很是威严地责备:“让你拿来,你拿来便是,如此多话作甚?”

    “阿芝是罪妇阿女,生辰贴关乎婚配。做母亲的自当问明,岂可随意交由他人?”杨王氏挺直身子,不卑不亢地回答。

    “混账!”老夫人抓起一个茶杯狠狠往杨王氏脸上掷去,砸在杨王氏的额头上,杨王氏的额上顿时鲜血直流。

    江承紫立刻跑过去,也不顾周围人的看法,更没理会老太婆,径直掏出手帕捂住额头,朗声吩咐:“云珠,还不打清水来替夫人清理?”

    站在远处的云珠被方才一幕吓傻了,这会儿听到江承紫喊她。她立刻转身就跑到井台边打水。

    杨清让也不管什么失礼不失礼,兀自跑回屋内,搬了旧软垫给杨王氏坐。杨王氏轻轻摇头,说:“你二人不可在长辈面前失了礼数。”

    “百事孝为先,若清让对阿娘受伤无动于衷,那才是对长辈失礼。”杨清让回答杨王氏,尔后又转向老夫人询问,“老夫人,清让想知是否是这道理。”

    老夫人本来拿茶杯砸杨王氏本来是为了在这里立威。她在祖宅,平素里扔个什么瓜果砸个谁,即便是打伤了,也没人敢吱声,更别说跑来跑去。可这兄妹俩完全当她不存在,径直就为杨王氏处理伤口去了。这会儿,这小子还反过来询问她,先发制人。而且说得有理有据,她根本无从责备,无从反驳。

    所以,老夫人憋着一肚子气略略点了点头,还要赞杨清让一句懂事。

    有了老夫人这一句赞,杨清让兄妹就更肆无忌惮。云珠打来清水,江承紫就为杨王氏清洗伤口,还讲前日里吩咐云珠煮过的白布拿来为杨王氏包扎伤口。包扎完毕,江承紫端详一下,很是满意自己的作品,将杨王氏的脑袋包得像是死了祖宗的戴孝妇人。

    “不行,这还是危险,得请大夫来瞧瞧,免得落下病根儿。就算不落下病根儿,落下个伤疤,也是不好的。”江承紫完全无视老夫人的怒容,端详着杨王氏自言自语。

    “那如何是好?”杨清让立马询问。

    江承紫暗喜:自家大哥真是太聪颖了,不用事先对戏,都能迅速入戏,演出最合适的角色。

    她内心喜悦,面上却是发愁,看了看杨恭仁与老夫人,抿了抿唇,才款款上前,低声请求:“老夫人,大老爷,阿芝请求能为我阿娘请个大夫。”

    杨恭仁动了动嘴唇,终究没说话,只是瞧着老夫人,刚问出一句“老夫人,你看”,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老夫人喝道:“你赋闲在家,越发不晓事了?”

    杨恭仁垂首往后退了一步,不再说话。老夫人却是“嗖”地站起来,继续对杨恭仁喝道:“你也官场沉浮多年,越发不知分寸。我一个老婆子能有多大的力气?给她砸破点皮,那两个小的不懂事,大惊小怪,我便任他们闹。你一个堂堂观王房的家主,却也跟着起哄?”

    “老夫人教训得是,是我鲁莽了。”杨恭仁垂首回答。

    江承紫却是听出这老太婆虽然是在教训杨恭仁,实际上就是在委婉地警告江承紫兄妹要适可而止。

    杨清让也是演戏的高手,一听老夫人教训杨恭仁,立刻就上前,将江承紫往身后一拉,神情惶恐地对老太婆说:“老夫人,是清让与阿芝失礼,还望您保重身体,莫要为我们生气,气坏了身子。”

    老夫人扫他一眼,便是不耐烦地挥手,说:“你与九丫头且退下。”

    “是。”杨清让赶忙拉着江承紫退到了一边。

    杨王氏此时自觉地站起来,上前一步,依旧是从容的神情语气,说:“老夫人,是两个小的不懂事,也是罪妇之责,还请您不要动气。”

    “废话少说,且去拿了九丫头的生辰贴来。”老夫人完全一副“没耐心理你们”的神情。

    杨王氏却并不行动,而是说:“就算今日老夫人打死罪妇,罪妇还是要问老夫人拿九丫头的生辰贴要如何。”

    老夫人蹙了眉,一脸嫌恶地扫她一眼,反问:“我好歹也是九丫头的祖母,你难道怀疑我会对九丫头不利?”

    “罪妇不是这意思,但防人之人不可无。”杨王氏英勇无畏地来了这么一句。

    在这时刻,跟老太婆对着干,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啊。

    江承紫十分疑惑自家老娘不是伪白兔么?怎么会这样不明智,还是她其实知道什么更有利的东西,才敢这样肆无忌惮?

    这边厢江承紫疑惑不解,那边厢老太婆再度发怒,“嗖”地站起来,就要拿拐杖上前打杨王氏。那杨元淑立刻就站起身来,拉住老夫人,说:“大祖母,莫要生气,六夫人也是爱女心切。”

    因有杨元淑这样一拉,老夫人的拐杖才没敲打到杨王氏的身上。她恨恨地说:“我这是给你与阿芝为杨氏赎罪的机会,你们不知道珍惜。若是拿了这生辰贴来,你们到底还有个体面的去处。若是不拿来,违抗先祖命令,做有损先祖之事。按照杨氏家规,可立刻杖毙。”

    杨王氏一听,动了动嘴唇,小声地说:“我也没说不拿,只是想知其用处而已。”

    “你还敢说?”老太婆气急了,将拐杖重重地在地上敲了两下,厉声喊,“芷晴,给我掌嘴。”

    那红衣女子立马应答一声,神情里全是兴奋。她快步走过来,撩起袖子就要打杨王氏。

    作为儿女,有人要入动手打自家老娘,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哪怕对面的就是日本鬼子明晃晃的刺刀,也要拼杀一番的。再者,让母亲受辱于人前,她江承紫与杨清让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存在这世上?

    所以,江承紫根本不想考虑后果,在那芷晴扬手手要抽打杨王氏时,她闪身过去,硬生生截住她那只胳膊,厉声喝道:“一个小小的婢女,竟敢在这里放肆。”

    “你——”那芷晴没想到江承紫敢动手,怒目圆瞪,另一只手顺手就是一巴掌朝江承紫甩过来。

    杨清让却是截住了她的另一只胳膊,冷声道:“老夫人,杨氏有这样嚣张的婢子,不杖毙,迟早会贻害杨氏。”

    “你们滚开,竟敢阻挡我代老夫人执行家法。还妄图在此挑拨离间。”芷晴伶牙俐齿,神情姿态颇为嚣张,看来平素里定然是仗着在杨老夫人身边,早就不知自己姓什么了。

    江承紫冷笑,反手就是快速地一个巴掌扇过去。在芷晴还没有骂出下一句之前,她又是一个巴掌扇过去,嘴里还说:“老夫人是威严之人,你替老夫人执行家法,却不知低调,神情嚣张、举止轻浮,全然不知天高地厚。对杨氏子孙,还敢用‘滚’字。”

    “你个扫把星。”芷晴吐出一口血,挣扎着要打江承紫。

    江承紫将她手一反。杨清让也从江承紫那里学了一些招数,牢牢扭住了芷晴。

    “这巴掌是打你不知悔改。”江承紫一边说,一边甩了她一巴掌。随后,在她没缓过来时,又是一巴掌出去,嘴里朗声说,“老夫人给你历练的机会,你却狐假虎威。老夫人良善,不忍心教训你,你会没个眼力劲儿。今日,我就替老夫人教训家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恃宠而骄的狗东西。”

    江承紫说完,又是啪啪啪的几巴掌,简直是用尽了全力,打得芷晴都说不出话来,一张脸全肿了。

    当人面,打人狗!

    老夫人的颜面部好看,无奈江承紫一边打,一边说打的理由,而那理由竟然让人无可反驳。老夫人怒气冲冲,但不好发作,只待江承紫教训了芷晴一番,才喝道:“九丫头,适可而止,莫要误了正事。”

    “是。”江承紫脆生生地回答,一副很听话的模样,与杨清让同时放手,让芷晴跌在地上。

    老夫人轻描淡写地吩咐:“杨云,将芷晴带下去。”

    江承紫知晓这是老太婆在保护这嚣张的小婢。她方才打得爽,也多计较。所以,对于杨云带走芷晴,她没任何异议。

    倒是待几人出了院落,在老太婆还没发言之前,江承紫一下就拦住还要争论一下的杨王氏。她自己倒是上前一步,问:“老夫人,晚辈方才旁听,你说要我与阿娘、大兄为杨氏出力,莫不是那生辰贴就是我能为杨氏所尽的一点绵薄之力?”

    江承紫听来听去,看着我见犹怜的大家闺秀杨元淑,想起杨王氏分析杨淑妃省亲时,说过送到祖宅的生辰贴不会有一个合。那么,此番来拿她的生辰贴怕是对那淑妃说了什么谎话。而今,要拿她的生辰贴给别人,做一出李代桃僵的戏码吧。

    “不错。”老夫人点头,心里却是万分警惕这女娃又搞出什么妖蛾子。

    “即使如此,老夫人早说,我与阿娘、大兄求之不得,又何能阻止呢。”江承紫脆生生地笑道。

    老夫人微微眯了眼,仔细瞧眼前的女娃,五官还没完全长开,但眉目间已可见是个美人。此刻,这女娃只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等待她的回答。

    “如今,你们既已知晓,那速速去将生辰贴拿来。”老夫人不耐烦地催促。

    杨王氏抿了唇,站在原地,鼓足勇气追问:“老夫人,你是借用,还是拿走?若是拿走,以后阿芝婚配,该当如何?若是没生辰贴,别人只会将她当作杨氏弃儿。”

    “废话多。”老夫人丢下这一句,似乎又有发怒。

    江承紫怕杨王氏太执着,又把事情闹得更大。连忙就说:“阿娘莫恼,阿芝这样璀璨之人,生辰贴于我毫无用处。”

    他这话说得狂妄,杨老夫人神情越发嫌恶。

    江承紫也不管她,只让云珠陪杨王氏回去取生辰贴。杨王氏有些不肯,江承紫便是笑着安慰说:“阿娘,一张纸而已,人生际遇,永远看不透。那一张纸,代表不了什么。”

    杨王氏再舍不得,也只得答应,转身回去取生辰贴。江承紫便转向老太婆捞好处:“老夫人,先前你说让我大兄历练历练,却不知还算话么?”

    “我像是戏言之人?”杨老夫人不悦地说。

    “不像。”江承紫居然还回答了,然后煞有介事地说,“即使如此,那就请老夫人帮衬我大兄一把。”

    “你莫急,我先前便对你们作了安排。”老夫人说。

    江承紫心内一惊,这人果然老狐狸,居然早就做了安排。不过,她依旧平静从容地谢了恩。

    老夫人将眸光飘向远方,不再看她,表明不想与她再说话。江承紫也懒得发言,于是整个院落里安静了,只有暮风吹着树林的声音,像一首流水般的钢琴曲。

    那杨元淑倒是一直偷偷瞧她。江承紫懒得理会,便也只是瞧着杨恭仁,想这老小子会不会言必诺呢。

    这边厢沉默片刻,那边厢杨王氏携了生辰帖前来。江承紫在一旁看了看,才发现这生辰贴用的是上好的丝绸,上面的字全是由红线绣成,绣功深厚。所以,生辰贴不太好仿冒。

    杨王氏拿着那生辰贴,仿若重若千斤,一步一步上前,才走了几步。杨老夫人就让几个小婢将那卷轴拿过去。

    两个小婢速度上前拿走了生辰贴。尔后,老夫人站起身来,吩咐人掌灯,她乏了。

    一干丫鬟婆子立刻就掌灯收拾,像是请老佛爷似的,点头哈腰引了老夫人去住所。杨元淑紧紧跟着老夫人,搀扶着她就要往院外走。

    江承紫立马朗声喊:“老夫人留步,您生辰贴拿了,可否告知,如何安排我大兄?”

    杨老夫人“哼”了一声,十分鄙夷地回头扫了江承紫一眼,径直就出了院门。在院门外,这老太婆居然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九丫头,你大兄我早已安排妥帖,不仅仅是他,你与你阿娘也可一并沾光,你且放心。”

    “多谢老夫人。”江承紫轻笑。

    老夫人停了片刻,说:“对了,前日里,祖宅来了个得道的道士,九丫头,你那五色石拿来给那位道长瞧瞧。”

    (哄睡了孩子才开始写书,所以更新晚。头疼啊。另外,谢谢童一直支持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