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生辰帖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生辰帖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得了允许,便小大人样地负手走了两圈,才朗声说:“我师父说,大凡身子弱,不通泰。通俗点说,就是思虑过重。长期思虑过重,便耗费精气神。这人啊,就是靠一把精气神活着,什么时候精气神没了,人这辈子就没了。”

    她说到这里,还摊开手掌,轻轻吹了一口气,两眼一翻,作垂死状。

    “好了,九丫头,你莫啰嗦。”老夫人很是不悦。

    你不悦,我就身心愉悦。

    江承紫暗爽,面上却是很严肃地说:“老夫人,阿芝并非啰嗦,而是有些事须说清楚,大家才更能体会到这一套吐纳之法的妙处。”

    “那你且快快说来。”老夫人催促。

    江承紫偏偏不如她愿,而是慢吞吞地摇摇头,十分严肃地说:“老夫人,作为晚辈,我却要不敬你几句。你聪敏能干,有大才,为杨氏日益操劳,大事小事都要考虑周全,看得长远。”

    她说到这里,便用“然而”一转折,继续说,“这都是耗费精气神的事,如同一根绳子绷得太紧。这绷久了,可回不到从前。因此,老夫人要注重养生,就要懂得放松自己。”

    “老夫人,前日里,陈道长也是这个意思。让你放松自己,莫要思虑太重。”一直一言不发的杨恭仁立刻逮住这个机会,算是为江承紫母子三人说话。

    老夫人丝毫不理会杨恭仁,像是完全当他这个人不存在似的,只瞧着江承紫,冷笑一声说:“杨氏千年不衰,我观王一脉也是竭尽荣华。若是有一个争气的,我这个老婆子还能不享福?”

    “呀,老夫人息怒。阿芝无意冒犯,只盼您寿比南山,身体康泰,才冒犯了你。”江承紫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她原本是快意恩仇的,但今时今日没有势力,没有权势,就不能跟对方硬碰硬,所以,她竭力要让这老太婆不对他们动杀心。

    “罢了,你也年幼,不关你的事。你且说一说这吐纳之法。”老夫人说,神情有点阴郁。

    江承紫知晓此刻时机已成熟,不能再继续戏弄这老婆子。所以,她脆生生地应答一声“是”,立刻就对那两名青衣小婢说:“两位姐姐,你们闭上眼睛。平时的身份地位,名利富贵,前途命运,都统统放下,将一颗心放空。”

    她说着也闭上眼,耳朵却保持警惕。周围一直都没人动,一切都很安静。她学着瑜伽馆里的教练缓缓地催眠:“你们想象一下,自己是一株树,长得茂盛,生长在无人的山谷里。这白云悠悠地从天上过,和风轻轻拂过。此时,将你们的呼吸调整成最自然的状态。”

    她说到此时,轻轻睁开眼,看那两名青衣小婢的神情姿态,已然入定。

    所以,她用一种柔和的声音引导人放松,自由呼吸。

    过了好一会儿,她打了一个响指,说:“两位姐姐,可以睁开眼了。”

    那两名青衣小婢睁开眼,她还没开口,老夫人就蹙眉,问:“如此即可?”

    江承紫摇摇头,说:“回禀老夫人,这只是入门。吐纳是一门极其高深的学问,也分很多个境界。今日,天色已晚,天气亦不太好,并不适合。做这种吐纳,日光和暖的午后最佳。”

    “你二人感觉如何?”老夫人看向青衣小婢。

    那两人低眉垂首回答:“回禀老夫人,放缓呼吸,放空心思。吐纳之间,身体真真觉得通泰了。”

    老夫人有些不相信,但这两人原本是她的贴心之人,不然也不会放在这里。所以,她颇疑惑,但也没表现出来。只是又将眸光投向江承紫,问:“除此之外,针灸,丹药,都不曾有?”

    “回禀老夫人,仙丹难求。如今世上竟是追名逐利之辈,以次充好,欺骗众生。古来帝王,多数命丧于这种丹药。阿芝盼老夫人康泰,便冒犯一句:莫要信了江湖术士之流。至于针灸,我师父不曾传授。”江承紫很严肃地对老太婆说。她算是做到仁至义尽了,听不听就是这老太婆的事了。

    老夫人不就此发表意见,毕竟当年是自己将眼前的女童赶到这里自生自灭。当日,若不是杨王氏舍不下这女娃,想必王婆子早就动手将她扔到洛水里溺死。

    难道这女娃不知这事?难道一点都不记恨自己?

    老夫人从少女时代就生在世家大族的兰陵萧氏,见多了勾心斗角,佛口毒心;尔后嫁到杨氏,一步一步到今天掌权的地步,上至帝王,下至丫鬟婆子,这些人的心思,她看得透亮。

    可眼前这女娃,她一举一动却是一点都看不清。

    老太婆沉默,江承紫便打破这沉默,怯生生地说:“吐纳之法,入门之后,会有一些动作加以辅助。帮人减轻思虑,疏通气息。比如这般——”她说着,便做了几个瑜伽的动作。

    因杨敏芝还是女童,身子骨柔软,做起动作来也算行云流水,那两个青衣小婢却就吃力得多。

    这样折腾一番,老夫人才扶额说乏了,让江承紫退到一旁。

    江承紫退到一旁。老夫人便看向杨王氏,说:“杨王氏,你当日抛下受伤带残的丈夫,自请离祖宅,又带走清让。可知罪?”

    “罪妇向来知罪。但夫君有秀红照看,我自是放心。”杨王氏不卑不亢。

    “嗯,昔年之事,莫要提了。今日我来此,一则是瞧瞧清让和九丫头;二则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秀红为你照顾舒越九年,你也该自己回去了。”老太婆缓缓地说。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杨王氏更是一脸不可置信,喃喃询问:“罪妇,我,还可回祖宅?”

    江承紫也疑惑其中有猫腻,所以紧紧盯着老太婆。老太婆则是清清嗓子,说:“回祖宅,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清让大了,他父亲又神志不清。祖宅人多口杂,难免对孩子不好。且清让如此聪颖,便该是出外历练历练的。”

    这老太婆果然没安好心,肯定有什么后招想要对付自己一家。

    江承紫紧紧地盯着这老婆子,捕捉着可能掣肘她的机会。

    杨王氏却已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径直问:“那老夫人的意思是?”

    老夫人此时却又不回答杨王氏,反而吩咐一名青衣小婢:“去瞧瞧,芷晴这丫头为何还不曾将堂姑娘带来。”

    老夫人话音一落,青衣小婢还未答话,院门口就响起那红衣女子笑盈盈的声音,说:“回禀老夫人,来了来了。先前堂姑娘见老夫人在看九姑娘吐纳之术,就不敢来打扰。”

    那红衣女子一边说,一边退到一旁。然后,那院门口走进来一个身着鹅黄色齐胸襦裙的少女。少女身材瘦削高挑,梳着双环髻,发髻鬓边插了扇面造型的珠花,因低垂着头,江承紫没看清此女的面目。

    这少女踩着细小的碎步,迈着弱柳扶风的步子缓缓走过来,腰间脚上的小铃铛小声而匀称,显出极其良好的修养。

    少女走到老夫人的案几前站定,盈盈一福身,低声细语地来了一句:“元淑拜见老夫人。”

    “元淑莫要多礼,坐大祖母这边来。”老夫人一脸的皮都笑成千沟万壑,竭力表现出爱护晚辈的慈爱样。

    那叫元淑的少女小声小气地回答了一声“是”,便极其优雅地走过去,在老夫人身侧的垫子上端庄地坐下来。也是这时,江承紫才瞧见这少女的脸,肤色粉嫩,一双杏眼,眸如秋水盈盈,唇红齿白。真真是美人啊。

    杨清让瞧了瞧,也是略一愣,随即又恢复了平静。老夫人环顾了四周,这才抓了杨清让作对象,向在场的几人介绍了眼前的少女:“这是你二祖父杨士贵公的孙女元淑,依着辈分年龄,你们且要叫一声姐姐。”

    “清让见过堂姐。”杨清让拱手行礼。

    杨元淑盈盈一笑,抿了唇,柔声说:“清让不必多礼,都是自家人。”

    杨老夫人甚是满意,便是夸奖杨元淑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举一动实乃名门闺秀典范。夸奖完毕,又说这几年疏于对杨清让与杨敏芝的管教,礼仪上到底不周到,希望他们兄妹二人要向杨元淑学习。

    兄妹二人异口同声,脆生生地答应了。

    江承紫正在疑惑此女之父是否就是杨誉。若是杨誉的话,那眼前这少女会是这一次杨淑妃选定的儿媳妇人选。这少女以后就会成为她男神李恪的正妃啊。

    妈蛋,一想到这件事,她瞬间就看此女甚为不顺眼。她甚至觉得这少女那平静无波的眼里藏满了不可一世的*。

    不,不是自己觉得。这女的就该是伪白兔类型。

    江承紫兀自判断,这边厢老夫人已甚为满意兄妹二人的乖巧,很满意地“嗯”了一声,就转头对旁边的杨王氏说:“你且去将九丫头的生辰贴拿出来。”

    杨王氏一愣,似乎不明所以,怯生生地说了一句:“回禀老夫人,阿芝年纪尚有,未到婚配年纪。”

    (到底有木有在看的啊。写得好寂寞,动力都快没有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