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长安杨氏?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长安杨氏?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张嘉离去后,江承紫蹦跶着回厢房。

    杨恭仁坐在主位上,正与杨清让、杨王氏其乐融融地吃饭。

    江承紫站在门口瞧,只觉得杨恭仁都这么大年纪了,杨王氏却才将近三十,左看右看,这两人都不像是有奸|情的模样。

    但若说没有什么关系,那杨王氏只是对杨恭仁耳语了一句,来势汹汹的杨恭仁立马就转变态度,不仅仅不除掉他们,还时时刻刻想着帮他们。

    这两人一定是有很密切的关系的。而她方才与杨恭仁过招,也全是将这种关系算计在内的。

    从前,她无论在部队,还是在商场,都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者。善于捕捉微小的机会,获得莫大的成功。

    “阿芝,既是回来,速速来用饭。”杨王氏瞧见她在门口出神,便朗声喊她。

    江承紫脆生生地应答一声,便走了进去,与三人问好之后,很端庄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洛水田庄偏远,这几年,我们娘三人生活从简,便合桌而食,不曾分食。还请大老爷莫要嫌弃。”杨王氏客气地说。

    “家宴便该如此,其乐融融。”杨恭仁说。

    杨清让便先为杨恭仁盛了鱼汤,说:“这是阿芝采集的新鲜野菜与鱼,菜谱亦是阿芝所创。请大老爷尝一尝这鱼汤。”

    杨恭仁接过热腾腾的鱼汤,不由得又瞧了江承紫一眼,一边喝一边说:“原本世家大族,食不言寝不语。但大伯父要破例问你一次,你真不走张氏那一条路么?”

    江承紫看了看杨王氏,又看了看杨清让,说:“大兄与阿娘十分疼我,原本我应走张氏那一条路,答应张嘉求亲。”

    “不可。我一辈子不回祖宅亦无所谓。”杨清让立马出言阻止,“大兄向来厌恶婚姻为交易,亦认为我之才学,即便不回祖宅,亦有大作为。阿芝莫要做傻事。”

    杨王氏亦点点头,说:“九年前,我既敢选择与你来这洛水田庄,就不曾想过还能回祖宅。阿娘希望阿芝能觅得良人,而非这样委委屈屈定了姻缘。”

    江承紫听闻,心内一阵感动,连忙笑着说:“大伯父,我阿娘、大兄疼我,不肯让我委屈。最重要的是,我认为凭我大兄与我的才学,即便不回祖宅,将来也定有一番作为。”

    杨恭仁一碗鱼汤一饮而尽,眉头却是蹙起来,他很是严肃地扫了扫杨王氏,厉声说:“糊涂,糊涂。他们两人自小在田庄,不知豪门大宅之手段,你也不知么?”

    杨王氏垂眸,神情凄楚,说:“我本出自太原王氏,自小却被丢到旁枝范阳一脉。父母双亡,养父母早逝。自小在豪门大宅飘零,看尽了肮脏龌龊的手段。本以为嫁了夫君,能一家人安平过日。但命运弄人,我不得不来到这田庄与一双儿女相依为命。这九年,我别无所求,只求与一双儿女一起,哪怕耕种打渔亦无所谓。难道杨氏容不下一个妇人和两个孩子如此微小的愿望么?”

    杨王氏缓缓叙述,声音越发低下凄惨,听得江承紫都想要流泪。

    杨清让很懂事,此时并没有说话,只拉了拉杨王氏的胳膊,示意会陪着她。杨王氏拍了拍他的胳膊。母子俩神情十分哀伤难过。

    杨恭仁却是不看谁,默不作声地又喝了一碗鱼汤,才赞了一句:“这鱼汤味极鲜美。”

    “大老爷喜欢即可。”杨王氏回答。

    杨恭仁则是站起来,说:“我吃饱了,要回祖宅一趟。”

    杨王氏母子三人同时站起身来,恭送杨恭仁。

    杨恭仁并不看杨王氏,只瞧了瞧江承紫说:“你拜托大伯父之事,大伯父定当尽力。”

    “多谢大伯父。我虽女子,但所言亦是一诺千金。他日,我定会报答大伯父。”江承紫鞠躬行礼。

    “罢了,你有心就好。”杨恭仁拂袖而去。

    他人才走了几步,转过一个廊檐,有个护卫从院外匆匆进来,刚过圆门一瞧见杨恭仁,便行礼禀告:“大老爷,老夫人派人吩咐,让你将杨王氏母子三人看管起来,她要亲自来处理。”

    那护卫的声音很大,站在门口的江承紫听得清清楚楚。并且她还清清楚楚地看到杨恭仁在听到那护卫的禀告时,身体一怔,那背影似乎有一种苍凉。

    江承紫看那背影,立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很想问杨王氏,祖宅的老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她还是忍住,站在原地看杨恭仁的举动。

    “淑妃可来了?”良久,杨恭仁才问那护卫。

    “回禀大老爷,淑妃已抵达祖宅,老夫人与十老爷亲自接待。下午拜先祖,今晚就过名帖。”护卫回答。

    “带了何人?”杨恭仁又问。

    护卫一愣,大约是摸不着自家主子这个问题,便顿了顿,有些不确定地说:“宫女婆子护卫一堆人,未曾有朝中大臣陪同,三皇子并未一同前来。”

    杨恭仁一听,便挥手让他退下。

    那护卫朝江承紫这里看了看,又说了一遍老夫人让杨恭仁将这三人看管起来。杨恭仁顿时发火,抬起就是一脚将那护卫踢飞出去,喝道:“老夫即便赋闲在家,也容不得你来教训。”

    那护卫爬起来连连说不敢。杨恭仁懒得理会,只转身看着杨王氏母子三人,说:“情况有变,你三人亦不用太担心。”

    “有大老爷做主,我母子三人自不担心。”杨王氏得体地行了鞠躬礼。

    杨恭仁“嗯”了一声,说一句他在外间,有事找他就让护卫通报之后,转身就要大步走出这院落。正在这时,又有一个护卫匆匆进来禀告:“大老爷,有个人说要见你。”

    “谁?”杨恭仁蹙了眉。

    江承紫扶着杨王氏正要进屋,听见有人又要见杨恭仁,不由得竖起耳朵来。只听得那护卫说:“来人衣着打扮皆是富贵之人,他说他家主子要见大老爷。他家主子不便出名帖。”

    “不出名帖,也想我见?笑话。”杨恭仁心情正不好,一句话说得咬牙切齿。

    “回禀大老爷,我亦这样说。但他说,让我告诉大老爷,就说他是长安杨氏,你就会见他。”那护卫又说。

    杨恭仁一听,立马惊讶,说:“长安杨氏?”

    “是,对方是这样说的。”护卫又回答。

    杨恭仁立马就说:“快,带我去瞧瞧。”

    长安杨氏?江承紫所看的唐朝历史里,没有这一脉啊?

    她不由得杨清让和杨王氏互相看了几眼,便问:“阿娘与大兄可知这长安杨氏是哪一脉?”

    (还是求推荐票。我还是利用手机流量开wifi冒死来更新的,因为儿子还没出院,我还在医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