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十章 拒绝

正文 第二十章 拒绝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恭仁是在提醒她不要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改变命运的机会。这个原本是来处决她的老者,不知因为什么,此时此刻正在努力地关心着她。

    江承紫也不过多追究,只福了福身,朗声说:“阿芝多谢大伯父。然人生在世,虽得步步为营,方能有所成就。然阿芝尚年幼,还算热血沸腾,并不想让婚姻一事亦与利益相关。况且,我与张嘉见了两面,直觉不是一路人。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大伯父,请原谅阿芝任性。”

    杨恭仁听闻这一番话,不由得一怔。她为何与那一人如此相像,就连这想法都如出一辙。

    “阿芝,从古至今,谁人婚姻不是交易?世家儿女,必得要为家族尽一份心力。你若回了祖宅,也必定要走联姻这条路。你若未曾回去,前途亦渺然。孩子,你还真是天真。”杨恭仁不住地摇头,眼前却想起的那个人。

    那时,她站在一株桃花树下,骄傲地说:“即便是逃不出世家儿女联姻的命运,我亦要与我中意之人联姻。”

    “大伯父,阿芝知晓您真心待我与大兄。今日,阿芝有一事相求,若是大伯父肯了。他日,阿芝必报答于你。”江承紫对着眼前正出神杨恭仁深深地鞠躬。

    杨恭仁回过神来,忙说:“都是杨氏族人,何以说报答,你且说何事即可。”

    “阿芝恳请大伯父能保我一家性命。至于我一家的前途命运,自有运行。”江承紫恳切地说。原本她不觉得自己一家会有性命之忧,但因张嘉神叨叨地跑来提亲。她就担心杨老夫人怕会下狠手。所以,她便在观察了杨恭仁数次走神之后,暗自分析自己可能是杨恭仁的某根软肋。

    因此,她大胆恳求了杨恭仁此事,也算是拿了一块护身符。

    杨恭仁听闻,不由得一惊,眼前的女童真不是一般的聪颖,不过几件小事,她竟能分析得那么远。

    此女乃千年难遇之奇才,若是加以培养,怕真就如杨清让所言,她会是弘农杨氏的转机。只是此女聪颖,不是谁人可控制的。

    不可控制之人,即便惊天奇才,也是世家大族不需要的。

    想到此来,杨恭仁活了几十岁,第一次在一件事上纠结得心肺疼痛啊。

    “大伯父,若是此事甚难。那,那就当阿芝不曾说过。”江承紫看杨恭仁甚为纠结的模样,便以退为进,怯生生地来了这么一句。

    杨恭仁摇摇头,说:“此事有何难?即便我赋闲在家,我亦是这一代的杨氏观王房家主。”

    “阿芝多谢大伯父。”江承紫一听这事有谱,立刻就拱手深鞠躬拜谢。

    杨恭仁却不在此事上多言,只又劝说:“阿芝,你若愿为张氏主母,你担忧之事却根本不会出现。”

    “大伯父,我还想擦亮双目,等待良人归来。”江承紫不卑不亢地说。

    “你与那张嘉只见过两面,焉知他非你之良人?”杨恭仁不知不觉间就打从心底里想要这女童走一条简单安平之路,因此竭力说服她答应这一门婚事。

    “伯父,有些人,只需一眼。”江承紫下意识地抗拒亲事。

    一则她觉得张嘉内里有什么秘密,根本不单纯,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成为夫妻;二则是她不想草率地决定自己的婚事,因为在看男人方面,她的眼光实在很差。

    上辈子,她出身军人世家,名门闺秀,也算是智商极高,结果在看男人方面,屡屡看走眼。以至于在遇见那个渣男时,竟然相信他的甜言蜜语,与他闪婚。最后却被他算计公司与财富,若不是顾汐风暗地里提醒,她就会在高速路上香消玉殒,留那个渣男与情人拿着她的财富双宿双栖。

    上天让她再活一世,她江承紫自然要小心谨慎地考察一番,扒拉出一个真正的良人。嗯,再者,她的男神还没娶妻呢。

    “你既是选择一条艰难之路,我亦不勉强。”杨恭仁叹息一声,随后就说,“张嘉欲要见你一面。即便你不愿与之为妻。此人乃河东张氏下一任族长,你亦应广结善缘,他日定会有用。”

    “阿芝多谢大伯父教诲。杨氏礼数,我定会做到。”江承紫朗声回答。

    杨恭仁只是挥了挥手,让那些护卫撤出田庄。而他丢下一句“张氏在前头偏厅”后,大步往饭厅而去,对于吃饭一点都不客气的样子。

    江承紫看着杨恭仁走远,才松了一口气。方才你来我往的话,看起来平常,但若有一句没有说正确,这慈祥的大伯父也会立刻动杀机,就算她可能是他的某个软肋。

    待杨恭仁走远后,江承紫提着襦裙去了前院偏厅。

    她走到门口时,一袭淡青袍子的张嘉正在偏厅里踱步,他一转身看到门口的她,高兴地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

    江承紫正在疑心古代刷牙问题,张嘉已高兴地迎上来,却有些局促不安地问:“九姑娘,可否?”

    “张公子,抱歉。”江承紫叹息一声,一脸愁容。

    张嘉笑容凝在脸上,渐渐扩成悲伤,他轻声问:“你不愿意么?”

    江承紫抿唇点头,说:“张公子是极好的人。然如今,一切都不成熟。”

    “有何不成熟?你若答应我,你身后就有了整个张氏,弘农杨氏无论谁要动你,都要掂量掂量了。”他急切地说,眉宇间全是着急。

    江承紫叹息一声,凝视着他的脸,缓缓地问:“张公子,对你来说,婚姻是交易么?“

    张嘉眸色一深,怒气直至而上,没好气地说:“张氏族长以及主母,皆是贤者居之,从未有门第之分。族长及其妻皆是两情相悦。张氏何来的交易?”

    江承紫忽略他的怒意,直截了当地说:“张公子既然认为婚姻不是交易。那又为何那般劝说于我?”

    张嘉听她所言,一时语塞,只咬着唇,思考片刻,才说:“我只想着这样能救你,不曾想那么多。”

    江承紫听闻此语,看他那神情也不像是说谎,略略咀嚼他刚才那一句话,心里涌起感动,鼻子一酸,眼泪湿了眼眶。

    “阿芝多谢张公子为阿芝安危舍身取义。”江承紫打从心底里说。

    “呸,读书少就别乱用词,什么舍身取义的。我是心甘情愿。”张嘉急切地表白。

    江承紫觉得应该要快速结束对话,否则,指不定自己就被眼前这个少年绕进去,还真把刚刚在大唐开始的人生定格。

    所以,她站在偏厅门口,很严肃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少年,很郑重其事地说:“不论张公子是何种想法。今时今日,阿芝断不能答应这门亲事。还请张公子速速离开此地。”

    “阿芝,为何?”张嘉一步跨过来,挡住江承紫离开的去路。

    “不合适。”她模棱两可一句话。

    张嘉着急了,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急切地问:“阿芝,为何不合适?我遇见了你,你不曾遇见别人。我可以保护你,可以让你有璀璨的未来。”

    他说到后来,语气近乎哀求。江承紫看着近在迟尺的少年,只觉得他眸光里有某种哀伤,让她的心细细密密的疼痛。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略略蹙起眉,说:“不适合就不适合,哪里来那么多为什么。”

    “你是怕河东张氏惹上弘农杨氏,你是在保护我,对吧?”张嘉立马兴奋地脑补。

    江承紫觉得不能再继续纠缠下去,必须要快刀斩乱麻,所以,她摇摇头,说:“张公子,你真心想多了。”

    “难道你觉得是你配不上我?你不用怕,张氏不讲究地位。你如此聪颖,张氏一族都会尊敬你这个当家主母的。对了,待你我大婚之日,就是我接任族长之时。”张嘉自顾自地说,语气相当急切,像是生怕江承紫说出什么让他绝望的话。

    江承紫深刻知道他的想法,亦在怀疑杨敏芝这个痴傻女难道还能俘获了这个明显是高富帅少年的心?但自己继承的杨敏芝记忆里,也没有这个少年啊。

    可这个少年说的一切,都似乎在说,他爱着她,所以会护着她一辈子。

    江承紫又不是三岁孩童,自然懂得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天上掉馅饼,必定也是裹着尖刺鱼钩。

    所以,即便张嘉说得这样情真意切,像是深爱她多年似的。江承紫也是稳住心性,很冷静地说:“张公子多虑了。我杨敏芝配得上任何人。”

    “那你是为何?”他很是着急地问。

    江承紫叹息一声,说:“张公子亦是聪敏之人,如何不明白我说‘不合适’之后,就不必再多说?”

    张嘉一张脸瞬间刷白,抿着唇,良久才吐出一句:“阿芝婉拒,是晋华不知进退,唐突于你。请阿芝见谅,晋华这就告辞。”

    他说完,便大步往院门口走去。走了几步,却又回转身来,喊:“阿芝。”

    江承紫应了一声,原本以为他想要说什么,他却只是站在原地,隔了一段距离凝视着她。

    他神情里全是哀伤,江承紫被他看得极不舒服,便率先躬身说:“阿芝恭送张公子。”

    张嘉听闻,叹息一声,转身大步走出了田庄。

    江承紫怔了怔,暗想我还没出大招说我有心上人什么的呢,就这么结束了?

    (我在医院,然宝睡下后,才认真码字,快来表扬我,推荐票来啊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