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十九章 杨恭仁的转变

正文 第十九章 杨恭仁的转变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在古代,只有比较有地位有身份的人才有比较齐全慎重的姓名。若是有字,那更表明此人的身份地位都很显赫。

    若是小小年纪就能有字,那得是贵族世家的嫡子,或者是贵族世家未来的继承人。

    杨恭仁问的这句话并非是在讨论张嘉的字,而是在询问江承紫是否意识到这个少年是河东张氏的嫡子,还有可能是张氏的继承人。

    江承紫先前与张嘉相遇,只觉得这人莫名其妙奇奇怪怪,所以就一味警觉,不曾注意他自报家门时也报出了字。

    此时,经杨恭仁提醒,她才惊觉张嘉身份不一般。

    不过,她早打定主意要与张嘉撇开关系,让杨恭仁自己去挖掘张嘉的身份、处理张嘉的问题。所以,当杨恭仁问出这一句话时,她起先是一脸震惊,尔后便平静地说:“他自报家门时,说了他姓张,名嘉,字晋华。当时觉得擅入他人庄园者,不是好人,一味警觉,就不曾注意他原来是有字之人。”

    杨恭仁看她神色不像是说谎,便是点头“嗯”了一声,随后又疑惑地追问:“你真不曾与他相识?”

    “大老爷,这周围都是杨氏的护卫。阿芝一家的性命皆在你之手。虽你先前说接下我这个赌,只不过因你这长者怜惜我这晚辈,给我机会罢了。难道我还真不懂事,以为凭我这点小聪明能与大老爷抗衡?妄图欺瞒于你?”江承紫没正面回答杨恭仁,而是拐弯抹角说了这么一番让人受用又得体的话来回答。

    杨恭仁听到却是眉头一蹙,本来是长辈与晚辈的谈话,可这丫头句句话都小心翼翼,像是有诸多忌讳似的。

    他叹息一声,拂袖道:“现在是私下谈话,你莫一口一个‘大老爷’,叫我‘大伯父’即可。再者,你小小年纪,与我说话,不必这般忌讳,径直说了便是。”

    江承紫听到杨恭仁说这话,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落下来,她知道在这次赌博里,自己已算是赢了。若是过得了老夫人那一关,杨清让回归祖宅是迟早的事。

    等回到杨氏,有了门第,接下来就是自己大展拳脚,迎娶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的事了。

    江承紫略略想一想,就顿时觉得前途一片辉煌,一种抑制不住的高兴从内心里蹦跶出来,化作惊喜的语气询问:“真的可以叫‘大伯父’吗?”

    杨恭仁负手而立,很是威严地略略点头表示赞许。

    江承紫嘴乖,立刻就脆生生地叫了一声“大伯父”,随后才朗声说:“既是大伯父允许,阿芝便径直说了。我之前所言句句属实。我与那张嘉也是今日才见了两次,觉得他这人无礼且奇怪,初次见面就说什么求之事句句属实,绝不敢隐瞒大伯父。”

    “若只见了两次,却是不应该。”杨恭仁蹙了眉,陷入思考。

    “大伯父,那张嘉来见你,到底说了什么?以至于阿芝句句属实之下,大伯父还不敢相信。”江承紫看杨恭仁这模样,想必张嘉那家伙定然是说了什么有的没的。此时,她也不拐弯抹角,径直就问了。

    杨恭仁看着眼前的女童,眸光干净,神情天真,丝毫没有算计与隐瞒。他一时之间失了神,只觉得她像极了那一个人,此生此世,他摸爬滚打多年,亦只见过那么一个人,干净灵秀到不似凡间之人。

    江承紫看着杨恭仁,以为他会说出张嘉来见他的情况,却不料这老者居然走神了。对于一个历经隋唐两朝,在官场沉浮许多年的人来说,一生之中怕也不会出现几次走神这种危险的事。

    官场沉浮之人,哪一个不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时时刻刻都保持警觉,想着阴谋阳谋呢。

    可今日,江承紫从杨恭仁脸上看出了几次走神,尤其是杨王氏与他耳语之后,他更是看着她频繁走神。她再度确定杨王氏与杨恭仁之间有这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她无心八卦,目前只想知道张嘉那神叨叨的家伙到底与杨恭仁说了什么。所以,她低喊一声:“大伯父。”

    杨恭仁随着她的这声喊,骤然警觉,想起之前的对话,这才咳嗽两声,清清嗓子,说:“今日张嘉求见于我,递上了名帖,只为来求亲,让我允了将你嫁给他。”

    他大爷的!这人还真是莫名其妙。陈秋娘扶额哀嚎:“大伯父,我总共才见过他两次,而且对他印象也不好。你,你不会答应他了吧?”

    杨恭仁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是问:“阿芝不想知晓他递出的名帖是啥?”

    “即便他是天王老子,我也不稀罕啊。”江承紫直接回答。

    杨恭仁眸光一凝,想这丫头毕竟是小姑娘,不知这是如何好的一个机会,便很严肃地出言引导:“他递上的名贴是张氏继承人。也就是张氏下一任的族长。阿芝,据我与张氏交往所知,张氏一族选族长甚为严格。唯贤是举,选出无论嫡庶的孩童若干,加以培养、考验,最终只留下一个最合适作为张氏的下一任继承人。张嘉应该就是那个最终被留下的,阿芝,你知这意味着什么吗?”

    江承紫听闻杨恭仁的说法,对河东张氏也颇感兴趣。但她想起张嘉,就本能想要远离,直觉不想与他有所牵连。

    所以,她立刻在杨恭仁面前恭敬垂首回答:“若他所言非虚,那此人定是大才之人,如今天下初定,正是大展拳脚之时。此人前途不可限量。”

    “你既知晓他之前途,再看看这一方院落。”杨恭仁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这田庄。

    这田庄不过就是比普通村人的住所好一点罢了。若不是杨氏摆谱,这田庄还根本不会有厢房这种东西存在。

    而江承紫很可能因为一系列的事,被一辈子钉在这田庄之内。但若是她现在答应嫁给张嘉,她就可以直接离开田庄,成为张氏未来的当家主母,有璀璨未来与人生。

    (冒死开手机流量建立wifi热点来更新的。在医院没网络。求推荐票。明日十点还有一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