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十七章 家人

正文 第十七章 家人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一听“河东张氏”,立马就笃定来人正是那神叨叨的张嘉。而且凭直觉,江承紫就觉得张嘉来求见杨恭仁跟自己有关。

    自己好不容易才稳住眼下的局面,跟杨恭仁周旋一把。若是张嘉来说些有的没的,那自己损失可就大了。

    不行,千万不能让杨恭仁见张嘉!

    所以,几乎是那护卫禀告的瞬间,江承紫立刻就很疑惑地问:“河东张氏?”

    “回禀九姑娘,来人自称河东张氏。”那护卫十分有礼貌地作揖。

    江承紫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很是不屑地说:“我弘农杨氏是累世公卿的名门望族,这河东张氏,我可想不出有什么有名望的人。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士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竟敢求见我弘农杨氏的大老爷。真不把我杨氏放在眼里了。”

    “回禀九姑娘,前朝将军张诚出自河东张氏。”堂下那名护卫很是敬业地回答。

    “哦,据闻也不是多有军功之人。”江承紫装模作样,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张诚是谁,因为她在隋唐历史上没有看到过张诚,也在研究名门望族时,不曾听到过河东张氏。

    “张诚其人,儒将,用兵严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其为人低调,军功多为同僚所有。”杨恭仁缓缓地说。

    “若张氏是累世公卿,张诚之军功何以有人敢贪?”江承紫反问。

    杨恭仁点头同意,一边让人撤了大堂,送九姑娘与六夫人回厢房,好生照看,一边对那来禀告的护卫说:“你引了那少年人去偏厅。”

    “大老爷,你真要见这么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河东张氏虽为士族,却堪堪入不了流。”江承紫十分惊讶地说。

    在她的印象中,唐初士族名门虽已衰败,但还是瞧不上门第不如自己的家族。她没想到经过一番的铺垫,还是没能打消杨恭仁见一见张嘉的念头。

    她还在发呆,杨恭仁已缓步走出,却又难得很不拿架子地停步说了一句:“张氏一族,为人低调,我所遇之张氏,皆为才学之士,今日,我方到此,此少年既已知,说明亦非等闲之辈,自然是该见一见。”

    人家老狐狸难得和颜悦色地解释,又字字珠玑,江承紫无可反驳,只得拍马屁似的连连称赞大老爷心细如发心如明镜。

    杨恭仁扫了她一眼,又扫了杨王氏一眼,神情颇玩味地转过身,宽袖一拂,大步走出了大堂。

    杨王氏与江承紫这才在护卫的押送下,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刚一入了院门,杨清让一下子飞奔过来,全然没有平日里的小大人模样,抬着袖子擦着滚滚而出的眼泪,问:“阿娘,阿芝,大老爷答应放过你们了?”

    “羞羞羞,大兄还哭鼻子。”江承紫笑嘻嘻地打趣。

    杨清让白了她一眼,不悦地说:“我甚为担心,亦十分懊悔自己羸弱保护不了妹妹和母亲。你这没良心的却来打趣我。”

    江承紫看他一本正经,眼睛都红了,就知道他方才是真的担心懊悔着急,自己那句打趣确是过了。她便吐吐舌头,嘟哝着央求:“大兄莫生阿芝的气,阿芝以后再也不敢这般鲁莽了。”

    杨清让板着个脸,却很严肃地说:“我永远也不会生阿芝的气。”

    “你说的哦。”江承紫撒娇。

    杨清让点点头,很宠溺地说:“我说的。”

    她嘿嘿笑,却还是看到杨清让眉宇间的愁,她便撒娇:“你说不会生我的气。但你却还是不高兴,哼,摆明就是生我的气。”

    杨清让虽然聪敏,但毕竟是孩子,在面对自己的亲妹妹怪罪时,立马就说:“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懊悔,懊悔自己这样弱小,根本保护不了你和阿娘。”

    江承紫一怔,一股被保护被重视的暖意顿时直直冲上心头,眼泪湿了眼眶。

    她正想要说些什么开导一下杨清让,却听得云珠朗声说:“小郎君,你只是龙游浅水,凤凰落凡罢了。待时机成熟,定能功成名就,你切莫妄自菲薄。”

    “时机成熟!”杨清让喃喃自语,看看高而远的天,一抹沮丧从言语神情里渗透出来。原来九年看不到未来的田庄生活,并不是没有在这个聪敏少年的心上留下阴影。

    江承紫只觉得心疼,便笑嘻嘻地说:“大兄,何必苦恼。从前,你一个人担着。如今,我已回来。我们兄妹联手,天高鸟飞,海阔鱼跃。”

    杨清让看了看她,苦笑一下,很是担忧地说:“阿芝,谈何容易。大老爷今日摆明来者不善。”

    江承紫不愿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便是笑着说:“大兄,莫要担心。福祸相依。虽然是祸事,但有本事的人就会抓住机会将之变成好事。”

    她笑嘻嘻地说,杨清让眸光一闪,脸上有一种恍然大悟的光芒,继而笑了,说:“阿芝聪颖,是大兄迷惑了。”

    “大兄,莫愁。”江承紫拉着杨清让的手,一并去看种植的红薯苗。同时,还吩咐云珠摆好饭菜鱼汤,待大老爷前来。

    杨王氏一直在一旁看着一双儿女,脸上浮上微笑。在江承紫吩咐云珠准备饭菜时,杨王氏才说:“准备好饭菜,将我衣柜里白瓷罐子的茶叶拿出来泡了,准备一会儿煮茶。”

    云珠脆生生地应答,便与杨王氏一并着手准备去了。

    兄妹二人则蹲在廊檐下的花盆前看红薯苗。因杨清让细心照料,红薯苗已呈现出生机。

    “阿芝,这东西叫什么?”杨清让好奇地问。

    “红薯。”江承紫径直回答。

    “有何作用,你这样宝贝它?”杨清让趴下身,视线与花盆一样平,仔仔细细地观看眼前平凡无奇的小苗。

    “嘿嘿,这是我师父赠送我的。说能保我一家没有饥荒。若有必要,则能使你我功成名就,能让整个大唐国富民强。你说宝贝不?”江承紫凑过去对杨清让耳语。

    杨清让吓得“啊”了一声,便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他只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这个残破的小苗,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么一株小苗会让大唐国富民强。

    “这么一株小苗......”杨清让不可置信地转过来看着江承紫。

    江承紫很笃定地点点头,尔后又往四下里看了看,护卫们都在较远处,但不排除有耳力极好之人。所以,她继续凑过去在杨清让耳边耳语:“大兄,世间只此一棵,小心呵护,使之繁殖,方可成就大业。所以——”她说到此处,指了指那小苗,低声说“我们的秘密”几个字。

    “明白,明白。”杨清让不住地点头,大约是从一株小苗看到了璀璨的未来,看到了大展拳脚的海阔天空。

    江承紫看到杨清让这般高兴,她也不由得笑了。短短的几日,她已将杨清让当成了真正的家人。

    (这几天,我儿子生病住院,所以,更新不稳定,但绝对不会坑的。新书期继续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