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十六章 神一样的队友

正文 第十六章 神一样的队友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恭仁直截了当地说出是来收拾江承紫的,而且说得那么大义凛然。

    伪白兔杨王氏一听,立马惊慌失措,泪眼盈盈地摇着头说:“大老爷此言差矣,俗话说‘知子莫若母’。阿芝是不是我阿女,做母亲的岂能不知?”

    “杨王氏,你莫执迷不悟,被妖邪迷惑。”杨恭仁不悦地说。

    杨王氏将江承紫往身后一拉,停住了哭泣,斩钉截铁地说:“大老爷,阿芝不是妖邪,她是我女儿。”

    杨恭仁眉头一蹙,很不高兴地说:“你一个妇道人家,这开堂,按规矩你不可在场。只因这田庄,你也算主母,另外,毕竟阿芝是你女儿,才允许你在此。你可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再者,我只是告知我要清理门户,并非要征求你的意见。”

    “大老爷,我亦知杨氏家规森严,非当家主母,不能参与开堂,更别说在开堂之上多言。可阿芝是我女儿,今日有人欲要置她于死地,我又岂能无动于衷?”杨王氏上前一步,朗声陈述,神情姿态完全不是小白兔状。

    杨恭仁看她这样,神情略略诧异,继而是以审视的目光扫过杨王氏。然后,他来来回回踱步五次,才冷冷地开口:“看来洛水田庄的妖孽还不少,那今日我就一并清理了。”

    这明显就是对付我江承紫还要捎带上杨王氏的节奏啊!

    江承紫在心里国骂了一下杨恭仁,但她还是没有打算说话。

    因为自家伪白兔老娘已卸下了白兔装,开始出言力护她。自家老娘的举动,表明无论她是不是杨敏芝,杨王氏都是站在她这边的,是她乘风破浪的队友。

    所以,江承紫想要继续看看自家老娘的战斗力与智慧力,以便于在以后遇见各种事情时,能更好地与自家老娘通力合作。

    这边厢江承紫没说话,杨王氏亦还没开口,倒是坐在对面的杨清让坐不住了,忽然喊了一声:“大老爷”。

    处于变声期的男孩子,原本就控制不住嗓音力道。再加上情急之下才吼了这么一嗓子,杨清让沙哑的嗓音里透出的尖锐,震得人耳膜疼痛。江承紫都下意识地去捂耳朵。

    杨恭仁一个不注意,被杨清让这么一吼,身子不由得一颤,愤怒地看了杨清让一眼。

    杨清让却已施施然走到了大堂中间,对杨恭仁拱手作揖,朗声替杨王氏求情:“大老爷,息怒。阿娘爱子心切,故而言语冒犯,请见谅。”

    “清让,今日开堂,你无需多言。”杨恭仁不悦地说。

    杨清让急切地喊了一声:“大老爷,她是我阿娘,阿芝是我亲妹妹,若我不能多言,如何对得起杨氏孝义之祖训,还配为杨氏族人?”

    杨恭仁却懒得跟杨清让理论,径直对护卫挥挥手,说:“将小郎君请走,好生看管。”

    “大老爷,大老爷,你不可听信一面之词。你须好生调查啊。”杨清让大声呼喊。

    杨恭仁怒道:“拖下去,成何体统。”

    先前两个护卫立马从请的姿态转换成架起杨清让就往大堂外走。

    杨清让被人驾着走,却还越发大声呼喊:“大老爷,我阿妹两岁那年,大病一场,药石无用。后来一个名叫潘的道人救了她。且与我阿娘说,阿妹乃天女下凡,儿时较弱,易招妖魔鬼怪蚕食。故而封了她的惠敏,带了她的二魂五魄前往灵山修炼。前日里,有人暗害,想要灭她。她的二魂五魄不得不返回来,冲破了潘道长的封印。如今,我阿妹满腹经纶,这是杨氏之福。大老爷,大老爷,杨氏从东汉开始,就是累世公卿,但到如今,是什么光景,你自是清楚。我以为我阿妹是杨氏复兴的希望,大老爷三思。”

    杨清让说完这一句,就被拖出大堂了,随后的声音淹没在烈风吹帷幕的沙沙声里。

    大堂之上,江承紫还是站在杨王氏的身后,但她真心傻眼了啊。

    她从来以为杨清让只是比一般同龄孩子聪敏,却从没想到他才区区十二岁,这表达能力、逻辑思维能力与忽悠能力却如此强悍,简直可以秒杀无数现代同龄小朋友。

    呀,看来伪老白兔教育出来的儿子果然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不过,这样也好,有了两个得力的队友,免得遇见什么风吹草动,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又累又凄惨。

    杨清让被拖走了,杨恭仁再度把目光投向了杨王氏,眼眸冷如刀,厉声喝道:“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杨氏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杨王氏呵呵一笑,语气讽刺地问:“也不知是谁人丢了杨氏的脸面,今日终于找了借口杀人灭口了么?”

    “住口。”杨恭仁暴怒地喝道。

    “我与阿芝,清让已到这田庄,只求平安一生,大老爷难道还不放心么?”杨王氏又朗声问。

    杨恭仁气急败坏地喊:“来人,将这两人一并拿下,就地杖毙。”

    “举头三尺有神明,大老爷,万物皆有因果,会有报应的。”杨王氏不紧不慢地说。

    江承紫听到这里,总算是笃定眼前的两人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而且,现在两人已经翻脸,杨恭仁要将杨王氏置于死地。

    或者自己才是被杨恭仁这老匹夫顺道解决掉的那个吧。

    江承紫正这样想,一堆护卫就冲上来,将两人团团围起来,领头的人说了一句“得罪了”,然后就示意手下将他们抓起来杖毙。

    “放肆。”杨王氏朗声喝道,那群护卫一愣,是没有立刻动手。

    但杨恭仁立马又喝道:“执行家法,这二人皆被妖邪所控,遗留世上,恐危及杨氏。”

    那几个护卫听闻,立马就要动手,杨王氏将江承紫往身后一藏,本能想要用身体护住自己的孩子。

    江承紫鼻子一酸,便决定不再作壁上观。所以,她朗声喊:“大老爷,你可敢与我打赌?”

    杨恭仁没说话,江承紫却是一个闪身躲开来抓她的护卫,同时一个旋转,从另一名护卫的刀鞘里拔出刀径直抵在一名护卫的脖颈处。

    护卫们显然没想到九姑娘的身手如此了得,顿时一愣。

    “大老爷,你莫不是怕输,所以不敢与我打赌吧?”江承紫朗声笑道。

    杨恭仁眉头紧蹙,死死地盯着她,很是冷酷地说:“你以为抓了区区一个护卫,我就会放了你?”

    “我从不是那么天真之人。我师父说‘一将功成万骨枯’,身居高位之人,即便是文官,那也是踩着众人尸体踏上去的。这类人,心狠手辣。”江承紫朗声笑道,稚嫩的声音响亮干脆。

    杨恭仁在主位上徐徐落座,才疑惑地问:“你师父?”

    “方才我大兄所言,句句属实。昔年,是师父潘道长让我大兄与阿娘保密,才不曾向老夫人汇报。如今,我既回归,师父在我临行前自是告之于我,定要向老夫人汇报此事。大老爷匆匆而来,可有看过我昨日送到祖宅老夫人手中的书信?”江承紫不紧不慢地说,尔后将手中的刀一收,放了那个护卫。

    杨恭仁没有说话,还在端坐在主位上,面上无波地看着江承紫。

    江承紫扫了一眼周遭蠢蠢欲动的护卫,冷笑道:“好歹是杨氏大老爷的护卫,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竟敢在此时动手?”

    那些护卫被戳中痛楚,立马就看向杨恭仁,想从自家主人那里得到明确的指令。但老狐狸根本没有看他们,只是盯着江承紫。

    “想必大老爷来得匆忙,还不曾见过我给老夫人的书信吧。”江承紫缓缓走向杨恭仁,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站定,笑盈盈地说这么一句话。

    “见与不见,又有何区别?妖孽之流,杨氏定是容不得,来人,斩杀之。”杨恭仁很平静地说。

    那些护卫要蠢蠢欲动,江承紫朗声笑道:“大老爷,你何必急于一时呢?我既是带着祥瑞降生,就必然能光耀杨氏门楣。要不,我们打个赌,看看老夫人会如何处置我。”

    “拖延时间的手段罢了。老夫会上这种当,早就尸骨无存了。”杨恭仁冷笑。

    沉默许久的杨王氏却是忽然上前,想要对杨恭仁说什么。江承紫怕她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把情况弄到不可把握,立刻就拉住杨王氏,说:“阿娘,从前,女儿让你受苦,如今又累及你性命。阿芝欠阿娘的实在太多。今日,就请阿娘莫要多言,让女儿来保护你,你可信阿芝?”

    杨王氏脚步一顿,眼泪簌簌而下,抿着唇点头,说:“我信我的阿芝。”

    “母女情深的戏码,我见多了。这改变不了你们的命运。”杨恭仁冷酷地说。

    “是么?”江承紫轻轻一笑。

    杨恭仁看到她这一笑,顿时有不好的预感。下一刻,杨王氏已倏然扑过来。杨恭仁躲避一下,江承紫手中的刀就抵在他的腰间。

    “大老爷,得罪了。”江承紫笑道。

    “你以为你困得住我?”杨恭仁面色极其难看。

    “我早听闻大老爷虽是文官,但却也冲锋陷阵,功夫了得。但我想困住谁,谁还没跑过。”江承紫狂傲地笑了。

    杨王氏却是忽然凑上前,在杨恭仁耳边低语了一句什么。杨恭仁顿时身子一震,随后叹息一声,说:“我接你这个赌,输赢就看你造化。”

    “君子一诺千金,大老爷是德高望重之人,自是说话算话。”江承紫笑呵呵地将刀收起来。

    杨恭仁则是招来了随身护卫,让他回祖宅请老夫人亲笔信。

    江承紫扶了杨王氏,心里八卦因子爆棚。她很想问杨王氏到底说了什么话,杨恭仁一下子就同意打赌了。但好歹是自家老娘,而且方才杨王氏说话那场景,无论如何都让江承紫想到段誉他老娘对段延庆耳语那场景。

    嗯,估计不是什么好话。江承紫自然不敢问。

    她只是在杨恭仁结束安排后,提议结束开堂,移居厢房歇息,吃吃茶,等候老夫人的指示。

    杨恭仁也没有异议,径直宣布退了吧。但众人还没撤出大堂,大堂外就闪身进来一个护卫,朗声说:“回禀大老爷,门外有一少年求见,递了名帖,说是河东张氏子弟。”

    (新书宝宝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