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十五章 落井下石

正文 第十五章 落井下石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施施然走上前,向端坐主位的杨恭仁鞠了一躬,朗声说:“阿芝拜见大伯父。”

    “嗯。”杨恭仁从鼻子里发出疏离冷漠的一声应答,便不再理会她,更别说落座。

    一时之间,大堂之上寂静得只剩下风吹帘子的声音。江承紫等了约莫一分钟,就根据大堂之上的排位,在杨王氏身边的右边次次座落座。落座之时,她扫了一眼杨恭仁,只见那老家伙蹙了眉,神情颇为不悦。

    你不悦是你的事,老子爽就好了。

    江承紫假装没看见,很端正地跪坐在案几前,一举一动都是名门淑女的典范。如今,祖宅来了人,她也不能太随意,丢了自家老娘的脸。果然,落座之后,江承紫余光瞟了一下杨王氏,眉目里颇为高兴。

    她一落座,大堂之上除了站着的侍卫,就是跪着的王婆子一家。周围是猎猎的风,吹得帷幕翻飞,整个大堂之上就有了明明灭灭的光线。

    杨恭仁这个装逼分子就端坐在那大堂上,用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来考验正堂里所有人的肾与消化系统功能。在半柱香时间里,没有尿频尿急之人,他才清了清嗓子,学了青天大老爷审犯人一般,不紧不慢地来了一句:“所跪之人,可知所犯何罪?”

    “大老爷,是奴错了。”王婆子立马就开始抽自己的耳刮子,抽得啪啪啪脆响,而跪着的阿翠等人匍匐得更低,恨不得整个人嵌进地板里,成为大堂地板的一部分。

    杨恭仁看到王婆子的举动,却只是冷艳地看着她作秀,一点都没有要她停下来的意思,甚至没有质问她一句。

    周围也没人敢替王婆子说话,王婆子就只能一个劲儿地抽打自己,那啪啪啪的声音甚至有了某种节奏感,江承紫都很无良地在心里数数,等到她数到第五十八下。杨恭仁才摆手让她停下来。

    此时的王婆子,一张脸已经是长势良好的八戒了。她听到杨恭仁示意停下,立马就瘫在地上,却还努力撑起身体谢恩。

    杨恭仁则正襟危坐,严肃地问:“九姑娘从小身子不好。老夫人知她需静养,便让她养在洛水田庄。是谁嚼了舌根说九姑娘痴傻,已被杨氏驱逐?”

    “回禀大老爷,奴定会严查田庄上下,将乱嚼舌根之人揪出来。”王婆子大声回答。

    江承紫心里鄙视:杨敏芝身世奇特,沦落到田庄来,原本就是弘农杨氏的秘密。在这田庄知道的不外乎王婆子一家,还能有谁传出去?难道这王婆子是要大义灭亲?

    “何日可查出?”杨恭仁语气越发威严。

    王婆子立刻说:“我会逐一排查,到底是田庄哪个不懂事的说出去的,最迟天黑就可给大老爷交代。”

    杨恭仁没说话,江承紫却是立马落井下石,施施然站起身来,对杨恭仁略略鞠躬,说:“大老爷,阿芝以为不必等天黑,片刻即可排查。”

    杨恭仁“哦”了一声,语气略略惊讶。

    江承紫就不管他,径直说:“阿芝承蒙老夫人厚爱,到此处静养。此处虽为偏僻田庄。我阿娘却丝毫不敢丢了杨氏的脸面。她本人足不出户,对我与大兄亦从未落下过教导。大兄敏而好学,我与云珠亦终日在院落内。试问,外面的长工短工村人又如何能对我说长道短?”

    江承紫说到此处,又对瘫在地上的王婆子说,“王婶,大老爷是明察秋毫之人,你说话可要三思。”

    她一番话,摆明就是你落井老子立刻下石头,谁让你成年累月欺负我?当然,她这一番话最主要的是要探一探杨恭仁这老家伙今日到这里来,到底什么目的。

    果然,她一说完,杨恭仁就厉声喝道:“陈王氏,你还有何话可说?”

    王婆子立马大呼“冤枉”,说田庄不是高门深院,来来去去的人多。九姑娘从前确实未曾开化,又常自己出去走动,一来二去,这田庄附近的村落都知道了。

    “王婶,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就算我从前因跟了师父学习,封了神识,在你们看来,像是未曾开化,但好歹我是杨氏的人。外人又怎敢欺负我?除非有可靠之人放出消息,说我被杨氏除名,说我阿娘被休,再也回不去。”江承紫继续下石头。

    就算王婆子是老夫人的人,但今日杨恭仁来了,无论他是假装要惩处王婆子,还是真要干,她这石头还下定了。

    一则因为讨厌王婆子;二则探杨恭仁的态度;三则是锋芒露一些,给老家伙造成一种“哟,原来这女娃就这么深的水”的假象,有利于保护自己。

    “九姑娘,九姑娘,你这是冤枉老奴。我是杨氏仆人,从来以杨氏为荣,又如何会做损害杨氏的事呢。”王婆子呼天抢地一番责问,尔后又对杨恭仁喊,“大老爷,老奴冤枉,冤枉。”

    “王婶,大老爷明察秋毫,定是有十足证据,否则怎么会千里迢迢来此开堂,还直接让你们下跪了呢?你这呼天抢地的,成何体统呢。”江承紫冷笑道。

    王婆子听闻,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上,旁边的阿翠与菊香看到自家老娘倒下了,立马呼天哭地地喊:“阿娘,阿娘。”

    “王婶,你若要畏罪自杀,也先把我阿娘的家传玉佩交出来吧。”江承紫继续下猛料。杨恭仁却一直作壁上观,一言不发。

    “九姑娘,你含血喷人。是你病重,没钱请大夫,六夫人拿了玉佩托了我阿娘去请的大夫。”阿翠厉声喝道。

    江承紫眸光凌冷地扫过她,喝道:“你以为你做的那些勾当,大老爷不知么?就算这玉佩是给我请大夫了。你阿娘让六夫人的侍女去田里干活,这可有将六夫人当作主母?”

    阿翠不再说话,只恨恨地看着江承紫。

    江承紫想到杨敏芝死时的惨烈,心里恨极了这个女人。

    六夫人却是觉得自己的女儿聪敏得太过分,而且在大老爷面前锋芒太露,便低声说:“阿芝,这轮不到你说话,大老爷自有公论。”

    “阿娘,大老爷自然有公论,然这些年,这一家子欺负你我,大老爷不曾身处‘凤凰落凡被鸡欺’的境地,哪里知道其中的心酸。”江承紫回应自己的老娘,其中也暗含了一句讽刺杨恭仁的话。

    果然,杨恭仁脸色一沉,杨清让立刻就咳嗽起来,咳得撕心裂肺,六夫人忍不住关心,连杨恭仁都问:“清让,身子不适,为何不早言?”

    “多谢大伯父关心,身子无碍。大伯父处事公正,清让常听母亲提起。今日,大伯父开堂,清让自要再此向大伯父学习。”十二岁的杨清让起身行礼,从容淡定地说出一番得体的话。既给自家老母张脸,又将自家妹子的过失作了弥补,再加上举止言行从容有度。

    啧啧,看这样子,将来就是名门优质男啊。

    “嗯,清让很懂礼数,敏而好学。今日,我就为你做一次示范,你却要用心看好了。”杨恭仁说。

    杨清让行了礼,谢了恩,施施然落座。江承紫亦知那口井里的石头下得差不多了,现在可以收了。

    所以,她立刻来了一句:“回禀大伯父,是阿芝一时激动了。只因这些年委屈,再加上阿芝不止一次听到有人对我说‘这洛水河湍急,淹死一两个不足为奇’。我知私自出田庄,非杨氏名门礼数。但若非出了田庄,却不知有这样的歹人。”

    杨恭仁一听,顿时知晓话中有话,立刻就喝道:“谁人这样大胆?”

    “杨云总管已抓住那人。”江承紫回答。

    杨恭仁还没问,堂下就响起了杨云的附和。随后,杨云命人将被打得惨不忍睹、奄奄一息的陈盘子带了上来。

    接下来的故事情节,跟电视剧差不多。小流氓在死亡的威胁下,供出了王婆子的大女儿阿翠,还将王婆子一家如何吹嘘以后会回到弘农享受荣华富贵,说田庄里的六夫人一家是被杨氏逐出来的扫把星,阿翠如何怂恿他灭掉杨敏芝都全盘托出。

    陈盘子缓缓叙说,阿翠声嘶力竭地否认。到后来,王婆子的男人立马说都是王婆子母女鬼迷心窍,自己一直都劝她们母女三人,但她们不听。

    在大难临头的瞬间,王婆子的男人跟她划清界限。王婆子恨恨地吐出几个“你”字,倒地不省人事,阿翠和菊香则在瘫软在地。

    杨恭仁默默地看完这一出闹剧,指了指王婆子的男人,说:“杨云,依照弘农族规,先将此出卖至亲妻儿者杖毙。其余三人即刻带回祖宅处理。至于这个,不属于杨氏,但谋害杨氏族人,交与官府吧。”

    王婆子的男人想要喊冤,才出一个字的声,杨云等人就干净利落地将他的嘴堵上,咔咔两下,就断了他的手脚,径直拖走,也不知在何处杖毙。然后,王婆子母女三人和陈盘子也一并被带走。

    此时此刻,堂下再无人,可杨恭仁丝毫没有要散堂的意思。

    杨王氏毕竟是伪白兔,敏锐地觉察到此时气氛有些诡异,便施施然起身,说:“多谢大老爷为我们母子三人主持公道,还请大老爷移步花厅,吃吃茶。”

    “莫急,今日来此,收拾不知天高地厚的陈王氏一家是顺路。”杨恭仁摆摆手,那阴冷的眸光已扫向江承紫。

    “那不知大老爷到此,还有何要事?不知道我们可能帮上什么?”杨王氏缓缓地说。她不经意地扫过江承紫时,那眸光全是担心。

    杨恭仁扫了母女二人一眼,说:“我亦不拐弯抹角,杨王氏,事出反常必为妖。小九如今这模样,怕是妖魔附体。杨氏千年望族,容不得妖魔邪道。今日我清理门户,望你莫要多言。”

    (还是新书期,求推荐票,求长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