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十章 家人

正文 第十章 家人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云珠换了衣衫,戴上遮面的帷帽,也顾不得吃午饭,径直翻身上马,就往祖宅去了。

    杨王氏倚在门框许久,满脸担心。江承紫与杨清让劝说许久,她才算略略宽心,继续做绣活。让江承紫去休息,杨清让去读书。

    兄妹俩一前一后从厢房里走出来,刚入了廊檐。杨清让就停住脚步,喊了一声:“阿芝。”

    江承紫抬眸看他,只见杨清让眉头蹙着,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不知大兄有何吩咐?”江承紫问。

    “阿芝。”他小声地喊了一声,顿了顿,才又严肃认真地说,“我不管你是不是阿芝,你如今是我妹妹,我便会保护你。”

    他一脸坚定,眼神真诚。江承紫心里大惊,暗暗佩服这杨清让不愧是杨氏这一辈里最聪颖的孩子。

    这种时刻,不知眼前的妹妹到底是真的寻仙归来,还是妖孽附体,他打了这么一张感情牌,这可真是上上策。

    “大兄,你说笑了,我如何不是阿芝了?连你也不信么?”江承紫毫不畏惧地迎着他的目光。

    杨清让率先垂眸轻笑,唇边便有浅浅的酒窝,他伸手捏捏她的脸,语气怜惜地说:“我只是想告诉你,莫要怕。九年前,阿娘、云珠能为守护你,不惜离开祖宅。大兄今日为守护你,亦可拼了杨氏这身份不要。”

    江承紫听得心潮起伏,泪光闪闪,她从来是锦衣玉食的豪门千金,聪敏美貌,但从没人说过要保护她。

    她一边抬袖子拭擦眼泪,一边说:“能得大兄如此对待,阿芝三生有幸。但大兄切记:从今往后,我与你并肩一起守护阿娘与云珠。”

    杨清让眸光一凝,一本正经地转了一句:“可我是男人。”

    “你也是我的家人。阿娘说,家人是要互相守护的。”江承紫甜甜一笑,蹦跶着跳出了几步,跑到了院落的枣树下,才说,“大兄,你且去看书,我四处转转,舒活一下筋骨。”

    “你莫去前头,做工的都在。”他吩咐。

    江承紫调皮地比了一个“好”的手势,蹦跶着往后院去了。

    暂且一封信先压制一下杨氏祖宅,解决眼下可能被当做妖孽乱棍打死的事。江承紫更关心的是红薯的种植问题。

    现在正是三月初,天气还没真正回暖,红薯与马铃薯受不得霜冻,若是贸然拿去栽种,很可能会功亏一篑,被反春霜冻打死,从而没办法存活。

    而这几株红薯滕苗,就算是江承紫的实验了。她是格外关心,恨不得十二个时辰,都守着。所以,刚从杨王氏那里出来,她这边厢就来浇水。

    浇完水,她百无聊赖,暗自想了想在这个时代生存所必须具备的条件,除了无上的智慧,傲人的门第之外。似乎还该有强健的体魄,不错的功夫。

    强健的体魄可以抵御各种病症细菌的侵蚀,而功夫可以防身,可以教训歹人,可以建功立业。就算是平时,还可以骑个马到处溜达。

    是呢,在冷兵器时代,武力值是很重要的。

    江承紫意识到这一点,就在后院把爷爷教的那些格斗功夫都拿出来演练了一遍。

    经过半个时辰,她发现除了体力跟不上、力道稍微有所欠缺之外,对这些功夫已运用得比较协调了。只要以后每日勤加练习,假以时日,武力值定能蹭蹭往上飙升。

    她十分惊喜,又在后院练了一些简单的动作,直到杨王氏来找她吃完饭,她才回去。

    晚饭后,她早早上床,拿着那石头翻来覆去地看,也没见再泛起淡蓝色的光芒,更别提在墙上开什么时空之门。

    江承紫将石头放进锦囊里,暗想空间这东西或者也跟买彩票中将一样看几率,也许花开一次啊。

    亏得自己先前机智,把红薯与马铃薯带出来了。否则,如果再也没法进入这个空间,她得要哭死啊。而且还要逢人就如同至尊宝那样讲述:曾经,上天给了我一个绝好的机会,我没有好好珍惜......

    打不开空间,江承紫起床摸索到衣柜里看看红薯和马铃薯还在,就关好衣柜,心满意足地睡觉去了。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江承紫就起床在院里跑了几圈,又打了一套太极。杨王氏也只没觉稀奇,只当她真是在永无岛上跟着师父每日里学习的功课。

    只是杨清让跑来瞧了瞧,问了一些问题。江承紫看出他想学,便邀请他一起练习。杨清让也不推辞,就与江承紫一并在院落里打拳,一招一式,有板有眼。

    大唐不是一个重文轻武的朝代,文臣武将都能建功立业。因此,杨王氏也并不觉得自己的儿子练武有什么不妥帖,也就任随兄妹俩在院子里练拳。她自己则是做了早饭。

    说是早饭,其实就是一人一碗汤,汤里有几颗小米,一把青菜叶子,一人一小块干硬的烙饼。大约是因为江承紫大病初愈,所以,她那一碗比较浓稠一些。

    江承紫虽然嘴刁,但此时也由不得她挑剔,一张口将这不咸不淡的一碗汤喝了,狠狠地咬了半块烙饼,肚子总算没之前那种饿得恶心的感觉了。

    也是此时,她更加想念她的红薯与马铃薯,恨不得立马就能收获满满,烤几个红薯解馋。因此,她一吃完饭就往后院查看红薯滕苗的情况。

    她刚进去,就看到阿翠从后院走出来,提了个篮子,应该是喂鸡来了。看到她,眸子里闪过几丝狠辣的光芒。

    江承紫没理会,径直走到花圃里一看,红薯滕苗居然被拔了丢在一旁的鸡窝里。

    这花圃被拦着,鸡根本进不来,定然是人为。江承紫气得牙痒痒,看来昨天的教训还不够。她立马将鸡窝里剩的那一小根滕苗抢救出来,踢了几只鸡愤恨地回了自己的院落,从房间里拿了一个破瓦罐种到廊檐下。

    “阿芝,你这是做啥?”杨清让拿着竹简走出来。

    “大兄,是一种珍贵的花。你平素帮我照看一番,免得野狗野鸡践踏了。”她说着,又浇了一些水。

    “这内院哪里来的野狗野鸡。野鸟倒是有,我替你照看就是。”杨清让笑了。

    江承紫心里满满的怒火,正琢磨如何收拾阿翠那个贱人,云珠就回来了。一进屋,倒了一大碗水,狠狠灌下,才回答了杨王氏的话:“六夫人,我未能见到老夫人,祖宅那边出大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