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七章 门第

正文 第七章 门第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听闻是云珠的声音,立刻将马铃薯与红薯收起来,放到枕头下。将掐下来的红薯苗放到了床后放马桶隔间里。这才翻身下床,赶忙出门去跟云珠打招呼。

    云珠忙完地里的活,还要回来做饭,免得落了王婆子口实,一天天地指桑骂槐说他们一家吃闲饭。所以,云珠换了一身衣裳,将头发随手绾好,就去井台边打水做饭。

    江承紫因为得到了红薯与马铃薯,又知晓这王婆子跟耗子盯着老腊肉似的,每天紧紧地盯着他们。恨不得把杨王氏那一身旧衣裳也一并扒拉了去。若还在这边住着,这红薯与马铃薯迟早会暴露的。

    所以,她琢磨探一探云珠的口风,看看有没有可能搬到僻静之所。

    “你刚才乐啥?”云珠一边打水,一边问。

    江承紫压低声音说:“今日我看阿娘绣工颇好。我就在想,若我们离开此处,凭阿娘的秀红,你的聪敏,定能过上比这里好的日子。省得在这里成天被王婆子算计。”

    云珠手一凝,很认真地看了看江承紫,叹息一声,说:“丫头,这事,难。”

    “如何难了?”江承紫立马问。

    云珠将水桶一放,坐在井台上略略洗了个脸,才说:“若要去别处,我们需要官府公验。而你、公子、夫人都是被老夫人放在此处的,不属于家主,断然没有资格去申请公验。再者,若是离开此处,怕就与杨氏断了瓜葛。”

    “断了就断了,我也不在乎。”江承紫嘟了嘴,心思全然放在如何离开这田庄,一心发展种植致富上去了。

    云珠却是严肃地喝道:“九姑娘,你这是什么话?”

    “云珠姐,怎了?”江承紫回过神来,很是诧异地看向云珠。

    云珠正一脸严肃,端正地站在她面前,一本正经地问:“九姑娘,你可听过‘上品无寒士,下品无士族’?寒门之人,再有才华,也是一辈子的下品。寒门之人,就算做了帝王,还巴巴地拿自己的姓氏跟豪门大族搭上瓜葛呢。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说跟杨氏断了瓜葛呢?”

    云珠一本正经,江承紫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从前,她博览群书,知晓在古代,寒门子弟要想出头是难上加难,豪门世族将经济、科技、军事、朝堂、田产全面掌控,豪门子弟就算是个远房庶出,品行德行再不好,也能有个好出路。

    如今,她只考虑了眼前红薯与马铃薯的事,兴奋过度,却全然忘记了门第这至关重要的一茬。

    “是阿芝不懂事,胡言乱语了。”江承紫低声说。

    此时的她才算真正地冷静下来,开始认真地审视自己的处境。这是一个门第之上的年代,她只有依照游戏规则去走,等到时机成熟,才可能成为制定游戏规则的人。

    云珠看她不言语,觉得是自己太严厉,吓着了她,便缓和了语气,说:“你是从前不开窍,对这些事不太懂,方才也是我太严厉了。你只需记得,只要你是弘农杨氏的人,就算回不到祖宅,嫁个寒门子弟,在夫家也不受欺负的。”

    江承紫“嗯”了一声,她实在对靠着杨氏翻身这种事不抱什么希望。因为在这个时代,门第虽然重要,风水、鬼神什么的更重要。她一旦被定论为不祥,就永没有翻身之日。

    “你莫要不伤心,阿芝,今日,我便与你说一说你的家族,免得你回头又说出什么不妥帖的话来,惹出祸端。”云珠看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立马就着急起来,饭也不做了,一心要为江承紫普及一下她的身世。

    于是,通过云珠的讲述,江承紫总算彻底了解了杨敏芝的身份由来。

    杨敏芝出生于弘农杨氏祖宅观王房一族。

    弘农杨氏,是从东汉开始的高门望族。人才辈出,子弟无数,每一代都有影响历史进程的人物,可谓是真正的千年望族。

    而她的先祖就是隋朝大将杨雄,是隋朝四大贵家之一的杨氏家主。杨雄已于隋炀帝征战高句骊期间,病逝于军中,如今掌控杨氏一脉的是杨老夫人。

    杨雄妻妾成群,十八个儿子,只有六个嫡出。其中第一任妻子来自清河崔氏,因早年病逝,只留下了一子一女。女儿早就夭亡,只剩了个儿子,那正是杨敏芝的父亲杨舒越。

    现在的杨老夫人是杨雄的侧室,是在杨崔氏去世后被扶正的。这老夫人是兰陵萧氏嫡女,为人自负强硬,颇有雷霆手段,巾帼不让须眉。

    杨舒越成年后,杨萧氏为他求取了范阳王氏远房庶女杨六娘为妻,这远房不受待见的庶女就是杨敏芝的老娘杨王氏。

    在讲究门当户对的豪强贵族里,一个嫡子婚配庶女本身就是笑话,更何况还是远房庶女。至于为何要为杨舒越婚配这样一个庶女,拿云珠的话来说,为了省钱,因为娶一个名门淑女聘礼太贵。

    “聘礼太贵。”江承紫吐吐舌头。

    云珠敲了敲她的脑袋,说:“你莫要这般没见识。这名门贵族的嫡女那可是金贵得很。若当日你身世没那样奇特,无歹人在背后捣鬼,你在祖宅也是金贵得很,将来是要嫁給名门嫡子的。”

    “能有什么金贵的?无非就是一个嫡出的身份,被人关在笼中,培养成名门淑女,卖一笔钱,联个姻。这样的金贵,有什么稀罕呢。”江承紫撇撇嘴,她虽然生活在新时代,但哪个时代的豪门都一样,联姻维系是老祖宗的手段,屡试不爽的。

    “阿芝。你怎的又说这种话?”云珠又板起脸来。

    江承紫看她那样,怕她又是长篇大论,立马拉住她撒娇:“好了好了,我不说这话了。你去打水做饭,我自己到处转转。”

    她一说完,也不管云珠同意与否,起身提着襦裙就一阵小跑就回屋去了。

    她回到屋内,怕遭了贼或者耗子,就将红薯和马铃薯用布包起来放到衣柜底部。然后将几根红薯滕苗揣在怀里,准备四处走一走,看能否找到僻静之处栽种红薯与马铃薯。

    午后的日光正和暖,嫩柳新发,一派春光,正是万物复苏的时节。这个时节,栽种红薯应是极好存活的。如果一旦存活,经过恰当的营销手段红薯能卖出人参的价。自己很快就可以成为唐朝土豪,如果时机恰当,又有需要的话,还能获得一定的权力。

    江承紫光想一想,就觉得上天对自己不薄,给自己开这么大个外挂。生活真是美滋滋啊。她哼了一句“喜羊羊,美羊羊”,忽然听得后院墙外面的树林里有脚步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