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章 被欺负

正文 第三章 被欺负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得知粉身碎骨于悬崖后,并没有直接去阎王殿报到,而是有了另一种可能的人生,江承紫很是兴奋。

    不过,兴奋归兴奋,这个九姑娘身体实在太瘦弱,身体各处都在疼再加上落水后引发的高烧,江承紫很快就再次昏睡过去。

    等她彻底醒来时,已经是十日后的事了。在这十天中,她有断断续续地醒来过三次:

    第一次是六夫人给她喂苦涩的药,她睁眼看到了这个被王婆子欺负的妇人,紫色旧夹袄青灰襦裙,绾了简单的倭堕髻,撩着袖子正要给她灌药,看到她睁开眼睛,整个人一愣,随后脸上全是惊喜,扑簌簌地落泪,激动地喊了一声:“阿芝。”

    妇人对女儿浓浓的关心让江承紫心里一热。她上辈子虽然是名门千金,但一出生,爸妈就离婚了,爸爸背起行囊去追逐他的考古事业,数十年不回家,妈妈直接出国成为有名的珠宝设计师,忙得不可开交。而她被扔给了铁血军人的爷爷,在爷爷那里只有军队那一套,哪里有什么柔情呢。

    现在,她从这个妇人眼里看到了母亲对女儿的浓浓关心,一时激动,也顾不得继续装傻子,努力用干哑的嗓子,喊:“阿,阿娘。”

    妇人一听,更是惊讶得张大嘴,只瞧着她,眼泪簌簌而下。

    “阿娘!”江承紫看她这样,心里莫名就觉得酸楚,不由得又喊了一声。

    六夫人抿了唇,笑得眼泪汩汩而下,对着门外大声喊:“云珠,云珠,杨公子诚不欺我也。”

    “呀。”屋外响起了惊乍乍的一声女子回应,紧接着门被猛力推开,有个鹅黄色齐胸襦裙的少女奔到床前,一双眼珠子黑漆漆地转了转,问,“阿芝?”

    “你是?”江承紫知道记忆中有这个女子,但那记忆似乎不太完善。

    “我是云珠啊。”女子笑起来,一张鹅蛋脸笑得像一朵花,有些手足无措地说,“夫人,夫人,你快,快给阿芝喝药,她就会更快好起来。”

    “哎,哎。”六夫人回答,拿了勺子端了苦药汁递过来。江承紫本来最怕这种中草药,但她知道这些药是王婆子坑了六夫人才换来的,来之不易,就鼓起勇气将一碗汤药全部喝下。

    六夫人与云珠激动得不得了。尤其是六夫人拉着江承紫的手不舍得放开,云珠倒是很懂事,说:“夫人,阿芝昏睡这些时日,若是继续说话,怕会坏了嗓子,再说,这烧还没彻底退了,倒是让她休息休息。”

    六夫人连连点头,说云珠考虑周到,一边让江承紫休息,另一边让云珠再回祖宅去问一问月钱的事。

    “就算不给阿芝与我,嘉儿到底是杨氏嫡孙,也是该有的。”

    这是江承紫在这次睡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她唯一的想法是:看来好起来之后,就要想方设法解决温饱问题啊。

    江承紫第二次短暂醒来时,看到了自己的大哥,十二岁的杨清让正坐在踏板上看一卷竹简书。至于竹简书是啥内容,因为房间光线暗,加上杨清让听到她略有响动,一下子就将书丢下,“嗖”地站起身来,乌溜溜的大眼睛瞧着她,很是惊喜的神情。

    江承紫因为躺了太久,浑身骨头疼痛,努力要翻侧身子,杨清让才回过神来,很是紧张地搓搓手,低声做了个自我介绍:“阿芝,我是大兄杨嘉,杨清让。”

    “我知道。”江承紫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因为原来身体的记忆在这段时间不断地涌来,虽然不是很有规律很清楚,但这几个熟悉的人对这个傻姑娘都是挺好的,尤其是这个大哥,简直为了自己的妹妹可以跟人拼命的。

    “呀,呀,他们不曾欺我。你,你当真能说话,不傻了。”杨清让高兴起来,手舞足蹈地在屋内转一圈,撞到了方桌,差点把水壶报销了。他眼明手快地接住,摸了摸后脑勺,嘿嘿笑了着说,“阿芝,你不要见怪,我,我是太高兴了。”

    “嗯。”江承紫回答,眼眶湿润了,从来没有人给过她这样简简单单的关怀与喜欢。

    前世里她虽然有许多堂哥、表哥,但都为了躲避爷爷跑得远远的,很少与她接触,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妹子,多谢你啊,你好好接受爷爷的栽培吧。

    可以说,前世里唯一温情的人就是奶奶,但奶奶真是唯爷爷命令是从。

    要不是这样缺乏温情,当初怎么会贪恋那点温暖,遇见渣男,是人是狗没分清啊啊啊。

    “阿芝,你怎了?”杨清让脆生生地喊了一声,让江承紫从往日的难过中清醒过来,她对着杨清让一笑,说,“有点饿了。”

    “呀,大兄糊涂。阿娘先前交代过,若你醒了,要给你喝粥的。你等等啊。”杨清让一边说,一边往外跑。

    江承紫终究没喝到粥,因为杨清让跟王婆子的大女儿吵起来了。缘由就是王婆子的大女儿把熬的粥喝了,并且得理不饶人,一大堆的粗俗不堪的话就丢出来。杨清让到底是名门出生的少爷,就算生活在这田庄,六夫人也没落下对他的教育。于是,这一场吵架就落败了。

    江承紫听得头疼,窝火,自己大哥的战斗力太弱了。她想着等老娘好起来,好好收拾你们这些妖蛾子,让你们这些垃圾暂且猖獗几天。

    杨清让落败回来,站在江承紫的面前,想要哭却又不敢哭,只说:“阿芝,你等等,阿娘就快回来了。”

    “大兄,你先看书,我再躺躺,头有些疼。”江承紫说。

    杨清让“哎”了一声便真的捧着书看了,江承紫临睡前看了一眼,似乎是什么兵法。

    江承紫这一睡下,又开始发烧了。拉拉杂杂反反复复搞了四天,忙坏了一家人,才算退了烧。

    这期间,江承紫只觉得头疼得难受,整个人像是在云雾里似的,听不清也看不见。

    到了第四天,脑袋像是忽然清明了,然后脑袋里那些杂乱无章的记忆似乎也慢慢有了头绪。虽然还是很模糊,但江承紫凭自己这些记忆足以窥伺出这个傻傻小女孩这几年的人生,那就是三个字:被欺负。

    (谢谢大家的支持,不要忘记留下你的评论建议,还有你的推荐票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