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初见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初见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柴令武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咽下去,乍一听李恪提到长乐,一口茶顿时就喷出去了。

    江承紫与李恪立马对视一笑,不约而同地认为:有猫腻。

    “长乐是谁呀?”柴令武反应超快,一口茶喷出去后,人就恢复了平静,还假装疑惑不解地问这么一句。

    李恪呵呵冷笑两声,扫了柴令武一眼,朗声道:“阿武,你这就没意思了呀。”

    “我说蜀王呀,我自从蜀中回来,就忙着公共马车的勘察、申报,又忙着我的酒楼、茶楼,立志要重振柴氏一族的生意。我许久没去这平康坊了。”柴令武一脸受了冤枉的样子。

    “装,继续装。”李恪继续冷笑。

    “咳,还是去过一次,就是跟房遗爱、长孙濬点灯那次。不过,那也不是我想去的,而是为了保护阿芝呀。”柴令武顾左右而言他。

    江承紫憋着笑,在一旁吃着茶点,悠闲地看柴令武装疯卖傻。

    “装,继续装。”李恪说着起身来,理了理衣衫,对江承紫说,“阿紫,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咱们去蓬莱殿瞧瞧母亲与阿愔。”

    “好。”江承紫将手中咬了一半的糕点放下,拍着手上的碎点心屑就了起来。

    “哎,你们这就走了?”柴令武连忙问。

    “嗯。”李恪点点头,将一旁木架子上的雨衣取下,为江承紫披上。

    柴令武咳嗽两声,道:“阿念,你,你说的那个长乐是谁呀?”

    “呵呵。”李恪鄙夷地看了柴令武一眼,冷笑了两声。

    “阿芝,你知道他说的长乐是谁吗?”柴令武转而问江承紫。

    “呵呵。”江承紫也是一脸鄙夷。

    “你们俩这什么意思?”柴令武恼怒地反问。

    “没啥意思啊,你既然不承认,接下来的话,我们就不说了啊。既然不说了,也就没啥事了啊。”李恪一边帮江承紫细心地系上雨披带子,一边回答柴令武。

    “对。义兄也知晓这段时间挺多人谋算我们的,我们得四处走走,看看情况。”江承紫也与李恪一唱一和。

    柴令武叹息一声,说:“好吧,不闹了。”

    “嗯?”李恪假装不明所以。

    江承紫也附和着演戏,不解地催促:“阿念,我们出发吧。”

    “好。”李恪笑着回答。

    柴令武看两人这状况,明白他们是知道些什么。原本他是一辈子都不想有人知晓那天的事。如今,这两人知道了,那说明有旁人知晓。或者是长乐告诉这两位的。无论是旁人知晓,还是长乐告诉这两位的,这都意味着这件事已不仅仅是他与长乐的荒唐梦境。

    原本,他是想将这一件事烂在心里,一辈子不去想起的,但如今看这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儿。

    “行了,你们有什么就说吧,我认识长乐。”柴令武心一横,也就承认了。

    “呔,长安城认识长乐的人多了。”李恪鄙夷。

    “是啊。我还认识长乐呢。”江承紫立马附和。

    “你们俩够了啊。”柴令武怒气冲冲。

    “他恼了?”江承紫问李恪。

    “恼羞成怒。”李恪评价。

    “你们要问什么,坐下来,问。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柴令武叹息一声,率先一屁股就在垫子上坐下了。

    “当真?”李恪问。

    “李老三,你能不婆婆妈妈么?”柴令武很是不耐烦。

    李恪没理他,兀自征求江承紫的意见。江承紫说自己没意见,一切听他的。柴令武摆摆手,道:“你们俩差不多得了,别装了。”

    江承紫哈哈笑,才与李恪一并坐下来。

    屋外,暴雨如注。

    柴令武喝了一口茶,轻叹一声,缓缓地说:“原本这件事,我是想一辈子烂在心里的。今日既然你们问起,想必是有人告知你们。但不论此人是谁,想必长乐的处境都不会很好。”

    江承紫不由得眯起眼,对柴令武又高看了一层。这家伙果然也不是一般人,仅凭这小小的一个细节就能判断出长乐的处境不好。长安城呀,果然是养人的地方。

    对吧?”柴令武说完那一句,就眼巴巴地瞧着李恪。

    “看起来似乎不好。”李恪回答。

    平常吊儿郎当的柴令武这会儿很是安静,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他垂了眸,没有说话。三人沉默,天地间只有乳如注的暴雨倾泻而下。

    李恪也不着急,只跟江承紫有一步没一步地继续着那一盘残棋。

    柴令武顿了片刻,才继续说求他与长乐公主李丽质的一段往事。

    从前,他作为李世民的亲外甥,与李家关系也不一般,他自然也认识李丽质。按照辈分,他喊李丽质妹妹。李丽质也喊他一声表哥。但他们的关系也仅此而已,家人也从来没想过他们亲上加亲。因为他们俩人实在太不搭调了。

    李丽质貌美聪敏,饱读诗,琴棋画皆精通,尤其一手小楷与丹青出神入化,就是许多年长者也是赞叹不已。加上又是长孙皇后亲自养着,性子里也酷似长孙皇后,很是娴静淑雅。

    后来,玄武门之变,李世民做了皇帝。李丽质就成了嫡系大公主,更是身份尊贵的天子娇女。帝后对这女儿疼爱有加,在选婿方面,便是看尽了朝中才俊,最终为她选了长孙无忌的长子长孙冲。

    而柴令武是柴绍的小儿子,文武不行,还懒惰得要命。他父亲希望他去军中锻炼,他径直就跑到扬州去蹦跶不回家。他父亲希望他读,他就把夫子的胡子烧了。让他去当太子伴读,他就带着太子别的伴读拿着开水去帮阴德妃浇花。有大臣斥责他父亲不是,管教不严,他就在人家早朝路上放绊马索。

    而起,他做啥都跟他父亲对着干,父亲说一句,他必须顶一句。

    柴令武平素的爱好简直就是纨绔子弟标配。不是在平康坊的脂粉堆里打转,眠花宿柳;就是跟人打赌呀,行猎呀,而行猎什么的,又吓了路人,或者踩了百姓庄稼。

    诸如此类。可以这么说,柴令武就是长安城青少年的反面教材,各大世家教育孩子基本上都会加一句:“千万别学柴家小子。”

    后来,长安城的各家还暗戳戳地称柴令武、独孤谋、房遗爱、长孙濬这四位出名的纨

    绔荒唐子弟为长安四大公子。

    “总之一句话,她是那天上皎洁的月亮,我就是那泥里的蛤蟆。”柴令武一本正经地说。他用这么一句话总结了他与李丽质从前的岁月。

    江承紫噗嗤一笑,李恪淡定地说:“很有自知之明。”

    柴令武也不管俩人损他,继续说:“长乐是我做梦都不敢让她如梦的那种人。”

    “这些你不说我都知道。请说重点。”李恪不气地打断柴令武的回忆。

    柴令武撇撇嘴,很不甘心地将对从前饱含深情的回忆打住,说起改变他与李丽质关系的这一次相遇。这件事就发生在李恪出使突厥,江承紫也执行任务离开长安时。

    那时,柴令武根据事先的约定固守长安,促成太子李承乾与独孤思南的合作。让李承乾引独孤思南去见李世民献宝,从而将曾参与过残杀独孤一族,妄图吞并宝藏的名门一并拖入漩涡里。

    也就是这一次,柴令武陪同独孤思南入宫,在宫中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于是,柴令武就在东宫停留了两日。也就是这两日,发生了几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在东宫,他与独孤思南碎嘴长孙一族野心不小时,不巧被在东宫闲逛迷路的李丽质听见了。李丽质虽为大公主,但对于朝堂阴谋那是一无所知。只是这几日宫里的事闹得人心惶惶,加上长孙四房的事败露。宫内总是有些对长孙一族的传言。作为要嫁入长孙府的公主,她的心情很忐忑,很烦躁。

    她想去问母亲,却见母亲双身子很是不舒坦,她只好压下了心中烦躁。这位公主思前想后,想着这件事是太子在督办,那么太子一定知晓真相。

    于是,她就来到了东宫。当时,李承乾在房整理资料,她见到了太子府苏氏。苏氏陪了她片刻,立政殿就来人宣太子妃前去觐见。

    李丽质不想回去,就说在这边花园赏花喝茶等太子忙完。苏氏小门小户的女子,对天之骄女的小姑子自然不敢多言,便只得留下她。

    而她百无聊赖之际就闯入当时独孤思南与柴令武在东宫暂时住的院子。当时,柴令武正在鄙视长孙一族如何的野心。

    “你说长乐迷路,走到了你跟独孤先生住的院子?”李恪忽然打断了柴令武的叙述。

    “是。”柴令武点头。

    “这事就不对了。”江承紫接了话,“独孤先生那会儿可是很重要的人,虽有你陪同,但太子不可能不让心腹之人把守。一位不会武功的公主就算迷路也断然入了不这地方。”

    柴令武一愣,垂了眸,说:“独孤先生也提醒过。”

    江承紫骄傲地想:果然是我爹呀,真敏锐。

    “继续说,我们且一并分析分析,这件事看起来很不简单。”李恪催促。

    柴令武才继续说起的当日的事。后来,李丽质听闻他们说长孙一族的不是,听了一会儿,忍不住就跑出来斥责柴令武。

    当时,柴令武已有六七年没见过李丽质了,他印象里的李丽质还停留在长孙皇后身边粉雕玉砌的安静小女孩,压根儿没想到眼前这明艳不可方物的少女是当今的长乐公主。

    柴令武以为是东宫小宫女,长孙一族的崇拜者。虽然长得不错,但是崇拜长孙一族,呵呵,他可就不怎么待见了。于是,长安四公子里言语最毒辣的他就毫不留情地讽刺了她一番。说她既然是东宫的宫女就该忠于主子,眼里只该有太子殿下,维护长孙无忌与长孙冲那就是不忠不义,是该发卖到平康坊里去的。

    李丽质当然知道平康坊是什么地方,立马就愤怒起来,说:“大胆,竟敢诋毁本宫。”

    柴令武只管毒舌,丝毫没有注意她自称本宫。为了气她,还说:“小姑娘,你长长脑子吧。长孙冲是个什么玩意儿?奸险小人,卑鄙无耻下流缺德,还把自己装成正人君子。那德行呀,简直是当了婊,还要标榜自己贞洁。啧啧,我真没想到啊,这年头真是世风日下,这人渣也有小姑娘崇拜。”

    “你,你是何人,你大胆。”李丽质气得快哭了。

    一旁的独孤思南才缓缓地说:“阿武,不可造次。这位面相富贵,想必并非东宫宫女吧?”

    李丽质这才仔细去看旁边这位白袍的男子,这么一看,简直就惊呆了。这世上,她认为她的三弟已是好看得让人惊讶了,却不计这位留了髭须的大叔竟然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李丽质一颗焦躁的心才平静下来,说:“我乃长乐公主,请问二位是?”

    “在下独孤思南,见过长乐公主。”独孤思南从容起身行礼。

    柴令武这才知晓眼前的人竟然是那位要嫁入长孙冲的倒霉催公主表妹李丽质。他顿时傻了眼,暗喊了一声:“糟了。”

    “你呢?”李丽质嘟着嘴问柴令武。

    “我是你表哥。”柴令武也不管她是不是公主了,直接回答。反正他就是个没礼数人,全长安城都知晓。

    “柴家小表哥?”李丽质问。她之前也听闻这独孤思南先生是柴家小表哥发现的,如今就住在东宫,被太子保护着。

    “是呀。你又不是没见过我。”柴令武没正形地坐下。

    “哼,你果然不是个好的。背后说人坏话。”李丽质嘟着嘴,气呼呼的。

    真是个无知少女。柴令武鄙夷地扫了她一眼,继续懒懒地说:“大多数坏话都是背后说的,你见过哪句坏话是当面说的?”

    “你——”李丽质生气,却实在又不是个会发脾气的,只得抿着唇生气。

    柴令武看她那样,国色天香,又天真率直,琴棋画样样精通,就是嫁给自己那个大老粗的武将老哥柴哲威也比嫁给那个毒辣卑鄙的长孙冲强啊。于是,他就径直说:“你什么你?不会叫一声表哥?还有,我刚才说的就不是空穴来风,更不是什么子虚乌有的。他长孙一族就没什么干净的玩意儿。尤其你那个未来驸马还真不是个人。你若想日后琴瑟和鸣,还是想办法退了这门亲算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