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武氏有女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武氏有女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张嘉走后,淅沥沥的雨逐渐大起来。久旱的北地,人人欣喜,街上到处是惊喜奔走的人,丝毫不认为雨水打湿衣服是件不好的事。

    雨越下越大,到了晌午也没有停的意思。街上狂欢的人少了,长安城只剩下雨声。

    李世民在红霞满天中下了早朝,然后坐在甘露殿里吃早膳时,方舍人很是兴奋地跑进来,喊道:“陛下,下雨了。”

    李世民顾不得早膳,出门一瞧,满天红霞早就没了踪影,竟然真淅沥沥下起雨来了。

    “陛下,你瞧这雨,这庄稼呀,有救了。”方舍人很是激动。

    “嗯。”李世民瞧着乌云密布的天空,也是欣喜,但他明显没有方舍人那么激动。

    他在甘露殿门前站了片刻,便又回去继续批阅奏折。如今,山南道、剑南道的事很微妙,北地回来的消息称颉利与突利又达成了共识,打了一架后,又携手了。最近,突厥人还在朔方、夏州附近蠢蠢欲动,似乎在窥伺在中原。若是南方稍微处理不当,突厥人恐怕就要趁南边的乱,对付北边。

    另外,“唐三代后,武代李兴”这块预言石的出现,让他非常忧心。若说这块石头是有心人弄出来的。那么,目的又何在?

    放眼大唐境内,有点出息的姓武的人家没几个。唯一跟皇室颇有渊源的就是武士彟。此人先前不过是个做木材生意的商贾,因善于钻营。自己的父亲就将他收入李氏,让他暗地里经营李家产业。

    后来,李家起兵,他自然也跟着反了。李家成了天子之家,这武士彟也跟着做了官。因他武家家底很薄,可以算作寒门。高祖就为死了妻的武士彟寻了一门亲事,让他续弦娶了弘农杨氏的某位美貌庶女。这杨氏嫁入了武家后,生下了俩女儿。

    “会是这一家么?他家刚好有个女婴。”李世民蹙了眉,兀自想。

    他虽然已将这件事交给了元宝,但这件事事关重大,由不得他不想。

    屋外的雨越来越大,似乎已到了用午膳的时候,却还没有停的趋势,天色越发昏暗。方舍人连忙又点了几盏灯,小心翼翼地移到案几上来。

    “陛下,仔细眼睛,这天色太暗了。”方舍人小声提醒。

    “外面什么情况了?”李世民放下手中的。

    “雨越来越大了。”方舍人笑着说,“我瞧着庄稼定然有救了。这旱魃呀,总算是被赶走了。”

    李世民却没这么乐观,他可记得当时杨恭仁说自家侄女说过,大旱之后有蝗灾,蝗灾之后又是雨季,怕会有洪涝。这蝗灾是被预防了,大旱也算是被渡过了,可这洪涝可是每年都会来拜访。

    这一年多,工部忙于修筑水利。

    能抵挡得住吗?

    李世民走到甘露殿门口,看着越发大了的雨势,忧心忡忡。他站了片刻,对方舍人说:“你让人去宣工部所有人来甘露殿。”

    “是。”方舍人应了声,立马就去吩咐小太监去工部。

    李世民转身回到甘露殿,元宝已跪在地上。

    “拜见陛下。”元宝行了礼。

    李世民挥手示意元宝起身,然后,他坐下问:“如何?”

    “陛下,武姓人家不多。按照国师所言,姓武,女婴,并不多。长安城一共三家。两家是普通的商贾,一家是打铁的,一家是卖豆腐的。另一家是利州都督武士彟家。武士彟在利州任职,其续弦的妻乃弘农杨氏杨达之女,上个月,携了两女回了长安,住在武家先前的宅子里。”元宝很平静地汇报。

    他在陛下身边多年,当然知晓武士彟跟李家的关系。武士彟是寒门商贾,因才思敏学,被唐公李渊看重,而后让武士彟掌管李氏一族的经营。于是,武士彟表面上是鹰扬府队正,实际上做的是为李氏一族暗地敛财的事。

    后来,李家取得天下,高祖曾想让他做工部尚书。亏得这位还算有自知之明,知晓自己的才能不足以胜任,而再三请辞。尔后,他被派往扬州做长史,查探赵郡王李存恭叛变一事。

    待玄武门之变后,隐太子余孽的利州都督李孝常进京后,联络禁卫军官刘德裕、长孙安业密谋作乱,被长孙无忌识破,三人皆被诛杀。此番,陛下就将谨小慎微的武士彟派往利州任都督一职。

    “武士彟在利州任职,他的妻女回长安作甚?”李世民问。

    “据闻,其妻生次女难产,伤了身子,听闻王景天神医在长安,便让人带其妻入长安求医来了。”元宝回答。

    “王景天?神医沈千愁的大弟子?”李世民问。

    当年,沈千愁算是救过他的命。他与王景天也算是有一面之缘,那时的王景天还是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

    “正是这位。”元宝回答。

    “你说他擅长妇人之病?”李世民询问。

    “回禀陛下,正是。据闻昔年在洛阳就是妇科圣手。”元宝回答。

    李世民琢磨着该请这位神医入宫为皇后看看。皇后最近总是乏力,难受。不过,眼下先办正事。

    “这三家武氏之女,你可有瞧见过?”李世民继续问。

    “都见过。卖豆腐那家,女婴脸上一大块胎记,其丑无比。打铁那家也是个残疾,先天瞧不见。”元宝回答。他回答得很巧妙,没有说出答案,但答案呼之欲出。

    不是他要对付武士彟,他跟武士彟可没有仇怨。他这是就事论事,若武士彟硬说有人要害他,那么也该是丢那块预言石的人,或者说是李淳风。

    但是,李淳风那种人会害人?

    元宝与李淳风虽交情不深,但李淳风那种人成天都在看星星,或者看书,或者推演。呆头呆脑的,他估计连武士彟都不知道是谁,他会害他?

    “武士彟的次女如何?”李世民也蹙眉了。

    这武士彟可是李家的旧人,且一直忠心耿耿。若真是他的次女,那此女必死无疑。可是,无缘无故用怪力乱神的方式来杀了功臣之女,实在是说不过去。

    “此女,很是漂亮。不足一岁,已能言。武氏将之打扮成男娃,当作男娃来养。”元宝回答。

    作为一个暗卫,刺探情报的探子,他叙述情报的语气一直都是波澜不惊的平静。然而,这一句话一出,李世民立马就脸色大变。

    “当作男娃来养?可知为何?”李世民问。

    元宝摇头,道:“回禀陛下,时间紧迫,属下并未查清。”

    “那就立马去查清。”李世民直觉此事蹊跷,一颗心很是烦乱。

    元宝应声离开,屋外的雨下得纵情。李世民回头看看自己坐的那个位置,叹息一声。

    这位置,那么多人想要。可是,坐在这里,就不能有一刻停下来,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因稍有不慎,就会连带自己身后那些支持自己的人一并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这个位置,其实,真累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