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 背后之人

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 背后之人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时夜,送走李恪后,江承紫提灯去找了杨清让。

    杨清让跟着岑文本学习,每日里回到家,总会将一天所学所思所感一一记录,并反复研究。同时,他还要对格物院的各项规章制度以及进度进行整理。因此,他经常废寝忘食。

    兰苑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江承紫将大丫鬟阿碧留在兰苑训斥众人,而她则带了冬梅提灯去杨清让的书房。

    杨清让点了油灯在奋笔疾书,见妹妹前来,才从一堆书里抬头,惊讶地问:“阿芝,几更了?还没睡?”

    “大兄,我有事与你说。”江承紫说着,就在一旁的案几前坐下来。

    杨清让看妹妹一脸严肃,又在深夜前来,顿觉事情严重,连忙放下笔,在旁边的脸盆里净了手,在一旁端坐下来。

    “可有什么大事?”杨清让问。

    “大兄,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六房自打入了长安,似乎顺风顺水了?”江承紫问。

    杨清让点点头,说:“这入长安也快一月了,除了你那边打发了俩丫鬟,六房宅邸里还不曾有过什么事。与在晋原县和弘农相比,真是特别顺风顺水。怎么,可发生了什么大事?”

    “大兄,今日倒是有一件大事,我琢磨着该与你说一番。”江承紫说。

    “阿芝,你快说。”杨清让催促。

    江承紫便将萧玲玲送礼的事、王景天认毒的事以及李恪给出的处理方案一并跟杨清让说了。杨清让听闻,脸色大变,却也颇为不解地说:“这萧氏所用手段似乎太低下了。再者,萧氏对付你作甚?你又没有挡了他们的路。若说我们与萧氏有过节,除了在祖宅那边对付过萧氏长老外,就只是老夫人了。难道老夫人还能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不可能是她。如今,她被大房监控,与萧氏也断了联系。”江承紫非常笃定地说。

    “万一大伯父只是敷衍我们的呢?”杨清让说。

    江承紫摇头,道:“大伯父不是个糊涂人,而且就算大房犯糊涂。呵呵,别的几房可不想断送了前途。你看三伯母那会儿捐米捐面,可没给老夫人任何面子。如今老夫人倒床了,三伯母为了她孩子们的前途,估计得像是盯着耗子的老猫似的,将眼睛盯得老大。因此,老夫人断然是没有翻身的机会。”

    “也是。伯伯叔叔们都有自己的考量,谁想要堂堂弘农杨氏被萧氏把控呢?我们六房有荣耀,他们才可能有更好的机会。”杨清让也是赞同江承紫的说法,但他更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只不过,不是老夫人,到底是谁?难道是萧氏在为长老们报仇?”杨清让自己分析,自己也觉得站不住脚,立马否定:“这萧氏经营日久,也不至于这样意气用事地来报仇。应该不是这个。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大兄说的是蜀王侧妃萧氏么?”江承紫问。

    她最初得知那些物什有毒时,首先想到的就是蜀王府的萧氏。那萧氏最近上蹿下跳,她若入了蜀王府势必威胁她的地位,因此那萧氏要借萧玲玲的手暗害她,似乎也是顺理成章。再者,弘农杨氏与萧氏的积怨渐深。上一次在杨氏祖宅,杨氏长老们又摆了他们一道。萧氏自然更不想日渐衰落的杨氏能东山再起,但就如今杨氏六房这势头,弘农杨氏的子弟不日就会超越萧氏。

    那么,萧氏对付杨氏六房就顺理成章。

    起初,江承紫也是这样想的,但待李恪走后,她前前后后地理了理。又将自己放到萧氏的位置上,想倘若是我该如何?

    忽然之间,她觉得凉意四起。萧氏今日被参了一本,涉及剑南道、山南道上的萧氏兵权。虽然此事似乎还在保密状态,但萧作为重臣没有被召到甘露殿议事,萧氏也不会没有觉悟。

    此番,萧氏定然四面楚歌,自顾不暇,哪能再树强敌?而且神医沈千愁的大弟子王景天在杨氏六房这件事如今也不是什么秘密。萧氏定然知晓,那对杨氏六房的人下毒,这真是可笑且愚蠢的举动。

    那么,下毒的就另有其人,有人利用了萧氏想要对付她的这件事。

    江承紫了悟到有人浑水摸鱼趁乱谋求利益,顿时感到情况严峻,她觉得有必要将一家人召集起来分析分析,给大家瞧瞧警钟。然而母亲双身子,不适宜操劳;杨如玉只是闺阁女子,又在忙着嫁衣;父亲为了格物院并不在家。如今,能商量的人只有大兄。

    因此,她顾不得夜深,到书房与大兄论议此事。大兄听闻此事,那思维果然也跟她最初一般无二,认为是蜀王府的萧妃所为。

    “难道不是那萧氏?”杨清让看妹妹神色并不赞同,便又问。

    江承紫也不否认,只说:“萧氏与杨氏虽同为名门,还有千丝万缕的姻亲关系,但早就貌合神离了。经过上次祖宅的事,萧氏与杨氏算是撕破脸了,将以前积下的恩怨包括前朝炀帝的恩怨一并算上了。萧氏要对付杨氏,就要对付可能让杨氏重新崛起的人,比如我们六房,这并不奇怪。”

    杨清让点点头,表示赞许,便说:“萧氏对付杨氏并不奇怪,只是他们这手段简单粗暴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而且选择这么个节骨眼。我可是听闻早朝时,魏大夫递上了益州侍中高士廉的奏折,状告了剑南道军中。”

    “大兄,你甚为敏锐。我方才一时没想到,只是想着给萧氏点颜色看看,等冷静下来,才觉出不对劲儿来,惊出一身冷汗,亏得没有着手布置对付萧氏。”江承紫觉得杨清让这孩子真是聪明啊,这么小,稍作点拨与提示,竟分析得如此严丝合缝。

    杨清让听自家妹妹这样说,没有觉得安慰,反而觉得愧疚,很是抱歉地说:“阿芝,作为兄长,我每日里忙于整理这些案卷,却忽略了守护家人,还自欺欺人以为天子脚下,如今我们也是朝廷要员,贼人退散。是大兄疏忽,让妹妹是受累了。”

    “大兄,你莫要自责。你与父亲如今所做之事才是正事。这些牛鬼蛇神,就交给妹妹来处理。我此番深夜前来与你说这些,只想与你提个醒:在这长安之地,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你在朝堂走动,更是要谨慎万分。”江承紫说。

    “阿芝,你放心,我一定谨言慎行,所作所为三思后行。”杨清让打了保证。

    江承紫伸手将那油灯拨弄得亮了一些,才又说:“大兄也莫要紧张,只专注于你的工作,家中事务凡事有我。从今日起,任何一事,我都

    与你说一说,你心中有数,便可看得明白透彻,不至于着了贼人的道。”

    杨清让听到此处,一颗心说不出的酸楚:别人家的妹妹都是葬花饮宴,绣花歌舞,尽情欢笑,而自家妹妹则要去扛起守家的责任。

    “阿芝,为兄不知”杨清让声音哽咽。

    “大兄,我们一家人走过风雨的,不说旁的话。这是我分内之事,毕竟我也懂:六房繁盛,我杨敏芝才有好日子。”江承紫说。

    “哎,阿芝,你说话总是道理满满,大兄竟找不出话反驳。”杨清让无可奈何地笑笑,这个妹妹实在太聪明了。

    江承紫哈哈一笑,说:“当然啊,我聪明嘛。”

    “你呀,矜持点。”杨清让也轻松下来。

    江承紫吃吃地笑了一阵,才又严肃下来,说:“大兄,还是言归正传。我认为这件事,萧氏必定脱不了干系,但还有人从中浑水摸鱼。”

    “目的呢?”杨清让径直问。

    江承紫摇摇头,道:“具体目的我还不知。但这事一出,至少贼人可以达到以下几个目的:一、让与杨氏六房相关的势力皆对付四面楚歌的萧氏,对萧氏落井下石,将萧氏打得翻不了身;二、他们利用这机会试探杨氏六房乃至蜀王的真正深浅;三、若能对付弘农杨氏,哪怕只是扯下一块皮来,也可。”

    “真是用心险恶。”杨清让愤怒地说。

    “大兄,不必为这等事恼怒。你自做你的事,我已让人着手调查,蜀王和义兄那边我一大早就去打招呼。”江承紫说。

    杨清让叹息一声,说:“又尽是劳烦妹妹。”

    “能有幸做你的妹妹,自是要守护你,就像你从前一直守护我一样。”江承紫笑着站起身来。

    “阿芝”杨清让只觉得鼻子发酸,说不出话来。

    江承紫帮他把油灯拨得再亮些,尔后披上大氅,说:“大兄,夜已深了,此事,咱们兄妹就说到此处,我先告辞。”

    杨清让点头,一直将江承紫送到院门口,本来许多话想说,却不知说什么,临到分别,也只说一句:“阿芝,万事小心。”

    江承紫与冬梅一人提了一个灯笼,听杨清让喊“万事小心”,她回头瞧眉头微蹙的少年正倚门而立,一脸担忧。她对他摆摆手,笑着安慰说:“别担心,我可是很聪明的哟。”

    她声音清脆,带着略微的撒娇,一腔担心的杨清让只觉得这朦胧月夜里从她身上透出一片灿烂光亮。他没有答话,只暗自责备自己没用,瞧着妹妹远去的背影,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护家人一世周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