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变故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变故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义兄,那我先回去了。”江承紫穿好鞋子,整理一下衣衫,对远处的廊檐下的阿碧与冬梅招手,示意她们收拾一下,准备回去了。

    “那我也告辞,送阿紫回去。”李恪也是翻身而起。

    柴令武见识过两人的感情,便也不阻拦,径直将两人送到了前院,他一边叮嘱李恪好好护送阿紫,一边又对李恪说:“那封信,我会追查的,保证不留下什么隐患。”

    “追查什么呀。你的信,我收到了。”李恪扫了他一眼。

    柴令武一愣,不解地问:“你刚说没收到。”

    “我是没收到你写给我的信啊。我收到的是你写给梦中仙子的信了。”李恪得意地笑了。

    柴令武呆若木鸡,想起那一日午睡,做了旖旎的梦,醒来只觉得梦中销魂,便提笔写了一封信给那梦中女子。他也不知那女子是谁,只觉得从未有过这样的销魂之感。写好信后,自然是没法寄送,于是就搁在书房抽屉里。

    好吧,他就说那封信放哪里去了。原来,是寄错给李恪了。

    他顿时一张脸“腾”地红了。李恪看他那样子,哈哈笑,说:“我一开始看到那信,挺尴尬的啊。”

    “李老三,你滚。”柴令武支支吾吾半晌,终于气急败坏地喊道。

    “哎!”李恪哈哈笑。

    柴令武哼了一声,转身不理会二人,气急败坏地走,但内心真是窘得要命。

    江承紫一心挂念杨氏六房的来客,没太听他们说什么。不过瞧柴令武那样,也不由得问:“义兄那信写了什么?他气成那样?”

    “咳,咳。”李恪咳嗽了两声,说,“阿紫呀,一个男人对梦中仙女销魂一夜,能写啥?”

    江承紫一听,顿时明白柴令武那封信的内容,不由得笑起来,问:“你当时看到,挺尴尬吧?”

    “是啊,一开口就喊我仙女妹妹,真是没谁了。”李恪耸耸肩。

    江承紫翻身上马,说:“估计义兄要好一阵不理我们了。这事,还真尴尬。”

    “哎。”李恪驱赶马儿与江承紫并排骑行。

    冬梅阿碧以及几个小厮护卫都走在后面,暮色已四合,整个长安城已掌灯,清冷的月光照着千家万户。夜风凉凉,白日里初夏的暑气退了不少。

    江承紫一心记挂杨氏六房的事,便很少言语。李恪累了一天,也不太想说话,而且他觉得这样并肩而骑行,凉风习习,月光正好,周遭是万家灯火,感觉说不出的美妙。

    两人骑行了一段,就到了六房门口,麻杆早就在门口张望,瞧见自家姑娘回来,连忙打开房门,招呼小厮来牵马拿物什。

    江承紫翻身下马,便说:“你累了一天,府邸里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我不累。”他连忙说。开玩笑啊,他这一天心不在焉,马不停蹄地跑地方,就是想着见她,这么见到她,还没好好说一会儿话,就让他回去,他不干。

    “那府邸里的事?”江承紫想到柴令武方才说到的萧妃的事,不由得提了提。不过,她使用没好意思说出口,即便萧妃不是他所爱,到底是蜀王府的侧妃,让他头上绿了这种事,说出来就是戳人伤疤了。

    “小事而已,何足挂齿?”他轻描淡写地说。

    “真不着急?”她低声问。

    “她算什么?”他冷笑。

    “那你进去用了晚膳,休息片刻才走吧?你是蜀王,该是有宵禁通行的牌子。”她看他不想走,想着他怕是有话对自己说,便留他下来。

    “嗯。”李恪应了声。

    两人一前一后入了府邸。张妈妈见江承紫回来,便前来报告,说杨王氏身子困倦,用了晚膳就睡着了。老爷今晚在城郊不回来。

    “可有人来?”江承紫径直问。

    “有。午膳后,刘大夫带了阿宏公子过来给王大夫瞧。是大公子接待的。之后,阿宏公子的父母也来了,带了许多礼品来。”张妈妈回答。

    江承紫听闻是大房,心里也没来由地警觉。杨清俊夫妇以及他们的孩子杨宏一并入了长安,虽说像是杨恭仁的人质,其实倒不如说是杨恭仁丢他们到长安历练的。

    在祖宅,杨清俊与萧玲玲为了大房前程,自然是与六房结盟。如今,他们到了长安,心思就活络起来了。毕竟,萧玲玲来自兰陵萧氏,而且是嫡女。这萧氏在京城活跃的人可不少,她甚至怀疑萧氏的当家人也来了京城。

    杨清俊一家到了长安,与六房的走动就不是很频繁。萧玲玲跟萧氏族人的走动却是多了起来,平素里有几次也在江承紫面前说什么萧氏自家姐妹在长安,可真是缘分。

    彼一时,此一时。

    江承紫就对家人一番警钟,说该提防着还得提放着。

    “带的礼品在何处?可做了清单?”江承紫一边往自己的院子走,一边问。

    张妈妈在一旁跟着,不敢丝毫怠慢,说礼品还放在库房,管家做了清单入库了。张妈还念叨,三姑娘马上就要出阁了,得的是皇上赐婚,寻常物什不敢送去三姑娘那边。六夫人现在是双身子,更是马虎不得,因此这些物品都入了库房。

    这张妈是张嘉选派来的,江承紫先前就开门见山地跟她讲了其中因由,也径直许诺了张氏或者杨氏,她尽可以选,但只许一主。

    张妈带了一双儿女过来,在这里过的是从前想不到的日子。而且杨氏六房有周嬷嬷与云珠的前景在,张妈就更卖力了。若是回了张氏,就是一辈子的奴籍。因此,张妈一到了长安,就亲自去见了张嘉,说了缘由。

    张嘉也随她的选择,只叮嘱她须得忠心于九姑娘。

    张妈满心应承,随后就回到六房跪地表了决心。江承紫也不介意,便留了她下来。毕竟,杨氏六房现在还找不到比张妈更顺手得力的人。

    自此后,张妈在杨氏六房承担内宅婆子丫鬟的审查护卫,可谓尽心尽力。任何事情,事无巨细,她都会向九姑娘汇报。

    江承紫听了汇报,点头道:“辛苦你了,这事办得很好。此番,你去将礼品搬到我院子里来,我瞧瞧。”

    “是。”张妈得了吩咐。

    江承紫则吩咐阿碧去厨房知会一声,蜀王在这里用饭。

    阿碧走后,江承紫径直回了自己的院子。

    几名从晋原县带

    来的丫鬟,对蜀王来访并不陌生,也事见怪不怪。看蜀王来了,连忙布置泡茶,都识趣地退到外间候着。

    江承紫往厅里椅子上一坐,道:“还是家里舒服,下回得让义兄也打造点椅子桌子什么的,老是跪坐什么的,脚都麻了。”

    李恪在另一张躺椅上坐下,很久才说:“阿紫,我没碰过那萧氏。”

    江承紫一愣,随后“噗嗤”一笑,说:“这么久了,你还纠结这个啊。”

    李恪扫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还笑?我这不是怕你有什么疙疙瘩瘩的,心里不痛快么?早知这样,我早该下手,把她送走,也省得让你有闹心。”

    江承紫侧身扭头瞧着一本正经说话的李恪,轻笑:“阿念,我没介意。再者,以前时机未到,送她走干嘛?送走她,萧氏又得扔一个进来。”

    “你理解我就好。”他瞧着她,光影明灭里,她的脸甚为可爱,他顿觉这窗口吹来的凉风也不解暑,浑身燥热得很。因此,他看她片刻,便假装转了个姿势,仰面躺在躺椅上。

    江承紫累了一天,也是躺在躺椅上,享受着窗口的凉风,跟李恪闲聊:“你将如何处理萧氏?毕竟,绿帽子这种事传出去也不是太好。”

    “这萧氏的父亲就在剑南道军中,这次倒了大霉,她就得出家祈福。”李恪早就打好了这算盘。

    “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毕竟,论前世,她是陪你赴死之人,你若是杀了她,总是太不地道。”江承紫悠悠地说。

    李恪没说话。前世里,他为了疏远阿紫,跟萧氏一并生活,生儿育女。可是,他对萧氏并没有什么感情。阿紫被张嘉杀了后,萧氏便一直劝他复仇,将那王座之上的人拉下来,还说萧氏乃至整个杨氏都会站在他这边的。剑南道、山难道、江南道的军队都可尽归于他。

    不仅如此,萧氏要积极运作,甚至还鼓动了母亲身边的大宫女青云参与行动。萧氏策划一切,还将高阳一并拖入其中。

    其实严格说来,高阳谋反牵扯他,他是一点都不冤的。他虽没参与,避祸终南山。可萧氏一直在上蹿下跳。那时,他心灰意冷,万念俱灰,也管不得萧氏。

    “她——,陪我赴死?”李恪想到那些,语气不由得冷了。

    江承紫听出不对劲,轻声问:“不是?”

    李恪才缓缓地说出前世里的一些事。江承紫沉默良久,叹息一声说:“这么说来,是她的所为让长孙无忌不得不除掉你。”

    “处在长孙无忌的角度,不得不如此做。”李恪很公正地说。

    两人沉默,只有风吹着窗口的风铃发出叮铃叮铃的声音。江承紫养的鸽子在院里咕咕地叫着。

    “那,你到底是提放了。”江承紫想了许久,她怕那萧氏弄出别的动静来,说怀了孩子什么的,到时候顾及颜面,弄出别的事端,就恶心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有这个机会。”李恪知晓她的担心,立马就打保证,随后又说,“今日我去柴府,一则是找你,二则就是让柴令武帮着在剑南道这事上添一把。本来这事,暮云山庄也能做,但暮云山庄不是姚子秋一个人的,而且姚子秋这样的人,我觉得不该属于这种勾心斗角。我不想将他牵扯其中。”

    江承紫点头同意他的说法。姚子秋酷爱草木自然,喜欢培育花草,心性纯净,实在不该沾染太多尘世繁杂。

    “你是早想好了找义兄,还是临时起意?”江承紫话题一转。

    “早想好了,本来也是要找他说的。只不过,今日你也在,就正好去瞧你。”李恪说。

    江承紫看暮色已经全然覆盖,屋外是清幽的月光,廊檐下,几盆兰花开了,幽香满屋,想着吃饭还要一段时间,便拿了桌上的糕点递给李恪。

    李恪摆摆手示意不吃,江承紫自顾自地吃,瞧他心事重重,便问:“还有什么事吗?瞧你这眉头蹙得跟一老头似的。”

    她说着就拿沾着糕点的指头戳了戳他的额头,他瞧着嘴边沾着糕点渣的阿紫,心里一颤,一下子捉住她的手指,柔声说:“吃得跟花猫似的。”

    他的掌心很温暖,江承紫被挣脱不得也不挣了,只是一颗心怦怦跳,低头小口将手中剩下的糕点吃完。

    李恪感觉到她的紧张,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被凉风稍稍吹散的燥热又来了。他赶忙放开她的手,缓缓地说:“阿紫,我今天去瞧我母亲,遇见了李丽质。”

    江承紫冷静下来,才想起李丽质是长乐公主,李世民的嫡长公主,李承乾的妹妹,李恪的姐姐。天姿国色,一手书法写得极好,深受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喜欢。因此,也是将她许给了长孙无忌的长子,已订亲了。

    “她怎么了?”江承紫问。

    “她愁眉苦脸的,说想跟你见一面。我问她怎么了?她摇摇头。”李恪说到这里,便压低了声音,说,“阿紫,你知道吗?她脸色苍白,像是遇见了极其为难的事。”

    “她想跟我见一面?”江承紫自问与她没有交情。

    李恪点头,说:“见一面也无妨,她没什么城府,天真良善,即便是嫡长公主,也丝毫没有娇气。天真烂漫,咱们所谋所做的事,她是丝毫都不懂。”

    “我不是担心旁的。我只是担心你。”江承紫径直问,“你是知道什么?”

    李恪轻笑:“知我者,阿紫也。”

    “可以告诉我?”江承紫将椅子挪到李恪旁边,认真地坐着。

    李恪也不好躺着,而是坐起来,低声说:“唉,我跟她告辞走了一段,她又追上来,喊我帮她转交一封信给柴令武。”

    “啊?”江承紫惊叫,然后压低声音问,“信呢?”

    “我没交,觉得这事事关重大。”李恪说。

    江承紫也是点头,说:“此事事关重大,你要不且先看看这信写的什么?”

    “这样不好吧?”李恪其实一直想看,就是一直内心挣扎啊。

    “公主是你的长姐,不谙世事,天真无邪,我们有义务保护他。柴令武是我义兄,虽行为放荡,但为人忠义,对你我是真心好。我们了解内情,是为了保护我们重要的人,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也是变通之法。”江承紫一本正经地分析。

    李恪本就想看,这正是瞌睡遇见枕头,他立马就被说服了。于是,他拿出信件,两人当场拆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