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各人的心事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各人的心事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那声音清雅澄澈,如同日光下的山泉,熠熠生辉;又因带着对李泰不懂礼数的责备,让人从这清雅的声音里听出冬日的冷冽之气来。

    江承紫先前即便是与人微笑对话,内心都是懒懒的,提不起一点的精神。这忽然听见这声音,心便如同平静的湖面被冷不防扔进了一块石子,荡起圈圈涟漪,整颗心都在微微颤,颤得甜蜜柔软。

    她觉得像是经历冬日的沉寂,陡然春暖花开似的,整个人精神了起来。

    “真的不可理喻呀,明明无数次听过他的声音,却还这样喜欢。”她在心底窃笑自己。

    他来了!

    这种认知让她藏不住窃笑,于是整张脸都浸染出明媚。如同粉嫩的桃花,骤然染了日光的声色,神采光华。一双黑眸晶晶亮,眼角眉梢带着喜悦,安静地看着屏风后的身影。

    那屏风是整块玉石所作,日光映照,碧绿通透,那屏风后的人影便能瞧出个轮廓来。

    他应该还穿着朝服,并没有更换。

    她打量那人影,心里已浮现出他的模样,内心里竟然些许迫不及待。这不过是一夜一日未曾见过,竟是如此急切想要见到。

    “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古人诚不欺我。”江承紫也成了内心戏超多的女子。她甚至觉得世间万物都美得不像话。

    “是三哥来了。”率先出声的是李愔,童稚的声音带着不可名状的喜悦。

    他是个孩子,先前因了李恪处境问题,他又受了旁人挑唆,对一心喜欢的三哥真是又爱又恨。最终为了活着,便不待见他的三哥。可自从江承紫初次在蓬莱殿训了一顿后,李愔茅塞顿开,心里的疙瘩解开了。如今,他是越发崇拜他的三哥,虽还拿腔拿调不自在,然而此番李泰在场,孩子的攀比心让他对于李恪的到来格外惊喜。

    此番,听闻是李恪的声音,他便是惊喜地放开月姑姑,快步往屏风外跨。

    柴令武则是扫了江承紫一眼,看到她整个人眉目含笑,安静地站在那里,却自有一种光华。他很是羡慕,暗想何日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位呢?

    他暗自酸了瞬间,便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拍拍身上的衣衫,高声“哟”一声,便问:“我说李恪呀,你这礼数呢?来我府邸都不让人通报了,你还好意思说阿泰。”

    “就是。”李泰小声嘀咕。

    对于李恪,他的感情很复杂。

    在所有的兄长里,能让他真正佩服的人,只有三哥。三哥功夫了得,为人聪颖,待他虽不是特别亲厚,但也从不怠慢。在他被堂兄们欺负的时候,大兄与他总是站出来保护他们。

    可他也是个要强的人。每次看到父亲看三哥的眼神,他特别羡慕嫉妒,想着若自己是三哥,那该多好。而久而久之,他便暗暗以三哥为榜样,练习骑射,却因太胖练不了。改而钻研文章著作,却始终觉得及不上三哥。再者,三哥玉树临风,无论谁见着都会眼睛发亮,而旁人见到他,只会说谁家小孩,胖乎乎的,真可爱。

    他越努力就越觉得离三哥越远。后来,他被人绑架带到蜀中,遇见了阿芝。那时,他想:要娶王妃就该是阿芝这样的啊,看母亲给订的都是什么。他可是找手下的人偷偷打听过那所谓的王妃,还是个小女孩,怯生生的,呆头呆脑的。他顿时就郁闷了,暗想: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有趣点。

    遇见阿芝,他生出别的心思来,想着:若是阿芝做王妃,那就好了。于是,回到长安,他立马就进宫,想奏请父亲封自己为蜀王,之官益州。那就可以经常见到阿芝了。

    可是,他在宫门前见到了风姿卓越的三哥。三哥看他一眼,很严肃地说:“阿泰,你该节制一下你的饮食了。你这又胖了些。”

    “三哥。”他拱手行礼。

    后来,他知晓自己迟了,迟了三哥一步,就一直迟了。

    三哥已请封为蜀王,之官益州。明明他那么低调,避免有任何威胁到太子的举动,他却还是要坚持之官益州。益州是个很微妙的地方,若是天下有乱之迹象,那必定是蜀中先乱。反过来说,若是蜀中作乱,那天下势必会大乱。三哥去益州,若是有了自己的势力,有朝一日就是威胁太子地位。

    然而,他为了阿芝义无反顾地去了,还厚颜无耻地说出他心仪阿芝,说阿芝就是一直给他指引的梦中仙女转世。仙女因给他指引而泄露天机,此生此世,他非她不娶。

    他刚开口说要请为蜀王,之官益州。父亲就打断了他,说:“你三哥已为蜀王,之官益州了。”

    父亲很不高兴,而后起身离去。一旁的方舍人便耐心地说了前因后果。

    他忽然恨起三哥来,然而,他不得不佩服三哥能为阿芝这样任性。若是他来说,定然是说益州那边物产丰富,然盗贼横行,须好好治理,孩儿愿意前往什么的。

    总之,他因了阿芝的事,对李恪有一种本能的不喜欢。

    李恪来了,阿芝是什么样子的?

    李泰本能地看了一眼阿芝。只见她眉目含笑,如同日光下粉嫩的桃花,灼灼其华,正认真注视着那门口,眼角眉梢都是惊喜与期待,活脱脱像是个等待丈夫归来的小妻子。

    李泰只觉内心说不出的苦涩:为何那笑容与期待不是给我的。

    李泰兀自五味杂陈,旁人却没理会。柴令武虽埋汰李恪,但作为主人的礼数却也要做到。他站起身,将身上宽袍理了理,施施然又成了举手投足颇有礼数的名门贵公子,站在厅堂中央等待客人进来。

    江承紫走了两步,却又没有动,只是瞧着门口。

    李愔拉着李恪进来,他果然是穿着朝服。

    “不知今日是什么好日子,三位殿下皆光临寒舍。”柴令武一开口,贵公子的形象荡然无存。

    “我来见阿芝,顺带恭贺姑父。”李恪虽在回答柴令武的问话,眼睛却一直瞧着江承紫,唇角微微上扬,略带笑意。

    江承紫顿觉一颗心乱了,笑了一下,不自觉就低了头。

    “啧啧,你也不害臊,不注意点影响。”柴令武鄙视好友。

    “我又没去平康坊喝酒,我瞧自家媳妇,我害臊什么呀?”李恪一本正经。

    “你厉害,专戳人。”柴令武竖起大拇指,“甘拜下风。”

    “平康坊的酒很好喝吗?”李愔一脸懵懵地问柴令武

    。

    “死小子,别跟你哥一唱一和。你不知道平康坊才怪。”柴令武白了李愔一眼。

    “三哥,他凶我。”李愔告状。

    “你欺负阿愔算什么。他还是个孩子。”李恪还牵着李愔。

    “宫门马上落锁了,你还不走?”柴令武觉得这小孩子一点都不可爱了,决定将他撵走。

    李愔一听,立马就着急起来,道:“月姑姑,青云姐姐,我们快回。”

    月姑姑与青云又是一番拜别,李恪又吩咐了杨初护送李愔一行人回去。

    李愔一走,李恪就想找阿芝说话,但看到一旁的李泰,想到他方才叫她阿芝,他就不爽,便对李泰说:“阿泰,你今日来此恭贺姑父,可有带了礼物?”

    “我,我忘了。”李泰本来是去找阿芝的,礼物都放在六房门房处,哪里会又重新带礼物来这里。

    “虽说姑父宽厚,带作为皇子,这礼数是要做到的。”李恪一本正经,俨然一位训斥弟弟的兄长样。

    “是。”李泰憋屈,但挑不出反驳的理由,只得乖巧状应承。

    “这礼数不可忘。阿芝是你的准三嫂,即便不是你的三嫂,你不是她的亲人,亦不是长者,更不是她的闺中蜜友,可不能直呼她名。”李恪继续教训。

    “方才,是我一时鲁莽。”李泰一边承认,一边转向江承紫,道,“方才是我太不注重礼数,请你原谅。”

    “魏王莫要多礼,此事原本是小事。只因你是皇子,一言一行都有百姓奉为楷模,你三哥便是说得重了点。”江承紫温和地说。

    李泰只觉得她声音甚为悦耳,心下想着喊“阿芝姑娘,九姑娘,杨九姑娘”都太生分,但又不能喊阿芝,他更不愿意喊她三嫂,他便退而求其次,问:“那我依着三哥,喊你一声阿芝姐姐可好?”

    江承紫瞧了李恪一眼,笑道:“自是可以。”

    李泰看她笑容明媚,想着过几年就是自己的三嫂,一颗心闷得像是要爆炸开来。他连忙拱手,努力挤出笑容,道:“阿芝姐姐,天色不早,我还有些小事要处理,便先告辞回府了。”

    他说完,拱手行礼。江承紫也连忙说“好”,然后拱手还了礼。

    李泰而后又跟柴令武和李恪行了礼,带着几个小厮离开了。

    “阿芝。”李恪脆生生地喊,语气里带着不可名状的惊喜。

    “嗯。”江承紫回答,也觉得周围的风都是甜蜜的。

    两人眉目含情,周围空气都充满了甜蜜与浪漫。单身狗柴令武只觉得受到了无限打击,连忙跳到两人中间,喊道:“你们俩打住,我还在这里呢。”

    “嗯?”两人异口同声,眼神怪异地同时看向柴令武,很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还在这里。”柴令武强调。

    “这是你的院子,你在这里有什么不对吗?”李恪一本正经地问。

    “你们俩能注意点影响么?能关心一下我这个年纪一把还没娶媳妇的人么?”柴令武看俩人没什么觉悟的样子,就径直控诉。

    “是啊。义兄也不小了。”江承紫立马大悟。

    她忽然想到柴令武比李恪大了好几岁,照理说,该是娶妻生子了。但柴令武名声不太好,总是在平康坊里闲逛,又没有正经的职务,又是柴绍的小儿子,以后继承爵位的只能是长子。因此,基本上也没啥人想着将女儿嫁给柴令武。而那些门第不及国公府的也没什么心思来高攀。

    所以,柴令武就高不成低不就,在这里悬着。加上柴绍成日里打仗不在家,柴令武的老妈又过世了。柴绍也没续弦,柴老夫人则是眼神也不好,身体也不好,成日里少有精神头好的时候。

    江承紫这么一想,顿时觉得义兄太可怜,真是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嗯,是该娶媳妇了。”李恪也很认真地思考这问题。

    尔后,江承紫与李恪就不约而同地看着柴令武,眼神满满的同情。

    “你们俩这什么眼神?”柴令武看到两人那同情的眼神。

    “义兄,你有没有心仪的姑娘?若是有,我们差人去打探一番,回头你也找媒人去说说。”江承紫完全已化身热心妹妹。

    “没有。”柴令武掷地有声地回答,然后还没等李恪说话,连忙竖起手掌对两人说,“你们打住,别说我娶媳妇的事。我还不想娶个媳妇回来,管着我。”

    “管着你去平康坊?”李恪问。

    “李恪,绝交。”柴令武喊道。

    “你别喊了。我说你好好看看,找个什么事做。回头,娶个贤淑女子回来持家吧。”李恪建议,江承紫在一旁点头附和。

    “我现在开酒楼、茶楼,做公共马车项目,哥有事做的。”柴令武很鄙夷地看着两人。

    江承紫暗想:这个时代商人是受人轻视的,柴令武这么不在意。若不是接触良久,还以为这家伙跟自己一样是来自现代呢。

    “你那些事,人家也不愿意嫁女儿给你。”李恪耸耸肩。

    “哼。我稀罕?我跟你说,李老三,你别掺和我的事。你找到天作之合的阿芝妹妹,你就不许我找到跟我天作之合的女子?”柴令武反问。

    李恪无言以对,江承紫尴尬地笑笑,说:“义兄,其实,媒妁之言,有时候也可能是相逢的一种方式。”

    “妹妹,你就别说了。娶媳妇这事,我自有决断。你们要说甜蜜话,等我先走了,你们再说。”柴令武最怕旁人与他说娶媳妇这事。

    父母的感情神话摆在那里,他自是期望遇见一个情投意合的有趣女子过这一生。尔后,又瞧见李恪与杨敏芝的浓情蜜意,他就更想着找寻一个适合有趣的女子了。

    亏得父亲常年征战在外,母亲不在。大兄也忙于别的事,或者跟随军队出征。祖母身子不是太好。总之,他能逍遥自在地寻找,寻找属于自己的佳人。

    “你别走,我来这里,不单单是找阿芝的,是有事说。”李恪看柴令武要走,连忙喊住了柴令武。

    “有事?”柴令武顿住脚步,忽然想起今日朝堂上高士廉把剑南道军中高层告了。他感到李恪说的事重大,连忙让李恪等等,他出门让那些小厮、丫鬟都走远些,不用在这里伺候。又让自己的心腹在外巡守。安排好一切,柴令武才返回来,压低声音问:“何事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