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画风清奇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画风清奇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抬头看,莲池的那边,碧青的一排垂柳在风中舒展纸条,垂柳树下,阿碧与冬梅正跟一个胖小子指楼台这边。

    胖小子一身景泰蓝的紧身窄袖袍子,正是江承紫改良出来的男童骑马装,平素里是给杨清让练习骑射用的。却不知这种服装在这长安不知不觉就流行起来了。胖小子金冠束发,身边跟着三个灰衣仆从。江承紫仔细瞧了,那胖小子正是李泰。

    “这小子似乎比前次到你家道贺时,又胖了不少。”王谢插嘴。

    “是啊,看着这身近身衣服,更显胖了。”江承紫理了理衣衫,漫不经心地回答。

    “他们在说什么?”王谢问。他知晓她听力过人,还有很多不凡的能力,瞧见胖小子似乎很严肃在跟阿碧与冬梅说话,就随口问江承紫。

    江承紫凝神听了听,只听李泰对冬梅说:“我有问题请教你家姑娘,你不懂。”

    “这临水榭乃柴大将军夫人,已故长公主的楼宇,未经柴氏一族的同意,断不可能让旁人上去的。”冬梅一本正经地说,也不管对方是皇帝宠爱的皇四子。

    “长公主是我姑姑,就算她在,她也不会阻止。”李泰很不悦地扫了冬梅一眼。

    “殿下,是冬梅不会说话。这地方,殿下自然去得。但请殿下不要着急,等让人通报了我家姑娘,或者柴公子方可。”阿碧上前鞠躬行礼。

    “他们还能不让我上去?”李泰语气淡淡的,但神情非常不好,他审视着阿碧,眸光凶狠。

    阿碧只觉得浑身不寒而栗,但她还是稳住心性,继续说:“回禀陛下,婢子不是这意思。而是这临水榭当年能抵挡无数并将,因这里机关重重,若非柴府的人,根本不知如何避开机关,去往临水榭的桥又在何处。婢子跟随我家姑娘来过这里几次,因此知晓。”

    “哦?你家姑娘经常来柴家?”李泰语气缓和了些许。

    阿碧点头,道:“姑娘来跟独孤先生学琴。”

    李泰也知晓阿碧说的不是阿芝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但他不认为一个小婢女,连临水榭都没有去过,肯定不会知晓主子的目的。

    “因此,还请殿下稍等。”阿碧看李泰那样子算是劝住了,连忙送了一口气,补充了这一句。

    “嗯。”李泰点头,便瞧着临水榭那边看。无奈那边的楼台上帷幕飘飞,他眼神又不是太好,看得不很真切。

    阿碧松了一口气,便对一旁的柴府下人吩咐:“殿下等着呢。你们还不快去通报?”

    “公子在临水榭上,我们也,也不敢过去打扰。”那下人哭丧着脸。

    “怪可怜的啊。”王谢虽听不清,但他眼力极好,看那形势也明白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便对江承紫说。

    “是挺可怜的。”江承紫耸耸肩。

    “李泰在历史上怎么着来着?貌似是跟李承乾争太子位,最后李承乾倒霉了,他去表决心说要杀了自己的孩子,立李治为太子?”王谢记得不太清楚,但这一段已被导演演到烂俗的剧,就是卖菜的太婆也是知道的。

    “嗯。”江承紫点头。

    “可见是个坏心眼的小子。别让他上这里来,扰了伯父休息。”王谢正坐到蒲团上,一边整理棋子,一边说。

    江承紫也不想李泰来这临水榭,一则是不想他叨扰爸爸二则是这临水榭到底是柴家重地,不能因自己的缘故让不相干的人上来三则就是王谢这家伙貌似也很不喜欢李泰。

    于是,江承紫应了声,便下楼去了。

    楼下有哑仆守着,看江承紫下来,也没有像平时那样从莲池上飞跃过去,而是看着他。他立马就意识到这女孩子要开机关。于是,他便开了机关,让石桥浮起来。

    江承紫稳当地踏上去,款步向对岸走去。阿碧瞧见了她,便对李泰说:“殿下,你瞧,那是我家姑娘。定然是学完琴了。”

    “嗯。”李泰只是随口应了一声,便瞧着从大片莲花里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女孩。他看到她走过来,便不由得站直了身体,还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衣襟,摸了摸头发是否被封吹乱了。

    日光和暖,柔风吹拂着,荷叶轻颤。杨氏阿芝一袭粉色衣裙,从那满池的碧叶里款款走过来,越发近了。李泰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厉害,有一种手足无措之感,甚至看着她向自己走来,他有一种想要遁逃的感觉。

    “真是没出息啊。”他在心里恼怒自己,生自己的气,眉头不由得就蹙起来。他想起在蜀中时,自己可以表现得比现在好。这两次见她,怎么心里就越来越慌了?上次去她家道贺,因有许多人也一并去了,他才没那么紧张。

    是因为她长高了,比从前更好看了么?

    李泰神情严肃,眉头皱起来。

    江承紫看他模样,也不知这家伙是什么状况,这一脸不情愿不舒坦的样子,难道是怪自己让他在这里等久了?若是这样,我呸,我还是他三嫂呢。

    江承紫暗自内心吐槽,人却还是走了过去,盈盈一拜,笑道:“杨氏阿芝见过魏王。”

    李泰想要张口,却顿时不知该说什么,便连喊免礼也忘了。

    “你好大的架子呀,要阿芝姐姐向你问安,还摆谱?”有稚嫩的童声冷冷地响起。

    江承紫先前只在瞧李泰,倒是没注意还有旁人。这会儿,她与李泰一并转去瞧来人。来人刚从前院月牙洞门那边进来。一丛芙蓉正挡住了来人。待来人快步走过来,江承紫才瞧见领头的是蓬莱殿的月姑姑,还有大宫女青云,她们陪同的人自然是李恪的胞弟,六皇子李愔。

    李愔年纪虽但杨淑妃自小就是公主,自有一股子贵气,养出的儿子自然派头十足。他冷了一张脸,也不向李泰请安,只冷冷地讽刺:“四哥真是好威风,要阿芝姐姐向你请安。向你请安罢了,还不允声。我瞧着你平素的贤德乖巧,怕都是装出来的。”

    “长幼有序,见到兄长,你也不行礼?”李泰淡淡地说。经过李愔这么一闹,他倒是平静了许多。

    “说起来阿芝还是咱们准三嫂,你让她行礼,却是瞧不上三哥?”李愔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江承紫扶额,这李愔放在现代充其量就是个一年级的小朋友,读课文都还扯不清呢,居然就伶牙俐齿了。

    “阿芝姑娘向我行礼,是她的礼数。毕竟,她还没过门。而我并没有

    不允许,只是被你抢先打断了而已。”李泰也不甘示弱。

    “谁知你安的什么心?”李愔撇撇嘴。

    月姑姑与青云见事情不妙,连忙岔开话题,说:“殿下,你不是说来找九姑娘有事谈吗?这晌午的日头正毒辣,在这里谈好像并不太好吧。”

    “是啊。我倒是忘了。”李愔恍然大悟。

    月姑姑与青云松了一口气,暗想:不过是孩子,三言两语就可转移话题了。

    “那我们上临水榭去谈。我听说这临水榭是姑父建给姑母的,机关重重,但风景宜人,长安城的大户人家,自此一家。就是宫里太液池也是要稍逊一筹的。”李愔瞧着对岸的临水榭,很是高兴地提议。

    江承紫自然不可能让这些小屁孩上临水榭,但她还没开口,李泰就冷笑,道:“你回去多读些书,让你母亲少念经,多教教你礼仪再来吧。这临水榭是柴家重地,岂是你想去就去的。”

    “你”李愔顿觉理亏,却又恼怒对方提到自己的母亲,暗骂自己母亲没教好自己。于是,李愔一脸气得通红,一心想要动手,却又瞧着李泰块头较大,便压下火气,撇嘴一句:“我不与胖猪一般见识。”

    月姑姑与青云大惊失色,厉声斥责:“殿下,不得无礼。”

    李泰在阿芝面前丢脸,恼羞成怒,连忙冲过来就要打李愔,他最讨厌别人说他胖。他胖是胖,但是他的错吗?那些食物都太好吃了,尤其是杨氏阿芝提炼了纯度更高的盐,又做了那么多好吃的食物。魏王府的厨子还专门去杨氏六房学了好些菜式,他每天都吃得扶墙去睡。

    李愔看李泰冲过来,赶忙躲到青云身后。青云是杨淑妃的大宫女,是会些功夫,但定然是不敢碰魏王泰。若是要真正护住李愔,少不得要挨点打。何况李泰带的人似乎都是会有功夫的,两帮对上,怕只有李愔吃亏。

    何况月姑姑年事已高,推搡之下,老人家指不定还会受点伤。

    江承紫看这局面要乱,连忙一闪身挡住李泰,笑道:“魏王,阿愔是个孩子,你是兄长莫与他计较。”

    李泰看阿芝挡住去路,也顾不得惊讶阿芝的身手又比之前在益州时了得了,他看着阿芝挡在青云的面前,实则就是挡在李愔的面前。

    想到她是在维护李愔那小子,李泰就一阵心塞,气得站在原地说不出话。

    “魏王殿下,阿愔还小。”江承紫看李泰一脸不悦,也猜不透这小胖子心里怎么想的,便将声音放得尽量轻柔。

    李泰听着这话,更是觉得刺耳连带心塞得更厉害:是了,叫那老六那小屁孩就一口一个“阿愔”,叫他就是一口一个“魏王”,这生疏立马高下。

    李泰顿时觉得很没力气,连打李愔这小子也懒得打了,只颇为哀伤地说:“阿芝姑娘,我们也算旧相识。在益州江府,你还救过我的命,算起来你也是我的恩人,怎么喊得如此生分?”

    江承紫看他神情哀伤,不由得一愣,暗自想自己不是一直这样叫他“殿下”或者魏王”吗?

    李泰看她神情,似乎是没意识到什么不同,连忙又说:“论起来,我也是三哥的弟弟。你怎么的叫老六就是叫阿愔,叫我就叫魏王?”

    “这”江承紫窘迫,一时语塞。

    她很想说:他是李恪的亲弟弟,你又不是。

    不过,这种话是断然不能说出口的。大逆不道不说,还有挑拨皇子关系的嫌疑,旁人一做文章,杨氏六房都要被牵连。

    于是,她只得赔笑脸,反问:“平素,我不都是叫魏王或者殿下吗?这都是习惯了。”

    原来是习惯呀。

    李泰心里稍微好受一些,但他觉得这不是很好的习惯,必须要让阿芝改掉。便又得寸进尺,道:“那这习惯可不好,希望阿芝姑娘一视同仁,平等对待。你叫老六阿愔,便也叫我阿泰,或者青雀。”

    “你好有脸,让阿芝姐姐叫你青雀?你不知道青雀是谁人叫的?”李愔从青云身后伸出头,一脸鄙视。

    江承紫倒是一头雾水,她虽学了不少礼仪,但对于称呼这个事,她还真是没注意过。所以,她一脸茫然,看着李泰,想要他给答案。

    李泰却也没反驳李愔,只是抿了抿唇,垂下了眼帘,说:“抱歉,阿芝姑娘,是我方才一时失言。你平素私下里,可否依着三哥叫我阿泰?”

    江承紫本想拒绝,但看着这小胖子很是沮丧的样子,便说:“私下里,倒是可以,但在别处,却还是要礼仪有序的。”

    “嗯,就私下里。”李泰无比乖巧地说,很急切地看着她。

    江承紫被她看得毛毛的,总觉得这胖小子阴沉沉的,心想着小孩子的世界真心不懂,还是不要逆着算了,今天过后尽量不要打交道就行了。

    “好。”江承紫露出灿烂笑容,像是幼儿园老师对待小孩子似的,问,“阿泰,你来这里似乎是找我的?不知有什么事情呀?”

    她本来比李泰高,这一年又长高了不少。李泰似乎除了横向发展就没长高。于是,这一刻,她态度亲切地询问。李泰看着她的笑脸,顿时就觉得不对味儿了。

    她是叫他“阿泰”了,但这感觉怎么就像是母亲在询问孩子似的。

    李泰蒙了,一时忘了回话。

    “就说你自恃小聪敏,沽名钓誉久了,连基本礼仪都不知了。啧啧。让阿芝姐姐叫你阿泰,叫你了,问你什么事,你却还不回答。啧啧,做兄长的,也不给我这弟弟做个榜样?”李愔还躲在青云身后,但一点都不妨碍这小屁孩伶牙俐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