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唯愿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唯愿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元宝一愣,尔后干净利落地说:“女主武氏,杀之便是。等国师找到变数之人,不知猴年马月,时间长了,恐生变故。”

    元宝这话回答得颇合李世民的胃口,然而天下之大,武氏何其之多,何况这武氏未必就是姓。万一指的书武将呢?

    “杀之?”李世民陷入深深思索里,他也想着一杀了之。然后,如何确定杀了的那个就一定是这石头所说的女主武氏?

    “是。方才国师说女主武氏已降生,星斗移位。可见,女主武氏并不是成人,乃婴孩。这一两年出的武姓女婴,杀之。若是,星斗自然归位;若不是,星斗自然还维持不变。”元宝面无表情地说。他是个暗卫,他住保护主子,若要他来处理事务,他觉得杀之即可。

    李世民也觉得此事挺好,便叮嘱元宝办理。想了想,他又说:“将莫小宋调到长安来,专门司职此事。”

    “是。”元宝得了命令,冷冷地走出了甘露殿,也不由得瞧了瞧暮色降临的夜空。

    此刻已是暮色降临,夜空里星斗闪烁,如同一颗颗眼睛。天空玄妙,星临万户。

    “星星真的会说话?”元宝不禁自语。然后,他盯着那星星瞧了片刻,自嘲地笑自己想多了。

    如今最重要的是要找出这女主武氏,杀之,永绝后患。

    元宝离开后,李世民去立政殿用了晚膳,尔后再度去了东宫,与太子交涉了一番。

    “大将军说,执法要严,要有理有据;但有理有度,且要将剑南道军中进行改革,做到公平公正。”李承乾说。

    李世民对这种套话,不感兴趣,只将张嘉协助他一事说了。

    “他河东张氏发展势头很不错,且张氏又是蜀中豪强。如今,从旁协助于你,你等于得了张氏助力。不过这张嘉小小年纪就能执掌张氏一族,绝不是个省油的灯。你要谨慎处之,若是可能伤到自己的刀,宁愿熔之。”李世民又是一番教导。

    李承乾自然是感激不尽,他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太子了,父亲与弟弟都处处为他打算。

    李世民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将那个预言告诉李承乾,只叮嘱太子几句,就回去休息了。

    至于李恪,从皇宫里出来,便马不停蹄地赶往杨氏六房。刚翻身落马,门房麻杆就迎出来牵马,笑嘻嘻地向他请安。

    “九姑娘可在?”他问。

    “殿下来得不凑巧,九姑娘不在。”麻杆回答。

    “可知去了何处?”李恪连忙问。

    麻杆摸了摸脑袋,说:“九姑娘带了冬梅与阿碧出的门,说是去拜访义父,应该是去柴家了。”

    李恪听完,拉过马匹缰绳,翻身上马。

    “殿下,可要回来用饭?”麻杆朗声问。

    “不用。”李恪回答一声,已策马奔腾了好远。

    日落黄昏,映照着长安的古城墙,皇城显得格外的庄严肃穆。

    协助太子与左屯卫将军张嘉找到独孤信印信后的独孤思南,特被允许选一个匹配的官职。独孤思南只选了个小小的翰林院修撰。李世民说要给他挪个更有前途的官职,独孤思南请辞:说自己初涉政事,对自己的能力估算不清,待日后真有才学,再报效朝廷。

    李世民觉得这人说话中肯,便允了独孤思南翰林院修撰一职。任了职位,便可申请一个小居室为自己的住所。然而,独孤思南并没有去寻找住所,仍旧住在柴府的临水榭。一则因阿芝让他在这里等她回来;二则因柴令武的坚持;三则,因王谢一直贴身跟随他,他去别处都不太好。

    于是,找出独孤信的印信后的他,危机算是解除,然而他依旧住在柴府,每日里去办公,都是王谢陪同。至于印信找到后,独孤思南瞧着那块印信也是没主意。倒是李承乾胸有成竹,拿着皇家秘密档案里提供的信息,对比印信,很快就找到了独孤家族藏匿的宝藏。

    那宝藏在迷途山的某座山中。李承乾拿着绘制精致的地图,带着皇家独有的寻宝队,花了足足七日,于高山险峻处,寻到了宝藏的藏匿所。

    于是,独孤家处心积虑藏匿的惊人财富就这样被找了出来。陛下亲自选拔了人,由太子李承乾亲自督办。将那宝库的大门打开。那石门是整块大石打磨而成,重千金,但李承乾根据独孤信印信上的图案轻而易举打开了石门。

    石门一打开后,人们惊呆了。因为人们发现这整座山的内部都被修筑成各种房间,每间房都藏匿着各种财富,黄金、白银、珠宝、玉器、古玩、字画,还有各种兵法、奇门遁甲、医药等的书籍,一些失传的古书籍也被收在这里,里面甚至有几个房间收藏的是传世且失踪已久的兵器。

    李承乾亲自带人将这些财富登记造册,足足忙了六天。

    尔后,左屯卫军一车一车搬运入了长安。作为独孤氏唯一的后人,独孤思南在宝藏被全被搬回国库后,特许被邀请前去参观。饶是知晓独孤氏有惊人财富的他,也被震惊了。

    那些财富,足可以支撑起一百个大唐王朝了;足可以让任何一个世家富可敌国,直接将朝廷干掉了。

    “这,这是兰亭序的真迹!”独孤思南终于还是激动起来。

    李世民看他一眼,笑道:“先生高义,将这样的财富献给朝廷。这兰亭序的真迹便送给先生吧。”

    独孤思南摇摇头,道:“陛下,这是国家,是朝廷的,你也断然不可随便送出去。王羲之乃书法大成者,朝廷敢妥善保存。”

    李世民一愣,再度赞美他高义。

    “不过,这些医学典籍,兵法,阵法,倒是可以给予有用的机构去研究。”独孤思南建议。

    李世民当即就让人整理,将一些典籍送到了工部,待格物院日后使用。

    参观完那样惊人的财富,足足用了半天时间,还是走马观花地参观的。

    李世民要赏赐他,他直直摇头,道:“臣不要赏赐,唯愿能留在长安为朝廷效力。”

    他是怕李世民许他的大官,将他丢到外地去做个刺史什么的。官虽然大,但离阿紫太远,实在是不好。

    “你这是对大唐有莫大的功劳。必定要赏赐的,至少要让你重振独孤氏。你独孤一门,可是豪门贵族。如今人丁单薄,显贵不在。”李世民很严肃地说。

    “臣唯愿做个小小翰林修撰,留

    在长安。”独孤思南再度恳求。

    “罢了,朕准你所请。但重振独孤家这事,还得要做。你不要封地千里,至少也该建独孤氏宗祠,修筑独孤家庙,供奉独孤先祖。”李世民退了一步。

    独孤思南一想:在这个时代若要守得住人,必定要有足够的财富与权势。而家庙、宗祠则是必备的,于是,他点点头,郑重其事地跪下,说:“多谢陛下好意,那就请陛下助我重振独孤氏吧。”

    于是,李世民亲自颁布旨意。在独孤思南曾住过的太原乡村修筑了府邸、宗祠、家庙,还赐予了一千亩封地。

    独孤思南对此不敢兴趣,柴令武便遣了柴府的心腹前去督查处理。而独孤思南依旧住在柴府临水榭,等待江承紫归来。

    却说江承紫归来已经是夜晚,回到家后,吃了几大碗蜀中带回来的大米做的白米饭,洗了澡,好好修整了一晚。第二日起床,先是去向杨王氏请安,询问了母亲的身体状况,又叮嘱青湮好好地看着杨王氏这一胎。尔后,她又去找王先生说话,说了说迷途山中的药材情况,也询问了他药铺的准备情况。

    走了一圈,心里最记挂的便爸爸。于是,一大早她见天色亮起来,便对家人说:“今日义父班师回朝,我理应去拜会。”

    杨舒越觉得女儿说得在理,但转念一想,国公爷凌晨就班师回朝,这会儿定然是要去早朝,便劝阿芝晚些去。

    “你这么早去柴家,国公爷也是不在家的。”杨舒越说。

    “是呢,你用了早饭,再喝一碗燕窝,估摸着你义父下了早朝,你再去呗。”杨王氏也说,尔后就吩咐周妈妈去检查厨房的燕窝。

    江承紫也没办法,只好在家吃了早饭,才带了冬梅和阿碧去了柴府。

    江承紫说来拜访柴绍,还真不是打的幌子。在她心里,柴绍是一位值得敬重的人。侠肝义胆、处事公正,最要紧的是对她是真的很好。之前,他来蜀中,情况是那样危急,他为了公正公平,径直收了她为义女,实则就是为了保护她。

    对于柴绍的所为,她十分感激。

    再者,自从蜀中一别,她再没见过柴绍。她来到长安后,柴绍就一直在外领兵。对于一个时刻守卫着国家安危的军人,一个十分重视士兵生命的将军。江承紫没办法不佩服。

    因此,她对家人说来这里看望义父,也并不全是托词。

    日头已很高了,她刚在柴府翻身下马。柴府的门房就迎出来,笑着问好,将她的马带下去吃草了。

    江承紫一过了柴府二门,就看到柴令武在院子里练武,一身短打,很是干练。

    “阿芝妹妹,你来了。”柴令武将手中长戟一扔,随手抓了一块帕子擦了擦手。

    “义父可下朝了”江承紫问。

    “还没回来。”柴令武擦了擦汗。

    江承紫颇为奇怪,问:“怎么会还没回来?我瞧着街上很多朝臣下朝呢。莫不是陛下留了义父吃午饭?”

    “留是留了,只怕不是吃午饭。”柴令武一边引着江承紫往正厅走,一边说。

    江承紫听这话里有话,便警觉地问:“莫不是今早出了什么事?”

    “什么事我就不知了。只知有人托魏征递了一本奏折,貌似跟蜀中军界有关。”柴令武压低声音说,说完又叮嘱,“这事,你千万不要对旁人提起。”

    江承紫一面点头,一面想:这蜀中军界,不就是山难道与剑南道么?这两地可都是萧氏一族的地盘。

    “莫不是有人要对萧氏下手?”江承紫低声问。

    “应该是。”柴令武也很是严肃,随后就冷笑一声,“也该杀杀他们的威风了。这几年,萧氏一族也是猖獗得很,那联姻都做到我头上了。”

    “呀?萧氏派人上门说媒了?”江承紫讶异。

    “想要搭上柴府,拖我们下水,可没那么容易。”柴令武不愿多讲。

    江承紫也没多问,她思前想后,想着前些日子李恪才说要处理萧妃,这会儿就有人参了剑南道、山难道的军界,莫不是这是李恪的手笔?

    她正兀自分析,柴令武却说:“我父亲一时半会儿恐怕回来不了。你既是到这里,自然还该去拜会一下独孤先生。独孤先生与王谢都很挂念你。”

    “你不挂念我么?”江承紫反问。

    柴令武哈哈笑,说:“为兄自然是挂念你的。”

    两人一起大笑,柴令武连短打也不换,就与江承紫一并往临水榭去。这一路上,他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独孤氏藏匿起来的宝藏,一边介绍一边捶胸顿足遗憾:“阿芝啊阿芝,你可知那时怎样惊人的财富啊。”

    “你舍不得?”江承紫问。

    “任凭谁,也是舍不得啊。”柴令武哭丧着一张脸,作痛心疾首状。

    “如果在你家,你守得住吗?”江承紫斜睨他一眼。

    柴令武抓了抓脑袋,更加沮丧,有气无力地说:“守不住。”

    “这不就了结了?你还想什么?”江承紫反问。

    柴令武点点头,道:“还是妹妹透彻。当初这一步棋真真是走活了。不仅救了独孤先生,还牵制了长孙氏与萧氏以及许多世家,另外杀鸡儆猴,让长孙氏断了四房这一脉,也不知威慑了京城多少人。”

    江承紫未置可否,她当时想得很简单,要让爸爸摆脱那些不必要的纠缠与危险,堂堂正正地在大唐活下去。而那些财富对于死过一回的人来说,就是身外之物。

    “我哪里有那么神?我只是感念先生的遭遇,为他想办法。后面一系列的事,可不是我能预料到的。”江承紫说。

    柴令武只当她是谦虚,说了几句话,忽然想起已是晌午,自己得去吩咐厨房准备午膳。于是,他风风火火地跑了,留下江承紫一人站在临水榭的荷花池边。js3v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