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论议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论议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当李世民只当是李承乾急切想要安置秦铭,考虑不周,要让秦铭顶替贺兰楚石的位置。他可不知李承乾早就想将贺兰楚石换了。

    王谢那日忽然提起贺兰楚石,说贺兰楚石面相不善,恐给东宫带来祸端。李承乾当然不会凭借王谢的一面之词就判定贺兰楚石的事。因此,王谢那日说出贺兰楚石面相不善时,他刻意看了看独孤思南。独孤思南未置可否,只斥责王谢鲁莽,并没有说他瞎说。

    李承乾觉得内里大有文章,这贺兰楚石定有什么问题。于是,派了人暗地里查探王谢的底细。查来查去,王谢的底子干净得很,唯一的一点可疑就是他与秦叔宝一家以及杨氏阿芝走得比较近。

    “杨氏阿芝?”李承乾很是吃惊。

    探子面无表情地回答:“是的,太子。这王谢平素与秦叔宝是忘年交,经常陪秦叔宝下棋。杨氏阿芝来到长安,一开始就住在秦将军家。两人最开始见面,还打了一架。后来,似乎是惺惺相惜。前次,杨氏阿芝去大将军田庄,还与王谢密谈了。原本王谢是一直在四处求人带他一并出使突厥,因了杨氏阿芝找他谈了一个下午,他就主动去担任独孤先生的贴身护卫了。”

    “看来杨氏阿芝很信任他,而且他应该是个了不得的人才。”李承乾下了这样的结论。

    “属下不知。”探子据实以答。

    东宫的暗探们都只会据实以答,不会添加任何个人情绪,更不会添加任何结论性的说辞。

    李承乾对于探子办的事很是赞赏,便让他退下领赏。而他自己则是将这些事前前后后地琢磨了许久,他最后认为王谢所说的话绝对是旁人的意思,比如秦叔宝,又或者是杨氏阿芝。但不管是这两人中的哪一个,说这话定然不会害他。

    秦叔宝品行高洁,天下皆知。若他说贺兰楚石不好,那定然是不好的。非常客观公正。

    杨氏阿芝是老三的准媳妇,又是自己未来的小姨子,也断然不会害他。

    因此,他就暂且将王谢这边放下,遣了人认真地调查贺兰楚石。这一调查,简直是触目惊心呀。贺兰楚石作为东宫千牛,是太子的贴身侍卫领导,算是太子的亲信。许多想要巴结东宫,想要向东宫示好,又苦于没资格找太子的人,便去找太子的亲卫们。而贺兰楚石就是利用这种职务便利,私下里收了许多人家的钱财。并且还跟人许诺,太子将来荣登大宝,少不了他们的好处。

    李承乾一边在主导独孤思南寻找宝藏一事,一边彻查贺兰楚石。那一份又一份儿的调查卷宗送来,李承乾只略微翻看一下,问调查的探子:“可有证据?”

    “证据确凿。”探子回答。

    “你且退下。若是此事,泄露半个字,你知道后果。”李承乾冷冷地说。

    自此,他终于明白这王谢、独孤思南怕是知道了些什么,才用“面相不善”来提醒他。尔后,他就在想着如何将贺兰楚石调离东宫。

    本来,按照律法,应该直接将贺兰楚石南下。但贺兰楚石是侯君集唯一女儿的丈夫,是侯君集的女婿,更是侯君集养老送终,认真培养的继承人。而那时,侯君集与柴绍正屯兵朔方边境,一举一动关系着老三的安危。

    于是,李承乾就自编自导了一出刺杀,直接将贺兰楚石放倒。谁知贺兰楚石命大,还是活着。如今,逮着这么个机会,李承乾自然是想要将贺兰楚石彻底踢出东宫。

    李世民并不知东宫有这些门道,也不知贺兰楚石所作所为,只单纯想到是侯君集的唯一女婿,算是他的半个儿子,是侯君集未来的指望。若是将东宫千牛卫这样的职位让给旁人,对有功之臣来说,怕得有积怨。因此,他斥责承乾这事办得不妥帖,太急躁。

    李承乾听父亲这样说,便也说:“是孩儿急躁了,不妥帖。”

    “侯君集是功臣,能征善战。贺兰楚石能来太子府做千牛卫,本就是他愿意支持你作为太子的信号。你若是将贺兰楚石踢出东宫,怕是不妥。”李世民很直白地说。

    “是。孩儿知晓。”李承乾也是知晓父亲颇为喜欢侯君集,便也不争辩。毕竟,贺兰楚石伤得很重,一时半会儿也回不了东宫,将那职位给他保留着也无妨。

    “那就设置左右千牛卫,效仿禁军。不知父亲意下如何?”李恪想了片刻,提出这折中的办法。

    李世民当即就同意,保留贺兰楚石的职位,再为东宫增设一支卫率,让秦铭来统领。尔后,命太子立马就办妥。

    太子应声离开,东宫书房里就只剩下李恪与李世民父子二人。

    “恪儿,你陪我下一局棋。”李世民走到棋盘边,一颗一颗地安放棋子。

    李恪亦跪坐下来,一颗一颗地安放旗子。李世民便漫不经心地问:“此番去突厥,可有什么想法?”

    一颗棋子在李恪手中一凝,他顿了顿,说:“游牧习性,本就聚不成行,如同散沙。待天灾过后,稍作休整,可逐个击破,横扫草原。”

    李世民听后,未置可否,率先落下一子。李恪见冷了场,也不知父亲想法,只得紧跟一子。

    “颉利不可小觑,他统领草原一日,草原部落或者莫敢不从。”李世民落下一子后,才瞧着李恪缓缓地说。

    “然颉利蛮横残暴。此番就有回纥、薛延陀相继反叛。”李恪回答。

    李世民看着他神色平静,不由得问:“这事也是巧合,你去了突厥,他们就叛变了。”

    “父亲,想必承乾已与你说了。他的谍者这两年都转向突厥以及梁师都,在秘密活动中。此事,确有我与大兄的推波助澜。不过,若是他们紧紧抱团,无孔不入,我们断没有机会。”李恪端坐了身子,很严肃地回答。

    李世民轻笑,道:“那颉利与突利的矛盾,也有你们推波助澜?”

    “此事,纯属颉利咎由自取。他一心想要吞并突利,此番薛延陀、回纥反叛,他派突利去剿灭,本就居心叵测。突利胜了,元气大伤突利败了,他可找到借口治罪突利。因此,突利不得不反。”李恪间接否认了自己与突利接触过。

    原本突利的妻子算是杨氏皇室,与李恪的母亲也是旧相识。然而,经过一世的他明白,与前朝的关联越少越好。所以,即便是突利暗地里派人给他送信,请他帮忙,他也是义正言辞地回绝。

    李世民对老三这回答很是满意。随后,继

    续下棋,却转了话题有心想要考一考老三。于是,他便问:“照你说,待我们稍作休整,即可攻打突厥。可突厥乃草原,草原阔大,若拿下,如何守?”

    李恪一愣,随后想起阿紫说到的唐朝历史,以及他们那个时代如何处理少数民族问题,便说:“草原阔大,若要治理,怕还得要在草原修筑城池、道路,让百姓聚族而居。而后,因地制宜,继续发展他们的特长。朝廷也可以颁布一系列政策扶持他们的养殖业,订购他们的牛羊马匹、羊奶牛奶等。百姓安居乐业,方为长治久安之计。”

    李世民听闻,不由得点了点头,感叹道:“我的儿子,小小年纪,果然不同凡响。”

    李恪听闻这夸奖,顿时呆住了。他头皮发麻,暗怪自己多嘴不低调。

    “将草原变成城池,这想法很好。可是恪儿,你可知道要在草原建立真正的城池需要多大的代价吗?”李世民紧接着说。

    他欣赏儿子的才华,但他作为一国之君,更会在内心里对每一种方案作出最实际的评估。在草原建立真正的城池,这是耗费人力物力的大事。

    李恪再度一愣,他方才就是据之前的经验所得,完全没有去评估这个做法的可行性。于是尴尬地回答:“儿子考虑不周,没想过。不过,我总是想格物院建立后,问问他们的意思,或者”

    “格物院不是神,凡事不要太依赖。在草原建城池不合理的时候,将各部落首领请到长安来为官。”李世民说。

    李恪点点头,心里腹诽:这也不是长久之计。草原之人,最为狼性,他们首领被擒在这里,就会有新的首领出现。

    “你呀,也别失望。从长远来说,你那个想法能够达到划算的地步,就可以进行了。你那是治本之法,然而眼下不行,还得治标。”李世民安慰李恪。

    李恪连连称多谢父亲教诲。李世民看看日光尚好,就将棋盘一推,道:“罢了,今日就不下棋了。我也回甘露殿处理一下政务,想必剑南道的事会牵动很多人。而且北地大旱,还有几个县没结束。这会儿,工部如临大敌,正在积极应对即将到来的雨季。”

    “是。”李恪连忙站起身来。

    他也不想下棋,他很想念阿紫,想要去瞧瞧阿紫在干啥。

    “好了,你累了许久,回去好好休息吧。。”李世民挥挥手。

    待李世民走出几步,李恪想到方才去见母亲的场景,以及平素里母亲的心事,便喊:“父亲,请留步,儿子还有一事要禀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