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殊途同归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殊途同归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就是借口。人生在世,渺如大梦,白驹过隙而已。一个人首先是一个独立的人,他该有自己的坚持与道德标准。一切与这道德标准与坚持不符合的,都不应该去将就。如此这般,还有什么好迷茫与踌躇的?”李恪提着一只很好看的草叶子编织成的空心蟋蟀,站在荒草里居高临下地看着长孙濬。

    长孙濬忽然愣住,只觉得长久以来的摇摆与迷茫像是突然被定格。整个浑噩如同黑夜的人生里像是被这一席话陡然点燃了一盏明灯。

    他直愣愣地看着李恪。眸光幽深的贵公子一脸平静地看着他,尔后继续说:“何况,你的家族荣誉与利益跟你想要成为的那种人并不冲突。只是与他们道路不同,但殊途同归。”

    “殊途同归?”长孙濬只觉得自己越来越清醒了。

    李恪很认真地说:“对,殊途同归。一个人的荣誉,一个家族的荣誉,可以有很多种方式获得。文臣可以如同房玄龄与杜如晦那样,世人都称房谋杜断也可如同魏征那样不畏强权,直言纳谏更可以如孔子一样成为大儒。武将可沙场建功立业,可运筹帷幄指挥若定,可戍边守国数十年如一日,亦可如同你的祖父那般武艺谋略无双,成为敬仰的英雄。当然,还有许多别的英雄,许多别的荣誉。比如,神农、扁鹊、华佗乃至如今的孙先生和王先生,都是医学大家。诸如此类。”

    从前,他的眼界其实也很狭窄,但经历了一世,再度遇见阿紫,与阿紫每日里相处,听她讲起过她那个时空的事。他忽然就发现过去的自己看得太窄,想得也是井口大的事。而且,他明白有些事如果是跳出了现有的眼界,就会发现那些蝇营狗苟的事多么可笑,多么可悲。

    长孙濬原本只是因阿紫的到来,想到了自己与她之间的对立立场与不可能,无限惆怅。回到自己的营帐,喝了不少的酒。酒入喉头未曾醉,却更让人郁闷,他急切想要找个人倾诉。然而,放眼这出使的使团里,除了阿紫就只有李恪了。

    他起初只是想跟李恪随便倾诉一下,可他没想到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被他三言两语就解决了。

    “殊途同归!”他如获至宝,脸上重新有了神采。

    “当然,我们这只是醉话。”李恪很严肃地说,手里又编织了一只空心的蟋蟀,与先前那编织的一只并排放在灰褐的颜上,竟然是一般无二。

    长孙濬哈哈笑,道:“是啊,我们这只是醉话。不过,酒后吐真言。蜀王的厚礼我收下了。”

    “别啊。所有的是与不是,全是你自己的悟性。你要说是我送你的,我怕国舅找我拼命,说我带坏他儿子。”李恪摆摆手,一脸嫌弃的样子。

    长孙濬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叶子,心情已然舒畅,回答道:“是是是,我自己领悟的。”

    “没什么事的话,你回营帐去醒醒酒吧,等阿紫休息好了,我们就要启程回长安复命了。”李恪说着,伸出修长的食指触碰那草叶子蟋蟀的触须。

    “嗯。”长孙濬只觉得身心都舒坦,若说心中那一小块乌青,或者在自己作出正确的选择后,一切都会不同。

    “我回去了。”李恪将两只草编蟋蟀轻轻放在掌心里,小心翼翼地拢起来。

    “多谢。”长孙濬说。

    李恪脚步一顿,道:“长孙公子客气了。”

    “蜀王,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想问。”长孙濬觉得今日索性都打开了话匣子,不如都敞开了说。

    “有必要吗?”李恪扫了他一眼。

    长孙濬上前一步,站在他咫尺,低声问:“你可知晓,我很中意阿芝?”

    “她只中意我。”李恪盯着长孙濬,不咸不淡地说。

    “是啊。”长孙濬自嘲地笑笑,觉得自己真是蠢啊,问李恪这一句话,简直是送上门被人秒杀。

    “她是优秀的女子,中意她是很正常的事。”李恪又说。

    “你不会不高兴吗?”长孙濬一问出口,顿时又觉得问了句蠢话。

    果然,李恪摇头,道:“不会呀,你中意她,因为她优秀啊。可是,她只中意我啊。”

    长孙濬顿时觉得自己的胸口又中了一刀,特别后悔,内心骂自己:我到底为什么要说这个话题啊?

    “你不怕我执念于她,谋划于她,与你为敌?”长孙濬做出这个假设。

    实际上,他曾真的这么想过:如果真的干掉李恪,自己去求娶阿芝,阿芝会不会跟自己在一起呢?他自己给出了答案,想想就难过呀。

    “她中意我呀。即便我死了,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李恪耸耸肩,道,“你那么聪明的人,就不该问我这个问题。”

    “嗯。确实不该。”长孙濬也是自嘲。

    “没什么事,我回去了,这日头太毒辣。”李恪说。

    “李恪,咱们这一群人里,自我就只佩服你,希望能与你成为知己,友人。”长孙濬没有回答李恪,而是自顾自地说。

    “咱们,至少目前看,不太可能。”李恪很直接地表明自己目前不太想与他有瓜葛。

    “我知道。我只是希望有朝一日,我做到我想成为的那类人时,我们可以是友人。”长孙濬微笑起来。

    李恪微微眯眼,此刻的长孙濬神采奕奕,与方才的失魂落魄和过去的浪荡公子哥模样判若两人。

    “我等着。”李恪也很郑重其事地说。

    随后,两人不再言语,各自转身离开断崖。长孙濬脚步轻快,心情舒畅地回到了营帐,开始着手写身边人的名单,他要将父亲以及家族里的人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统统剔除。而后,他要谋划一下,看能不能说服父亲。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他还是舍不得直接与他为敌。

    李恪则是捧着两只蟋蟀回到新的营帐。因先前的营帐给了阿紫休息,他就命人悄无声息在先前的营帐旁边再扎了一座营帐。

    他将两只草编蟋蟀放在案几上,想着阿紫醒来看到一定会很高兴,他唇边不由得露出温柔的笑。门外,好不容易爬上山的锦云与李南前来汇报。

    李恪安静地坐在案几前,听他们汇报阿紫在这一路上的事,一颗心疼惜不已,却也骄傲不已:他的女人比他想象中更厉害,而且一心只有自己。

    “你说阿紫能驾驭白凤鸟?”李恪惊讶地问。

    锦云和李南面面相觑,对视一眼,李南才小

    心翼翼地问:“公子,你不曾见到白凤鸟吗?”

    李恪摇摇头,说:“阿紫是自己到我营帐前的,我以为是她脚程快,所以也没问。”

    “是白凤鸟带她直接飞上来的。”锦云很笃定地说。

    李恪蹙了眉,道:“这件事,你们不要对旁人说起,就是白凤鸟带路的事,都不要说起。可知道?”

    “公子放心,属下明白。”两人皆回答。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阿紫没有别的心思,但这种事要是被有心人知晓,拿来做文章,我与她都危矣。”李恪非常严肃地说。

    锦云与李南连连点头,随后又说:“根据长安传来的消息,长孙一族折损了一房,不再有动静。不过,河东张氏的张嘉执掌了左屯卫,张嘉此番的作派暂且看不出动向。另外,萧氏派了人前往蜀中。”

    “看来好戏还真精彩,各方都进入角了。”李恪冷笑。

    “公子,是否对张嘉严密监控?”李南悄声问。

    “张氏一族,暂且不必管。倒是这萧氏派人秘密去了蜀中,可知去往何处?”李恪回答。

    张嘉目前还算是为上辈子的事赎罪,他临行前,他曾许诺过会守着杨氏六房。张嘉虽不是什么豪杰,但从上辈子接触来瞧,也算一诺千金。如今,要担心的反而是萧氏的动向。

    “临邛,据探子汇报,是去拜访一位颇有名望的道士。”锦云回答。

    “道士?可知那道士底细?”李恪直觉有危险。

    “江府已秘密打探,消息还没有来。”锦云汇报。

    李恪沉了一张脸,冷笑道:“萧氏虽经营日久,掌控了剑南道,但他在蜀中真真切切的势力可没有多少。通知江府协助暮云山庄把萧氏一族的都给我下狱。”

    “暮云山庄只是商贾。公子,怕暮云山庄还不够吧?”锦云有些担心。

    “暮云山庄虽是商贾,但掌控着蜀中与外界的陆上运输。朝廷也会给几分面子。若是暮云山庄遭遇了什么山贼凶犯。朝廷不会不重视的。”李恪缓缓地说,手指轻轻瞧着案几面。

    锦云与李南经此提点,茅舍顿开。尔后,锦云忧心起来,道:“还须一人来配合设局呀。用谁好呢?”

    “用我们的人总是不太好。公子,那高士廉可是一把好刀。”李南立马说,“先前,公子被弹劾,只有他趁机告了长孙无忌一状,看起来是站在公子这边的。”

    “小南啊,你真是天真。”锦云撇撇嘴,“我在蜀中日久,虽担的是护卫首领的责任,但对高士廉这人也是略知一二。他是北齐清河王的孙子,是长孙无忌和文德皇后的亲舅舅,可当年长孙无忌与文德皇后孤苦无依,长孙晟又死在突厥,曾在突厥做官。作为亲舅舅,为了所谓名声,能将亲妹妹的遗孤丢弃在外,呵呵。这样的人哪里会站在谁那边呢?”

    “小锦分析得没错。高士廉是利益至上之人。昔年能为了名声对亲外甥与外甥女袖手旁观。长孙无忌得势后,高家与长孙家看似其乐融融,实则关系早就破裂。那高士廉很是清楚形势,知晓一旦长孙无忌做到一手遮天,高氏一族的日子绝对不好过。他在那时选择破釜沉舟,不过是不想作为长孙无忌的头号敌人的我倒了。”李恪说。

    “那公子的意思不要用他?”李南问。

    “这样的好刀,不用还用谁?你们就送一份大礼给他,把剑难道驻守贪污军饷的证据一并送一份儿给他。”李恪轻笑,先前盘算着怎么将家里的萧氏处理了,免得她隔三差五算计他,还往外传递蜀王府的信息。这会儿萧氏就自己作死。

    “公子,此番就对付萧氏一族,是否太过急躁?毕竟萧氏经营日久,而且这些年热衷于联姻,与各家势力盘根错节。属下怕届时,打虎不成反被虎伤,还会打草惊蛇。”李南十分忧心,他只道是公子如今为了杨九姑娘,要将家里的萧氏打发了,如今才急切对萧氏下手。

    “打草惊蛇?前日里,京城来了消息。太子与魏王拒了萧氏一族的婚,长孙皇后亲自拒的,当今陛下也是同意。这摆明是要对付萧氏。而萧氏一族掌控了剑南道上的兵马,如今这也算要到头了。我们只不过是帮陛下一把罢了。再者,送一份儿大礼给高士廉,让高士廉升迁升迁,给长孙无忌添添堵,这买卖还算不错。”李恪笑起来。

    锦云与李南听闻,皆送了一口气。李恪却已起身写下密信,让李南会同舒敏着手去办。

    而他则是让锦云去稍作休息,尔后还伺候江承紫。因为此番,他的出使团里,不曾带了女子,阿紫也不曾带了丫鬟。

    “是。”锦云不多言,兀自退下。

    李恪则是将一对草编蟋蟀放在手里,笼在袖间,轻轻走到隔壁营帐里。软软的狐皮铺成的床上,江承紫还在沉睡,长睫毛轻颤。

    李恪就坐在旁边,想起前世里,他也有很多次要等到她彻底熟睡了,才会偷偷潜入她的房间去看她。她那会儿就喜欢这样右侧卧睡着,抱着被子角。只是那时她已是十五六岁的少女,脸上也没有什么笑容,睡梦中还爱蹙眉。而今,她形容尚睡着的时候,神情舒展,唇边露出笑。

    李恪看着她,只觉得心顿时柔软起来。真愿意她永远这样安宁,快乐。是的,此生所愿,就是希望她永远安宁、快乐,直到儿孙满堂,白发苍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