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醉话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醉话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李恪坐在江承紫身边瞧了许久,才缓缓起身,走出营帐。

    营帐外,晨曦初露,天空泛出蓝紫,又是一个晴天。

    “公子。”小九一直等在营帐外,终于等到公子走出来。

    “我们的人可到位了?”李恪平静地问。

    “已全然到位。已经将此处天险全然把守,只等夏州与朔方的新任守将派兵前来交接。至于几个容易攻陷的点,我们的人已做了舆图。”小九回答。

    “要做得不露痕迹。”李恪负手而立。

    “属下明白,低调。”小九回答。

    李恪没再继续说这些事,只吩咐小九好好守着营帐,保护九姑娘的安危。而他自己则是踏着清晨的露珠,从茂盛的草木间穿过,最后站在断崖之前,看着远处。

    天气晴朗,能见度极好,早晨的日光斜照而来。断崖对面是大片草原,碧草如茵,一直延伸到淡蓝色的远方天边,与天相接。而在地平线之外,目之所不能及之处,有突厥王庭。

    上一世,他曾于公元629年正月主动请缨作为李靖的先锋官,率兵于定襄大败颉利,尔后一路追击慌忙逃窜往吐谷浑的颉利。并于当年三月初,俘虏颉利。

    尔后,因想到母亲时常强调要低调,便不予请功,便装入长安城。也是那一年入城,他第一次瞧见了阿紫。微凉,日光和暖。

    一袭圆领窄袖的男装,发带飘飞,折扇在手。唇红齿白,眉目干净,身边跟着俊秀的念卿,作小厮打扮。于长安三月的街头张望,一双明亮的眸对周遭的事物充满好奇。

    任凭谁都觉得那是个名门公子哥,然而他几乎从第一眼就知晓眼前的贵公子是一位妙龄女子。

    他斜倚在酒楼窗口,一直瞧着她,移不开眼。他琢磨着:不知谁家淑女,一会儿得让白泽去暗暗跟着打探打探。

    静女其姝,宜室宜家。

    他想着迎娶这些贵女为妻之后的美好日子,不由得拈起酒杯放到唇边,笑着喝了一杯,一颗心如同灿烂的春花。

    然而,下一刻,他看到来寻她的人。他手一凝,手中价值不菲的翡翠琉璃酒杯跌落在地,胸口无端发闷。他走过许多高山趟过许多条河流,见过无数美丽的女子,却只有这么一个能让他移不开眼。可为何偏生她与弘农杨氏有关呢?

    那来寻她的人,正是弘农杨氏观王房老夫人身边的芳姑姑。芳姑姑不知说什么,她嘟了嘴,动作干净利落地翻身上马,尔后一骑绝尘,消失在长安的三月天。

    李恪独自惆怅了许久,回到淑妃宫里,当晚就病倒了。五个月后,他再度披挂出征,讨伐吐谷浑。年迈的李靖对熟读兵书的他赞赏有加,经过定襄一役,认为他是打仗的奇才。当即让他披挂去征讨久攻不下对峙多年的吐谷浑。

    秋风萧瑟,陇佑道上,狭路相逢,他歼灭了遭遇的所有敌人。尔后,又有几次遭遇,战斗异常惨烈,但好在都是他胜利。

    李靖很是高兴,将士们都觉得他是战神。那时,他不知天高地厚,以后躲在军中,为国效力,不再踏足长安政治圈,便可以消除长孙无忌等人的猜忌。所以,他的心思只剩下打仗,连房遗爱、柴哲威数次劝他要提放小人,劝他早做图谋,长孙无忌不会放过他。他也一笑置之。

    第二年,淑妃生辰,他又打了胜仗,接了圣旨回长安。

    城门口,欢呼的人群里,他也一眼就瞧见了阿紫。这一次是女装,站在人群里。但那么多的人,他不知怎的一眼就瞧见她。

    她眸光晶亮,神情灵动,只努力踮起脚往这边看。

    他怕被她瞧见,便只装着目不斜视,骑着战马,一袭戎装,一脸威严里从人群里走过。

    几个月后,他迎娶了父亲赐婚的杨氏嫡女。他期望过是她,也祈求过千万别是她。挑落盖头的那刻,看到她娇羞的脸,长睫毛轻颤。

    李恪只觉得有一种宿命般逃不脱的灾难。之后的岁月,是她故去后,他日夜后悔的岁月。

    此刻,李恪站在断崖边上,想到前世里的种种心潮起伏。

    前世里的今时今日,他与阿紫还没有相遇前世里,要一年后的今日,他才会见到一袭男装的阿芝。

    “蜀王好雅兴。”长孙濬朗声道。

    李恪并没有回头,也没有答话。长孙濬一袭青衫,衣袂拂过草叶,带着朝露,缓缓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站在一起。

    “此地易守难攻,真乃兵家之地。”长孙濬感叹。

    李恪眸光微敛,道:“看来你也看了不少兵书。长孙尚书可真是煞费苦心。”

    “蜀王字字有所指,可不应该。”长孙濬平静地回复。

    李恪轻笑一声,并没有说话。

    长孙濬也没计较,也瞧着远处,然后伸手比划了一下,道:“依照此次突厥之行所见,那大片的草原不日也将是大唐的国土。”

    李恪对长孙一族的人并没有什么好感。即便这长孙濬一开始就与他摊牌,像是长孙一族里唯一清醒的那一个。然而,毕竟是间者出身的长孙家,阴谋阳谋可就是他们擅长的。眼前这人所作所为,难保不是另一种计谋。

    因此,时时防备着长孙氏的李恪,便也不答话。

    长孙濬觉出李恪的疏远,只得轻叹一声,转了话题,问:“听闻杨九姑娘来了?”

    “嗯。”李恪冷冷地回了一个字。

    长孙濬听出他的敌意,也理解他的疏离与对立,毕竟自己家族里的人可是集成日里盯着太子之位,将李恪视作头号阻力。即便他与那些自诩的世家名门闹翻,但因了杨敏芝的关系,他到底还跟弘农杨氏有姻亲,又加上他外祖母来自兰陵萧氏,家里还有个侧妃是萧氏。长孙家的人也不可能放过他。

    罢了!

    长孙濬也不是做什么解释,只与李恪并肩站在断崖上,极目远眺。两人谁也没有要先离开的意思,日头渐渐升高,那些来寻两人用早饭的侍从看到两人站在一起,以为两人在商议大事,也不敢走近,只远远地瞧着。

    良久,日光盛大,照得两人的春衫渗了薄汗。

    长孙濬才轻叹一声,说:“我倒是羡慕你们。嬉笑怒骂,皆不曾彷徨,知晓自己该做啥。哪像我,自天下大乱,我爹南征北战,鲜少在家。他一旦在家,就是考察我们的功课,或者跟我们讲我的祖父是个伟

    伟大的间者。为了家国安宁,只身一人去了敌国,与敌人周旋,一箭双雕威震草原,尔后又用自己的智慧让突厥分裂为东西两国,再没有能力横扫中原。那时呀,我就觉得我长大一定要像我的祖父那样,为天下太平国家安宁贡献自己的一份儿力。蜀王呀,你可知,我记事起,就开始读各种典籍,各种兵书,每日里勤加练习武艺。我梦想着我能成为我祖父那样的人。”

    李恪没有说话,他知道长孙濬只是需要诉说,并不需要他一个字的回应。于是,他只是站在那里,任凭边塞的烈日熏晒着。

    长孙濬停了片刻,又继续说:“后来,大唐初定。父亲谋算一切,跟我们说是为了保住姑姑与姑父。我也信了。因为在我心里,太子是比不上我姑父的。我认为我的姑父一定会给天下带来太平盛世。那时的我呀,多希望我的姑父能问鼎天下。那么,我就可以在我姑父的手下南征北战,守家国安平,就有机会成为像我祖父那样的人。”

    长孙濬说到这里,再度停住,神情悲戚。

    李恪等了许久,不见他说话,便略微侧脸看他,问:“怎么不说了?”

    “说什么呢?自从你的父亲做了秦王后,其实我已隐隐觉得整个家族都不对劲了。他们好多次会议听得我胆战心惊,听得我绝望。”长孙濬垂眸,嘲弄地问,“而我此刻竟然在跟你吐槽,这算不算背叛我的家族?”

    李恪扫了他一眼,反问:“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说?”

    长孙濬看着远处的蓝天,长叹一声,说:“我能与何人诉?再说,我说不说,你跟我父亲斗了那么久,他们是什么样的,你还不知道么?”

    “那你还纠结是不是背叛了家族?”李恪鄙夷地撇撇嘴。

    “也是。”长孙濬笑起来。

    “还要不要继续说?我今日心情不错,若你要说,我就听着。若不说了,以后就别跟我说了啊。毕竟,你父亲要对付我。”李恪也是径直说。

    反正长孙无忌要对付他,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明眼人都瞧得出来。

    “说。”长孙濬哈哈笑。

    “说呗。”李恪也是站累了,就寻了一块石头坐下,扯了草叶子随便编织。

    长孙濬也寻了个石头坐下来,继续说:“昔年,姑父和我父亲出征,我们两家住得近。你堂兄他们总欺负我们。你和承乾每次都与他们打架,我每次要帮忙,我兄长总是阻止。”

    “我记得。长孙冲一直就是阴沉沉的,还让你少跟我走动。”李恪也答话。那几年,住在太原的时候,大家都是小孩子,李建成的几个儿子一直欺负他们。李承乾和李恪与他们打架,长孙濬总是偷偷来帮忙,每次都被长孙冲抓回去跪木炭,说他挑起事端。

    “我大兄这人,我到现在也是看不透。只不过,我知道,我跟他的路越走越远了。这可能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吧。”长孙濬颇为遗憾。

    “嗯。”李恪应了一声,心里想:幸亏自己跟李承乾从小经营,如今还算不错。

    “你跟太子,大约也是这种吧。”长孙濬想到李承乾和李恪这几年的事,也是一声叹息。

    李恪却是警觉:莫不是这家伙是来打探自己与承乾的关系的?

    “不过,你被弹劾,太子能站出来跟你站在一起。我还真是羡慕。”长孙濬又说。

    “他是个恩怨分明,正直无私,看得清大局、为天下百姓着想的人。”李恪不咸不淡地评价。

    “在我印象里,姑父常年征战,承乾很小就站在家人面前,努力保护家人,甚至保护我们一家。那时呀,每次对峙,他站在最前面,你就站在他身后。我真是特别羡慕的。”长孙濬继续回忆往昔。

    李恪想到往昔,只是唇角略微翘起弧度,尔后又是一脸平静。

    “我似乎话多了。”长孙濬看李恪没说话,便自嘲。

    “喝多了酒的人,话多一点,我可以原谅的。醉话什么的,我听听也就听听了。”李恪漫不经心地说。

    长孙濬哈哈笑起来,惊飞了周围的一群大鸟,大鸟们扑腾腾地飞向蓝天。那些护卫看到两人坐在断崖边的荒草丛里聊天,有一种说不出说的奇怪感。世人都知晓长孙无忌不喜蜀王,但长孙家的老三与蜀王竟然相谈甚欢。

    蜀王的侍卫不由得与的长孙濬的护卫对视,双方侍卫都有着共同的疑惑。一眼对视,像是被对方发现看穿似的,双方赶忙齐刷刷地别过头,以示不屑与对方为伍。

    “那你就当我喝多了,说的醉话吧。”长孙濬觉得李恪找的这个借口很不错,便放肆起来。

    “行军途中,喝醉酒,自此一次。”李恪很严肃地说。

    长孙濬觉得李恪真是很有趣的人,便道:“原来你也是个有趣的人。”

    “要不要继续说醉话?不要说的话,我回去了。”李恪径直说。

    长孙濬咧咧嘴,很无赖地说:“我喝多了。我跟你说,我的理想就是做我祖父那样的人,成为守护天下守护家国守护百姓的英雄。”

    “你刚才说过了。”李恪扫了他一眼。

    “你这人就没趣了。我这是酝酿。”长孙濬撇撇嘴,李恪手里已编好了一只蟋蟀,没理会他,继续扯草叶子去了。

    长孙濬继续吐槽:“我的理想,我怕难以实现了。”

    “借口。”李恪丢了两个字过来。

    “怎么就是借口了?”长孙濬不甘心,语气很不好地说,“你不知什么家族利益,什么家族荣誉,呵呵,让我做的哪些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