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相见欢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相见欢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阿紫?”李恪语气里带着惊喜。

    “公子,这才三个时辰。”小就连忙提醒,内心哀叹。

    自从自家公子找到九姑娘后,就变了个人似的,要他们这些属下提醒吊胆,随时都操心。从前,自家公子虽然年幼,但聪明过人,谋划得当,可真担得上算无遗策。作为属下,只要很好地执行公子所下达的命令就好了作为公子的敌人,那是必定会倒霉的。

    可是,自从自家公子找到九姑娘后,就时时事事以九姑娘为先。只要涉及到九姑娘的安危,他都安排妥当,算无遗策。可这样一来,他自己的安危就安排得没那么妥当了,连他们这些下属都明显感觉自家公子有时候是在赌博:赌赢了,那就活着呗,赌输了,那

    小九忽然发现作为公子的贴身侍卫,从前只需执行命令就能万事大吉,现在居然要时时操心公子的安危了。而且,他还发现只要涉及到九姑娘,就算刀山火海,自家公子都要去趟,而且明显变得愚笨了。比如,他方才自己说过朔方城到这里至少要五个时辰,这才三个时辰,九姑娘就到了,这明显有问题嘛。自家公子还不假思索就要蹦出去。

    小九觉得作为贴身侍卫必须保护公子安全,于是立马跳到公子面前一拦,随后严肃地提醒这才三个时辰。

    江承紫听闻小九一本正经的提醒,哈哈一笑,打趣说:“小九,不错嘛,很是机灵呀。”

    “不敢当,来者何人?”小九虽听得账外之人是九姑娘的声音,也不敢大意,随即就拔剑在手,护在公子身前。

    “在下杨氏阿芝。”江承紫笑嘻嘻地回答。

    “你哄谁呢。”小九撇撇嘴。

    李恪看着挡在身前的小九,无奈地说:“小九,外面的就是九姑娘,如假包换。”

    “公子,小心些,这才三个时辰。”小九坚持不让李恪出去。同时,发出一声长啸。这一声长啸地告诫周围的护卫,公子有危险。

    江承紫先前是绕过了所有护卫,悄无声息地到了李恪营帐前。那些护卫此番听到信号,立马如临大敌,顿时集结到李恪营帐前。

    微弱的月光里,只瞧见营帐前站着一个身形瘦小的人,一袭夜行衣。

    “来者何人?”众人持剑相向。

    “唉,小九,你一惊一乍的,瞧你办的好事啊。”李恪叹息。

    “公子,恐防有诈啊。”小九觉得有义务提醒自家公子,指不定外面那人就是敌人派来的。反正现在全天下都知晓九姑娘是公子的软肋。

    “小九呀,外面的就是九姑娘,我知晓的。”李恪耐心地说。

    “公子,你曾对属下说过,最厉害的敌人,可以以假乱真。”小九固执地说。

    “假的真不了,我也说过,对不对?”李恪反问。

    屋外的江承紫转过身去,对着众护卫笑道:“是我呢。”

    “咦?九姑娘。”有人惊讶。

    “谁晓得是不是真的。前段时间就有人利用公子的软肋,扮作九姑娘来刺杀公子呢。”一名护卫冷冷地说,持刀的手握得更紧了。

    江承紫听闻,心里惊讶,继而是愤怒:那些恶劣的垃圾,居然敢利用自己。她可不是个大度的人,若是查出来,必定要让他们后悔利用她。

    “有人扮作我来刺杀蜀王?”江承紫问。

    护卫们此番认定有诈,不与她答话,只是如临大敌。

    倒是帐里的李恪缓缓地对小九说:“假的真不了,是告诉你,无论敌人扮得多么逼真,但有些东西是模仿不了的。比如,九姑娘的脚步声,说话的声线,还有她的气息。这些都是旁人模仿不了的。而我,即便隔着很远的距离,就能判别是否是她。我都能听出来。比如,上次扮作她来刺杀我的那人,隔着很远,我就知道了。而你们,却都没认出来,对不?”

    “是。”小九想了想,很不情愿地承认。

    “小九,你们退下。”李恪温和地说。

    公子声音温和,小九差点栽倒。公子从来冷若冰霜,这出使突厥以来,更是没什么好脸与好语气,九姑娘这一来,公子连声音都变得如同江南三月日光下的桃花,看来外面的确系九姑娘无疑。

    可是公子怎么就知道那一定是九姑娘呢?声音、气息、脚步声,这太玄乎了吧?

    小九不由得回头看自家公子,一脸疑惑。

    李恪看小九这样子,再加上江承紫这么快就来了,他心里很是高兴,便耐心地说:“等你将来遇见一个人,你就明白我今天所说的了。”

    公子这是说娶媳妇吗?小九脸一下子就红了。

    江承紫则是不管外面的人,径直伸手撩开门帘。此时,小九正好让开。

    盈盈烛火下,一段时日不见的两人四目相对,相顾无言,反而没有进一步动作,只那么看着对方。

    身后的护卫已然明了这真就是九姑娘。而小九也醒悟过来,连忙闪身出去对着护卫们摆摆手,示意他们各回各的岗位。

    护卫们散去,小九站在背对着营帐看着天上的月亮,想着娶媳妇的事,脸红心跳,觉得这个晚上真是热,夏天或许真的来了。

    江承紫与李恪对视片刻,两人都笑了。他微笑着张开双臂,江承紫毫不矜持地扑了过去搂住他,嘟囔一句:“不公平,你又长高了。”

    李恪哈哈一笑,说:“你也长高了。”

    “没你快。”江承紫闷声说。

    李恪拍拍她的背,说:“你还没到真正长个子的时候,等过完这一年,就开始长个子了。”

    “嗯。”江承紫点头。

    过完这一年,她虚岁就十二了,正是开始第二次发育的时候。再说,其实杨舒越与杨王氏的个头本来就比较高,杨敏芝这个头在同龄女孩子里,已算出类拔萃了。只不过,李恪在同龄人里也算出类拔萃。因此,两人身高总是还有不小的差距。

    “只是,你瘦了。”李恪将她抱紧一些。

    她比之前更瘦了,估计是在迷途山里为了赶路,又吃不好睡不好。

    “嘿嘿,你也瘦了。”她放开他,笑嘻嘻地瞧着他。

    “我没有。”他摇头否认,伸手拉她坐下来,问,“累坏了吧?”

    “你知晓我身体与旁人不一样,不觉得累。倒是李南与锦云他们累坏了。此番回到长安,

    放他们几天假休息。”江承紫也一并在一旁坐下。

    “都依你。”他眸光温柔,只瞧着眼前的人。纵使是遇见许久,他却还有恍然如梦之感。

    “事情可都处理妥帖了?”江承紫温柔地问。

    “处理妥帖了。突厥会乱一阵,元气嘛,恢复不了。”他很自信地说。

    “那可遇见你要找的人了?”江承紫询问。

    这一次,李恪去出使突厥,还有一件私事:那就应杨淑妃的托付,寻找前朝萧后,也就是李恪的外祖母。

    “遇见了。不过,她说她的事情还没有做完,等来日再去接她。”李恪说到萧后,眉目严肃,充满敬畏。

    “她是要彻底解除边患么?”江承紫也忍不住正襟危坐。

    她是真的想看看那个无论历史还是传奇里都多次提到的奇女子,她很好奇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被俘敌国,想的还是祖国利益,但实际上属于她的祖国已不在了。

    李恪点点头,说:“她说那是我外祖父毕生所愿,让中原百姓,不遭胡虏践踏,让四方来朝。”

    江承紫忽然沉默,她想自己或者有点理解萧后的所作所为了。她或许是真的很爱杨广,于是即便那个人不在了,她还在努力实现他的理想,努力将他所绘制的蓝图变成现实。

    “她是个伟大的女子。”江承紫沉默许久,缓缓地说。

    李恪抓着她的手,瞧着盈盈烛火,缓缓地说:“我也这样对她说。她却只是笑,说她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子,为的不是什么天下。她所做的不过是一个未亡人替那个死去的人实现理想罢了。”

    果然如此!

    江承紫紧紧抿嘴,暗想如果是自己,怕也会如同萧后这般吧。看来历史上,关于萧后与杨广夫妻情深这事还真没假。

    “阿紫,莫要想了。每个人都要每个人的选择。外祖母很聪明,看得清大局,我也留了人保护她。”李恪看她一脸凝重,便低声安慰。

    她笑了笑,又问了是否有为外祖母铺后路。李恪温柔地捏了捏她的脸,说:“我外祖母带了书信给我父亲。”

    “那就好。”江承紫吐出一口气。

    先前的危机四伏到此处,算是告一个段落。只是不知远在京城的父亲如何了,李承乾是否应付得来。想到父亲,江承紫归心似箭,便问:“既然边境平定,我们是不是天明便回返?”

    “不急。”李恪拍拍她的手,“你风尘仆仆,一直在崇山峻岭里赶路,肯定没吃好。来,我给你准备的吃食。”

    江承紫看那矮矮的案几上,白米饭堆在白瓷碗里,粒粒分明,晶莹如玉。那熏肉红白分明,排列整齐,还有片好的鲜鱼放在青翠的葱上,一小碟子里装的是上好的酱油。

    “这酱油是我们自己做的那种?”江承紫笑着拿起筷子。

    “嗯,六房厨子那里要的。”李恪很是得意地说。

    “你真当自己家了。”江承紫撇撇嘴,满心欢喜。

    李恪懒懒地斜靠在垫子上,得意地说:“当然,我媳妇家嘛,就是我家。”

    江承紫噗嗤一笑,他便催促她赶快吃,而他在一旁瞧着她吃饭,只觉得这是天地间最幸福的事。3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