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远方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远方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长安城微小的风波在李承乾的破釜沉舟后,消弭于无形。父子俩极其亲密地一前一后往立政殿去看望了大腹便便的长孙皇后。而后,李世民去瞧了杨淑妃和李愔,特地放下手中的事情,与杨淑妃母子下棋半晌。

    而李承乾则是整装出城,去郊外瞧正在修建的格物院试验馆,与设计建造的工部右侍郎杨舒越进行了亲切的会谈。

    至于各家世家,都没有进一步动作。长孙一族之前猖獗被打李承乾直接打得不得不断尾,让各家都在重新审视京城的格局,重新认识李氏皇子们。而且杨氏六房的到来,让心里有异端的世家心里隐隐觉得不祥。

    于是,京城真是一派祥和。各家举动口径都统一,那就是与陛下同喜,喜的是北地除去了梁贼之患。

    而在万里之遥的大唐边境一处山里,折返的使团就驻扎在那里。

    之前,因蜀王一箭三雕技惊突厥,颉利亲自摆宴席招待使团。期间,颉利也是想尽办法要扳回一局,然后蜀王滴水不漏,几局的比试中。秦铭、长孙濬亦是技惊四座,颉利再不提比试的事。

    尔后,突利与颉利反目,蜀王表明大唐的态度。颉利不好再派时臣去求救,而且大唐一旦出兵,不一定会如期撤出突厥,颉利也不敢冒险。

    因此,颉利转而打如意算盘,想着拿住李恪,转而要挟梁师都出兵来救。若是梁师都不救,就向大唐透露是梁师都挟持了使团。

    可惜,突厥还没得手,梁师都就告急。颉利衡量再三,一边派少量的兵去驰援看看情况,一边继续抓使团。突厥骑兵还没到朔方城,就被柴绍大军的先锋薛万钧给打回去了,而使团却已悠闲地出了突厥之地。

    使团里大多数是各世家嫡次子或者小子,朝中重臣的孩子。这次算是被李世民和长孙无忌捆绑出来见见世面的。许多都没经历过这种惊心动魄的事,早在去的途中,遇见各种危险追杀时,有些世家子弟就吓得要死,心里祈求着能早点回京城。

    如今,从突厥狼窝里蹦跶上大唐的国土了,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简直归心似箭,巴不得就回到京城去醉生梦死去。

    这一路上担惊受怕,还没吃好喝好。可是,使团折返才刚到了边境,蜀王就下令就地驻扎。于是,使团就驻扎在边境一处高山密林间。

    众人不解,但不敢询问。蜀王虽然年纪但这一路上都是他拿主意。面对一波一波贼人的击杀,是他的护卫冷静应对面对突厥的挑战,是他一箭三雕技惊四座,震慑了突厥面对颉利的咄咄逼人,是他清风明月般抵挡回去。

    在边境驻扎到第二日,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前去询问蜀王何时动身。蜀王正瞧着远方的半轮月,头也不回地说:“你父亲是长林门守将吧?”

    “是。”那人心一紧。他生平无大志,也不想上什么战场。此番,父亲让他跟随蜀王来突厥。他真是一刻钟都不想呆,而且他一直吃不好,睡不好,身子越发不好。

    “你父亲没有教过你,作为军人,哪怕前面刀山火海,只有军令在,就要往前?”蜀王还是没有回头,但站立在悬崖边的身姿傲然挺立。

    这人只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语句已哆哆嗦嗦了:“蜀王恕罪,属下只是,只是,念家,念家。”

    “我就在此地砍了你,也在情理之中。明白吗?”蜀王缓缓转过身来。

    那人一下子跪在地上,连连喊恕罪。

    “你父亲镇守长林门,也曾是傲骨铮铮,你这做儿子到底是不成气候。”李恪扫了他一眼。

    那人缓缓跪在地上,浑身哆嗦,一直喊恕罪。

    “说吧,还有何话?”李恪打断他的话。

    那人愣了愣,才说:“他们,他们说朔方城梁师都诡计多端,这里离朔方城太近。突厥又想抓我们,怕,怕在这里,蜀王会危险。因此,因此,让,让属下来说。”

    “他们?”李恪玩味地问。

    那人匍匐在地,浑身哆哆嗦嗦,已说不出话来。

    “哎呀,你就不要吓他了。”长孙濬朗声道。

    “可惜了,云将军铁骨铮铮,却有这样的儿子。”李恪很遗憾地说。

    长孙濬耸耸肩,道:“谁说儿子一定要像父亲呢?你呀,狭隘。”

    “呵呵,你在说你自己么?”李恪扫了他一眼。

    长孙濬哈哈笑,说:“我与我父亲呀,也不是不像啊。他的傲骨,他家国天下的抱负,我还是有的。”

    李恪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去,继续瞧着远处的那半轮月。

    “你呀,还不快滚?”长孙濬对跪在地上的云成说。

    地上那人哆哆嗦嗦地爬起来,踉踉跄跄要走。长孙濬又汗说:“做事动动脑子,旁人为啥没来说,让你来?你就算不是武将世家出身,也要明白礼数。此番,这个使团,只有蜀王下命令的道理,哪有你来质疑的道理?”

    “是,是。”那人惊恐万状,跌倒了好多回,终于滚回了自己的营帐。

    长孙濬则是上前一步,轻声问:“朔方城,应该拿下了吧?”

    李恪扫了他一眼,说:“不知道你说什么。”

    “我都能想到的事,你能想不到?你装什么装?”长孙濬撇撇嘴。

    李恪还是没有说话,只觉得今晚的月亮真的很明亮。长孙濬见他不答话,便继续解释说:“朔方跟突厥勾结,这是众人皆知的事。而你出使突厥的危险之一,就是突厥动你,或者梁师都会击杀你。但是如果朔方城被破,梁师都被诛杀,那你就相对安全得多。”

    “嗯。然后呢?”李恪问。

    “所以,你会部署拿下朔方城啊?”长孙濬说。

    “柴绍与侯君集早就集结。拿下朔方城是陛下部署的。”即便这次与长孙濬并肩作战,但他对长孙家的人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那是陛下的信任,你会那么信任他们?”长孙濬径直说。

    “他们是朝廷栋梁,自然信任。”李恪平静地说。

    长孙濬哈哈笑,忽然压低声音问:“你舍得阿芝冒险吗?我能想到的,阿芝也能想到。为了你的安危,她会不惜代价拿下梁师都,拿下朔方。你会让她去冒险吗?”

    李恪扫了他一眼,冷笑一声:“你这人怎么让人想到飞来飞去的苍蝇,很是讨厌。”

    长孙濬想要说

    什么,忽然远方天空绽放出了烟花。这一夜,朗晴,能见度极好。因此,那烟花虽然很远很远,但依旧能看得清楚,那些烟花是牡丹的形状。

    “哪里来的烟花?”长孙濬自语。

    “李恪却是笑了。”喊了一声,“小九,快去备酒菜。”

    旁边的树林后转出一个安宁的少年,应了声,问:“是备姑娘喜欢的吗?”

    “是。”李恪朗声回答。

    长孙濬听出端倪,连忙追问:“阿芝要来?”

    李恪不语,转身往营帐里去,长孙濬也跟上去,问:“这烟花是阿芝给的信号吧?”

    “你长孙一族是要置我于死地的。”李恪淡淡地扫了跟上来的长孙濬一眼。

    长孙濬神情一凝,没再说下去,但心里已猜测是杨敏芝真的要来了。一瞬间,他心里千百般滋味:既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喜悦,又有郁闷与惆怅。

    总之,他心烦意乱地回到了自己的营帐,倒头睡下,却又睡着。翻来覆去好一阵子,拿出随身携带的酒,也不上酒菜就那么一口一口地喝着,从营帐缝隙里,瞧着天空那半轮月,一直想哭。

    长孙濬喝着喝着就睡着了,等一个激灵醒来,便听得有人在说话。他顾不得仔细听,只直觉是杨敏芝来了。于是,他陡然翻身起来就要往营帐外跑。但他跑了两步,忽然想起自己这幅样子实在不妥帖,于是唤了侍卫打水,他要梳洗一番,清清爽爽地去见阿芝。

    此番,月已西沉,东方露出微微的鱼肚,夜即将要到尽头。

    在三个时辰前,月上中天,在梁师都的寝殿,江承紫击杀了朔方城主。而后,她让穹苍引了柴绍大军进城,将城内伪装成内乱,从而不费一兵一卒和平解决了朔方城这一大患,将大唐北地的门户握在了大唐军队的手中。

    她执行完任务,顾不得换一身衣裳,也顾不得赶路良久,风尘仆仆的疲累,径直去找李恪去了。至于探路的地图,早在从迷途山脉穿出来时,她就安排云歌带着李南的手下返回,顺带将这次探路的地图绘制完毕,交由秦叔宝上呈天子。

    “姑娘,你慢点。公子就驻扎云崖之上。”出得朔方城,锦云都有点赶不上自家姑娘了。

    “云崖安全吗?”江承紫略停顿。

    “安全。”李南连忙回答,“那里是大唐夏州地界,那周围有我们的人。”

    “那突厥人会不会丧心病狂?还有那些世家派的人,你们料理了没有?”江承紫一路疾走,一路问。

    “姑娘放心,如今朔方城已被接管,而突厥自己乱成一锅粥,太子殿下正在长安密查谍者,他们不敢猖獗。”锦云回答。

    “那还是不安全。”江承紫摇摇头,“我还得赶快赶去。”

    锦云和李南实在赶不上,而这里属于狭窄山道又不能骑马,只能翻过眼前的这座山才能到达指定的地点,拿到自己人安排的马匹。

    “姑娘,我们,我们有点跟不上。”锦云不好意思地说。

    李南也很尴尬,江承紫一下子挺住,不好意思地说:“我忘了,不是任何人都是我。”

    她放慢了速度,一行三人花了半个时辰才到达指定地点,时间已经是午夜。

    “天明时分,估摸着就能到云崖了。”锦云说。

    江承紫没说话,她此番恨不得自己是一支箭,快点到他身边,跟他一起面对他身边的雨箭风刀,将那些心怀鬼胎的人全都揪出来。

    三人不再说话,只往云崖赶。三个时辰后,月已西沉,东方露出微微鱼肚。

    江承紫勒住马,看着远处高耸的山崖,如果要爬上去,得要两个时辰吧。

    她蹙蹙眉,吹了一声口哨,隐藏在云端的白凤鸟轻轻落下,很顺从地站在她面前。

    “咦?白凤鸟不是回去了吗?”锦云也是惊讶。

    “云歌怕我有危险,希望白凤鸟能护送我找到他的主人。”江承紫一边解释,一边抚摸白凤鸟的羽毛,用意识与他沟通,“白凤鸟,能否请你帮我一把,将我送上断崖顶端?”

    白凤鸟点点头,然后抬起头蹭了蹭她的脖颈,尔后蹲身下去。

    “谢谢。”江承紫拍拍它的脖子,轻轻斜坐在白凤鸟的背上,抱着白凤鸟的脖颈,自己也凝神静气,尽量不要让自己的体重给白凤鸟带来飞翔的麻烦。

    白凤鸟展翅而上,身姿轻盈而优美,耳畔是呼呼的风声。

    “姑娘,我们呢?”李南忙问。

    “你们自己爬上来。”江承紫脆生生地回答。

    锦云看了李南一眼,打趣:“你也想试试白凤鸟坐骑?”

    “我这不是没学会御鸟,想过过瘾么?”李南耸耸肩。他的手下有很多能人异士能御鸟,可他就是学不会。

    “即使你会御鸟,白凤这种鸟王,你也御不了。”锦云说。

    “是啊。他们连云歌都驾驭不了。”李南想起那只欠揍的鸟,抬头看见巨大的白凤鸟已飞上了断崖顶端。

    “走吧。”锦云摆摆手。

    江承紫则是坐在白凤鸟背上,由白凤鸟送到断崖之下,在一处隐秘的树林里落了下来,江承紫拍拍它的背表示感谢,并且用意念跟它沟通,让它速速回到迷途山,并且搬到一处更隐秘的所在。

    白凤鸟不语,只走过来,将脑袋靠在她的肩膀,用翅膀轻轻抱了抱她,然后趁着夜,振翅飞入云端。

    江承紫站在比她还高的荒草里,看着白凤消失在云端,她才凝神静听。

    听见许多人在沉睡,呼吸均匀。也有没有睡的:东边有个帐篷里,有人在抱怨这蜀王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开拔回去西边的帐篷里,有人呓语,竟然喊的是“阿芝”。江承紫吓了一跳,仔细听了听,那人又梦中喊了一声,竟然是长孙濬。

    江承紫有点无奈,内心里对他说句对不住。随后,她过滤掉他的声音,很准确地找到了李恪的营帐。因为李恪还没有睡,小九在问姑娘什么时辰会到?

    “朔方城到这里,该有五个时辰吧。不行,我得下山去接她。”李恪说着就站起身。

    江承紫赶忙疾跑过去。她速度快,身姿轻盈。那些护卫只觉得一股劲风过去,等他们觉察出异常,喝出一声“谁”时,江承紫已稳稳落在李恪的营帐门口。

    李恪也听到动静,拔剑在手

    。江承紫连忙喊:“阿念,是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