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那个秘密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那个秘密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李承乾知道一个秘密:

    如今的皇后,他的母亲并非是父亲的正妻。当年,父亲与杨淑妃一见钟情,父亲向炀帝求娶了公主。一位公主下嫁臣子家里,任凭谁都知道不可能作为侧室。

    而与此同时,祖父与外祖父又在早年定下儿女亲家,父亲这边也不能不娶母亲。杨淑妃不想父亲为难,那样温婉清冷的高傲公主,也主动与长孙妹妹共同管理家里事务,不论尊卑。这样就避免父亲违背祖的意思。

    后来,隋朝灭亡。杨淑妃成了亡国公主,万念俱灰之下,每日里礼佛,性子越发淡,咋一看都不像是世间之人。那眉目清清冷冷,丝毫没有凡俗的蝇营狗苟。

    李承乾小时候最喜欢去杨淑妃的住处,就因为在那里特别宁静。连带他的三弟李恪也是这样的性子,极其聪明,却眉目越发清冷,只有在说起他的仙女的时候,眉目里才全是笑意,才能让人觉得他是属于这世间的人。

    再后来,父亲成了秦王。

    舅舅认为一个亡国公主不足以成为秦王妃,而且她不问世事,成日里礼佛,管理家里的事务还得落在他妹妹身。

    那一晚,他躲在书房外,父亲沉默了许久,说:“我去问问她的意思。”

    舅舅没说话,父亲径直走了。他也从小道偷摸去了佛堂,杨淑妃只是笑说:“陛下,我一心向佛,这王妃不王妃的,我没心思。长孙妹妹做得很好,她是最适合的。”

    “可是你这般,恪儿以后,就不是嫡出。你”父亲叹息。

    “父亲,不是嫡出,有什么害处吗?”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

    李承乾一惊,原来三弟也在这里。

    “不是嫡出,你就不能继承父亲的王位。”父亲简单地解释。

    “这有什么呀。王位给大兄就是了啊,大兄才华横溢,对我们又好。他继承了王位,肯定会对我们好的。才不会像大伯那样,对父亲不好呢。”李恪奶声奶气地说。

    “你这话,胡扯。”父亲厉声喝道。

    “我也就在父亲面前说说罢了。只要父亲还爱我,是不是嫡出又有什么关系呢?而且大兄继承王位,他会守护我们的。”李恪继续说。

    “恪儿啊,你现在还小,你不明白。”父亲说。

    李恪打断父亲的话,说:“父亲,是你不明白呢。我对王位没什么兴趣呢,我只想着快快长大,能早点见到神仙姐姐。”

    “你又提神仙姐姐,你这孩子,我改天找方士给你瞧瞧。”父亲叹息。

    杨淑妃道:“我与孩子就是这个意思。我觉得长孙妹妹更适合秦王妃这个位置,恪儿也觉得承乾更适合将来继承王位,守护我们一家人。”

    父亲终于没有说什么,默默离开去向舅舅长孙无忌回话。

    李承乾则蹲身在房后的草丛里,一动不动。过一会儿,又听见杨淑妃问:“恪儿,母亲再问你,你是真不后悔?”

    “母亲,有什么好后悔的?”李恪反问。

    杨淑妃沉默许久,才说:“你父亲方才没有说,现在我就明说了吧。如今,你大伯父与三叔对你父亲步步紧逼,这态势很是微妙。若是你父亲胜出,将来他的嫡长子就可以是太子,是未来的帝王。”

    李恪一听,笑了,打趣说:“我倒是什么好事,原来是这个。母亲,我是真没兴趣。你看做帝王有什么好?要操心全天下,想要逍遥自由,或者陪伴母亲都不一定有时间。而且,后宫佳丽无数,我从前听嬷嬷们闲聊,说这帝王的后宫那么多女子,可没几个是真心向着帝王的,那些女子都是各大世家送进宫去的。那多没意思,多无趣啊。”

    “你可想好了?”杨淑妃很严肃地问。

    “想好了。我不喜欢那位置,而且我认为承乾更适合。”李恪奶声奶气地说。

    杨淑妃叹息一声,说:“那么,恪儿,从今天起,你就要低调,不要显示你的任何才华,最好是忘记你的才华,处处藏拙。”

    “好。”李恪干脆地答应。

    “还有,你要时时刻刻谨记今日你的选择,全力支持你的大兄。”杨淑妃叮嘱。

    李承乾在佛堂后的黄草丛里一直坐到月落黄昏,杨淑妃母子去用膳了,他才慢腾腾离开回到自己的院落。一回去,奶娘就抚着胸口问:“我的大公子呀,你去哪里了?”

    “出去骑骑马,然后在草丛里睡着了。”他编了谎话。

    “你这孩子还真是心大。”母亲温柔地说,顺手将他身的青草都捡下来。

    这一刻,尊卑已分。

    后来,他做了太子。长孙无忌无数次挑拨他跟李恪的关系,时时刻刻都在讲李恪是他最大的拦路石,是他最大的威胁。

    他真想拿起一只瓢舀满满一瓢大粪泼他一身,然后义正言辞地喝道:“他是我的兄弟,这位置本该就是他的。若是他想要,我就给他。”

    他一直认为太子之位是李恪的,甚至有好几次以没法胜任为由去请辞,半路就被李恪截住。李恪个小屁孩还义正言辞地教训他:“你是大兄,你想逃避责任?”

    他白了李恪一眼:“贤者当之。”

    “别逗了,大兄。我们这一家子还指望着你保护呢。父母会逐渐老去,你看朝堂那些人心怀鬼胎。你不成为父皇的左膀右臂,谁去?”李恪很严肃地说。

    “你。”他瞟他一眼。

    “不要,我志不在此,便不适合。别的弟弟们,更不适合。”李恪踮起脚拍拍他的肩膀,很认真地说,“兄长不要惧怕担心,有什么难处,作为兄弟也会竭尽全力站在你身边帮你的。”

    李承乾看着粉雕玉砌的少年,眼眶湿润。他摇摇头,笑道:“罢了。”

    “那就让大兄替弟弟们背负皇冠前行,弟弟们逍遥快活。”李恪嘿嘿笑。

    “我不去请辞可以。但如今大唐局势未稳定,你也不能闲着。”李承乾说。

    “好。我会竭尽全力配合大兄。”李恪答应得爽快。

    兄弟俩握手,他觉得自己真是比前朝太子杨勇和自己的大伯父幸运太多。

    之后的岁月,他与李恪约定表面拉开距离,旁人瞧着像是他处处提防李恪似的,而他越来越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大唐太子,镇守朝堂,注意着长安的一举一动。

    而私下里,他与李恪一直在秘密联系,秘

    密计划。那些对大唐江山别有用心的,虎视眈眈的。他们都会设计让他们将他们一一剔除。

    他曾打趣李恪:“旁人都认为你是我最大的敌人。我舅舅可是天天都在我耳边说你是我最大的威胁。说父亲多喜欢你。”

    “哈,你信吗?”他笑。

    “我们可是共患难的兄弟。”李承乾说。

    李恪看着远处的皇城,扯了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仰面躺在山顶的草丛里,懒懒地说:“你不是个合格的君王。君王呀,心要狠。”

    “你要这太子位,就给你。正好我四处去走走,看看不一样的风景。”他再次提起。

    “你别逗了。你做兄长的就要爱护弟弟们,好好创造个太平盛世,让我们日子过得舒心点吧。”李恪撇撇嘴,唱了一首歌。

    李承乾觉得好听,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笑道:“阿芝教我的。”

    “瞧你得瑟的。”李承乾撇撇嘴。

    “走吧,一会儿东宫要发现太子不见了,还不得翻了天?”李恪站起来身来。

    “反正你的弹劾案一出,我们都站在一处,也不用瞒着旁人了。”李承乾觉得这样秘密见面似乎很没必要。

    “暂时还是低调点。看看多少跳梁小丑出来里间。”李恪拍了拍身青草。

    “那你此番去突厥,可要小心。”李承乾蹙眉。

    “大兄,你在京城对付长孙氏和京城里的谍者们我去帮你把突厥削出几层皮来。”李恪笑嘻嘻地说。

    “你呀。”李承乾摇摇头,然后两人说了说薛延陀、回纥那边的谍者早就行动。苦不堪言的薛延陀、回纥早就想反了。

    “这次,我让谍者行动,让他们在这个时候反了,也算是为兄为你的安危增添一重保障。”李承乾拍拍他的肩膀。

    “你放心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阿芝,会好好活着回来的。”李恪哈哈笑,大袖宽袍在风中猎猎作响。

    李承乾嘀咕:“好意思穿这种宽袖宽袍来,如果遇见老虎,看你怎么办?”

    “我不怕啊。你是大兄,箭术百步穿杨,有你保护我啊。”他回头,笑嘻嘻的。

    李承乾心情愉快,两人一并下了山。之后,就是几日的部署。

    而今,前方探子来报,除了报告突厥的情况外,还说柴绍军中有先锋薛万钧递了密信给陛下。因怕薛万钧是陛下的人,怕贸然行动会打草惊蛇,引起陛下对太子的猜疑,故而并没有将薛万钧的密信在半路截取。至于那个给陛下送密信的人,已被自己人盯梢。

    “薛万钧。”李承乾心里默念这个名字,将那情报放到了一旁的火盆里付之一炬。

    密信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李承乾有些焦躁,尽管他已经派人送信给尚在边境的李恪说了此事,让他万事小心。

    也许该去甘露殿走一遭,探一探父亲的口风?

    李承乾想到这里,倏然站起身,整了衣衫,朗声喊:“来人。”

    外面的人还没应声,却有人跌跌撞撞跑来,在门外喊:“回禀太子,陛下朝东宫来了。”

    李承乾心里一紧:莫不是父亲发现了什么?

    “准备迎接陛下。”他整了整衣冠,朗声吩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