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 一个秘密

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 一个秘密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日光和暖,东宫之内。

    太子妃让一大早就开始处理事务的太子准备了好膳食。太子妃苏氏很是温婉,端上参汤,便对太子说:“太子,纳侧妃的事宜,东宫已准备妥帖。不知太子还有什么需要特别交代的吗?”

    李承乾将手中的文件放下,对她说:“杨氏是世家大族,六房又有功于天下百姓。规格上,太子妃看着办就是了。”

    苏氏心里一凉,她出身名门,但家族已衰落,与弘农杨氏没得比,更别说风头正劲的杨氏六房了。

    “是。妾身这就去准备。”她举手投足依旧是典范。

    “等等。”李承乾看着小小的女子转身,又喊住了她。

    苏氏转过身来,太子站起身来走过去执起她的手,温柔地说:“但无论如何,不过是侧妃,再怎么有功于天下百姓,也不能僭越了祖宗法度。这东宫你才是太子妃,你才是东宫女主。”

    苏氏心里一暖,眸光经晶莹,垂眸娇羞,却还是不忘了温婉,低声道:“那妾身再去准备,既彰显是陛下赐婚,又不僭越。”

    “嗯。你是名门之后,天姿典范。这等事,想必你是做得很好的。不过,若是有什么拿捏不准的,你可去立政殿瞧瞧母亲。”太子说。

    “妾身每日都晨昏定省。母亲身子挺好。”苏氏回答。

    “如今,母亲是双身子,月份渐大,你为东宫女主,要常常去候着。”李承乾又叮嘱。如今,长孙一族是收敛了不少,但他不相信长孙一族对即将出生的皇子会放手。豺狼不会因为一时的受伤,就会不再杀生。豺狼只有死亡,才不会有危害。

    苏氏一一应了,承乾温和地与她告别,兀自关了书房。

    他将一大堆的竹简挪开,竹简下面是几封纸写的信件。这是属于他的谍者系统传回的各方情报。

    从前,作为家里的长子,在弟弟们总被大伯家孩子欺负的时候,他勇敢地站在弟弟们的面前,与大伯家的堂兄弟们打得鸡飞狗跳。即便被母亲责罚,跪在祖先牌位前几天,他都不认为自己错了。

    后来,他与李恪总发现有人监视他们,家里的事很轻易就被对方知晓。兄弟俩非常害怕,于是私下里商议对策。

    最终,兄弟俩认为也要培养这样的人,不能再当小孩了。因为厨房里隔三差五被下毒,还有隔三差五就发现又能直接让全家被杀头的东西。

    有一次,李恪的一只老鹰乱飞,他们为了抓老鹰发现了书房里被人藏了龙袍。兄弟俩大惊,赶快处理掉。刚处理掉,李元吉就带人来说秦王意图谋反,连龙袍地准备好了。

    “我们要培养属于我们的人,保护我们,搜集情报。他们这是要弄死我们啊。”李承乾对李恪说。

    李恪想了好一会儿,才说:“大兄,可我们问谁?我们自己不会,也断不能去问先生。万一先生是他们的人呢?”

    “问秦将军。”李承乾那会儿很喜欢秦叔宝。

    李恪摇摇头,说:“秦将军终于朝廷,他会认为大伯是正统。”

    李承乾沉默许久,觉得十分苦恼。在书房里走来走去,李恪建议:“要不,我们去问你母亲?”

    李承乾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不行不行,我母亲肯定不成。你又不知我母亲是什么样的。与其去问我母亲,还不如去问你母亲。好歹,她是前朝公主,肯定见多识广。”

    “这”李恪很为难,“我母亲成日里礼佛,不问世事。”

    “家里危难,哪能顾得了这么多?走。”李承乾拉着李恪就去找李恪的母亲了。

    李恪的母亲一身素衣正在念佛,李承乾与李恪过去跪地,然后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将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

    她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兄弟俩,看了许久,说:“此事,你们问你们的父亲更恰当。我不过是一个妇人,即便曾贵为公主,却也不曾知晓你们这些弯弯绕绕。”

    两人很是失望,当即也决定前往寻找父亲。

    三日后,父亲班师回朝。父子三人在书房进行了第一次促膝长谈。父亲惊讶于两人的敏锐,也欣慰两人的成长。

    四日后,一名叫蒙奇的老者出现。这位老者表面上是府里的洒扫,但却是两人的谍者师父。他为两人讲解谍者渊源、作用,谍者系统的建立,以及惯常手段。

    尔后,一边提防李建成与李元吉两家,一边暗地里挑选人选。李承乾与李恪建立了属于他们的谍者系统,在暗地里开始跟李建成一派斗争。

    再后来,父亲登基,承乾成了太子。

    为避嫌,李恪与他保持距离,并且建议他将当初一起建立的谍者系统解散,把他们放入京城军中,以便于他监控京城军中情况。

    他接受李恪的建议,并且在从前他培养的秘密谍者的基本上,再选拔人,建立一张庞大的罗,监视着敌国的一举一动。同时也监视可能对太子之位有影响之人。

    旁人只道他是少年人,躺在父母的功劳上,投胎投得好时机,成了太子。

    却不知,他有着自己的谍者系统,他从来都耳聪目明。

    就是玄武门之变那一晚,他与李恪就隐没在不远处,若是父亲有个闪失没有赢,他们就会有所动作。

    那时,李恪说:“大兄,若是父亲不幸失败。我希望大兄能守护大唐,守护我们一家人。大伯为人心胸狭窄,战略眼观不行,大唐在他手中,他驾驭不住。”

    “你觉得我可以?”李承乾似笑非笑。

    “你是父亲的儿子,我们父亲可不是常人。”李恪很平静地说。

    “若真如此,你得在我身边,支持着我,并肩作战。”他说。

    “若是那样,我会支持大兄,会在大兄身边,但不会与你并肩。”李恪回答。

    烈烈风中,他蹙眉,问:“为何?”

    “若那样,你是君王,哪有并肩的道理?国无二主,我不会与你并肩,我只会为你而战。”李恪缓缓回答。

    “你看玄武门,伯父、叔叔和父亲,为的不是就是那个高高的位置么?三弟,你不喜欢么?”李承乾径直问。

    李恪摇摇头,笑道:“我不喜欢。我要等我的梦中仙子。我要去了那个位置,后宫一大堆,那可对不起她。”

    “你总说仙子,你不是幻觉?”李承乾对于这个弟弟一

    直很喜欢,但就是梦中仙子这事让他觉得这弟弟有点脑子不清醒。

    “不是。”李恪笑了,然后拿出一块糕点扬了扬,得意地说,“看,这个茶叶味的糕点,就是她教我做的。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他说完,张口就咬。李承乾连忙抢下一半,也尝了尝,啧啧地说:“滋味颇好,怪不得青雀总来找你。”

    李恪笑了,跟话痨似的说:“等此番安定下来,我就要去找她,然后求父亲赐婚。”

    “看你这出息,父亲会生气的。”李承乾撇撇嘴。

    “我没大志向。”他垂了眸。

    这一日,玄武门之战,终究是他们的父亲获得了胜利。兄弟俩策马隐没在人群里,而后出了城,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再然后,他成了太子,李恪封了汉王。

    他登基,长孙无忌就来恐吓教育他。他只觉得可笑,当他是什么都不懂的黄口小儿么?不过,也是那时开始,他明白长孙无忌想要一个能控制的未来天子。那么,等自己的父亲百年之后,长孙一族就能控制整个朝堂了。

    何其愚啊!

    赵高能指鹿为马又如何?吕不韦把持秦国又如何?最终也不过跳梁小丑。能当君王的都不会是省油的灯。这个舅舅呀,功劳大了,脑子也不清楚了。

    而且更可笑的是他不仅说李泰会威胁他的地位,还不断地挑拨他与李恪之间的关系,还总拿李建成、李元吉与父亲的关系来比较。

    他宁愿相信吃货李泰会觊觎太子之位,都不相信李恪有觊觎之心。而且他觉得如果李恪想做太子,他给李恪就是了。这个弟弟肯定是个好君王。

    而且,他知道一个秘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