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一封密信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一封密信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朔方城,北地险要城池。可谓北地要塞。

    昔年,梁师都执掌朔方,勾结突厥。朔方城一过,地势平坦,天险鲜少,敌人直直就奔长安而来。大唐的北面天然屏障等于在敌人手中,北地门户在贼人之手。李世民曾为此,寝食难安,私下里针对朔方城做了无数的暗地里的部署。

    如今,梁师都伏法,朔方城被柴绍和平接手。悬在李世民心上的大患之一,终于彻底去除。从此之后,北地天险就在大唐手中,突厥再不能一马平川到中原,一骑绝尘破长安。

    捷报送到长安,满朝文武皆惊喜,更有人老泪纵横。

    李世民也是湿润了眼眶,朗声道:“柴绍与侯君集真是好样的,好样的。从今以后,大唐将所向无敌。”

    “所向无敌,所向无敌。”向来不喜唱高调的初唐朝臣们异口同声,掩饰不住的激动。

    待朝臣稍平静,魏征进言如今该论功行赏。李世民当即下令“赏”,让兵部依照呈上来的功劳簿拟定行赏名录讨论后上奏朝廷。

    “赏。”李世民当即下令,而后命令兵部依照功劳簿拟定行赏名录上奏朝廷,待班师回朝,论功行赏。

    一早的早朝朝会就在激动与喜悦中结束。结束早朝后,李世民回到了甘露殿,召见了李靖。

    “你说说,薛万钧这封信什么意思?”李世民将柴绍给予的一封密信放在案几上。

    李靖上前,拿起了那封信。信件很短,大意是说了这一次屯兵驻扎的全过程,其中也提到了自称是穹苍的男子带来的消息,还写了柴绍与这男子看样子是第一次见面,但不是初相识。薛万钧的信件里还提出怀疑:这穹苍自称是蜀王部下,若是蜀王部下,柴将军如此信任,再加上柴将军又是蜀王准王妃的义父。如今柴将军手握军权,能不费一兵一卒收复朔方,他日怕也能收复别处。毕竟蜀王是庶出。

    李靖看完之后,蹙了眉头,道:“这薛万钧日后还是不要用了。”

    李世民微笑,问:“尚书这是何意?”

    “陛下,柴绍当年跟随高祖起兵,散尽柴氏一族万贯家财,出生入死。而且年少时,就与陛下是莫逆之交。柴绍为人随和,心系天下。他算是军中最重视士兵生命的将领,每每出战,总是要做得周全,力求己方伤亡最少。旁人不知,陛下应该最是清楚。如今,这薛万钧在柴绍身边没学到这些,反而挑拨君臣关系,说什么他日怕能收复别处。薛万钧此乃小人也。”李靖径直指出。

    他作为大唐兵部尚书,领军人物。最烦的就是这种挑拨离间的小人。自古以来,多少忠臣良将就是被这种小人自以为是的报告所害死的。他对此种小人有一种本能的厌恶,以至于一向说话再三斟酌的他,也不去想什么顾忌。

    “爱卿一向谨慎,不料谈论此事,竟如此爽快鲜明。”李世民笑道。

    李靖一脸严肃,说:“陛下,我谨言慎行,但薛万钧所奏之事干系重大,稍不注意,就牵连无辜,导致祸端,臣自当不敢沉默。”

    “爱卿能如此,朕甚为欣慰。”李世民如释重负,将那封信收回去,轻轻折叠。

    这个微小的动作让李靖有些不舒坦。他认为李世民依旧心存疑虑,对于柴绍与李恪还有怀疑与考量。所以,本不想继续多言的他觉得既然说了,那就索性说到底。

    于是,他又说:“陛下,无论薛万钧出于什么目的。臣还是认为薛万钧这是杞人忧天,危害甚大。这柴绍大将军自小与陛下相识,他的人品为人,相信陛下比我更清楚。至于蜀王,他是陛下的儿子,陛下也最为清楚。再者,上次别有用心的弹劾中,蜀王与杨氏阿芝的处理,我觉得两个孩子已表明他们的心迹。此番收复朔方,正确处理突厥内部的矛盾,蜀王与柴绍功不可没。”

    “爱卿的意思,朕明了。”李世民说到此处,扫了李靖一眼。

    李靖立马敏锐地觉察出自己说太多,而且自己说的基本都是无用的。作为一国之君显然不可能不预防薛万钧说的这种可能。

    李靖只觉得心里一片悲凉。为将之人最忌讳的就是陛下的猜忌。

    “那臣先告退,毕竟秦将军还没消息。”李靖找了个说辞。

    李世民也不挽留,只挥了挥手,道:“你且去吧。”

    李靖离开后,李世民将那密信看了看,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朗声喊:“元宝,烧了。”

    甘露殿西北角的屏风后转出一人,正是李世民的贴身秘密暗卫元宝。他几乎没有询问,就将案几上的信件放在旁边的鼎炉里烧掉了。

    “元宝,你将蜀王给的信件都拿出来。”李世民吩咐。

    元宝默然无声,转入甘露殿西北角的屏风后,翻开一块地砖,将里面的箱子抱了出来。箱子是楠木质地的,黑漆烤面,金丝锁。

    元宝将箱子放在李世民面前的案几上,李世民拿出三把钥匙将那箱子打开,那箱子里厚厚一叠都是清江白写成的书信。

    “元宝,你对薛万钧的书信怎么看?”李世民一边整理箱子里的书信,一边问。

    “属下乃一届莽夫,对朝廷事务不太懂。暗卫只知道主人作的决定都是对的。”元宝平静地回答。

    他是孤儿,快饿死了被人捡回去,接受严格训练,成为最优秀的暗卫。而暗卫的信条里的第一位就是:主人所言永远是对的,主人是暗卫的天地。

    李世民叹息一声,也觉得不该问元宝这等事,但他又忍不住,说:“秘密召亭玉和明青来长安见朕。”

    李恪是他最喜欢的儿子,然而他不仅仅是父亲,更是一个王者。他要确保整个国家的安定,他还要确保玄武门之变不再重演。作为身处其中的人,那种痛苦滋味不是旁人所能了解的。他不愿自己的孩子们有朝一日也会如此。

    “是。”元宝转身离开,对在暗影里的手下吩咐下去。

    李世民则是就着日光,将那些信件一一展开。这些信件属于一个父亲和一个儿子的秘密,也属于一个臣子与帝王秘密。

    信件的内容并不会太长。有很多是做了紧急标记的。大多数是对于他所作所为的汇报,包括他自己训练了一大批的孤儿,组织成秘密组织:天煞地绝魑魅魍魉。

    他第一次知道这个组织的时候,是孩子写信告诉他:父亲,周遭对我们虎视眈眈,儿子不想坐以待毙。你在外征战

    ,我总要守护我的家人。

    再后来,天煞地绝魑魅魍魉为他带来了许多的情报,也完成了许多对于敌人的行动。让他能够在打仗的时候,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这是一个儿子对父亲的坦白和深情。

    然而,当这个父亲成了天下之主,儿子所持有的利剑就让他在为之骄傲的同时,隐隐忐忑。如今,薛万钧的这封信让李世民原本隐隐忐忑的心更加焦躁起来。

    “如果恪儿是长子就好了。”他忽然这样想。随后,又摇摇头,觉得自己太可笑。如今,事已至此,还做什么假设的事。

    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要弄清楚薛万钧所言。因此,他让元宝将一直监视蜀王行动的亭玉和明青召回来,问一问情况。

    他一封一封信读下来去,最近的信基本是每日一送。说的是突厥情况,以及他的行动。

    看到这些,李世民又觉得心柔软起来。李恪每个行动都写得清清楚楚,包括他派人秘密拜访突利,秘密会见前朝萧后和炀帝之孙。

    他对父亲,对君王没有隐瞒。

    可是,作为一国之君,他不得不彻查薛万钧所说的可能。这是对国家的保护,也是对恪儿的保护。若是有那种苗头,他当要将苗头在最初就掐断。

    他经历过的兄弟之痛,不能让孩子们再度经历。他喜欢自己的孩子们兄友弟恭,共同守护大唐天下,守护黎民百姓。

    李世民心里担忧。

    他对李恪是极其喜爱的,但经历过挣扎的他,已深刻明白即便作为君王,也不可能随心所欲,必须遵循祖宗法度来办事。

    如今,承乾就是太子,就算承乾有什么三长两短,都只能是嫡出的李泰,而非李恪。李恪庶出的命运已注定他必定不能登上大宝。就算他作为父亲,也是有心无力。

    因此,他想着约束他的言行,时时提醒他。

    读着李恪的信件,看了许久。他才蓦然起身走出甘露殿。被赶出来的内侍站在门口,瞧见陛下出来,连忙问:“陛下,可是要用膳?”

    “去东宫。”李世民一边说,一边大步往东宫去。他要亲自去东宫看看承乾,探一探承乾的深浅与想法。

    “需要让人通报御膳房送膳食到东宫吗?”内侍询问。

    他扫了内侍一眼,道:“朕不觉饿,就在东宫随意用点。”

    内侍明显感到陛下的不悦,立马闭嘴,认真引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