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定朔方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定朔方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梁师都趁着夜色清点军队,整装待发。

    然而,就在这个晚,有人递了名帖前来拜访。梁师都瞧着名帖的名字,蹙了眉,问送名贴来的家仆:“还有何人?”

    “就一人。”家仆回答。

    “让他先回去,我明日见他。”梁师都将名帖留下。

    家仆离去,正在擦拭盔甲的次子不解地问:“父皇,叔叔探路返回,想必是找寻到了那条传说中的小路。我们可依据这小路,从迷途山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长安城。柴绍与侯君集在此屯兵,就让他们屯着呗。朔方城内可是有暗道通向外面的山里。父皇,你为何不召见他呢?”

    “多嘴。”梁师都冷冷地扫了儿子一眼。这孩子不懂,他却是隐约觉得事有蹊跷。一人来拜会,这不是梁洛武的性格。

    次子被呵斥,只得闭了嘴。

    梁师都已决定派心腹部队驰援颉利,过了午夜就启程。这一次,他不会亲自前去,让心腹带队。柴绍与侯君集对他府虎视眈眈,他要守在朔方城,与朔方城共存亡。

    “过了午夜,你与鹰洋带人驰援颉利。你虽为我的儿子,但缺少作战经验,此番一切听鹰洋的就好。”梁师都交代完毕。

    次子表面答应,实际内心腹诽,只是惧怕他,不敢说出来。梁师都对次子的心思心知肚明,但他真是觉得太疲惫了,懒得再理会。反正次子扶不墙,还有长孙,那是个聪敏的孩子。

    于是,梁师都交代完毕,就径直回了住所。

    他所住的地方,可谓是天险,也算铜墙铁壁。他寝殿所在是在一座孤零零的高台之。这高台的四周都是万丈深渊,与对岸相距甚远,就是最好的弓箭手也无法将箭矢射到此处。而通往这座高台只有一处铁链桥。这铁链桥,夜晚就会被收起来,而白日里才会被铺开。在高台四周的对岸,是无数弓箭手把控,任何雀鸟都会被射杀下来。

    梁师都对旁人非常不信任。因此,他的寝殿没有一个人伺候,即便是最心腹之人。他在朔州城的这座高台之,做着自己的王,在这里他才觉得安全。

    这一次,他回到了寝殿,自己点亮了灯。赫然发现在寝殿的主位坐着一个人。

    他心一紧,能够神不知鬼不觉来到这高云殿的人,必定不是等闲之辈。而且,这样藏头露尾来到这里的人,必定是危险的。他顺手就将袖箭按下,喝道:“何方贼子,竟敢夜闯高云殿?”

    “梁师都,我恭候多时了。”声音响起,是带着甜美笑意的轻柔女子嗓音,那说话的语气带着略略的欢快,有点不严肃笑嘻嘻的。

    不过,尽管梁师都嗅到了不祥的气息,但他几乎出于本能地觉得这年轻女子的声音是他听过最好听的声音。

    “你是谁?找我何事?”梁师都一步都没有动,浑身冷汗阵阵。

    “我啊,你也听过。”女子脆生生地回答,言语里依旧带着轻笑,然后轻轻地站起身来,才继续说,“我乃弘农杨氏九姑娘杨氏阿芝。”

    脆生生的声音在大殿里回荡,站在主位高台的女子竟让梁师都觉得有一种不得不低头的威严。

    “你别唬我。杨氏阿芝不过是个小姑娘,何以能来到高云殿?”梁师都不太相信,觉得有人在故弄玄虚。

    “我师承仙者啊,什么地方我不能去?”女子笑嘻嘻的。

    “呵,师承仙者。旁人信,你以为我会信?这不过是弘农杨氏想要拯救衰败想的招罢了。”梁师都讽刺。他一直不认为杨氏阿芝那套师承仙者的鬼话,认为全是弘农杨氏那帮子老东西装神弄鬼干的事。

    “你爱信不信啊,反正我在这里了。”女子声音如同银铃在大殿里回荡。

    梁师都忽然无言以对。是啊,管人家是谁,反正人家在这里了。

    “你要如何?”梁师都顿了顿。

    “我是大唐子民,你是大唐敌对,你说我来做什么呀?亏得你还是一方霸主,这种问题还要问?”女子笑嘻嘻的。

    梁师都被激怒,喝了一声:“弘农杨氏既然把你打造成传奇,我今日就做传奇的终结者。”

    “你啊,还差得远。”女子声音轻飘飘的,速度极快,身形飘渺,已躲过了他发出的袖箭,稳稳落在他身后。

    梁师都大骇,立马回转身,欲要拉开距离攻击。可他略一转身,只觉得一股劲风扑面而来,随后就看到一张娇俏的女子脸,映着烛火,笑意盈盈。

    梁师都来不及反应,胸口顿然刺痛,浑身力量像是开了巨大口子的沙漏不断流走。

    “好快。”他只吐出这两个字。

    女子已抽出武器,站立在不远处。

    梁师都已说不出话来,没有一丝力气,视线终于模糊,陷入黑暗。

    江承紫远远地站着,血腥味在风中翻飞,令人作呕。

    她在梁师都的寝殿一侧找了一壶酒,慢慢地清洗了格斗刃,又拿了一件衣服擦干净,慢腾腾地收起来,才说:“李南,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

    “姑娘放心,我们的人会直接割下他的项人头。之后,就会说是部下反叛,牡丹烟花为信号,柴大将军会立马进军接手朔方城。”一旁的夜色转出一个人,正是天煞的首领李南。

    “锦云,我想他了,你对这边境熟悉,你与我一并前去吧。”江承紫吩咐。

    柱子后转出了一个女子,正是锦云,道:“诺。”

    四月末,月如钩。

    柴绍在朔方城外屯兵两日,这一晚就是约定进攻的日子。

    柴绍、薛万钧、、刘旻、刘兰成以及穹苍在中军帐门摆了酒席,静坐等待。而满营的柴家军整装待发,只等一声号令。

    从日落西山一直等到了后半夜。忽然,不远处的朔方城楼腾起烟火。那烟花直直冲天,在天绽放成一朵偌大的牡丹。而后,又是接连的两次烟火冲天,皆是牡丹形状。

    “可以出兵了,大将军。”穹苍平静地说。

    “是的,可以出兵了。”刘旻与刘兰成一脸兴奋。

    “嗯,可以出兵了。”柴绍回答,随即转身吩咐柴勋传令下去,大军立即开拔,进攻朔方城。

    薛万钧在一旁很是无语,心里不由得打鼓:怎么他们对这个来历不明的穹苍这样信任?这是十万大军啊,怎么能当儿戏?

    “薛将军,你怎么还

    在发呆?快快前行啊。”柴勋催促。

    薛万钧很是无语,也只得回到自己先锋官的位置。

    柴绍大军来到城下,只见城门大开,城门前齐刷刷跪了一地的人,而城门楼竖了降旗。柴绍诧异,怕其中有诈,看了看穹苍。

    穹苍却是驱马前,朗声问:“所跪何人?”

    为首一人回答:“我乃梁师都之堂弟梁洛武。他残暴不堪,勾结蛮夷,鱼肉百姓。实则是罪恶滔天,昨日听闻大唐柴家军到来,我们特斩杀梁师都前来投诚。朔方城全城百姓,各方将领,愿回归大唐。

    为首这人正是今日才回归的探路者梁洛武,是锦云手下善于易容的高手所扮。尔后,他向柴绍奉了梁师都皆其子的项人头。

    尔后,柴绍顺利进入朔方城,清剿了还在抵抗的部分叛军。经过几个时辰的清缴,当红日初升时刻,柴绍执掌了朔方城。

    “是该向朝廷汇报胜利了。”薛万钧进言。

    “国公爷万万不可,突厥援军就在朔方城三十里外,火速赶来。”穹苍缓缓地说。

    “什么?”薛万钧大惊。

    “薛将军随我迎敌。”柴绍朗声道。

    柴家军往朔方城以北突进,一个时辰后与突厥骑兵相遇。薛万钧一股子窝囊气憋着,去就是一顿砍杀,勇猛异常。

    柴绍将梁师都人头悬挂,喝道:“你家大王与我大唐陛下有盟约,如今梁师都已死,你们这是要公然背弃盟约,与大唐为敌吗?”

    颉利与突利闹得不可开交,正剑拔弩张,派来驰援的人本来就不多,再加瞧见梁师都已死,朔州城已落入大唐手中,便立马退去。

    薛万钧杀红了眼,还要追去。柴绍挥手下令班师回朝。

    “薛将军现如今还不是打突厥的时机。”柴绍对薛万钧说。

    薛万钧点点头,柴绍等人驻守朔方城,只等朝廷任命下来,再行撤军。一切妥帖,穹苍也要告退。

    薛万钧是万分好奇,轻声问柴绍:“大将军,这朔方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梁师都怎么忽然就死了?而且看起来并没有经历过什么血战。”

    “兵不血刃不是很好?”柴绍反问。

    “好是好,但总觉得有些蹊跷。”薛万钧蹙了眉。

    “梁师都暴政,手下反叛杀之,还有什么蹊跷?”柴绍扫他一眼,心想:得找个机会跟陛下说说,下次再有什么战事,千万别派这么一位来跟着自己,真是有勇无谋,连一向笨头笨脑的柴勋的脚趾头都及不。

    薛万钧自己也说不出来,只说直觉。柴绍冷笑一声,没理会,径直让柴勋准备好酒好菜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