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已注定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已注定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初夏的北地,还带着微微的凉意。·ka书n·在朔方经营日久的梁师都则感觉这个初夏是人生中最严寒的冬季。

    他年少得志,又是贵族之后,一路升迁,顺风顺水。在群雄逐鹿的当年,他也是满怀理想,起兵倒戈。在无数个寒冬夏夜,他也曾做过登上龙椅,手握天下的梦。

    然而,李渊脱颖而出,各方势力相继败给李世民。他就知道自己离这个梦越来越远了。

    但是,怎么能甘心啊?

    于是,他曾多次出兵挑衅初初建立的大唐,谁知还没见到那些赫赫有名的战将,只与一些小虾米对垒,就已感觉异常吃力。他便知晓贸然出兵,绝对没有半分儿好处,要灭掉李氏一族,那就要削弱他们的实力,同时还要联合强大的外力。

    所以,他兀自把自己关在书房三日。三日后,他启用了最心腹的谍者,开启“斩唐”计划。这些从未执行任务的高级间者们开始积极运作,让本就罅隙颇深的李世民集团和李建成集团矛盾越发尖锐,直到不得不决战的地步。

    长安城风起云涌,好消息接连传来,终于,在公元626年,李世民于玄武门设伏灭了太子李建成与齐王李元吉。李渊心痛不已,朝廷动荡。

    梁师都明了这是自己这一生最好的机会,若是错过这一次机会,待李唐喘息过来,自己迟早会被对方吃掉。于是,他联合了义成公主,撺掇突厥新主颉利挥军南下。

    挥军南下的结果令梁师都很失望,李唐并没有覆灭。颉利还与李世民渭水之盟,而他苦于没有绝对的实力,只能吃这哑巴亏。一看书··

    从颉利撤军开始,梁师都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查阅各种典籍,最终想着再撺掇颉利大干一番,为自己再创造一次机会。因为他明白,待李世民羽翼丰满,必定不会容下他。因此,他的间者开始活跃于突厥,撺掇颉利寻找那条只有只言片语的山中小道。他信誓旦旦地对颉利说:“那是一条比陇山小道更便捷,更能直取长安的路。”

    颉利考虑日久,也有些忌惮李世民。终于在八个月后给予他答复,进行探路。

    而今,探路的人还没回返,李世民的大唐在一个接一个的天灾里挣扎,但他怎么就忽然调兵来袭。

    “莫不是探路出现什么问题了?”梁师都想到这个可能,顿时觉得无比绝望。

    “父皇,我看柴绍与侯君集来势汹汹。我们得准备准备。”次子走到他身边,为他披上披风。

    梁师都轻轻点头。

    “父皇,是不是派人去突厥说一说?毕竟,我们也算他们的屏障,我们有个三长两短,他们以后就会直接面对李唐。而李唐占据朔方城,他们突厥就再无天险可守。人家可以直接一马平川,直取突厥王庭。”次子继续说。

    梁师都很是疲惫,只说:“你大了,就照你的意思办吧。”

    次子很是兴奋,问:“那些想要叛变的,是不是就地杀掉?”

    “嗯。”梁师都点头,尔后说自己累了,要歇息。

    次子告退,连夜派人前往突厥,请求支援。梁师都则在竹榻上睡了一夜,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每个支离破碎的梦境片段都是兵败如山倒。

    第二日,梁师都醒来,剩下的几缕黑发已全部白了。他闭门不出,将所有事宜交给次子,只一个人在小楼上发呆。

    次子手握大权,摩拳擦掌,蠢蠢欲动。若不是几位家生子将领拦住,梁师都的次子估计就已带人直接与柴绍来个正面对决了。

    梁师都在小楼上整整关了一日一夜。第二日,当他走出小楼时,收到了颉利的书信。书信大意是说梁国作为突厥的盟友,如今突厥叛乱,还请梁国出兵助他一臂之力。

    “父皇,突利先前征讨薛延陀失利,颉利问罪。突利带人反了。”次子叹息,“颉利虽是王,但突利也经营日久。他们这一打,也不知打多久,而且必定是两败俱伤。如此一来,颉利根本就没办法也不可能顾着我们。”

    这是个绝望的消息!

    梁师都完全不想讲话。而一干所谓大臣又在报告柴绍屯兵情况,分析大唐可能的动向。他越听越烦,径直扔了一支鹤嘴铜壶出去,一干大臣闭嘴。他则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到了午膳时分,收到了消息:突利和颉利都向蜀王求助,蜀王表示自己无权调动军队,何况即便可以调动,但也断然没有干涉别国内政的道理,更别说在别国领土上动武。

    “父皇,李恪这小子说得冠冕堂皇。他李唐不对突厥恨之入骨,我才不信。”次子撇撇嘴。

    “突厥的态度如何?”梁师都不想听儿子表达愤怒,径直询问消息。

    “李恪那小子说不好办。突利和颉利都向长安派了使者,要求援助。”次子回答。

    “蛮夷竖子,真可笑。”梁师都冷笑。

    “我亦觉得。”次子说,“我还认为李世民会谁都不帮。”

    “是。”梁师都这次径直赞同了次子。

    次子鲜少得到父亲的肯定,很是惊讶地呆愣住了。梁师都觉得这次子真是扶不上台面,无奈聪颖的长子已亡故,他膝下男丁稀少,也只能培养着看吧。何况,他这些年正在逐渐失去信心。

    “父皇,你赞同我?”次子很激动。

    梁师都扫他一眼,说:“你要谨记:天下从来没有太平,也没有所谓的和平。你肉眼看不到的战争一直在进行。”

    “什么?”次子不明所以。

    “战争从来不是方寸战场之事,所有的胜利除了绝对的军队实力在战场上的胜出之外,在暗处时时刻刻都在战斗着。”梁师都也不解释,继续说着。

    次子有些明了,但又不确定地问:“父皇,你所指的是间者?”

    梁师都总算欣慰了点,对次子点头说:“有时,一个间者可以改变整个格局。而此番突利与颉利的反目,大约也是大唐间者的手笔。如同我们想要削弱他们一样,他们也在想办法削弱强大的突厥。”

    “那我们帮还是不帮?”次子有些迷茫,忽然对未来充满了茫然和恐惧。

    “李世民不帮,我们帮。”梁师都看着远方初生的红日,很坚定地说。

    他明白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梁国不能没有颉利这个强有力的盟友,与其说这次是在帮颉利,还不如说是在帮

    自己。

    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

    于是,他抖擞精神,清点兵马,悄然屯兵,静待突厥派往长安的最新消息。

    然而,梁师都还没等来长安使者的消息,却等来了一个人。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