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 边境之势

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 边境之势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王谢还是看着李承乾,:“眉目不利索,不是个能成大事的。”

    李承乾一听,哈哈一笑,道:“我当你能出什么好理由,原来的是什么面相。”

    “殿下,所谓相由心生。那面相都是内心折射所成。这种眉目不利索,眼神充满猥琐yin|邪之人在东宫,并非好事。”王谢还是一脸严肃地。

    他从前只是在这唐朝随意地活着,活得百无聊赖,也活得放肆。他从没想过去见见这些赫赫有名的历史人物。实话,他并不爱好历史。

    但他自从与阿芝相遇后,开始担忧阿芝的处境,于是仔细一想,那些曾经学习的历史知识都蜂拥而至。这几日,他又跟随独孤思南,目睹了一切的争斗。他逐渐明了了阿紫的思路是想要把李承乾培养成一个优秀的太子,扶植他上位,成为伟大的大唐子。而李恪则低调低调再低调,最好去农科院摆弄杂交水稻什么的。那么,没有锋芒的李恪才会安平度过一生。

    实话,他初初理解了阿紫的思路后,立马感觉队长大人真是脑洞清奇啊,这么曲线救国的思路都能想出来。若是换成他来,恐怕就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直接让李恪登上帝王之位,看谁还不服,就继续打杀之。

    不过,他两相比较,还是觉得阿紫的思路更有意思。

    那么,既然要守护她,那也出一份儿力。

    对了,当初参与李承乾谋反的有谁?

    他兀自思考,只想到了杜荷、贺兰楚石。不过,貌似杜荷还在家里闭门苦读。然后,他前两次去都见到了贺兰楚石,也不知是不是先入为主,他总是觉得贺兰楚石这人非常人,很是猥琐。于是,他觉得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所以,就这么了。

    “这样?”李承乾看了看独孤思南,以眼神询问。

    独孤思南蹙了眉,道:“话虽这样,但我不曾注意过这贺兰楚石,不好下判断。”

    李承乾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才对独孤思南:“贺兰楚石虽是一名的东宫统率,但其背后是侯君集,即便真如王谢所言,这事怕还得从长计议。”

    “此等事,太子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反而是皇上派来的老师,你可要招呼好了。这里面不乏大儒先贤。太子既要虚心请教,好好学习,问道于贤达之人。若是觉得他们所言甚好,就记下来;若是觉得此人瞎讲,就在心里暗暗骂骂,怎么骂舒服就怎么骂,然后,等他讲完了,笑意盈盈地‘受教了’,送走他们,心情还大好。”独孤思南巧妙地转了话题。

    “先生此法新颖,下次试试。哈哈。”李承乾很是高兴,随后以色不早告辞。

    李承乾走后,独孤思南很严肃地对王谢:“以后,这等事,你不要鲁莽。”

    王谢垂了眸,缓缓地:“阿紫走了七了。”

    “六七个时辰。”柴令武插嘴。

    王谢狠狠地瞪了他,独孤思南也沉默。然后,柴令武也叹息一声,三个男人看着眼前的美景,心情齐刷刷地不好了。

    “阿芝和李恪都是人精,你看看他们的部署,环环相扣。想必这次出门,他们也是有万全之策,肯定有部署的。”过了好一会儿,柴令武率先打破沉默。

    “也许。”王谢冷冷地回答。

    “阿武,你父亲目前该在夏州,严阵以待吧?”独孤思南忽然问。他记得历史上攻打梁师都的人就是柴绍和薛万钧。

    “这,军事机密。”柴令武有点尴尬。

    “本想让你修书问问你父亲,那算了,我们还是等着吧。”独孤思南叹息一声,心里越发不安。

    柴令武很是抱歉,长吁短叹,然后心烦意乱地喝了一杯酒,不开心地自言自语:“真是窝囊,除了等,真是不知该干什么。”

    除了等,还是等。

    这是屯兵夏州的柴绍所要做的事。他每日里看书,观察周围的地形,记录夏州的气、物候、植物,走访夏州的风土人情。

    这样的大将军让薛万钧不解,甚至气恼地问:“国公爷,恕我无礼,你是来打仗的?”

    “当然。”柴绍回答。

    “那为何在这么屯兵日久,什么都不做?反而游山玩水?”薛万钧是个急性子。

    柴绍扫了他一眼,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兵家入门常识,薛将军不懂?”

    薛万钧彻底无语,只默默退在一旁,看着柴绍在沙盘上比划,他就很不服气,疑心这柴绍真如传中勇猛,用兵如神吗?不是因为是太上皇的女婿,又在太上皇起兵时倾尽家财才有今的所谓功勋吧?

    薛万钧兀自站在一旁怀疑,柴绍完全不理会他,只认真地检查着沙盘,进行各种修改。约莫一刻钟,薛万钧觉得这么站着不是事,便率先打破沉默,与柴绍攀谈:“国公爷,我们屯兵在这里,恐怕不是来打仗的吧?”

    柴绍抬起头看他,觉得这人勇猛异常,但到底年轻。

    “何意?”柴绍问。

    “昨日,蜀王一行已越过梁师都,顺利到达突厥。我想我们在这里,其实只是为了给梁师都和突厥威慑,主要的目的其实守护蜀王吧?”薛万钧做了大胆的猜测。

    柴绍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朝廷的安排,一切听命行事即可。”

    薛万钧很是失望,尴尬地笑笑:“国公爷,我此番是你的副将先锋,你对我口风如此紧,不应该呀。”

    “少将军,我实话实。”柴绍平静地,然后看了看桌上的铜壶刻漏,盘算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果然,片刻之后,柴勋带着满身夕阳跑进来,喊了一声:“大将军,有情况。”

    柴绍猛然站起身,连带一旁尴尬的薛万钧都精神为之一振。

    “什么情况?”薛万钧急忙问。

    气喘吁吁的柴勋拿起桌上的冷茶咕噜噜灌了一大口才:“前方探子来报,突利败了。”

    柴绍脸上露出笑容,道:“颉利征战不休,对别的部落赋税颇重,此番派突利去攻打薛延陀和回纥,其动机不纯。此一战,是注定的结局,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快。”

    “国公爷在等突利的战况结果?”薛万钧疑惑地问。

    柴绍点头,:“是。兵者,就要掌控大局,找寻最佳战机。”铜墙铁壁,齐心合力的强大突厥,我们与之对垒,只会两败俱伤。但若内部腐朽,矛盾丛丛,我们趁机而起,必可以最的伤亡取得最

    大的胜利。”

    “原来如此。先前,是末将不明就里,多有冒犯。”薛万钧拱手道。

    柴绍缓缓地:“我们作为将领,作为兵者,不能轻易言战,必要战,应该努力将伤亡减到最少,而获得最大的胜利。谁的性命都是性命,虽然那些士兵,你未必记得住他的脸,知道他的名字。但他们一样为人子为人父为人夫。”

    薛万钧作为将领,从来想的是打胜仗,想的是立功劳。从未细细深究过这样的问题,他此番听到这话,顿时觉得惭愧:“国公爷,末将受教了,定当铭记。”

    “你记得就好。我们言战,是不得不战。但我们不能忘记战的目的是为了不战,是为了守护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柴绍缓缓地,心里却想起初初领兵时,秀宁就是这样对他的。而后,他与秀宁也是这样对待手下的士兵,柴氏一族的军队最爱戴的就是他与秀宁,每战必定全力以赴。

    薛万钧大为震动,连连受教了。

    柴绍却是没再理会,而是继续询问柴勋:“蜀王可安好?”

    “回禀大将军,出使突厥的使团一路入了突厥王庭所在。探子来报,双方非常友好,蜀王还与突厥二王子比了骑射与剑术。蜀王略胜一筹。”柴勋忍不住得意之色。

    柴绍也是高兴起来,:“这颉利的第二子可是他的骄傲,据闻是突厥第一勇士,骑射尤为了得。蜀王倒是厉害,险胜一筹,亏得他做得出来。”

    “是呢。据闻那二皇子一箭双雕呢。”柴勋不紧不慢地。

    “一箭双雕,当年也只有长孙晟能做到。”柴绍感叹。

    “蜀王一箭三雕。”柴勋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语气。

    薛万钧惊讶地连声叫好,柴绍也是呆愣片刻,很是惊喜地问:“可当真?”

    “咱们的人回来的,错不了。”柴勋抑制不住激动。

    “好,好。这子够意思,没丢我们大唐的脸。”柴绍很是激动,在中军帐里走来走去。

    柴勋站了片刻,等柴绍平静下来,才:“大将军,蜀王命人带了话过来,那人就在军帐外。”

    “蜀王?”柴绍很是诧异。

    “来人持蜀王秘密印信与亲笔手信。末将怕有诈,已让人戒备。”柴勋回答。

    柴绍让人将来人请进来。来人是二十来岁的男子,方正的脸,浓眉大眼,眼神沉静。

    “拜见国公爷。”来人平静地,然后弓身呈上手中的蜀王印信和亲笔手信。

    “大将军,这印信,我们从前见到过几次,因此,我把他带过来了。”柴勋解释。

    柴绍早就看到那枚印信。之前,他驻防陇佑道,跟吐谷浑打得不可开交,有几次差点着了道,就是有人持了这枚秘密印信送来了情报。只是,那会儿送信的是个面目普通的少年,名曰“月牙”。

    “从前都是月牙。怎么此番换人了?”柴绍问。

    “回禀国公爷,月牙有别的任务,今日事关重大,就穹苍亲自来了。”男子依旧平静。

    柴绍一惊,问:“你就是穹苍。”

    “正是属下。”穹苍缓缓地回答。

    柴绍接过那枚印信验了真假,又打开那封信。果然是商品清江白的纸张,微微在右下角摸一摸,那里有略略的粗糙感,有一字:紫。

    从前在军中,阿念将军所有的通信都使用这种信纸。后来,他收了杨敏芝为义女,蜀王也不瞒着,自己就是阿念。

    柴绍认真看完了信件,看向穹苍,问:“蜀王这是何意?”

    “让国公爷整兵前行二十里,兵临朔方城,然后静待几日,震慑梁师都。只等突厥形势一逆转,朔方城就会有以牡丹烟花为信号,国公爷就可攻城。”穹苍。

    “哼,我们如何能信你么?这十万大军性命交给你?”薛万钧冷哼。

    柴绍扫了他一眼,没理会,只对穹苍:“我定配合蜀王,只是不知要屯兵朔方城下几日?可否要通知侯将军?”

    “我家蜀王所言,不出三日定可大有作为。至于侯将军按兵不动,震慑突厥,方为良策。”穹苍回答。

    “那还请阁下在这中军帐里待上三日。”柴绍微笑。

    穹苍亦微笑,很干脆地答应好。

    “见谅。毕竟,我的士兵也是人命。”柴绍解释。

    “素问国公爷爱兵如子,蜀王早就明了,也不曾想过属下会回返。”穹苍微笑。

    “那就委屈阁下,让你与我在这中军帐里呆着了。”柴绍笑道。

    “恭敬不如从命。”穹苍依旧微笑,然后走到沙盘边,与柴绍一并研讨进军路线和部署。薛万钧呆愣在一旁,暗自嘀咕:我可是陛下钦点的先锋啊。这是什么节奏?

    当夜,柴绍大军用过饭后,收拾一番,悄无声息地向前推进,在朔方城外三十里处安营扎寨。第二日,红日初升,梁师都的边境守将陡然发现在缭绕的轻雾中有大军驻扎,目测得有十万大军。

    巡逻守将大惊失色,匆忙报告梁师都。梁师都亲自登上塔楼观察敌情,只见大军井然有序,屯兵边境,迎风招展的两面旗帜,一面是大唐的军旗,另一面上面只有一个字“柴”。

    “是柴绍。”梁师都叹息一声,心与眉都蹙了起来。

    他心里一阵慌乱。纵观他征战一生,虽身为隋朝的鹰扬中郎将,但实际上并没有跟柴绍这种级别的将领对垒过。大唐对他仅有的几次征伐,也是不太有名气的地方守将。而那时,他的身后还有突厥人,因此没有败。他单独出击的几次,都是败了。

    “李世民竟然派了柴绍来。”身旁的人是梁师都的第二子。

    “不止。”梁师都语气落寞地,“前日里,探子来报,还有侯君集带领的五万人马距朔方城东南五十里外的山坳驻扎。”

    梁师都第二子惊得不出话来,好半晌才对一直看着远处的父亲,问:“那,那我们是否向突厥求救?算算日子,三叔他们也该回来了。”

    梁师都叹息一声,:“走一步算一步,回去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