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 断尾

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 断尾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李世民的这句话问话要的是长孙无忌的一种态度,一个承诺。

    长孙无忌也是明白人,知晓陛下的话说到这里,要的就是一个承诺,一种态度。而他更清楚长孙一族度过这一次的难关后,自己与陛下之间再也回不去了。而日后该何去何从,他需要好好想想。

    “陛下,臣一定不让陛下失望,不让皇后失望,不让朝廷失望。”长孙无忌沉默片刻,躬身一字一顿地作出了承诺。

    “有你这句话,朕就欣慰了。”李世民叹息一声,尔后转身坐下,示意长孙无忌也坐下谈一谈如何解决目前这件事。

    “臣管束不力,让陛下为难。臣罪该万死。”长孙无忌说着就要跪地叩头。

    “辅机,朕最不喜欢你这点,好端端地谈着,说这些就没意思了。”李世民挥挥手制止了长孙无忌。

    “臣不敢乱了尊卑。”长孙无忌回答。

    李世民无可奈何地笑了,摇着头说:“你呀。朕也不与你多说这些没用的。说了,你下次还是这般。”

    长孙无忌尴尬地笑了,李世民一手理着手中的奏折,一边说:“这次毕竟是四房闹出的乱子,四房是跑不掉的。而你,这次就做得彻底一点,把各房的权势都收一收。毕竟,作为一族之长,掌控不了各房,也简直是让人笑话。”

    长孙无忌听到这里,立马就明白陛下的意思:长孙四房是必定保不住的。而长孙一族的势力过大。而削弱各房势力其实就是削弱长孙一族势力这种事,要他亲自动手。

    陛下呀陛下,还是那么厉害,从未变过。

    “是。臣当竭力,不负陛下所望。”长孙无忌回答。

    “我相信国舅不会让我失望。至于往皇后宫里送医者的事,你也不必做了。皇后身子不错,又有尚药局的医者们盯着,不会有事的。”李世民想到皇后昨日那神情举动,便又再次强调。

    “是。”长孙无忌回答,一颗心沉了下去。他知道从今日起,自己与陛下的关系再也不能像往日那般了。

    “至于太子,自有太子太师、太子太傅等教导,国舅为国为民,操劳不止,这等事就不要再去管了。”李世民又说。

    长孙无忌只觉得一颗心沉到了湖底,这一次没有扳倒李恪,反而让这人反将一军。在他全心想着对付李恪时,他却又在长安城里部署了独孤思南。这小子果然不简单,不知老三能不能得手。

    “陛下教训得是。臣从前只觉得承乾是我的外甥,又是大唐储君,是大唐未来的希望,对他似乎过于严苛。”长孙无忌试着挣扎一下,想要试一试李世民在这件事的态度。

    李世民立马打断他的话,很严肃地说:“辅机,不是你对他严苛不严苛。即便你是他的舅舅,教育他、劝谏他,甚至他犯错奏朝廷,这些自有其想匹配的官员来做,而不是你。”

    长孙无忌听到这些话,心已坠入冰窖,垂着头拱手道:“臣从前糊涂,从今日起,定然会铭记陛下教诲。”

    “方才朕所言之事,你着手去办吧。”李世民以这句话结束了谈话。

    长孙无忌告退,走出甘露殿,只觉得这个四月真的很寒冷。

    李承乾带着张司直回到东宫,让内侍带张司直去用午膳。而他则是直奔别院偏厅。

    偏厅里,独孤思南正与柴令武在下棋。他还隔了一段距离,就听见柴令武在央求:“先生,你这下手太狠了,就不能容我想一想么?”

    “世子,说好的快棋呀。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要不全力以赴,可是对你的不尊重呢。”独孤思南笑着回答。

    “哼哼,等阿芝回来,让阿芝跟你下。肯定能赢你。”柴令武得意地说。

    “好啊。我也挺想她的。”独孤思南轻声说。

    “哎,王谢,你不要像个木头似的在那边站着啊,你好歹也来受受熏陶啊。”柴令武朗声说。

    “我赢不了先生的。”王谢回答。

    “呔,没趣,像个木头似的。”柴令武撇撇嘴,就躺到一旁的软榻,说,“这东宫的伙食呀还真比不阿芝的小厨房。啧啧,阿芝做的那些美食可真让我流口水。哎呀,好想念阿芝。”

    “世子爷,这是东宫,不要鬼叫了。”王谢说。

    柴令武耸耸肩,翻了个身,正要说什么,却见独孤思南站起身来,看了看桌的铜壶,自言自语道:“太子也该回来了。”

    李承乾在屋外一听,心里一惊,暗暗想:“这独孤思南真是再世诸葛,竟能算着他从甘露殿回来的时辰。说实话,这是他算不了的。因为他不知自己在甘露殿会花多少时间。”

    “远远地就听见先生念叨我了。”李承乾笑着绕过屏风。

    “事情如何?”独孤思径直问。

    “先生料事如神,陛下果然询问了我如何处理。我依了先生所言,看陛下神情,该是颇为满意。”李承乾毫不避讳。

    “太子此言差矣。这并非依我之言,而是太子自己的决断。”独孤思南提醒。

    李承乾一愣,哈哈笑道:“先生颇有意思。”

    “多谢太子夸奖。”独孤思南略略颔首,算是行礼。

    “不必多礼。”李承乾挥挥手,这才瞧见站在一旁的冷面少年。

    “这位是?”李承乾看他没有要向自己行礼的意思,料想这就是方才柴令武口中所称的王谢。

    “这位呀,是医者,叫王谢。是孙老先生的徒孙,独孤先生身子不适,杨九姑娘让王谢前来跟着。”柴令武作了介绍。

    王谢略略颔首,算是行礼。

    李承乾也不多计较,只问:“可是自己人?”

    柴令武点头,道:“不是自己人,阿芝断不会让他来跟着独孤先生。再者,不是自己人,我也断不会往东宫带。”

    王谢依旧沉默地坐在窗边,他看的是长安的风起云涌,想的可是那独自入山的女子。前世里,他还在世时,入崇山峻岭,他都跟她在一起,守护着她。

    可如今,他要在这里等待,真是特别煎熬。

    李承乾又瞧了瞧王谢,觉得这少年眉目里有种说不清的悲伤,似乎有什么深浓的不幸遭遇。然而,他此番没工夫去关心一个不相干的人的不幸。所以,他坐正了身子,径直说:“不出先生所料,真是长孙一族所为,而且他们真的断尾保命。真是可

    恨,不能伤其筋动其骨。”

    “还真是如此。”柴令武讽刺地笑笑。

    “太子莫恼。此番即便是只断其一尾,却也是太子胜了。至少陛下通过此事,对一向低调慎行的长孙无忌会重新审视。而太子通过此事,也会让陛下刮目相看。”独孤思南安慰。

    李承乾笑了笑,长叹一声,说:“不瞒先生说,我亦是这样想的。而且我这几日,觉得心情顺畅。从前,我一个人面对着长孙无忌的咄咄紧逼,真是难受。”

    “太子,从今往后,我们都在你的身后。”独孤思南倏然站起身来,对着太子行礼,神情严肃地说。

    柴令武一惊,没有表态。

    李承乾也是一惊,怔怔地看着独孤思南。看了许久,忽而笑了,问:“那先生对我可有什么要求?”

    “唯一要求,希望太子在其位谋其政。成为最优秀的太子,成为大唐未来最辉煌的希望。”独孤思南缓缓地说。

    柴令武在这一瞬间,忽然明白杨敏芝为何会与独孤思南这样亲近了。因为他们是一样的人:都有惊天之才,都想着为天下苍生谋福,都想着辅佐太子承乾。

    李承乾听闻,大为震动。他骤然想到偌大的国家,那么多的子民,万里山河,幸福兴衰都在自己肩头,瞬间生出万丈豪情同时,他想到这么多人的理想都在自己手中,他又觉得肩头一沉。

    “先生所愿,承乾定当竭尽全力。”李承乾神情坚定地说。

    独孤思南躬身,平静地说:“那就请太子按照程序去查,断了他这一尾。”

    “好。”李承乾心情颇好,先前的些许郁闷早就被一扫而空了。

    尔后,他命人传了午膳,与独孤思南、柴令武、王谢一并用了午膳。然后,他派了东宫护卫护送三人回了柴府。他则与张司直去查案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