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零三章 再也回不去了

正文 第六百零三章 再也回不去了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李承乾立马跪地,不卑不亢地回答:“陛下,我并非怀疑母后,但所有证据确实指向立政殿。因此,我才来禀告。”

    李世民神色稍微缓和,踱步到案几前坐下,才问:“你接下来打算如何?”

    “顺藤摸瓜,揪出幕后之人。”太子回答。

    “你不怕牵扯你母后?”李世民继续紧逼太子。

    李承乾神情自若,朗声回答:“儿臣是母亲教出来的,我相信我的母亲不会牵涉其中。而那些用心险恶之徒,儿臣必定是要抓出来严惩。”

    “即便那人权倾朝野?”李世民已平静下来,冷眼看着整个局面。而今,他就当这是对未来继承人的一次考验。

    李承乾沉默了。

    该怎么做,他心中早有决断。然而,他唯一不确定的是自己的父亲想要听到的是哪一种答案。眼前的人不仅是自己的父亲,更是天威难测的帝王。

    “你该如何?”李世民声音不知不觉威严了几分。

    李承乾不敢继续沉默,便硬着头皮,说:“回禀父皇,儿臣若是张司直,必定竭尽全力,禀告办案,不管对方是谁。但儿臣是太子,所作所为必定要慎重。一则是看朝堂是否动荡,二则是看这势力可否连根拔除。若是不可抗衡,或会引起朝堂的大动荡。那么,就暂且搁下,文火炖之,温水煮之,待时机成熟,再一并拔除。”

    李世民听到此处,略微欣慰,神色稍微缓和。他也不想继续逼迫长子,便说:“行了。你也辛苦了一宿,你带张司直一并用了午膳,继续顺着这条线查下。”

    “是。”李承乾不明白父亲的安排,但也不敢反对,径直应答,与张司直一并退了出来。

    两人退出来,正巧碰见长孙无忌觐见。李承乾还是很礼貌地向他行礼,亲昵地称他舅父。长孙无忌神色疲惫,对着张司直与李承乾点了点头,便匆匆入了甘露殿。

    李承乾就站在原地,瞧了瞧天上的日头,有些迷茫地问:“张司直,你说我父皇是个什么意思?”

    张司直一怔,连忙摇头,说:“臣愚钝,不知天子何意。”

    “李承乾扫了他一眼,叹息道:“你这人很精明,却也无趣得很啊。”

    “是。认识我的人都这么说我。”张司直假装不懂李承乾的揶揄。

    “嗨,你呀,还真无趣。”李承乾无可奈何,只得大步往前走。张司直小心翼翼地跟着。

    李承乾走了几步,忽然转身问:“击杀房相国的贼子招了么?”

    “回禀太子,招了。”张司直回答。

    “那么,是谁?”李承乾很有兴趣。他方才在甘露殿里很是紧张,甚至有点乱了方寸,忘记询问那些贼子的审讯情况。

    “回禀太子,口供指向是长孙四房。”张司直说。

    李承乾听到这个答案,哈哈一笑,恍然大悟地说:“原来如此。我说贼子们这样猖獗,敢光天化日之下行刺当朝相国。”

    张司直一愣,有点云山雾罩。

    李承乾看他一脸懵逼,笑着问:“张司直,你想不明白吧?”

    “臣愚钝。”张司直说得非常诚恳。

    “他们本以为毒杀一个独孤思南绰绰有余,却不料独孤思南早有准备,而临时起意的计划必定漏洞百出,被揪出来是迟早的事。与其全军覆没,不如学壁虎断尾,舍弃一尾,保全自己。”李承乾缓缓地说。

    张司直恍然大悟,对于先前想不通的事,也终于想通了。

    “原来如此。本来他们计划里只有杀死独孤思南,尔后进入张府、击杀房相国都不过是引我们彻查的计谋。”张司直说。

    “正是如此。”李承乾点头,神色却是凝重起来,随后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不知太子为何叹息?”张司直看这少年人的神色,觉得其中有异。他越发想知晓这案情的来龙去脉,便顾不得对方是太子,径直询问了。

    李承乾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说:“张司直,你我查下去的结果,就是人家想要的结果。”

    “太子的意思是说,我们,其实,都已是别人布局上的棋子?”张司直不可思议地说。

    李承乾没有说话,只瞧着蓝天发呆片刻,尔后叹息一声,很是坚定地说:“先用午膳,吃饱了认真地查吧。即便只能断了其一尾,也要让对方刻骨铭心地痛。”

    甘露殿中,李世民将犯人的口供丢给长孙无忌,语重心长地问:“辅机呀,你看吧,你长孙一族这是在做什么?”

    长孙无忌顿时跪地,口称惶恐,一脸不可思议地说:“臣不知竟是如此,臣不知。臣一定彻查,给陛下一个交代。”

    “荒唐。彻查有大理寺与东宫一并合作。你作为嫌犯,你去彻查合适吗?”李世民不悦地说。

    “臣糊涂了,请陛下见谅。”长孙无忌还是跪在地上。

    “辅机,你我之间必须要说这些。”李世民命内侍退下,亲自将跪地的他扶起来,说,“你我一并平定天下,发誓要让百姓过好日子,我们一并出生入死,不知多少次了。你与皇后是我的左膀右臂,我与你们兄妹的情谊,旁人不可知,你却该是知晓的。”

    “陛下,在臣心中,陛下是臣的挚友,是臣的天,是臣最敬重的人。也是臣愿拿生命守护的。”长孙无忌低声说。

    李世民想到往日,心中略惆怅,对他说:“你且先坐吧,我们该谈谈了。”

    长孙无忌一脸惶恐,在一旁坐下。

    李世民叹息一声,在案几前坐下来,才说:“多少有功之臣都是居功自傲,忘了规矩。可我的辅机呀,却是要低调到尘土里去。”

    “这是臣应该的。作为外戚,必须避嫌历朝历代都有祸患,臣必须避嫌。”长孙无忌回答。

    李世民似笑非笑,说:“辅机这份儿心,我与皇后都铭刻在心。然而,你是有才之人,在朕的朝廷里,唯才是举,从不避亲嫌。因此,你就该到你该去的高度。”

    长孙无忌心里打鼓:皇上这什么意思?不是来责问四房的事么?怎么反而像是要升他的官似的?

    眼前这人即便是他多年的好友,他也看不透他的心思,而今他贵为天子,心思跟是深如海,手段也越发高明了。

    “臣觉得就在这个高度刚好。陛下圣明,四海贤达皆从之,有才

    之人如过江之鲫,臣就不凑这份儿热闹了。”长孙无忌即便不知天子意,但低调的态度与恭维的话是没有谁抵挡得了的。

    李世民一时没有说话,只是将那些口供仔仔细细地整理整齐。甘露殿里安静极了,屋外的鸣蝉已被内侍们抓干净了,周遭静悄悄的。有风从门口的屏风处绕进来,吹得殿内帷幕沙沙作响。

    李世民将那些口供整理齐整,才说:“丽质是我与皇后的爱女,是我最喜欢的公主。冲儿也大了,等过两年他们完婚,我们也算更亲近了。”

    长孙无忌不明白皇上怎么忽然扯到冲儿的婚事,他只能的附和着说是皇上厚爱什么的。李世民摆摆手让他打住,不要说这些套话。

    “是。”长孙无忌恭敬地长身而坐。

    李世民缓缓站起身来,捶着腿在殿内踱步。长孙无忌也立马站起来,很恭敬地站在一旁,询问:“陛下这腿疼的毛病又犯了么?臣认识一些很有名的医者。”

    李世民眸光一沉,想起先前李承乾说舅舅总是往母后宫里送医者,那些医者真的有奇效吗?舅舅是关心母后身子和腹中皇子,但这似乎不妥帖。

    当时,他还斥责李承乾,说你舅舅与你母亲相依为命,兄妹情深。你母亲身子不好,你舅舅关心一番,这有什么不妥帖?

    李承乾只称自己错了。可昨日皇后亲自前来干涉承乾的婚事,暗示国舅太严厉,总是盯着皇子们,很是不好。

    当时,李世民惊出一身冷汗。他知晓皇后说话做事极有分寸,断然不会随意地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暗示话语。皇后这么说,一定是国舅做了什么事让皇后觉得不得不说,而且事关重大。皇后还刻意提到了国舅盯着皇子们。

    这盯着皇子们什么意思?

    先前,他只以为长孙无忌对恪儿有意见。怕恪儿威胁了承乾的地位,所以作为舅舅维护外甥,作为大臣维护大唐未来继承人的尊严,他觉得很正常。

    可皇后如今的意思,长孙无忌还盯着他的亲外甥承乾和李泰,但又对皇后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儿关怀备至。这真是细思极恐的事。

    所以,漫漫长夜,李世民让内侍召了相关人员,查了查长孙无忌送进宫里的那些医者。无一例外都是为了确保小皇子降生的好手。

    李世民摇摇头,一颗心如坠入冰窖。早朝发了一通脾气,刚回到甘露殿,就接到了张司直连夜审讯的口供。

    长孙无忌呀,难道你也要走所有外戚的老路么?

    李世民只觉得四月底的长安竟然如同冬日一般让人心凉。

    可是,长孙无忌是挚友,是知己,是皇后的兄长,是朝廷的肱骨之臣。无论于情于理于天下,还是有必要挽救一下。

    于是,他召来了长孙无忌,要与他长谈一番,做一些事,削弱一下长孙一族。

    “医者?医者是尚药局的事,你为臣子,可不要逾矩了。”李世民不悦地回复。

    “臣惶恐,是臣考虑不周。”长孙无忌心一惊,敏锐地觉得陛下这是话中有话。他嘀咕:难道皇后说了什么?

    想到此来,长孙无忌只觉得汗涔涔湿了贴身衣衫。

    李世民也不计较,只说:“辅机,你我认识多年,你的境况我亦知晓。你与皇后幼时,因父母不在,各房侵吞你们的财产,将你们赶出来。你们居于山中,艰难度日的这段往事,我是亲历者。”

    “是,当日陛下来接臣与皇后时,我们正居于山中。”长孙无忌听见皇上说往事,暗自松了一口气。对于陛下的平行,他还是知晓一二,如果还愿意说往事,那么事情就不会坏到哪里去。

    “长孙各房不乏才能者,然而,朕是瞧不上各房品行的。大唐初定,他们就来巴结你和皇后。然而,那时,我并非太子,他们有意无意想要做墙头草,这些事想必辅机你比谁都清楚吧?”李世民看了长孙无忌一眼。

    “臣,清楚。”长孙无忌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尽量地减少话语。

    “秦王府与建成一党斗得最厉害的时候,你亲自斩杀七房叛逆的事虽没告诉朕,朕却是清楚的。长孙七房想要投靠建成,置朕于死地。你先下手为强,让贼人伏诛。朕心里感激啊,你是宁愿背负上弑杀同族的罪,也要护着朕的周全。”李世民说到此处,也是湿了眼眶。

    那一段艰难的岁月,他想起来,就觉得艰难,就觉得异常感动。那么多的人跟随他,实实在在地为他着想。作为一个帝王,他念着他们的恩情。

    可是,如今一切太平,他更想的是保住这些愿意追随他,曾与他出生入死的人。

    “陛下,那是臣应该做的。”长孙无忌连忙说。

    李世民拿了帕子擦了擦眼泪,转过来瞧着长孙无忌,朗声问:“可是,辅机,你可知为何朕初登大宝后,会提携长孙各房吗?”

    “臣,臣一直想是因陛下爱护皇后与臣。”长孙无忌回答。

    陛下重用长孙氏的原因,陛下不曾说,但他却是知道。这是对他和皇后的爱护。作为长孙家的后人,他掌控了长孙家,成了长孙一族的族长。而皇后也需要一个强大的娘家。

    “是。虽说历朝历代外戚专权干政者不少,但没有强大的娘家作为后台,最终凄惨而去的皇后也不在少数。再者,那些历史的事是别人,不是朕,也不是辅机和皇后。”李世民语重心长,将当初的心思说了出来。

    他当时对自己,对皇后与长孙无忌充满了自信。可如今的事让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自负。

    “臣多谢陛下厚爱。”长孙无忌躬身行礼。

    此时此刻,他也是内心激荡,为自己这两年的所作所为以及各种打算充满愧疚。

    “辅机,我想,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李世民问道。

    长孙无忌只觉得这问话有千斤重,而且自己接下来的回答无疑就是对陛下许下的承诺。而这一次,陛下与自己谈这么久,回忆了那么多往日的情谊,或者就是陛下给自己最后的宽容。

    这一瞬间,长孙无忌知晓长孙一族暂时度过了难关,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他也明白陛下对自己已起了疑心,而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