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存疑

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存疑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红日初生,长安天牢,当街刺杀当朝相国的死士受不住刑,已经招供。

    大理寺张司直拿着口供,扫了两旁用刑的狱卒,说:“辛苦了。”

    “公子说,辛苦的是你呢。一宿未眠,怕东宫又要传召了。我们虽消耗精神,但任务完成,日头升起,就可以回家睡大觉了。”一名狱卒笑了,指尖腾起一团幽蓝色的火焰,将在牢中翩飞的蝴蝶化为灰烬。

    “也是。”张司直难得地笑了笑,对两人说,“那我先行离去。”

    “去吧,去吧。”两名狱卒摆摆手,示意他赶快去忙。

    张司直走出天牢,一轮红日带着耀眼的光芒照亮的长安。一宿等在门外的老仆人见到他,强打起精神,关切地问:“公子,咱们去何处?”

    老仆人是抚养他长大的,即便他现在做了官,年纪不小了,也一直叫他公子。

    他心疼地看看他,摇摇头,说:“你先回家,我去见陛下。”

    老仆人一听,倔强地说:“我等着公子呀。我怕旁人牵不好小风。”

    张司直苦笑,也只随了老仆人。老仆人连忙高兴地去牵马。张司直坐在马上,神情凝重。他怀里是犯人的口供,涉及当朝权势最大的家族长孙氏。

    长孙无忌是当朝国舅,是皇后的兄长,是天子的莫逆之交与心腹。

    天子对长孙氏会是什么态度呢?自己又该如何做才能完成公子交的任务?

    昨夜,他在天牢审讯,公子还亲自送来了贼子,说是入张府要窃取机密的贼子。当时,他与公子曾有过几分钟的秘密会谈。

    “公子,这要真话,还是假话?”他问。从前,公子不在长安,河东张氏没有任何动作,他就可以安心做他的司直,只审理案情。可是,公子来了,说张氏蛰伏日久,也该有所动作了。

    “你平常如何做司直,现在就如何做。”公子眸光平静。

    “那,那如果真话,很吓人——”张司直小心翼翼地询问。

    “你做司直的目的是什么?不是维护律法,保护弱小,让正义得以伸张么?”公子白了他一眼,尔后丢给了他两个狱卒的名字。

    他看了看那名字,便知晓这两人也是张氏子弟,怕是审讯的高手。

    “公子——”张司直看着转身离去的公子,喊了一声。

    “怎了?”公子转过身来,神情冷冷的。

    “张氏,不惧与谁为敌吧?”张司直问。

    公子就站在天牢高墙的阴影里,外面有一线天,有清幽的月光洒下来。他沉默了片刻,说:“张氏一族,何惧之有?”

    “可是——”

    他想到了一个女娃的脸,脱口而出“可是”两个字,公子曾动用了家族里许多能力去帮助这个女娃,甚至让他亲自赴弘农杨氏去护她。

    然而他问不下去,公子的脸在月光里更冷漠。

    “可是什么?”他开口问。

    张司直觉得毛骨悚然,还是硬着头皮,说:“如果是杨氏六房呢?”

    “杨氏六房造福万民,乃天下之福。河东张氏自当守和平,护万民。”公子平静地回答。

    “守和平,护万民,河东张氏,何惧之有?”张司直喃喃地重复。

    “很好。”公子说完,转身离去,脚步声轻得无声无息。

    虽然有河东张氏催眠与刑狱高手的帮忙,那么多的犯人一一审讯之后,还是到了白天。

    张司直在皇宫门口下马,交代老仆人要用水用饭,在阴凉处等他。他才整理好了衣冠,大步往太极宫方向去。

    此番,日头已高,早朝已下了。陛下早就移步甘露殿,在那边处理政事。

    他手持出入的牌子,一路到了甘露殿外求见。内侍很快就传召了他进去,他下跪行了礼,道:“陛下,这是连夜审讯的结果。”

    他双手将手中的口供举过头顶,内侍连忙过来取过口供纸张,在一旁检测是否有毒,或者暗藏什么的玄机。

    陛下则语气疲惫地说:“张爱卿,辛苦了,平身吧。”

    “多谢陛下,臣不辛苦。”他客套地说,尔后站起身来。

    “为张爱卿看座。”陛下说。

    他口称惶恐,但帝王看座,他还是正襟危坐在了帝王赐予的坐席上。

    一旁的几名内侍与医者检查完毕,将那口供奉上。陛下这才一脸凝重地瞧着,越瞧那眉头拧得越紧。张司直垂了眸,这些口供,他能一字不漏地背下来,甚至签字画押的地方,他都能记得。

    这些口供口供虽没有直接指出长孙无忌,但却明确指向了长孙一族的四房。长孙一族的四房为何铤而走险要这样做,他并没有审出来。这些人只交代是四房老太爷交代他们寻找跟独孤氏有关的资料,并且夺取房玄龄手里的绝密资料。

    而这个口供又明显有逻辑问题。因为不论是河东张氏或者相国房玄龄,即便他们手里真有关于独孤氏的绝密资料,即便可以凭借这些资料找到传说中惊天的财富。但暗戳戳地找机会抢不就行了,为何要这么明目张胆,这么着急?

    还是说,长孙一族已经猖獗到不怕死的地步了?

    张司直拿着那份儿口供一直想不通,然而这就是那些死士们一致的口供。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有什么秘密?他想不出来。

    李世民看完十几份儿口供,也问出了这个疑问。

    张司直很诚恳地摇摇头,说:“回禀陛下,臣也百思不得解。”

    “传长孙无忌来问话吧。”李世民叹息一声,旁边的内侍立马着手去办。李世民又将那些口供翻来覆去地看。

    甘露殿里,安静极了,只有铜壶刻漏发出极其微弱的声音,张司直正襟危坐在席上,觉得把自己坐成了一尊雕塑。

    不知过了多久,窗影都已移了一些,终于有人来了。不过,来的人不是长孙无忌,而是太子前来汇报宫里有人给独孤思南下毒的事。

    “启禀陛下,儿臣彻查了宫里,经过初步筛查,下毒的事有些眉目了。”太子说。

    李世民埋头看奏折,头也不抬地说:“我要实实在在的证据,不要有些眉目就来说。”

    “回禀陛下,儿臣本不该前来打扰,不过此事虽是有点眉目,但牵扯很广,儿臣不得不来禀告

    。”太子低声说,还看了看张司直。

    “张司直是彻查此案的,他就不用回避了。”李世民径直说。

    太子便点头,说:“那儿臣就径直说了。彻查此案时,发现下毒的人已死了。不过,很多证据他们还来不及处理掉。毕竟独孤思南是忽然入宫,他们的计划也是临时起意,并不周密。于是,儿臣彻查一番,揪出了一名嫌犯。经过审查,她招了。”

    “招了?”李世民很是惊讶,不可思议地瞧着这孩子,忽然有些恍惚,他怎么感觉这孩子还是承乾殿初生的模样,怎么忽然就长大了。

    “是,招了,说是外面传来的命令,就是灭了独孤思南。至于是哪个外面,她的对接线是谁。儿臣查了查,查到了立政殿——,因此前来询问父皇。”李承乾声音低了下去,不敢再说。

    张司直也是一怔,这立政殿是皇后住所。难道皇后也牵扯在这件事中吗?

    “大胆,那是你母亲,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她的为人,你还要犹豫怀疑?”李世民很是愤怒地喝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