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六百章 蓄势待发

正文 第六百章 蓄势待发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时夜,月光清幽。

    众人安睡,白凤鸟、老鹰、云歌也各自在为它们准备的鸟床上安睡。经过这一日与人类的相处,颇有灵性的白凤鸟和老鹰已很信任江承紫,对她很是听从。

    所有人都累了,也都睡了。甚至还有人鼻鼾如雷。可是,江承紫睡不着,她睡在简易的包裹枕上,瞧着洞口如水的月光,一颗心纷乱无比。

    而在千里之外,在驿站里刚刚经过一场劫杀,将来人悉数灭掉的李恪,同样无法入眠。他倚靠在驿站的窗口,瞧着窗外的群山。

    这一晚,月华千里,四野清明,那些山的轮廓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大唐国境之内,尔虞我诈,全是暗潮汹涌。

    他曾发誓这一世要护她周全,然而,他还是高估了自己。这一次,她还是被迁入其中。虽然,他作了近乎完美的安排,让她避开那些牛鬼蛇神们安排的属下,但他还是忍不住担心。

    毕竟,她所在的地方是迷途山。山高万仞,植被茂密,地形复杂,野兽众多。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对自然万物都怀着敬畏之心。

    那样的山中,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阿紫。”他低声喊她的名字。这么一喊,心就颤颤地疼,像是针在心上细细密密地扎着。

    “蜀王,夜已深,该睡了。”白衣的男子声音清雅。

    李恪扫了他一眼,冷笑:“三公子不也没睡么?”

    “我是蜀王护卫,自是要护卫蜀王安全,不敢睡。”长孙濬回答。

    “何必呢。”李恪哂笑。

    长孙濬不理会李恪的讽刺,缓步走过来,说:“这月光多美好呀。”

    “我不觉得我们有可以一起赏月的关系。”李恪站直身子,冷冷地说。

    “怎么没有?”长孙濬反问。

    李恪瞧着他,长孙濬站在窗外,低声说:“我们都倾慕于阿芝。”

    “大胆。”李恪恼怒,厉声喝道。

    那些护卫看到两人争执,只纷纷装作没看见,无声无息地隐没在房屋的阴影里。

    李恪跳过去,扯住长孙濬的领子,恶狠狠地压低声音问:“她的名字也是你叫的么?”

    长孙濬任凭李恪扯着,神色自若地小声说:“我倾慕于她,却不曾亵渎于她。我自倾慕我的,有何不可?”

    “她是我的妻。你这般就是亵渎。”李恪低声警告,手上却用力掐住长孙濬的脖颈。

    长孙濬冷笑:“你太不讲理。你拥有她,我自倾慕我的,却不许?”

    “你倾慕你的,你别说出来。”李恪眸光如刀。

    “嗯。”长孙濬苦笑,将李恪的手拍开,问,“知道我为何一定要来做你的护卫么?”

    李恪站直了身子,与他并肩站在驿站的廊檐下,瞧着驿站院落里的几丛竹,懒懒地说:“你杀了我,她也不会跟你。”

    “哈哈哈。还是你明白道理呀。他们呀,都不明白。”长孙濬忽然哈哈笑起来,惊飞了树上的一群鸟,也惊得暗处那些护卫莫名其妙,暗自嘀咕:这蜀王跟长孙公子这到底是敌是友,到底唱的哪一出?

    李恪扫了他一眼,说:“夜深人静,大伙都累了,别一惊一乍扰人清梦。”

    长孙濬却没有理会李恪。他心里很难过,很想找一个人说一说,可是他想来想去,或者能说的人竟然只有李恪,因为大约只有李恪才能理解他。

    “他们让我拿你的命换阿芝的命。还对我说,你不在了,杨氏阿芝望门新寡,不好嫁。到时候,长孙氏三公子求娶,她杨氏阿芝就算高攀,杨氏六房巴不得嫁过来。呵呵,呵呵。”长孙濬说到这里,笑得弯下腰,笑得呜呜哭了起来。

    “这么大个人了,成何体统?后面还一排属下看着呢。”李恪厌恶地摆摆手。

    其实说实话,前世里,他对长孙濬就并不讨厌。如果说长孙一族最有才华的人,他认为是长孙濬,而不是长孙冲。再如果说,非要在长孙一族选出个正直有良知的,那就只有长孙濬一人了。

    但即便他不讨厌长孙濬,可这人是长孙家的人,毕竟还是对立的,牵扯越少越好。

    长孙濬不理李恪,只掩面呜呜哭泣。李恪见他没停下的意思,连忙跳开两步离得远一些,道:“别哭了。旁人瞧见,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可不是你欺负我?”长孙濬止住了哭,抬眸扫了李恪一眼。

    李恪很无语地看着他,很是嫌弃地说:“长孙公子,能不要这么幼稚,行么?”

    “好吧。”长孙濬理了理披拂的头发,换了严肃的神情说,“他们说要了你的命,就可以留着阿芝。可是我不信任他。”

    “他是你父亲。”李恪强调。

    “他安插的人我可一个都没带。”长孙濬耸耸肩,“他要安插在军营的那些人,我可是全告诉你了。”

    “告诉不告诉都一样,反正阿芝又不会带他们。”李恪平静地说。

    长孙濬被噎得说不出话,尴尬地笑了笑,说:“也是。蜀王深谋远虑,阿芝冰雪聪明。”

    “如果没别的事,就回去好好休息。”李恪说,“你父亲或者别的世家,可不是银样镴枪头。”

    “哈哈,承蒙赞美。我这就去养精蓄锐。”长孙濬哈哈笑起来,随后潇洒转身,一袭白衣带起雾气月华,像是传说中的谪仙。

    李恪则是站在原地,看着月华如霜染了四野,心里空空的,想的全是阿紫的一颦一笑。

    不知过了多久,穹苍来到身旁,低声喊:“公子,夜已深,该就寝了。”

    “嗯,前路如何?”李恪询问。

    穹苍躬身,低声回答:“公子放心,该清除的都已清除。前站已入了突厥境内,正在查探前朝萧后的具体情况。明日黄昏就该有消息了。”

    “那长安呢?”李恪此番关心的是长安,是阿紫。

    “长安风起云涌。据闻,房相入宫参了长孙无忌一本,左屯卫军入了河东张氏之手。”穹苍低声汇报。

    这穹苍正是蜀王悉心培养的四路暗卫首领之一,最擅长的就是潜伏,查找消息。而旗下有能御鸟的奇人,传递消息使用鸟语,安全快捷,当世无双。

    “房玄龄参长孙无忌,这真是意外之喜。”李恪长眉一展。看来事情进行得很是顺利,要不然一向

    老谋深算明哲保身的房玄龄不会这么不管不顾地得罪长孙无忌。

    “房相参奏长孙无忌,这情况千真万确。”穹苍强调。

    “长安局势越乱越好。如此这般,我父皇才会对长孙无忌有所警惕。”李恪说着,与穹苍渐渐往驿馆的偏厅走去。

    穹苍紧随其后,继续汇报:“长孙皇后亲自干政,将萧氏要给太子侧妃的婚退了。”

    “皇后是个明白人,我们安排的人要好好保护着。那些出入宫廷的医者,一个个都别放过,暗地里查清楚。”李恪交代。经历了一世的他,更明白长孙皇后这个女人虽然在深宫里深居简出,绝不干政,但她的存在与否可直接左右局势。这个女人不能死,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因这是个真正关心天下苍生的女人,真正的皇后,而不是长孙家的女人。

    “公子放心,我们派的人日夜守护着皇后。”穹苍又说。

    “嗯,辛苦了。”李恪一直想知晓阿紫的消息,但他一直不敢问。

    穹苍汇报了皇后的事后,终于说到了九姑娘已顺利入了迷途山,摆脱了朝廷所有的累赘。按照计划,先期入了迷途山的江府暗卫和李南带领的地绝已在山中。在今日破晓就与之汇合了。

    “公子放心,有云歌带路。还有对丛林很熟悉的李南、锦云,九姑娘不会有事的。再说,九姑娘足智多谋,身手了得,我瞧着没人及得上九姑娘。”穹苍安慰。

    他看得出公子这样睡不着,其实就是在担心九姑娘。

    “她呀——”李恪笑起来,随后摇摇头,说,“是呢。没人及的上她。”

    “公子还有好几日都要赶路,前方不知还有什么牛鬼蛇神。因此,还请公子歇息。”穹苍躬身请求。

    李恪点头,尔后站起身回屋睡下,想着阿紫的模样,想着她的馨香,很快入了梦中。

    大唐北地边境,月黑风高。柴绍悄悄地调动兵马,朝朔方靠近。经过几日的暗地行军,军队已经到达指定位置,随时待命。

    他却还是如同第一次打仗一样,将沙盘瞧了又瞧,将兵马算了又算。

    “国公爷,这里似乎不用部署这么多。我们是要与侯将军形成合围。”副将柴勋指了指沙盘的一角。

    柴绍不语,只瞧了瞧那一角,然后展开地图仔仔细细地看看自己部署的区域以及延伸出去的区域部分。一旁的殿中少监薛万均对柴勋说:“部署之时,不能想着援军。这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未必会有援军,不管领军之人是谁。因此,行军之人,部署乃以绝境所算。”

    “原来如此。”柴勋恍然大悟。

    “传令将士们不可懈怠,要枕戈待旦。”柴绍将部署又检查一遍,便将这一夜的将军令传了下去。

    “是。”柴勋得了命令,就让传令兵下去了。

    尔后,柴勋转过来,很难为情地说:“国公爷,我们此番向朔方靠拢,很显然是要合围朔方,攻打梁师都。然而,让我们到达指定位置后,听号令。但是这次到底是听谁的号令?李靖老将军没来,来的是侯君集,难道是听他的?”

    “柴勋,你跟了我多年了。这种话不该问出来。”柴绍沉了一张脸,“我们作为将领,自是听朝廷命令。然而,战事一开,战机转瞬即逝,作为将领,就该抓住战机。”

    “是,属下知错。”柴勋躬身回答。

    柴绍挥了挥手,示意柴勋下去。一旁的薛万钧则是上前道:“国公爷,此番大军悄然压境,朝廷铲除梁师都的决心可见一斑,但以前也攻打多次,皆没有拿下。此番,朝廷如何这样急于攻打?”

    柴绍早就从柴令武的来信里,知晓了长安的一切,包括山中探路一事。但薛万钧并不知情,柴绍沉默片刻,只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前方探子所言,梁师都与突厥有大动作。尔后,蜀王不惜以身犯险,要出使突厥。梁师都生性多疑,必定对突厥有所防范。这正是攻打的大好时机。”

    “可我还是觉得不妥。”薛万钧也是带兵的老将,总觉得这期间缺少了什么。

    “有何不妥?梁师都已非从前的梁师都,突厥也非两年前的突厥。”柴绍回答。

    “我这心还是不安宁。”薛万钧叹息一声。

    柴绍不语,只身坐在账中,也不歇息。薛万钧不好多问,也只是催促:“国公爷行军日久,该歇息了。”

    “薛将军,你也暂且不要歇息,与我一同见两人。作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柴绍摆摆手,尔后朗声让士兵送来简单的点心与热茶。

    点心与热茶刚送来,就有士兵来报,说:“夏州都督长史刘旻、司马刘兰成前来拜见将军。”

    “快请。”

    柴绍立马站起身迎了出去,还未走到帐门口,两个黑脸的魁梧中年汉子就走了进来,对着柴绍行礼,道:“夏州都督长史刘旻、司马刘兰成拜见大将军。”

    “你们二位镇守夏州边境多年,辛苦了。”柴绍笑道。

    两人皆言为国家效力,不觉辛苦。

    柴绍哈哈笑,然后招呼薛万钧过来,说:“薛将军,这二位为朝廷驻守边境多年,他们对此地情况甚为了解,你来听听他们所言,再来说一说这一仗能不能打,如何打。”

    “是。”薛万钧走上前来,与刘旻、刘兰成彼此行了礼。

    “二位将军,我们二人在夏州多年,也与梁师都有小规模交锋,时常注意着朔方的动态。今日就由我们二人来说一说朔方的动态吧。”刘旻率先开口。

    柴绍点头,然后又招呼人将垫子挪得近了些,四人坐得很近,就着一旁的茶点开始说这边境的形势,并对之后可能的一战作了分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