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落日黄昏

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落日黄昏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落日残阳下,心事重重的还有房玄龄。

    他从张府出来,只觉得长安城笼在一张无边无际的中,而又找不出布之人。周遭的人似乎都变了个样子,他不知除了克明还再信任谁。

    他兀自想着,忽然小厮惊呼一声,枣红马也受到惊吓。房玄龄抬起头来,便瞧见旁边转过几个黑衣蒙面之人,持着明晃晃的匕首直直向他刺来。

    房玄龄一慌,立马翻身下马躲避。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衣人紧逼过来,手中匕首干净利落,径直往他肩上斜跨的包袱上挑。

    “你们是谁?”房玄龄问了句废话。

    黑衣人挑起那包袱,径直将包袱收入手中。然后,一个猛虎下山径直向房玄龄劈过来。

    “我命,休矣。”房玄龄内心哀嚎,闭上了眼睛,只后悔临出门前没跟长子交代清楚。但痛楚迟迟没有出现,却听得有人笑道:“好大的胆子,敢在天下脚下刺杀朝廷命官。”

    房玄龄忙睁开眼,便发现是两名少年郎,身着圆领胡服,在这巷口长身而立,手中长剑泛着清冷的月光。而先前那挑落包袱的黑衣人的右边胳膊已无力垂下,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房相国,您没事吧?”另一个少年郎将他扶起来。

    小厮赶忙爬过来为他整理衣衫,房玄龄心噗噗跳,但经历过不少风浪的他还是稳住了自己,站得笔直,道:“多谢小郎君相救,老朽没事。”

    “房相国客气,我家公子让我来告诉房相国一声,恐狗急跳墙咬你。却不料他们这样沉不住气,在这大街上就开咬了。”少年说。

    “你家公子是?”房玄龄问。

    “河东张氏。”少年回答,然后另一处又涌出一队官兵,径直将这几个黑衣人一并抓了起来。其中有两名径直就自尽了,另外几人因控制及时,被巡夜的官兵径直逮捕,押往天牢。

    几名少年则是护送了房玄龄回家,并且对房玄龄说:“我家公子说了,房相国平素为人正直,家里很少置办私人护卫。然如今惹了牛鬼蛇神,必定有人意图不轨。还恳请房相国允许公子派人保护。”

    房玄龄想到了刚刚遇袭的事,说:“你们暂且在房府歇息。明日,我与你们家公子一谈,可好?”

    三名少年点头,然后拜见了房遗直。

    房遗直眉头微蹙,道:“原来是张悦、张玫、张云,好久不见。”

    三人皆笑,说:“公子也考虑我们与房大公子是旧相识。因此,才派我们前来保护房相国。”

    “那就有劳三位。”房遗直笑了笑,然后说,“我去瞧瞧我父亲,他年事已高,受此惊吓,定是心有余悸。”

    三人点头,皆在院落里站着,注视着房府的动静。

    书房里,房玄龄坐着,惊魂未定。房遗直轻轻走上前,低声喊:“父亲。”

    房玄龄抬头看了他一眼,喊了一句:“遗直,你来了。”

    “是,父亲,你今日不是进宫么?如何这样晚?这张府又是怎么回事?”房遗直询问。父亲匆匆进宫,他就知晓事态严重,然而蜀王不在长安,他一个没有官位在身的人又不能擅自走动。于是他只能在家里焦急地等着。

    如今,父亲被张氏兄弟护送回来,他就更加疑惑。这张氏兄弟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那时都还年少,天下还不是如今陛下的天下。他们几个小孩子一起玩耍,张氏三兄弟说资质颇好,要去参加族长选拔。尔后,十多年的时间,杳无音信,却不料今日在这里瞧见。

    方才,忽然瞧见,他还有点不敢相信。但三人笑了,眉目间那颗痣倒是一般无二,他便确认了。只是瞧三人模样与言谈,三人不曾成为族长,但举手投足已似乎脱胎换骨。

    房玄龄喝了一杯水,想起若是方才自己死了,两个孩子却还浑然不知。从前,他是想保护两个孩子,让他们不要涉足官场,做个闲散的边缘官员即可。可如今,房家躲避已是躲避不过了。

    “罢了,从前我想护着你们。如今,旁人不肯放过我。你作为房家嫡长子,理应知晓。”房玄龄示意儿子坐下来。

    房遗直坐了下来,房玄龄便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他们是不想让你调查独孤家的事。”房遗直说。

    “这其中必定有大阴谋,好在张嘉早有预料,这些人被抓了。或者事情另有玄机。”房玄龄觉得自己玩了一辈子的阴谋,现在却明明知道身处阴谋,但就是不知这阴谋到底是何人所为,这阴谋到底又是什么。

    房遗直沉默了许久,说:“父亲,我猜想这些人与对独孤思南下毒的是同一批人。他们下毒不成,如今是想拿到你手中可能的资料。他们可能还想去张府,但河东张氏可不是浪得虚名,他们不敢轻易涉足张府。”

    “不。他们肯定也会去。”房玄龄听长子分析,立马笃定。

    房遗直一愣,房玄龄继续说:“他们胆敢在宫中投毒,又敢光天化日击杀朝廷重臣,这说明他们的处境堪忧。有人设的局已将他们逼到绝境。那么,他们去试探河东张氏也没什么了。即便失败,也可探一探河东张氏的底,毕竟这些年,河东张氏很是低调,在朝之人也并非族中嫡系。”

    “这么说来,还真有可能。”房遗直恍然大悟,随后又陷入困惑,道,“若真是长孙一族所为。此番这样的动作正是落入了局中,长孙无忌老谋深算,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

    “树大招风。长孙一族苦心孤诣,经营日久。族内盘根错节,怎么可能是长孙无忌一人所能掌控的?这投毒、击杀我,都不是长孙无忌的风格。”房玄龄在这分析中,渐渐冷静下来,先前的悲观也缓缓消失。

    他越来越明了这一局中,长孙一族的混乱,就是对付长孙一族的最有力武器。

    “不过长孙无忌是老狐狸,此番落在下风,肯定还有后招。”房遗直说。

    “即便有后招也没有用,当今陛下一旦觉醒,长孙一族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陛下这人,呵,能看透他的人太少。”房玄龄露出讽刺的笑,尔后站起身来,理了理衣冠,严肃地说,“遗直,你速去找阿荷,去柴将军府上走一趟,拜访柴令武,说一说让王神医给杜尚书看病的事。”

    房遗直领了父亲的命令,直奔杜如晦府邸寻杜荷一并去求医。

    房玄龄分析得实在没错。在他被刺的前一刻钟

    ,正是张府上下用膳的时刻。有人偷偷入了张嘉的书房,然后被机关困在了里面。

    张氏护卫来禀告,张嘉慢悠悠地吃着饭,漫不经心地说:“你们在书房外守着呗,还来打扰我吃饭?”

    来禀告的护卫红了脸,不知该如何。

    张嘉挥挥手说:“去守着吧,万一有一两个比较机灵的,能走出阵法呢?”

    护卫这才匆匆离去。张嘉吃完了饭,又喝了一壶茶,等落日彻底没有了光辉。月上中天,他才命人掌灯,将整个院落映照得灯火通明。

    他白衣乌发,赤足站在院落的青石板上,护卫们进入了书房,将偷偷潜入书房的人带了出来。四具尸体,一个奄奄一息,神情惊恐。

    “张力,交给你吧,我乏了。”张嘉扫了那些人一眼。

    “是。”护卫张力朗声回答,然后对那神情惊恐的人笑道,“你最好什么都说了。不然,如果是让张氏一族的人动手要你开口,那过程可是很难过的哟。”

    那人更加惊恐,浑身都在发颤,开口就是尖锐的声音:“蝴蝶,蝴蝶,蝴蝶杀,杀人了。”

    “大惊小怪。”张力撇撇嘴。

    走了一段的张嘉忽然停住脚步,道:“张力,你话太多了。”

    张力作势捂住嘴,立马就将那人能带走了。

    张嘉一个人提着灯笼,到了府邸深处的小院前,轻轻打开柴扉,缓缓步入。这里是他前世里与爹娘生活的地方,也是她经常来作客的地方。

    他站在厅堂里,就瞧着她每次来的时候,坐着等吃的地方。不知不觉他的眸光柔和下来,心里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隐痛。他呆呆地瞧着那一方蒲团,瞧了许久,他自嘲地笑了笑,将灯笼放在一旁的桌上,这才坐下来,认认真真地思索这长安城的布局,如何才能避免夜长梦多。

    他要这长安城清清明明,没有任何人去针对阿芝。他要阿芝哭也好,笑也好,想如何就如何。

    “阿芝,我会替你清扫这长安城。什么牛鬼蛇神魑魅魍魉,都统统扫除。”张嘉抿着唇,瞧着月光洒下的清辉,默默地说。

    而在迷途山中,秦叔宝缓缓醒来,忍着浑身疼痛,大发雷霆。江府护卫等秦叔宝发完火后,才缓缓地说:“我们奉命保护将军与将军夫人,还请将军不要节外生枝,在这里静待我家主人归来。”

    “你家主人?”秦叔宝不由得扫了这女子一眼。

    女子一袭黑衣,身背弓箭,皮靴皮裤,很是干练。

    “九姑娘就是我们的主人。我们的职责就是守护九姑娘,听九姑娘的指挥。”女子回答。

    “据我所知,九姑娘从小寄在洛水田庄,如何有你们这样身手敏捷的护卫?”秦叔宝厉声问。

    女子神态平静,缓缓地说:“蜀王训练我们,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守护九姑娘。”

    秦叔宝听到这个答案,也不说话了。蜀王自小梦中遇仙一事,在秦王府本就不是秘密,再加上他为了求娶杨氏阿芝所做的事,如今这朝中之人很少不知蜀王梦中遇仙一事了。

    人家梦中遇仙,仙子为了救他的父亲触犯天规,被贬下凡尘。他苦苦寻找,训练许多人来用心守护,也不是稀奇事。

    “将军,山中凉寒,你的身子不适合奔波。”旁边一位绿衣女子柔声说。

    “是呢。这位是王神医的弟子,先前就为你诊脉了。”秦夫人连忙说。

    秦叔宝不语,只问他的手下对于迷途山的地形可有了解。手下皆沉默,过了许久,才有个黑脸少年上前来说:“回禀将军,我们是遵照你的吩咐,跟着九姑娘的护卫入的山。这山中情况,甚为诡异,因此”

    “罢了。九姑娘能作这般安排,想必早有打算。我们静待几日吧。”秦叔宝叹息一声,浑身疼得要命。

    绿衣姑娘名叫紫荆,连忙为秦叔宝施针。好一阵子,秦叔宝才缓缓睡去。

    秦夫人见状,松了一口气,瞧着山洞外皎洁的月光,很是担忧那个倔强的女孩。

    “紫荆,你说,你家姑娘有把握么?”秦夫人问。

    一脸疲态的紫荆笑了笑,说:“夫人,你放心。我家姑娘要做的事,还没有做不成的。”

    秦夫人心里有了些底气,但她看着远方那些巍峨起伏的高山还是非常担忧。那些高山在月光下,像是巨大的野兽,让人觉得惊恐万分。

    而在迷途山的深处,江承紫在白凤鸟带路的一处山洞里歇息。

    从与秦叔宝一行分别开始,她带着的人就跟着她一路急行军。她体力充沛,并不觉得累。若是她一个人,就是日夜兼程也无所谓。但跟随她的人,以及带路的白凤鸟、云歌、老鹰都疲累不堪。何况,她此行的目的不仅仅是要带回去梁师都的项上人头,更要带回迷途山这一条路的线路图。

    因此,行到黄昏时分,江承紫就让云歌与白凤鸟交涉,询问这附近可有山洞之类的可供人休息之所。白凤鸟是这山中禽类之王,片刻之后,就说在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山洞。

    李南赶忙派人先去探了探,是个岩洞。他们打了火把确认了洞内没有毒虫猛兽后,就用木炭除湿,驱逐了各种蛇虫鼠蚁。

    锦云带的人负责生火做饭。江承紫则是坐在小溪边,折了芦苇,就着蚱蜢钓鱼。

    “姑娘,所过路线,皆已大致标明。”李南安顿好一切后,上来汇报。这一次,李恪派他跟随九姑娘深入迷途山,也是因为地绝里的人是探路绘制地图的好手。

    “嗯。这事,辛苦你们了。”江承紫说。

    “只要能确保公子平安,不辛苦。”李南还是习惯称呼蜀王为公子。他永远记得小小的孩童将他从绝望里救出来时,他那安宁的眸子。

    那时,他很平静地问:“你愿意跟随我么?”

    李南本是将死之人,是他救了他。那一刻,蜀王就是他的天下。他很笃定地点头,说:“我愿意。”

    从此之后,他不怕辛苦,学习各种本领,时刻想着守护那个小小的孩童,能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江承紫转过头对他笑了笑,说:“蜀王得你们这般忠心,天大的福分。”

    “姑娘过奖。”李南低了头。只觉得一颗心跳得怦怦的,黄昏落日从山头斜照下来,山中雾气涌动,甚为玄妙。

    绿衣少女眸光清明,眉如

    弯月,那笑容让人迷醉。李南曾想过什么样的人才可以配得上自家光风霁月的公子,但当他见到了九姑娘之后,就知晓这普天之下,真有天造地设的一对。那风华气度,竟都如此相像。只不过,这九姑娘不笑的时候,安宁得如同一潭秋水,这一笑足以倾城。

    对,就是那首诗里说的“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李南思绪起伏,再不敢抬头瞧她。

    江承紫看他很是拘束,全然没有先前的坦然,觉得甚为无趣,就催促他去歇息,然后转身继续钓鱼。

    李南应了声,站了片刻,看着绿衣少女从容拉竿,将钓上来的一条鱼放在一片荷叶上,柔声招呼:“白凤,来,尝一尝。”

    那白凤鸟像是听懂了似的,走过来很是优雅地吃掉了那条巴掌大的小鱼,然后扇了扇翅膀,将脑袋在少女身上蹭了蹭。少女笑起来,摸了摸白凤的脑袋,说:“你可比云歌懂礼貌多了。”

    “我哪里不懂事了?我可是劳苦功高。阿芝,你偏心。”云歌愤愤不平,从一旁的青草上跳过来,落在少女的肩头。

    “别闹,吓走了鱼,你一会儿吃什么烤鱼。”少女温柔地说。

    李南只觉得那声音细细柔柔的,像是春天里日光灿烂时的泉水,涓涓而流。他觉得一颗心抑制不住地乱跳,赶忙转身回到洞口。

    正在检查装备的锦云看他神色有异,问:“怎么了?”

    “那只鹦哥居然说话了。”李南随口拿了云歌来挡着。

    锦云扫了他一眼,道:“有什么稀奇的。你又不是才知道它会说话。”

    “我,我以前见过它。不知它会说话。”李南说。

    锦云也是个闷葫芦,只哦了一声,继续检查物品去了。

    江承紫虽是在钓鱼,其实心不在焉。她记挂着李恪,更记挂着在京城里搏斗的父亲。她恨不得自己会什么瞬息移动的法术,亲自去瞧瞧这两个对她很是重要的男人。

    “父亲,阿念,你们都要好好的。”她心里默念,手中的钓竿被握破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