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妙人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妙人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长安,从日落时分开始风起云涌。

    李承乾带领东宫心腹开始忙碌起来,先从各大宫殿彻查。勒令所有人不得走动,对可疑人员直接抓捕关押,尔后交给张司直来审讯。

    张司直莫名接到这样的重担,同僚们都同情地看着他。

    他赶忙回家一趟,点了家族里的香。他知晓家主就在长安,如今这情况,必定要问一问家主的意思。家主张嘉对此事只有一句话:“尽职尽责,务必彻查。若需张氏配合,尽管调配。”

    家主说完,还丢给他一块银令牌。他认得这令牌是高级别的调配令牌。

    他正要说什么,张嘉挥挥手说:“张氏也该为天下太平,大唐繁盛做些事了。”

    张司直只好默默退下,火速赶往宫中,与太子李承乾会合。

    与此同时,李世民对张嘉的任命书也下达了。张嘉谢了天恩,拿了那任命书往桌上一放,笑道:“陛下可真是大手笔,直接将左屯卫丢给我。”

    “哪里是大手笔?这不是为难你么?”护卫张力直接说。

    “乱说什么大实话?完全没有个护卫该有的样子。”张嘉斥责。

    张力竭力忍着笑,说:“这左屯卫军中,可有不少是张氏的人。陛下可是不知。”

    “你闭嘴,再胡言,我丢你去倒夜香。”张嘉扫了这家伙一眼,真是除了武学上是奇才,还真是不过脑子的货色。

    张力一看自家主子的脸色,立马闭嘴。

    “以后没我吩咐,不许开口说话。”张嘉严厉地批评。

    “是。”张力朗声回答。

    张嘉扫了他一眼,一边拿起左屯卫军的任命书,一边对张力挥挥手,说:“圆润地滚走。”

    张力就真的翻着跟头出去了,翻到厅门口就撞倒了前来禀告的张府门房。

    门房也顾不得与他多言,立马爬起来,就跑到屋里禀告:“郎君,郎君,陛下的圣旨又到了。”

    “嗯?”张嘉也有些纳闷,连忙将任命书放下,迎了出去。这次来宣旨的并不是内侍,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

    张嘉只远远扫了一眼,就觉此人步伐矫健,绝对不是个内侍,更不可能是普通的护卫或者朝臣。

    那人渐渐近了,在离张嘉一丈元的地方停下来,打量着眼前的人。张嘉顿觉此人眸如刀,在他身上来来回回划了几遍。

    “你就是张嘉?”来人询问,态度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张嘉略点头,轻笑,问:“不知该如何称呼阁下?”

    “元宝,躲在陛下影子里的人,见不得光,便没什么身份。”元宝平静的说,态度神情未见一丝一毫的谦卑。

    “原是陛下影卫。不知前来,所为何事?”张嘉一边说,一边引元宝入厅中。

    元宝并不客气,大步走了进去,然后进行了只有两人在场的宣旨。宣旨完毕,元宝从怀里掏出一叠清江白递给张嘉,说:“这些是影卫这些年整理的,关于独孤一族的宝藏线索。如今,陛下命你和房相国配合独孤思南寻找宝藏,希望这些资料可帮到你。”

    “这算秘密任务吗?”张嘉手下资料后,笑着问。

    “不算。但具体执行过程需保密。并且,张将军要明白,因为不是秘密任务,你的敌人可能会很多。”元宝语气平静。

    “多谢阁下提醒,请喝杯清茶,吃两块糕点,歇息如何?”张嘉提议。

    元宝略笑,摆手拒绝:“张公子是明白人,我只是影子,不能离开主人太久。”

    “那我就不留阁下了。”张嘉说着,递了一个小小的锦盒过去,说,“这是一点心意,请笑纳。”

    元宝抬头看他,神情颇为怪异。

    “阁下无需大惊,这就是小小心意,是张府惯例。”张嘉解释。

    “如此,我收下。”元宝说着接过了锦盒放入怀中,尔后转身离去。

    窗外日头正渐渐下坠,张嘉送了元宝出了大门再折返回来,随手翻了几页清江白上的记载,然后扔到一旁。因为这样的资料,只是皮毛。莫说前世里的河东张氏,就是这一世的河东张氏,关于独孤家的宝藏一事,比这更详细更绝密更深层的资料都有。

    “张力。”张嘉朗声喊。

    已经滚出去好远,默默站在墙根下看着蓝天,很是遗憾杨氏阿芝那样厉害的女子没能成为家主夫人。若是成为家主夫人

    张力得意地冷笑了两声,畅想自家公子被修理得服服帖帖的样子。

    “张力?”张嘉又喊了一声。

    张力倏然回过神来,连忙一阵风地蹦跶进去,规规矩矩地站在公子面前,问:“公子,有何吩咐?”

    “让张唯与张进使用暗夜蝴蝶,通知长安的张氏秘卫火速集结。”张嘉下了命令。

    张力一听,知晓事情的严重性,立马朗声回答。

    张嘉没有理会他,而是径直去了正厅,在正厅里等待房玄龄。

    这边厢,从宫里算是打了长孙无忌小报告的房玄龄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接受了李世民的任务。当他走出甘露殿时,只觉得头晕眼花,不知该何去何从。于是看着层层叠叠的宫殿,看着红墙黄瓦,陡然就想到老搭档那个缠绵病榻日久的杜如晦。

    “是有些日子没有看到他了。”房玄龄自言自语,再抬头,看到日光灿烂,蓝天白云。

    “是个好天气,他应该会撑着到院里散步。”房玄龄又自语,尔后想到这几日的种种,他觉得是该去见一见杜如晦了。

    于是,他快步走出宫墙,对等在宫门外的小厮说:“去杜府。”

    小厮连忙牵了马,一路小跑往杜府去。

    杜如晦,因身子不适,已许久没有上朝了。虽说是在家休养,实际上都是卧在床上。若非大事急事,李世民也不会去打扰他。

    而作为知音好友的房玄龄,更不敢随意打扰他。但是,这几日的事,他真是没法决断。

    “老弟,是兄长实在迷茫。”房玄龄在心中自言。恍然中,他又想起与杜如晦一并走过的这些年。

    世人所谓的高山流水遇知音,说的其实就是他与杜如晦的相遇。

    房玄龄少而聪敏,机智过人。十来岁便是闻名四方。然而,他性格使然,遇事犹豫不决,以至于极好的计谋,因犹豫不决

    而毫无作用。

    直到有一天,有个同样以机智著称的少年前来找他。那人就是杜如晦,一身大袖白衣,颇有魏晋遗风。他款款而来,极懂礼数。

    房玄龄只觉得眼前的少年如同四月里灿烂的日光,让人觉得柔和却又璀璨夺目。

    “在下杜如晦,字克明。久仰房兄美名,心慕之。”杜如晦走上前来行礼,眉目柔和。

    房玄龄见过许多少年成名的才子,大凡有才之人,即便包括他自己在内,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种无形中的自傲。神情、眼神、动作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倨傲。然而,眼前的少年却如同和煦的春风,举手投足都是谦逊。

    “请坐。”房玄龄招呼他坐下。

    杜如晦笑得颇为羞涩,不好意思地说:“冒昧前来,请房兄见谅。本想先送名帖,但家母管教甚严,极少同意我出门。”

    房玄龄颇为讶异,世上竟然还有母亲不太允许儿子出门长见识的。杜如晦则是羞涩地笑着解释:“我身子一直不好,旁人都说我药罐子。”

    也就这时,房玄龄才发现这少年的脸其实很苍白。他暗自同情,尔后两人谈论历史、文化、民俗、军事,琴棋书画地理山河。

    房玄龄觉得棋逢对手,有一种遇见对手,遇见知音的感觉。

    尔后的日子,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房玄龄惊讶地发现这看似柔弱苍白的少年,对时机的判断非常精准。他精准地弥补了他性格上的缺陷,弥补了他的犹豫不决。

    尔后,两人皆低调行事,谋求了小小的差事实践锻炼。然后,两人见识了名门贵族与权贵之家的惨烈争斗,亲眼看到隋朝崩塌,乱世之下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

    乱世之中,房玄龄投奔在李世民麾下。过了不久,也将好友杜如晦一并举荐过来。秦王的身边聚集了一批贤才。

    那时,都是少年人,都想着做乱世的英雄,亲自结束这天下的战乱纷争,建立太平盛世。

    而他再度与好友并肩作战,他的谋略,杜如晦的决断。旁人称“房谋杜断”,这是给予他们的最高赞叹。此生,能与知己这般闻名于世,实在是很幸运的事。

    可是,杜如晦的身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总是一日不如一日。这两年病得越发严重了。

    “老爷,杜府到了。”小厮低声喊。

    房玄龄从回忆里回过神来,翻身下马,亲叩门环。房门打开,门房见是房玄龄,连忙开了大门迎接。

    房玄龄踏入,就摆手对门房说:“不必通报,我自去即可。”

    门房知晓房相国与自家老爷是挚友,便点点头,转身去将大门关上,找人招呼随行小厮,喂房相国的马。

    房玄龄沿着熟悉的路快步往杜如晦的院落里去。刚转过院落的拱门,就瞧见院落里的桂树下,杜如晦正坐在躺椅上晒太阳。身旁是他的妻,俯身在为他揉腿,面目带笑,不知在对杜如晦说什么。杜如晦略低头,伸手很温柔地抚了抚妻子的额头。

    房玄龄站了一会儿,才缓缓走过去,喊一声:“克明。”

    “呀,是房兄。”杜如晦惊讶地转过头。也因这惊讶,他不断地咳嗽。

    房玄龄连忙走过去,摁住想要挣扎起身的他,说:“不必起身,不必起身。”

    杜如晦咳嗽过后,才笑说:“是我不中用了,这身子就这样。”

    房玄龄心里一阵难过,但脸上却是装着平静,说:“你不用悲观,你可听闻秦大将军都好起来?”

    “我还听说领命外出了。”杜如晦说。

    杜如晦的妻张庆娘立马问:“房兄可真瞧见秦将军好起来?”

    “外界所言确实如此。”房玄龄说。

    “那不知是哪位神医治好了他?”张庆娘眼睛里跳动着希望。

    房玄龄叹息一声,说:“其实大将军的身子没那么糟糕的。如今,要辞官归隐了,日后也没什么风浪了。自然,身子骨就利索了。”

    张庆娘一个妇道人家不懂其中事情,但杜如晦懂得其中弯弯绕绕。他悲凉一笑,说:“那些人其实也挺看得起我。”

    “你我是文官,与武将自然不同。即便不在朝了,陛下有什么事问我们,我们也不能不说。”房玄龄缓缓地说。

    杜如晦沉默,只躺在椅子上看着天空。

    “权势名利之下,各人行各自的路。都不是从前的了。”杜如晦叹息。

    “克明,我却还是从前的我。”房玄龄说。

    杜如晦笑了笑,又咳嗽一阵,径直问:“楚客昨日来看过我,长安如今多事之秋,你应该很忙。说吧,今日前来,是不是有什么大事?”

    房玄龄还想反驳说什么事,可话到嘴边又觉得自己矫情,只得苦笑道:“你身子不好,我却还来劳烦你。”

    “房兄,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杜如晦说着,对张庆娘挥挥手说,“你去做些简单的糕点来给房兄尝尝。”

    张庆娘很是识趣地退下,院落里就剩下两人。房玄龄这才将近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与杜如晦一并说了。

    “你是说,秦琼夫妇与杨敏芝失踪了?”杜如晦问。

    “不是失踪,是单枪匹马去探路了。”房玄龄纠正。

    杜如晦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不管如何,长孙一族和萧氏最近动作很大,那心思就难看了。”

    “因此,我今日入了宫,径直就对皇上捅破了长孙无忌的威胁。”房玄龄说。

    杜如晦轻笑,说:“房兄,你这决断很不错。”

    “可皇上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交给了我另一项任务。”房玄龄压低了声音,说,“当年,秦王府军队被李建成压了军饷。为了筹集军粮。我们俩还让摸金校尉们去挖过宝藏。你可记得,当时有个挖宝好手说过独孤氏那个惊天宝藏的秘密?”

    杜如晦点头,道:“这么些年,虽然那个好手阿健已死,但陛下却一直在找寻这一笔宝藏。尔后,玄武门之后,陛下登基,太上皇也将独孤家宝藏一事告诉了陛下。”

    “如今,独孤家唯一的后人独孤思南出现了,声称有人一直追杀他,追问独孤家宝藏的下落。他希望得到朝廷的庇护,让朝廷帮着寻找宝藏,要把宝藏献给朝廷。”房玄龄说。

    杜如晦略蹙眉,随后笑道:“这事情很有意思。这独孤思南

    是个妙人呀。”

    “这一年的长安,怕要热闹了。妙人何止独孤思南呀。”房玄龄感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