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率先行动的长安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率先行动的长安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这事,我找机会提醒他。”李世民说。

    长孙皇后点点头,无比爱怜地看着承乾。她想起第一眼见到这孩子的模样,又想到这么多年来,这孩子陪在自己身边。这孩子的一言一行,她都明了,同时也知晓外界的各种压力,包括兄长对承乾说的那些话。

    她心里五味杂陈,本想问一问如何跟柴令武混在一起,却又觉得不妥帖。自己的孩子自己是清楚的。

    于是,她说:“承乾,母亲相信你。”

    李承乾眼泪一下子滚落,一个冲动,上前抱住母亲,呜呜地说:“有父亲母亲的爱,承乾什么都不怕。”

    “怕什么呢。可不许哭,这样成何体统?”李世民拿过一旁的手帕替李承乾擦了眼泪,又对长孙皇后说,“皇后正好在,如今有一件事,你也听听,说说意见。”

    “后宫不得干政。”长孙皇后推辞。

    “算不得朝政。因这件事是承乾所为,你好歹是要听一听。”李世民建议。

    长孙皇后来此,本来有此意思,便也不推辞。

    独孤思南与柴令武早就等在甘露殿外,只因内侍说皇后突然来了,让两人在殿外候着,两人便等着召见。

    柴令武还低声问:“先生,这日头受得了不?”

    独孤思南轻轻一笑,说:“我可不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

    柴令武嘿嘿笑,低声说:“人人都说我是,其实我也不是,若是战火蔓延,不得不上战场,我也是能杀敌的。”

    独孤思南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笑了笑。从前,考古典籍上的那些人物活生生的就在眼前。如今已知的历史人物却全与过去不同。他站在甘露殿前,看着明晃晃的日头,觉得世上的事真是玄妙极了。

    在甘露殿前等了许久,内侍才缓缓出来,说:“两位,陛下请你们进去。”

    柴令武与独孤思南行了礼,缓缓入了甘露殿。

    独孤思南第一次见到了真正的李世民,他在心里默默地说:看,李世民,活的。

    他一愣神,柴令武却已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提醒该跪拜天子。独孤思南连忙下跪行礼,然后又跪拜了旁边的长孙皇后。自此,独孤思南才明白这竟然是历史上著名的贤后长孙氏。

    如今,长孙氏身怀六甲,肚子里揣着的应该正是晋王李治。

    “父皇,母后,这位就是独孤先生。”李承乾上前介绍。

    “为独孤先生与柴先生看座。”李世民挥了挥手。

    独孤思南连连摆手,说惶恐至极,不敢坐。

    “独孤先生莫要谦虚。你与我算起来也是兄弟。今日在此,没有君臣,只有家人。”李世民笑道,然后招呼内侍置席。

    独孤思南也不推辞,待席位置好。他倏然跪地,道:“请陛下帮帮草民。”

    “先生,一家人,不必行礼。承乾,快将先生扶起来。”李世民说。

    李承乾赶忙上来将独孤思南扶起来,说:“独孤先生,你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我父皇说一说。”

    “是。”独孤思南行了礼,然后按照先前的说法,将自己的身世,这些年受到的追杀说了一番。

    李世民蹙眉,道:“原来当年大柱国自杀竟真是有宝藏的缘由。”

    “回禀陛下,草民乃庶出,自小没了父亲,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先前也不是大家族的,只是个小婢,并不懂得很多。这宝藏一事,还是隐约听一批闯入家里的蒙面人谈话到的。后来,他们还追问我家传的大柱国印信在何处。我与母亲皆不知。他们便给了我一剑,我跌入池塘,幸得老天庇佑,才又活过来。”独孤思南讲述。

    李世民略略点头,说:“这宝藏一事,我却是听过,说是当年聚拢的一笔巨大财富。后来,你先祖为了庇佑大柱国,选择自杀,不愿交出宝藏。后来大柱国也选择自杀,保全子孙后代。但传言中说,这独孤一族的子孙定然有个知晓宝藏所在的。再后来,就说是大柱国那个多面印信里蕴藏着宝藏地图。”

    “原来真是如此。难怪那些人来家里,也不寻别的,就翻箱倒柜,逼问我们大柱国的印信。”独孤思南恍然大悟。

    “你当年去过太原?”李世民忽然问。

    独孤思南一顿,说:“草民当时听闻陛下神武,还去过陛下府邸,想要跟随陛下。只是陛下当时不在府邸,我只见到了一个小娃,说是你的三公子。说家里不能收留不明身份之人,便给了我一些盘缠,让我找个安全之地住下来。”

    “你见过恪儿?”李世民诧异。

    独孤思南非常平静,眸光真诚地说:“是个很可爱的小娃。”

    李世民哈哈笑,说:“是呀。恪儿自小就很有主见。你那会儿前来,我在外领兵,家里有些别的原因,总是戒严,先生也莫要怪他。”

    “陛下,蜀王宅心仁厚,草民哪能恩将仇报。”独孤思南诚惶诚恐地说。

    “朕与你开个玩笑。”李世民笑道,随后便问,“先生既然生在长安,为何不早日入宫寻求庇护?偏偏要此刻前来?”

    独孤思南盾觉不妙,背脊发凉。这李世民还真是老狐狸,这开玩笑似的的谈话让人放松警惕,却在猝不及防的时候问这么一针见血的一句。好在先前就已与阿芝探讨过,所以,独孤思南叹息一声,道:“不瞒陛下说,草民这些年东躲西藏,在倚翠楼也只是以思南的名字存在。而且,一般不以面目示人。教人琴也是教那么一二分,真真过得像是地洞里的老鼠,不敢见光。”

    “先生莫不是遭到什么难处?不然为何这般?”一直没开口的长孙皇后关切地询问。

    “回皇后的话,我母亲去后,我从太原出发,一路向长安,也是想要去祭拜先祖。但来来去去,遭受到不同的人的追杀,好几次险些丧命。我最后就躲藏在倚翠楼苟活下来。而在一次又一次的被追杀中,我隐约知晓应该有朝廷大员,达官显贵。”独孤思南说到此处,便抿了唇,低声说,“追杀我,要寻宝藏的人不止一波,草民不知敌人在何处。只能躲藏起来,想着待时机成熟,让皇上为我做主。先前,草民几次去秦王府发现有人监视秦王府,更不敢贸然前往。后来,陛下登基,我无数次有想要进宫面圣的冲动,但苦于无门,又找不到合适的人引荐,所以一直就困顿在倚翠楼。”独孤思南缓缓地说。

    甘露殿

    里的沙漏无声地漏着,李世民听到这里,便问:“那为何找阿武?”

    “回陛下,柴将军威名我听过,也想过去柴府恳请柴将军引荐,但只是想了。而且这次——”独孤思南摇摇头,苦笑着继续说,“这次,不是草民选择柴公子,而是柴公子听人说我琴技了得,径直让人来请了草民入府邸教授琴技。”

    “嘿嘿,陛下,我请得有些不文明。所以————”柴令武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喜欢学琴了?”长孙皇后也是人精,立马就抓住了问题的重点。

    柴令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回陛下和皇后,我可是五音不全的。主要是我义妹阿芝喜欢,以前就说想要找个琴师教琴,我恰好听平康坊的翠翠姑娘说倚翠楼有个琴师教得很好。再说了,我文武平庸,但我想经营买卖。找琴师也是想着开个酒楼什么的,我跟你们说”

    柴令武一扯到他的生意上,立马就开始说自己的宏伟蓝图,还顺带将长安公共马车的事情跟李世民说了说。

    “这想法挺好。”李世民点点头。

    “这交通便利了,这东西市就可以开久一点,肯定推动商业。”柴令武很是兴奋。

    “得了,得了,阿武,你的生意经改天再向陛下禀告,今日前来是说独孤先生的事。”李承乾打断柴令武的表演。

    柴令武撇撇嘴,还在说什么“一锅水下两锅面”也是可以的。

    李世民哈哈大笑,连长孙皇后都掩面说:“这阿武跟以前像是不一样了。不过,还是一样的让人逗笑。”

    众人笑了一阵,才又继续说独孤思南的事,这一来二去。独孤思南就按照原计划,既受到了李世民承诺的庇护,又将宝藏的事说得模棱两可,当然还隐约将长孙氏和萧氏也坑进去了。

    李世民听到后来,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独孤思南假装没看见,径直说:“草民得以见到天子,这一颗心就放下来了。无论如何,草民会竭尽全力寻找印信,希望能将这宝藏找到献给国家,造福百姓,也算对先祖有所交代。”

    “先生胸襟阔大,心系天下,甚好,甚好。”李世民应付几句,心里早就有了别的评断。

    长孙皇后脸色也不太好,虽然这独孤思南没明说,但从他叙述的只言片语上可瞧出,长孙一族也是参与了对他的追杀。

    “多谢陛下。”独孤思南并没有要告退的意思,如今他可是寻求庇护的人,李世民没发话让他去何处,他可不敢随便走。

    “不必多礼。瞧着你举手投足,也是读过不少书吧?”李世民定了定心神,这才问。

    “回陛下的话,自小,我母亲就让我多读书,不可辱没了先祖。”独孤思南回答。

    李世民点点头,便对李承乾说:“这宝藏一事,就交给东宫来做,先生也是大才之人,你且留在东宫。”

    “是。”李承乾回了话。

    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这一关总算是过去了。李世民则是心事重重,对长孙皇后说:“你且先回去,我处理一些事,稍后到你宫里看你。”

    长孙皇后点点头,在他的搀扶下站起身来,然后对李承乾说:“承乾,你送母亲回来吧。”

    “阿武与先生就在偏殿等着我。我送母后回去,去去就来。”李承乾转身对独孤思南和柴令武说。

    两人点头,内侍就来带两人入了甘露殿的一个小偏殿,奉了茶盏。

    柴令武悄声对独孤思南说:“这长孙氏的手伸得够长了,难保这里没有暗害我们之人。这茶切莫吃了。”

    独孤思南也明白如今长安形势暗潮汹涌,他略点头,说:“我晓得。”

    “如今,阿芝与阿念在外战斗,我们在长安至少要确保平安。”柴令武轻叹,蹙眉看着窗外的碧瓦飞甍兀自发呆。

    这边厢,李承乾跟随长孙皇后的步辇到了立政殿。长孙皇后屏退左右,很严肃地问:“承乾,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李承乾站直身子,迎着母亲的目光,很肯定地回答:“母亲,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那怎么会与阿武混在一起?”长孙皇后问。

    “母亲,此事我必须说明两点:一,我与阿武并没混在一起,我去柴府是因为太子妃说想要找那大师切磋琴技;第二,阿武并非传言中那般。”李承乾回答。

    长孙皇后叹息一声,说:“太子,你还没意识到你错在何处?”

    “母亲,你是想说我太宠苏氏,亲自去为她找琴师?”李承乾立马问。

    长孙皇后一怔,不悦地反问:“你既知晓,为何还要去?你不知无数的人在等着揪你的错吗?”

    “母亲,我知晓。然而,我不仅仅是太子,也是苏氏的夫君,家庭和睦,心往一处,我认为才能更好地为国效力。”李承乾振振有词。

    长孙皇后微微眯眼,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但你要谨言慎行。你是太子,身份多尊贵,这危险就有多大。”

    “母亲,是不是舅舅又进宫来说什么了?”李承乾直接问。

    长孙皇后微愣,她从前教育承乾莫要过多偏信某个人,即便那人是舅舅;也不可过多依赖谁,一个真正的君王,是要有自己的魄力与决断的。

    她对承乾与李泰都是这样教育的,并没有点明长孙无忌的心思。可李承乾今日是直接了当地问了是不是长孙无忌又来宫里了。

    这,这孩子是不是什么都知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