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长安暗涌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长安暗涌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四月末,长安,白日里日头正烈,鸣蝉在树不遗余力地鸣叫,让人恍然觉得已入夏。

    长孙皇后身子已很重了,却还坚持在屋内走动,大夫说了这样利于生产。不过,即便是这样走一走,她也觉得胸闷气短,眼睛时不时发黑。

    她忧心忡忡,默默地拍了拍肚子,心里默默地说:“孩子,你要坚强。母亲也会尽力的。”

    “皇后,国舅求见。”宫女秀珠快步走进来。

    长孙皇后蹙了眉,想起一次见面兄妹不欢而散的场景,但她转念一想,罢了,毕竟是亲兄妹。这些年,兄长跟自己相依为命,且一直很是爱护她。自己怀了孩子,他是搜寻了天下名医来守着她。

    “请。”长孙皇后说着坐了下来。

    还有三个月就要临盆,但肚子已很显怀了。她坐下来,就很吃力。不过,即便如此,她也保持了皇后的仪态。

    长孙无忌入得宫来,穿的是常服,行了拜见皇后的礼仪。

    “兄长请坐。”皇后赐了座。

    长孙无忌一阵客套,询问她的身子如何。长孙皇后一一作答,便屏退了左右,直接了当地问:“兄长今日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长孙无忌一怔,他这妹妹从小就聪明,像是要将他看透似的。也正因为这样,她教出的孩子都跟他这个舅舅不亲厚。

    “我就是来看看皇后,听闻你身子越发重了。”长孙无忌说。

    长孙皇后点点头,说:“多谢兄长挂念,我这身子是越发重了,精神也不济。兄长若没有别的事,还是请回吧。我得休息休息。”

    长孙皇后这是在逐客。长孙无忌逼迫无奈,才说:“皇后睿智,臣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告。”

    “哦,什么事?”长孙皇后正襟危坐。

    长孙无忌叹息一声说:“承乾越发聪颖,也是颇有资质的孩子,越发像个大唐太子了,但毕竟年少,难免会糊涂,还请皇后督促一二。”

    “兄长这话说得不明不白,不知可否明示?”长孙皇后一听提到承乾,心里立马就不舒坦。

    “皇后可还记得当年,萧氏设计要嫁女给陛下的事?”长孙无忌问。

    长孙皇后点点头,随后说:“我记得陛下是巧妙地化解了,只是苦了恪儿。”

    “皇后或许也有所耳闻,这些年,兰陵萧氏就暗地里做这种勾当,拿儿女联姻做文章,把大凡有点前途势力的都收入萧氏网中。如今,又在打太子和魏王的主意。”长孙无忌说。

    皇后一听,很是不悦,道:“萧氏虽是大族,但也太明目张胆了。那魏王与太子可与他们接触过?”

    “是。”长孙无忌又叹息,“魏王倒是颇有个性,以要专心研究祖国山河为由拒绝了。太子的态度就”

    “就怎么样了?”长孙皇后询问。

    “暧昧不清。”长孙无忌语重心长地说,神情颇为担忧,“太子怕是想着将来总是要荣登大宝,这各方势力能收拢就收拢。可萧氏一族实在复杂,还有许多不利的事扯不清。”

    长孙皇后也颇为不喜欢萧氏一族的做事风格,便是板了一张脸,道:“多谢兄长,此事,我会与承乾说说。”

    “如此,就请皇后费心。另外”长孙无忌铺垫一番,到这里反而顿了顿,才说,“另外,承乾最近与柴令武走得很近。想必皇后也知晓,柴令武、房遗爱都是些什么货色。这些人哪能成为太子的左膀右臂,忠臣之人啊。”

    “这事,我也一并记下了。”长孙皇后耐着性子说。

    “皇后,你可知太子带了柴令武入甘露殿见陛下了。”长孙无忌说到此处。

    长孙皇后一听,非常震惊。柴令武不学无术,纨绔子弟,流连花丛,这是整个长安都知道的事。承乾与他也并不亲厚,怎么忽然就搅和到一起了,还去见皇?

    “你可知所为何事?”长孙皇后问。

    长孙无忌摇摇头,说:“臣不知。只是臣怕太子行差踏错,便来与皇后说一说。”

    “我替承乾多谢你这个做舅舅的关心。不过,我还是想劝兄长一句:你是外戚,是重臣,该把你的精力与眼光放到朝堂、放到百姓那里,为陛下为大唐分忧解难。而不是盯着皇的儿子们,你是外戚,你要避嫌。”长孙皇后缓缓地说。

    长孙无忌抿了唇,一腔怒火也是强压住了。

    人家说“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果然是不错的。这妹妹嫁给李世民,一心为的就是李世民,为的就是什么大唐江山,完全忘记她也姓长孙,忘记她这个皇后若非有她这个兄长还不一定是她的呢。

    做什么贤后,完全不明是非,不知利害。

    长孙无忌心里怒火烧,但他不能发出来,只瞧了瞧皇后隆起的肚子,平静地说:“皇后,臣谨记,你保重身子,臣告退。”

    “兄长,望你牢记。”长孙皇后又说。

    这几年,兄长的野心渐长,家族里的人也逐渐嚣张,有了别的心思。作为一个女人,她不能去干政,也不能去插手皇的安排,只能这样来劝诫兄长,同时,约束自己的两个孩子。

    “臣谨记。”长孙无忌退出来,站在四月天的日光里,只觉得今日并不是个好日子。

    长孙皇后送走长孙无忌后,再也坐不住了,命人抬来轿辇,径直往太甘露殿去。

    甘露殿是李世民的寝殿。平时下了朝,他就在这里读书、批阅奏章,召见大臣,或者召妃嫔侍寝。此刻,李承乾端端地站在一旁,说起前日里柴令武去平康坊与长孙濬点花灯一事。

    李世民搁下手中的笔,略微不悦地瞧着李承乾,问:“这就是你所谓大事?”

    “回禀陛下,这是事情的开端。”李承乾不卑不亢。昨日,他已接到了杨氏阿芝的亲笔信,信中所言极有道理。且拜托他一定要守护长安,而守住长安,首先就要守住独孤思南,不能让长孙无忌捷足先登。

    “你说。”李世民索性放下奏折,继续听李承乾说。

    从前,碍于长幼有序的老祖宗训诫,他不得不让承乾做太子。承乾虽聪颖,但在他看来实在不是一国之君的样子。他为此,很不喜承乾,亦忧心于天下苍生。但这几年,他逐渐发现昔年那个做事唯唯诺诺,生怕踏错一步的孩子已长大,无论做什么都有自己的考量。

    对于这样的变化,

    他的内心是欢喜的。

    “是。”得到了鼓励的李承乾缓缓说,“平康坊的倚翠楼有一名琴师,技艺了得。柴令武正好想要学琴,于是就请入了府邸。太子妃向来爱琴,听闻有大师,便派人前往,却不料被柴令武拒绝。阿武平素也不是个小气之人,我便写信追问,阿武只说有人一直在追杀这位琴师,他不得已只能放在他母亲的临水榭里护着。所以,不能入东宫与太子妃切磋琴技。”

    “哦?一直被人追杀的琴师?”李世民也是微微眯眼。

    李承乾点头回答:“臣听闻很是好奇,便再三追问阿武。阿武也说不清,臣觉得蹊跷,就前往查探。却不料,琴师一听我是当今太子,立马变了脸色。过了好一阵子,才问我可否带他见一见陛下。有要事相商。”

    “就这样,你就带来了?”李世民蹙眉。若是这样,承乾办事可就真荒唐了。

    李承乾摇摇头,说:“不查清底细,儿臣哪里敢带来见陛下呢。”

    “那你是查清楚了?”李世民松了一口气,心想这儿子还是不错的。

    李承乾全然不知父亲的心思,只在寻找合适的方式将独孤思南引到父亲的面前来。

    “是。查清楚了,此人名叫独孤思南,其先祖就是北周大柱国独孤信。他乃庶出,父母双亡,从小受到各种追杀与逼问,一直东躲西藏。为了生存,不得已在秦楼楚馆弹琴。而且他说出了一个秘密,说从前不知,但通过这么多年的追杀,大概知晓那些人是要抓住他,逼迫他拿出先祖独孤信公的印信。那印信好像与什么宝藏有关。”李承乾说到此处,顿了顿。

    李世民脸色顿时变了,连忙问:“他说到了印信?”

    “是。他说到了独孤信公的印信,还说那宝藏也不知真假。若是真有惊天的财富,与其落入坏人之手,还不如交给朝廷。当今陛下是明君,定然会用这财富造福百姓,让大唐更强大更富有。臣听到这些,想到父亲曾与我说过拓跋家族与宇文家族敛财,后被独孤氏藏匿的事,想这独孤思南所言不假。再者,这事我也不能做主,故而向来请示陛下,能否见他一面。”李承乾缓缓地说。

    李世民点头,言简意赅一个字:“宣。”

    内侍立马屁颠屁颠就出去宣柴令武与独孤思南了。李承乾心里一块大石头才落了下来,也就是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腿肚子都在发颤。

    李世民趁这间隙,便问:“听闻萧丞相有意将萧氏嫡女给你做侧妃?”

    李承乾一听,顿时一身冷汗,连连摆手,说:“回陛下,丞相来访,说此事。臣当场就以不合礼数回绝了。但萧丞相说,他萧氏嫡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模样身段品德性情都是一等一的,说那样的女子就该匹配太子。我拒绝,他还说这成婚是父母的事,让我不要操心,他自会折子。陛下,你,你千万别答应啊。”

    李承乾一番哭诉,心里不由得暗叹:杨氏阿芝真是料事如神,认定此事会引起皇的追问,先就提醒他要相好应对之策。

    “原是如此。既然太子无意,就莫要花费精神在这无意义的事,待最近琐事告一段落,你还是认真迎娶杨氏如玉。”李世民叮嘱。

    李承乾连连点头,背衣物全被汗水湿透。

    甘露殿里陡然安静下来,李世民拿起一本奏折正要看,就听内侍在大声说:“皇后驾到。”

    李世民一惊,连忙起身就迎了出去,关切地问:“皇后,你这身子不便,怎么还过来了?”

    “天气热了,我来瞧瞧陛下。”长孙皇后笑着说。

    “你呀,也知天气热,却往这里跑。”李世民笑着摇头。

    “我就是闷得慌,想来瞧瞧陛下可有好好用膳。”长孙皇后扶着肚子小心翼翼地走进甘露殿。李承乾也是立马前行了礼。

    “承乾也在这里。如今不是朝会,你在这里,想来是有朝廷大事。我在这里,像是不方便吧?”长孙皇后说着,便看了看李世民。

    “皇后,不碍事。就是承乾帮我办了件大事,父子间在闲聊。”李世民云淡风轻地说,然后小心翼翼地扶着长孙皇后坐下。

    “如此甚好。承乾长大了,做太子做得越来越好,也越发懂得作为太子的责任,我这做母亲的就放心了。”长孙皇后似笑非笑地瞧着李承乾。

    李承乾觉得母亲有些不对劲儿,平时很少在父亲批阅奏折时到甘露殿来。她一直秉承后宫不得干政的原则,一直避嫌,更别说现在怀着孩子,身子本身就不利索。

    母亲定然有什么事。看她那神情举动,莫不是真被杨敏芝说中了:一旦他参与到独孤思南的事情里来,长孙无忌必定有所行动,最初的一步,或者就是去找长孙皇后。

    想到这一句话,李承乾的心里凉飕飕的。若是母亲真被长孙无忌说动,就此来阻止他,那该是多寒心。

    李承乾心里不舒坦,但礼数却没有丢下,向长孙皇后行礼,道:“多谢母亲夸赞。儿子会更加努力的。”

    “承乾这两年是成长了不少。”李世民说着,也招呼承乾一并坐下。

    李承乾这才小心翼翼地坐在一旁,李世民一脸爱怜地瞧着长孙皇后,细声细语地问:“皇后,你一向不踏甘露殿,今日前来,真是瞧我饮食的?”

    长孙皇后轻轻一笑,说:“真是来瞧瞧的呢。不知怎的,怀了这孩子,总觉得哪里都不对劲儿。这般想着想着,就想来瞧瞧陛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