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 很久前开始的计划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 很久前开始的计划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四月中旬,北地已是初夏,正是植物茂盛疯长的时刻。

    迷途山高万仞,巍峨耸立。迷途山物种众多,植被丰富,一入山,便难见日光。又因其南北东西的走向连接了更高大的山,所以与周围的高山形成联合的山脉。

    山中遮天蔽日,迷雾蒙蒙,这山真是如其名,极其容易让人迷失方向。

    江承紫带着秦叔宝夫妇轻装阵,于天降破晓之际入了迷途山。晨曦努力穿透茂林的树林,才让人觉出今日是个晴天。

    江承紫方向感很好,又加她能与植物沟通,走了一阵子,便凝神与植物们沟通,顺手也帮助植物们一些小小的忙。这沟通的过程中,她也算见识到了做一棵植物也是不容易,也跟江湖似的,八卦与鸡毛齐飞。这些植物七嘴八舌谈论山中掌故,真是够称得八卦天团了。

    不过,此次,她是入山探路,重点在于找到的捷径灭掉梁师都,震慑突厥,让突厥不敢对李恪轻举妄动,以从这方面来彻底保证他在突厥的安全。其次,她若能早些完成这项任务,便可与李恪顺利会师。

    届时,她就能与他并肩作战了。

    江承紫想到这些,心里莫名激动,只一股脑想着快些赶路,快些完成任务。不过,秦叔宝的身体状况并没有他自己描述的那般好。走了一阵子后,或者是因为山中寒气重,他的脚步明显慢下来。江承紫明显感觉到他疼痛不已。但她并没有做出什么决定,对于她来说,秦叔宝身子不适或者更好些。

    “阿芝。”秦夫人终于也是走不下去,连忙喊。

    江承紫在前面带路,听见秦夫人喊,回头看他们。

    秦叔宝对秦夫人摇摇头,道:“阿英,我不碍事,只是这寒气重了些罢了。”

    “可是”秦夫人忧心忡忡,欲言又止。

    “阿芝,继续前行。这是军令。”秦叔宝严肃地说。随后,他轻声斥责秦夫人,“阿芝是个小姑娘都没喊累,你我久经沙场,这点苦算什么?”

    江承紫也想让秦叔宝夫妇歇息,但这是山中,若是丢下他们,他们两人很可能迷路。如今,最好的方法是带着他们先与潜伏山中的属下会合,再按照她先前的设想行事。

    因此,她安慰说:“等过了这个山头,前面有个开阔地带,晌午我们就在那小溪边歇息。我们的人也在那边等我们。”

    “阿芝,我没事,你尽管开路。”秦叔宝摆手示意。

    江承紫没有多话,手中大砍刀挥舞,她一边对那些植物说抱歉,一边砍出一条路来。植物们倒是没多大意见,说植物有些枝叶多余,砍掉反而没那么重的负担。

    江承紫无语,表示不懂植物们的逻辑。有几株七里香叽叽喳喳解释了几句,也没说清楚。

    她没明白不要紧,重要的是植物们对于她砍树枝开路的事并没有多大的反感,甚至有几棵大树,还逆来顺受地说:“这就是宿命呀。我们世世代代不就是这样相处的么?有什么好抱歉,好奇怪的。”

    江承紫只觉得这境界真是绝了,比起人类来,这些植物虽不能走不能跳,但心胸实在宽广得多。

    砍刀开路,白嫩的手臂被划破,她也浑然不觉。就这样,一路往前。终于在晌午时分到了指定地点与早先安排山的一帮人会合。

    江府暗卫、地绝、秦家军,一共三十八名好手,早就等待良久。

    “主人。”江府暗卫由锦云领队。此番选拔进来的一半是女子,一半是男子。锦云一袭紧身的行军服,颇有现代意味。

    江承紫打量了一番,知晓这些衣服都是李恪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她的笔记得来的。其实,江承紫有时候也会很好奇,前世里的李恪到底遇见了一个怎样的自己。

    “你们辛苦了。”江承紫客套地说。

    “能跟随主人执行任务,是属下的荣幸。”一旁的是地绝的负责人,一个二十来岁的白面少年,与天煞和魍魉的负责人完全不是一个气质。这地绝的负责人更像是个腰佩宝剑的少年书生。更像是李白诗中的少年侠客。

    “你是地绝的负责人,李南?”江承紫问。

    她早先就耳闻李南熟悉山中情况,且善于布置陷阱与暗杀。

    少年拱手行礼,微微眯着眼,轻笑道:“回禀九姑娘,正是属下。”

    江承紫对他笑了笑,而一旁的秦家军看到自家将军身子不适,早就前关心。

    秦叔宝摆摆手,说不碍事,然后对这三十多个人说:“先前,我们接到的任务是探路,但如今最新的指示是探路,并且击杀梁师都。”

    “什么?”李南略惊讶,眉头不自觉蹙起来。

    “若是击杀梁师都,何必还让姑娘你走一遭这山?直接下命令得了,我们也不必走这一遭,直接去夏州得了。”锦云也很是不悦。

    “傻呀。我只是个小姑娘,即便是师从仙者,但谁能证明我可以执行击杀的任务?”江承紫撇撇嘴。

    锦云与李南一听,顿时也明白其中道理,两人都轻叹一声。

    “理是这个理,但被人这样算计,感觉不舒服。”李南说。

    “你是第一天跟着你家王爷么?”江承紫笑,“这人世间来来去去的不都是算计么?我们也算计别人呢。莫闹心了,好好办正事,确保蜀王的安全才当务之急。”

    “属下明白。”锦云与李南立马站直了身子,非常严肃地回答。

    江承紫便不再说这事,而是转身吩咐人入山洞用炭火烧水做饭。说秦将军身子不好,需要喝热水吃热饭。

    “阿芝,不碍事。你这边吩咐吩咐,即刻启程。蜀王那边耽搁不起。”秦叔宝连连摆手,然后不住地咳嗽。

    “秦伯伯,磨刀不费砍柴工。这适当的休息和吃饭是必须的。你就不要固执了。”江承紫劝慰完毕,不等秦叔宝回应,径直就让人去生火做饭。

    随行的两名医者也是不住地附和,说:“大将军寒气入侵,旧伤复发,必须在此地歇息。一则是此地乃山中阳气最盛之所。二则是大将军必须吃些热食热水。”

    秦夫人听闻,也是半威胁半劝慰地让秦叔宝休息一下。

    “秦伯伯,这两位你也见过,是王景天先生的弟子。这位叫王玉娇,是王先生的幺女。她们二人尽得王先生真传,这一路就是她们照顾你。”江承紫为秦叔宝夫妇介绍后,又让两

    人与秦府带来的两名医者交流会诊。

    秦叔宝也觉得不能在固执,便在秦夫人的搀扶下,默默地进入山洞。

    山洞里,锦云带的几个女子已经在生火做饭。不过,虽然在山洞里生火做饭,但并没有什么烟尘。秦叔宝很是惊讶,待仔细看了她们生火做饭用的是顶级的无烟木炭,顿时赞叹不已。

    “山中潜伏,最怕暴露目标。本来不该生火。但山中寒气逼人,火又是必须的。因为有山中作业,或者长途跋涉的任务,我们都会携带这种烟尘很少的木炭。”锦云在一旁解释。

    “你们真是考虑周全。”秦叔宝赞叹。然后,他默默地回头看看秦家军,除了装备干粮,别的倒没有考虑。而且因为是轻装阵,很多装备也不能带。

    江承紫只是笑了笑,又让人将随身携带的行军被褥铺好,对秦叔宝说:“将军,你先小憩片刻,带吃过饭后,我们再出发。”

    秦叔宝第一次看到这种行军被褥,不由得看呆了。

    “将军,请小憩片刻。”江承紫笑着说。

    “这种行军被褥好处很多啊。”他喃喃自语。

    “是呀。若是朝廷需要,日后就让格物院报给朝廷,为我们大唐的军队添置。”江承紫说。

    秦叔宝点点头,秦夫人撇撇嘴:“你少操这份儿心,你已挂靴归隐了。还是先休憩一会儿。”

    秦叔宝身体并没有好完全,四月里山中天气很是寒湿。他又是一宿未睡,身体的旧伤复发,甚为严重。因此,他也没有拒绝小憩片刻,很是听话地躺下,盖被褥。

    秦夫人在一旁坐了一会儿,秦叔宝就睡着了。

    秦叔宝睡下后,江承紫便低声对秦夫人说有些事要与她谈一谈。

    秦夫人一听,心里一咯噔,以为是秦将军的伤势严重了,忧心忡忡地跟着江承紫一起,站在一处悬崖边。

    四月天的山风带着寒意,江承紫直接说:“秦伯母,秦伯伯的身体怕是没法完成这任务。”

    “我知道。”秦夫人也很是担忧,“可他这脾气,非得要接下这烫手山芋。”

    “秦伯母,这不怪秦伯父。当日朝情况,他不得不如此。”江承紫对于秦叔宝一直都是十分佩服的。

    秦夫人叹息一声,只瞧着看不到边际的起伏群山,苦笑着说:“你看这茫茫大山,你说他还有命走出去么?”

    秦夫人委婉地询问。江承紫也没有正面回答,只说:“秦伯母,将军的身体你最清楚。因此,我想与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秦夫人只怕听到丈夫的噩耗,心里乱成一锅粥。她紧紧盯着眼前女娃粉嫩的嘴唇,生怕那好看的嘴唇轻启,说出什么可怕的话来。

    “秦将军的身子不适合继续前行。若是强行为之,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他走不出迷途山。”江承紫很是严肃地说。

    秦夫人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一颗心慌乱不已,眼眶里的泪水唰唰地滚出来。她一把抓住江承紫,道:“阿芝,你不是师承仙者么?你救救他。我,我没有他,我也活不了。对,你师从仙者,你是有办法的,对不对?”

    秦夫人乱了。江承紫等她方寸大乱,才继续说:“我没有让人还魂的仙法。我只有一个办法而已。”

    “什么办法?你快说。”秦夫人脸色稍霁,连忙催促。

    “秦伯伯在此地修养,由王景天先生的弟子照料。我带人去执行任务。”江承紫说出自己的想法。

    秦夫人顿时愣住,随后便摇摇头,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秦伯伯绝对不会允许的。”

    “伯母,我只是告诉你这件事,并没有要你答应呀!”江承紫微笑。

    “什么?”秦夫人已没有方才的慌乱,但对于这女娃的大胆非常震惊。

    “秦伯伯需要静养。而且没有我,你们会迷失在这大山中。秦伯伯不会拿别人的命去冒险做无意义的事。”女娃还是带着笑意,眸子在日光下晶亮亮的,粉嫩的脸已有倾城之姿,脸带着微微的笑,像是层层叠叠粉嫩的云霞。

    “这倒是。”秦夫人也算是了解秦叔宝,若事情真发展到那一步。他必定不会轻举妄动。

    “那么,秦伯母在这里陪秦伯伯养伤。医者和熟悉山中生活的人我会留下,待我完成任务,再回来与你们一起会合。”江承紫平静地说。

    “不行,绝对不行。”秦夫人喝道。

    “伯母,还是老话。我并没有问你同意与否。”江承紫沉了一张脸。

    秦夫人顿觉背脊发凉,不由得看这女娃。

    “山中容易迷路,你们不要乱走。”江承紫又说,然后转身,对站在不远处的松树下的李南招了招手。

    李南几个箭步冲过来,规规矩矩地站着,说:“请主人吩咐。”

    “按照原计划,地绝护卫留下一半,江府护卫里的女子留下,守护秦将军夫妇直到我回来为止。你们人员可确定了?”江承紫严肃地问。

    “早确定了。只等主人吩咐。”李南站得笔直,神情严肃。江承紫恍然觉得如果加一个军礼,就像是在“利剑”一样。

    “那你去吩咐启程。”江承紫下了命令。

    李南转身离去,秦夫人在一旁看得呆了。她混迹军中这么多年,见过指点江山的用兵之人无数,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粉嫩的女娃身有一种指挥若定的气质。

    “秦伯母,秦伯伯就拜托你照顾了。”江承紫说。

    秦夫人一听,有些紧张地说:“这,我,我应该的。”

    江承紫这才转入了附近的另一个山洞,换了皮靴皮衣皮裤子,从锦云手中接过早就准备好的行李。她检查了物品行李后,喊了一声:“出发。”

    秦夫人恍然想起年少时,自己也是这样意气风发骑马杀敌驰骋疆场。她恍然间,小女娃带人已走出一段。

    “等等。”秦夫人连忙跑过去。

    江承紫回过头来看她,只见她问:“伯母就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这计划什么时候就有了?”

    江承紫理了理背包的肩带,很坦然地迎着秦夫人的眸光,缓缓地说:“在秦伯父接下这个任务的那刻。”

    秦夫人呆愣,不知该说什么。

    江承紫则是头也不回地转身,其后是锦云与李南带的人。一行人都是好手

    ,很快没入了植被茂密的迷途山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