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你的理想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你的理想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眸光清明,端端地站在那里,说不疾不徐地说:“长安各方谍者众多。如今,已有渗入各家门户,包括候大将军的府邸,难保不会渗入军中。如今此事,既然事关大唐太平与大业,那就不得不谨慎。”

    “此话言之有理。”魏征从不多考虑什么弯弯绕绕影响官途,因此他第一时间站出来赞同这女娃的话。

    李世民看了魏征一眼,对江承紫说:“你说下去。”

    “是。”江承紫领了命,继续说:“前日里,陛下虽然花了大力气,将长安城内的敌国谍者清理得差不多。但我想那只是浅层次的,真正隐藏得深刻的间者往往可能是国之栋梁,会被安插在国家重要的位置上。这种事,前朝对突厥也是有过的。”

    江承紫说到这里,众人都心知肚明,这说的就是李世民的岳父长孙晟。

    李世民神色如常,点了点头,说:“你这话不无道理。这自古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不仅仅是在战场上马革裹尸,血染黄沙。更有看不见烽火的战斗时时刻刻都在进行。这就是间者与间者之间的斗争。真是为了国家荣誉,七十二般变化都使尽。有时,一个不察,就可能全盘皆输。比如,苏秦连横合纵,说起来也是一种间者智慧,又比如西施祸乱吴国。阿芝有这个觉悟,很是不错。”

    “多谢陛下夸奖。”江承紫很是谦虚,说,“先前,阿芝因听蜀王所言,多少知晓间者之事。今日陛下所托之任务非常重大,阿芝窃以为怕是有间者渗入军营”

    “阿芝姑娘,此话不妥。”一直沉默寡言的李靖很是不悦地打断了江承紫的话。

    江承紫不卑不亢,毫不畏惧地说:“我知晓李尚书亲自带兵,亲自选拔。然间者之所以是间者,其伪装之术怕是世间罕见。军中被渗透,我想这也不奇怪。”

    李靖一时无言,人家这话说得在理,他能说什么。于是,他蹙眉看着这女娃,像是看到当年去杨素府邸求取施展才华时的落魄自己。

    那时的自己就是满腹抱负,对未来充满希望,不惧怕所有的强权。

    “是不奇怪。”对此作出肯定的是程知节,尔后程知节还举了几个军中抓出间者奸细的例子。

    “我亲自选拔,这些人的背景也是一一调查,皆是高门大户的子弟。”李靖不悦。

    “有时候,父子都同属敌对阵营,何况只是门第?”秦叔宝也站起来力挺江承紫。他是这一次执行任务的总指挥者,他自然想带他的人,并不想带什么不相干的军中之人。他原本琢磨着如何向李世民说起,却不料江承紫竟然主动提出。这女娃真是合他的意。他这会儿自然是要顺水推舟来力挺于她了。

    李靖看程知节与秦叔宝都站在她那边,而且她说的实际上很有道理,他便不再争论,只对李世民说:“陛下,此事,还请您来定夺。”

    李世民心中也早就明了,更从方才秦叔宝的话语听出端倪,这秦叔宝显然也不想用选拔出的这批人。而且,杨敏芝这说法颇有道理,于是他顺水推舟,径直说:“阿芝所言,颇有道理,只是这批人不用就是,何以要下大狱?不知阿芝有何说法?”

    “回禀陛下,只单单是不用他们,那么消息就会泄露出去,敌人可凭借这一点窥伺我们的任务。如今,将他们秘密关押,如果有会审讯的人,一定可以从中揪出一些有用的情报。而且,如果他们是清白的,待我们完成任务,朝廷再举办个军事技能大赛,他们作为分赛区的佼佼者,朝廷适当嘉奖就是。”江承紫缓缓地说。

    李世民微微眯眼,他不得不承认这女娃太聪明了。可是恪儿是庶出的皇子,虽然杰出,毕竟是庶出。他可不想儿子们再出一个玄武门之乱。亦或者前朝炀帝与其兄的相残。

    这女娃不正像是当年的萧后么?

    李世民想到此处,心里忽然很是暴躁,但他按捺住暴躁,和颜悦色地问:“那么,不用他们,用谁?”

    “回禀陛下,用臣家生子的兵士。”秦叔宝站出来说。

    “还有我的。”程知节拱手道。

    “你们俩?”李世民微微蹙眉,扫了两人一眼。

    “战乱之际,我夫人收养了不少孤儿,大嫂也收养了不少。他们是我们从小培养长大的,教出来的。绝对不是什么间者,而且对陛下,对大唐忠心耿耿。”程知节连忙说。

    收养战争遗孤,认真培养成国家最需要的人才。这是秦叔宝和程知节以及尉迟恭所做的事。这是李世民一直知晓的,而且这三家所培养的这些人,承担了许多重要的任务。这也是李世民知道的。

    这一批人可以说是意外之财,又是非常重要的人才。李世民一般来说,并不轻易动用他们。而今,入迷途山这件事本身就困难重重,还要执行刺杀梁师都的任务,这并不是一桩稳当的买卖。

    一个帝国的帝王首先得会算账。他算了这笔账并不划算,于是摇摇头,说:“这批孩子,不成。太不容易了,他们太苦了。”

    “嗨,陛下,这些孩子们巴不得为国出力呢。你放心,我程知节手下的这批孩子,会全力以赴,不成功则成仁。”程知节豪爽地说,而后还补充一句:“老黑也说了,如果需要他手底下那批孩子,只要一声令下即可。黑白夫人训练的这批孩子,可不一般。”

    李世民扫他一眼,心想:你这是要把这批家底给我搬空了?但没好意思直接说,便委婉地说:“执行此等秘密任务,人多眼杂,容易暴露。你整那么多人做啥?”

    “陛下所言极是。因此,只需我那批孩子即可。”秦叔宝接过话来。

    “就那么几个人?”李世民很是惊讶。他可是知晓,这些年执行各种任务,秦叔宝收养的那批孩子并没有剩下太多。而一些伤残人士也被秦叔宝安置做点小买卖,或者在将军府打杂。

    “陛下,一个梁师都而已。臣定不负你所托。”秦叔宝不卑不亢。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了这个女娃,他这一次定然会顺顺利利,所有的不敢想都可以去肆意地梦想。

    “哈哈哈,老秦向来谦逊,如今却也不谦逊了。”程知节哈哈大笑。

    秦叔宝没理会程知节,而是径直下跪,道:“请陛下成全,请李尚书成全。”

    如果不动用自己的人,只用秦琼的人就办妥此事,这是极好的。因此,李世民点点头,道:“既然恩公有把握,就依你。”

    “多谢陛下成全。”秦叔宝叩拜谢恩。

    李世民看了看天色,便说:“那恩公安排妥帖,明日一早,就请动身。”

    “是。”秦叔宝领命,便与秦夫人一并离去,前去部署。

    李世民看了看魏征与房玄龄,又看了看李靖,说:“李尚书,我要与杨敏芝单独说说话,你且找个僻静之所。”

    江承紫讶然,不知李世民要说什么。但她隐约觉得跟这一次锋芒太露有关。

    李靖领命,请了房玄龄、魏征等人到别处喝茶,屋内就只剩下江承紫与李世民。

    李世民像是个和蔼的长辈,笑眯眯地问:“阿芝呀,你真是聪明。”

    “陛下谬赞,阿芝愧不敢当。其实,为了能守护住我的国家,我的家人,守住蜀王,我已使劲浑身解数,殚尽力竭了。很累,很累。但是,我不能放弃,也不能松懈。”江承紫缓缓地说,神情语气皆是疲惫。

    李世民听她这样说,波澜不惊的心里忽然也有点动容。想起年少时,初见杨淑妃时,他那时也是想着有朝一日能璀璨广华,能配得上金枝玉叶的公主。为此,他默默努力,吃了不少的苦。

    “阿芝,你可想过?恪儿此去,若是不回来,你待如何?”李世民问。

    “若是他没回来,我去带他回来。”江承紫回答。

    “傻孩子,你明知我所言是何意。”李世民叹息。

    江承紫想了一下假如李恪没有回来,与她天人永隔,便觉得心里凉飕飕的,尔后又是火辣辣的疼,泪水顿时就涌上来。然而,她还是竭力平静,回答:“陛下,若是那样。我得活着,为他报仇。那些害他的,我一个也不会放过。至于另嫁他人这种事,此生我也不会做。我只能是他的妻。”

    李世民听着这样的话,想起青春岁月里那些似乎是前世里的事。隐隐约约里,他也曾有过这样的青春浓烈。因此,他对这女娃顿时多了些许宽容。

    “阿芝,那你有什么理想么?”过了许久,李世民又问。

    “理想?”江承紫想了想,才压低声音,有些害羞地说,“陛下,那你不可笑我。”

    李世民保证不笑,然后饶有兴趣地追问:“是什么呢?”

    “我想跟蜀王成婚,结婚生子白头到老。想跟他一起踏遍三山五岳,培育出让百姓吃得饱又有营养的物种。”江承紫非常真诚地说。

    “什么?”李世民问这个问题,本来就有试探的意思。他设想过这女娃若是知晓此番他的意思,定然会回答得滴水不漏。他设想过什么白头到老这种烂俗的答案,但他们没有猜到踏遍三山五岳找物种的事。

    “我们早就说好了呀。待国家再安定一下,外患不足为惧时,我们也算长大了,正式成婚了。我们就申请参加神农计划,走遍三山五岳,为大唐百姓找到能丰衣足食的物种。若是能找到,大唐富足,我与蜀王可也要名垂青史呢。指不定还能赶超神农呢。”江承紫笑眯眯地说。

    “你跟恪儿商议过?”李世民很是意外地问。

    江承紫很是真诚地点头,说:“是啊。这神农计划还是蜀王跟我设想出来的,后来我们又拉上了喜欢植物的姚子秋呢。当时,我们几个可是一起种植马铃薯与红薯的。”

    李世民心里彻底没底了。他略微设想一下:自己的儿子醉心于研究农作物,对大唐还有什么威胁?还有什么第二个玄武门?这女娃又如何会成为萧后?

    那萧后可是萧氏一族倾其所有培养出来的,而这女娃却不一样,生下来就丢在洛水田庄。这一切都是可以查到的,而且他派去的人还证实了根本没可能掉包孩子。弘农杨氏的弃子,因其有一段仙缘,师承仙者,这看到的是天下苍生的温饱饥寒,看的并不是蝇营狗苟的阴谋权利。

    如此说来,倒是自己小人之心,俗气了。

    李世民顿时觉得自己方才生出要除掉她的心思多么的俗气。

    “甚好,甚好。”他感叹。

    江承紫却是来劲儿了,继续说:“陛下,其实呀,我还有个小秘密告诉你。”

    “什么秘密?”李世民觉得这女娃很是有趣,古灵精怪的。自己那些公主们可没这么有趣的。

    “植物也会生病。我跟蜀王之前还在讨论要格物院申请成立一个专门研究防治病虫害的部门,专门研究种植,让田地的亩产量高起来。”江承紫压低声音。

    “呀,这挺好。等如今这些棘手的事结束了,你让蜀王来奏,朕必定会准了。”李世民笑道。

    江承紫摇摇头,说:“陛下,蜀王不来上奏章。”

    “为何?”李世民很是好奇。

    “这是朝廷大事。要上奏章也是格物院,或者负责格物院的太子。蜀王要避嫌,上奏不适合。”江承紫很严肃地说。

    “这种事有什么好避嫌的?”李世民不悦。

    江承紫叹息一声,说:“我们只想过平静生活,看云卷云舒,听山花开落。但我们还年轻,不能像淑妃那样吃斋礼佛,不问世事。我们不想白白到这世上走一遭,浪费老天赐予的美好华年,想要为人类做出点贡献。所为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但他的身份在那里,保家卫国这种事太敏感,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想沾染;入朝为官,也会让人不快,我们也不快活。因此,蜀王说他只想做个逍遥的王爷,选择醉心于农作物研究,造福百姓,也算作为儿子为父亲分担,算作皇室人员为天下苍生分担了。”

    这一番话倒不是她编造的,而是她与李恪沟通时所想。只是这种一味退让的前提是必须把那些不知退让的狗东西清除掉,还天下一个清明之后。

    这一番话,她说得情真意切。李世民听得心酸,恪儿是多么好的孩子,只因为淑妃是前朝亡国公主,不能成为皇后,这孩子的命运就钉死了。这外头的风言风语多了,那些野心勃勃的人心里想多了。久而久之,连他这个做父亲的都忘记自己是父亲,也一样想多了。

    “阿芝啊,恪儿真是找了个好王妃。”李世民笑道。

    “多谢陛下夸奖。”江承紫笑嘻嘻地说,声音脆脆的,特别真诚。

    “阿芝,我说正事,你此番不带任何人去么?”李世民忽然想到这女娃没有带任何一个人前来。

    :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