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 西京风云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 西京风云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间者。”江承紫不假思索地回答。长孙晟是长孙无忌的父亲,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此人将强大的突厥分成东西突厥。

    “历朝历代,间者才是最可怖的。帝王强大则为帝王所用,帝王弱小,则反噬其主。间者的手段、秘密、武器数不甚数。世间之人,几不可闻。”独孤思南缓缓地说。

    “我亦听部队里的老师讲过,人类有斗争,就有间者。间者秘术,玄之又玄。”江承紫点头。

    “间者为上,以中情出,谍者为下。而长孙一族则是以间者起家,他们历代研究间者之术,是间者的集大成者。其麾下还有自小亲自训练的各种谍者。从事这种活动要掩去表面风光,隐姓埋名。说好听点叫无冕之王,说难听点就是不入流。入不得世家大族的眼。而今,这样的大族却已位高权重,俨然成为炙手可热的家族。长期压抑的心灵,一旦得到释放,对于权力与地位的渴望会超越任何人的想象。”

    独孤思南的声音低沉而清冷,缓缓落在江承紫耳际,犹如冰凉的雨水打湿朦胧睡眼的脸庞。江承紫侯然就清醒了:长孙一族与吴王恪是宿敌,没有和解的可能;而与长孙一族的斗争远不她想象的还可怖、复杂。

    “或者魑魅魍魉天煞地绝还远远不够。”江承紫想。

    独孤思南看女儿陷入沉思,连忙说:“要不,就简单点。设个局,死遁。死地而后生。”

    江承紫白了他一眼,不悦地说:“老爸,你好歹是专业考古工作者,能说点靠谱的话么?你当这是拍电视剧么?你都说了对手那么强大,这个死遁稍有差池就真的死了。”

    独孤思南摸摸下巴,嘿嘿笑了,说:“我就是随口一说,随口一说。你当我开玩笑。不过,你这格物院显然庇护不了李恪那小子。”

    “嗯。”江承紫这下算是彻底清醒。

    “但这格物院却有莫大用处,于国于民于你杨氏六房。”独孤思南以一个历史学家的眼光指出了这一点。

    “老爸,你就别打趣了。如今,李恪还要去出使突厥,我都快愁死了。”江承紫伏在案几上抓头发,像是头暴怒的小狮子。

    “有啥愁的?”独孤思南长袖一挥,像一只巨大羽翼的蝴蝶,施施然在软榻上坐下,似笑非笑地看着江承紫。

    江承紫忽然觉得自家老爸从前的严肃认真都没有,这脸上的表情在此时此刻很是欠债。

    “突厥是宿敌,是长孙晟生活过的地方,那边可有不少他的人。而且,既然长孙一族是间者出身,他们绝对有很庞大的间者网络。老爸,你也是研究历史的,间者网络,还可以作为另一用途。”江承紫不无担忧。

    “是啊。作为杀手组织。”独孤思南点头。

    “那他此去,真是凶多吉少。”江承紫叹息一声。

    “可你别忘了,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独孤思南倾城绝色的脸上全是愉快的笑意,看起来非常轻松。

    “老爸,我在很严肃认真地跟你说话,你不要打什么哑谜。”江承紫面对自家老爸,全然没有防备,也全然不想要别的心思。

    独孤思南咳嗽两声,正声道:“我这就是说正事呀。长孙晟在突厥干的可不是什么好事,这一点可利用。另外,无论如何,萧后还在突厥,李恪可是她的亲外孙。”

    “老爸,你别忘了,义成公主也在突厥。她之前可是想要置我与李恪于死地呀。”江承紫不满地指出当前严峻的形势。

    “义成公主要灭的是大唐,而不是李恪。你要搞清楚人家的目的。如果将李恪与长孙一族的矛盾透露出去,并且让突厥知晓长孙晟当年所作所为。突厥未必会帮李恪,但一定不会帮长孙氏。不要忘了,长孙一族可是他们灭长安的大阻力。有时候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但可以是合作伙伴。”独孤思南得意地说。

    江承紫斜着眼瞧着他,问:“老爸,你的形象一直是老学究啊。”

    “呔,我好歹是江氏五公子,那些豪门勾当我也见过不少。再说了,研究历史干嘛啊,还不是了解当时的风云变幻。你要去说研究历史的都是老学究,你可真是太无知了。”独孤思南言语里鄙视女儿,内心却是相当愉悦。

    对于他来说,能这样与女儿相处,是梦寐以求的事了。从前,缺席了女儿的成长,如今都要补回来。

    “行行行,江五公子。你说得很有道理,然而,谁是合适人选,谁能做这种事?如果李恪来做,稍有不慎,就是通敌叛国。”江承紫也不是个糊涂蛋,这是一条最好的路,然而并不是最安全的路。

    独孤思南摸了摸下巴,沉思了片刻,说:“这人选呀,还真不好定。李恪的人不能动,旁人又信不过。我看唯独只有小心翼翼入突厥,见到萧后,哭诉一番长安窘境。突厥方面早有间者在长安,对于长孙一族的事估计也是知晓一二。李恪再去哭诉一番,萧后与义成公主定然不会让李恪死。”

    “未必。萧后可能会,但她是阶下囚。”江承紫撇撇嘴。

    “女儿啊,你很聪敏,但有时候真是朽木呀。”独孤思南痛心疾首,女儿智商高,于男女一事,到底是迟钝,对男人不甚了解。

    “我怎么朽木了?”江承紫不解。

    “萧后那么美貌,用脚趾头想都知晓不是普通的阶下囚。你看过哪个帝王把别的帝王的老婆接手了,是拿去关天牢的?”独孤思南连连叹息。

    江承紫捶了捶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失误,失误。”

    “能见到萧后,或者义成公主,动之以情,顺带把弘农杨氏那帮子坑一把。哼哼哼,让义成公主怀疑他们。李恪在突厥就安全了。不过,在这来去的途中,这危险嘛——”独孤思南没说下去,这一路上的危险不言而喻。具体会危险到啥程度,他一个研究历史的,确实不懂。

    不过,他不懂,他女儿是懂的。他女儿以前所从事的工作,他也是知晓一二的。因此,当他说这途中危险时,江承紫顿时变了脸色。

    “也许,是我们想太多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