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投诚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投诚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孙思邈刚完成一天的药材整理,从药房里走出来,便瞧见耷拉着脑袋的王谢。

    “小子,你跑哪里去了?”孙思邈理了理胡子,叫住王谢。

    这小子是他一手带大的,他的母亲是他最得意的徒弟,可惜死于难产。因此,他对这小子的情绪相当复杂。

    “我去见秦大将军了。”王谢垂头丧气。

    “跟他说我能治好他了?”孙思邈问。他一直不知这孩子怎么会对秦叔宝一见如故,且与秦叔宝成为忘年交。

    “嗯。说了。”王谢无精打采,抬腿就要往屋里走。

    孙思邈见这小子无精打采的,便叫住他询问。王谢也不说话,只瞧着孙思邈半晌才说:“我想出人头地,功成名就。”

    “哦,

    秦大将军如今已辞职,那就帮不了你。”孙思邈理了理胡须,以为明白了这孩子的难过。

    “是啊。他帮不了我。”王谢摆摆手,兀自入了屋,蒙着被子生闷气。他也不知在气自己过去太懒散,还是在气自己没出息。

    总之,他就是心情非常不爽,翻来覆去,辗转难眠。便成为这一夜的又一位未眠人。

    当然,李恪这下更睡不着了。

    本来,接下出使突厥的活计就够让他操心了。如今又出现一位王谢,还是阿紫以前的手下,是她的救命恩人。凭着男人的直觉,他就是觉得这王和平喜欢阿紫。

    自己看中的女人被人喜欢,这说明自己眼光不错。但李恪就是不喜欢旁人也这样来喜欢她。

    哼哼,看来应该部署部署,不要让王谢那小子与阿紫走得太近。

    李恪端着酒杯独自想起,忽然听得有些微的响动。他立马警觉,旁边的暗卫也是一并出来,护在他身边。

    紧接着,水榭对面的曲径上走过来一人,一袭大袖青袍,头发用青玉簪束得一丝不苟,脸上银质的面具在月光下泛着冷冷的光。

    那人款步走来,像是在自家院子里散步似的。

    “蜀王府的安保不行呀。”那人打趣,清雅的少年人声音里带着些微的戏谑笑意。

    “马马虎虎,对付你绰绰有余。”李恪倚在楼台上,懒洋洋地对答。

    “难道蜀王不请在下喝杯酒?我这隔着一个荷塘,却都闻见了桂花香。”少年人朗声问。

    “酒可不能乱喝。”李恪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啧啧,蜀王这待客礼数可不周呀。”那人继续打趣。

    “对客人自是客人之礼。对不懂礼数之人,自是有属于他们的方法。”李恪扫了那人一眼。心里在盘算来人到底是谁。竟能绕过蜀王府的护卫,径直到了这曲径处才显露出真身来。

    他一边思量是谁,一边已在心中做了万分提放。此人能到这里才显山露水,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蜀王,我也不与你斗嘴。此番前来,实则是觉得我们有必要谈一谈。”那人不在往前走,只站在荷花池边的一块青石上朗声喊。

    池边柳树轻拂,月光朗净,映了一池的莲花。柔风细细,带着荷花的清香。那人衣袂轻扬,竟也有遗世独立之姿。

    “我与藏头露尾之人,实在没什么好谈。”李恪懒懒地说,然后将手中酒杯放在手边的案几上。

    那人随手一扬,手中物件飞快袭来。他朗声道:“我的名帖在此,蜀王可要接好了。”

    李恪稳稳接住,只觉一股劲风扑面袭来。

    果然是高手!再看那人,依旧站在那青石上,一动不动。

    李恪扫了他一眼,将名帖就着月光一瞧,竟然是长孙F。

    “长孙老三?”李恪很是疑惑地问。

    在他的记忆里,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长孙F一直都是个默默无闻之人。

    前世里的长孙F是十足的纨绔子弟,曾气得长孙无忌吐血,气得长孙冲追打。而这一世的长孙F在众人眼里也是一个败家子,纨绔子弟。

    唯一对他评价不一的人是阿紫。长孙F与韦方正一并去蜀中传圣旨。阿紫见过长孙F,对他的评价颇高。

    “长孙F这厢有礼,拜见蜀王。”长孙F笑道。

    “既是长孙家三公子,送名帖来就行了。何苦这般的偷偷摸摸?”李恪笑了笑,将名帖扔在一旁,对杨初说,“去请三公子上来。”

    水榭歌台之上,李恪扔了一只琉璃杯给长孙F,说:“既是相识之人,便请你喝一杯。”

    长孙F毫不客气,一杯桂花酿下肚,才说:“我深夜前来,是想告诉你,长孙家与你同去突厥的人是我。”

    “哦?你这么激动地跑来告诉我,是希望我表扬你?”李恪扫了他一眼。

    长孙F取下脸上的面具,将空杯子给李恪瞧瞧,说:“不够喝。”

    “阿芝做的,我也没多少。”李恪将酒壶往怀里揽。

    长孙F撇撇嘴,埋怨他吝啬,说我这可是冒着被全家唾弃除名的危险来通风报信。

    “不用你说,也知晓你爹不想我活着回来。还用你说?”李恪扫他一眼,心想这家伙到这里来开门见山,到底是要干嘛。怎么这重活一世,这么些人都不一样了。

    “哦。你不想听具体细节?”长孙F好奇地问。

    李恪摇摇头,说:“不外乎暗杀,激怒突厥王,把我软禁,或者干掉。又或者联络你们在突厥的人,伪装成突厥人下的杀手。”

    长孙F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仔细瞧瞧他。这蜀王还真是不简单,难怪父兄对他忌惮得很。

    “听起来,我似乎真是白来了。”长孙F笑了笑。

    “所以,你是来骗酒喝的?”李恪问。

    长孙F哈哈大笑,道:“看起来好像是。不知蜀王能再赏一杯否?”

    李恪坚决拒绝,干脆将酒壶收起来,道:“长孙公子没别的事,还请回。”

    “已宵禁了呀。蜀王不留客一宿?”长孙F一脸为难。

    “你来的时候已宵禁了。”李恪扫了他一眼。

    长孙F哈哈笑,笑了一阵,忽然正色道:“蜀王,我不想与你为敌。”

    “你这是投诚?”李恪斜睨长孙F一眼。

    “这,好像是啊。”长孙F一愣,说起来长孙家可是一直想除掉李恪。自己今晚这样贸然前来,似乎就是这意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