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 风起云动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 风起云动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长孙无忌立马摆手反对,道:“不行,你不能去。”

    “父亲,此事你交给旁人,妥帖吗?”长孙濬反问。

    长孙无忌扫了他一眼,道:“你母亲身子不好。我不会让你涉险。”

    “父亲,我会见机行事。”长孙濬企图说服父亲。

    “我长孙子弟要避嫌,此番蜀王出使突厥不可前往。”长孙无忌毫无商量的余地,将长孙濬轰出去。他不可能让长孙濬去做这件事。这个孩子是他掌控不了的事,而对付李恪是一门不能出现一丝一毫错误的活计。长孙濬虽然是儿子里最聪明的,却也是最不可控的。何况上一次,他去蜀中见杨氏六房,回来的报告让他不能信服。

    “父亲,你再考虑考虑。你若不派子弟前往,这才是最大的嫌疑。我是你的嫡子,是武将,我去最合适。兄长是文官,又是嫡长子,未来的驸马,出使突厥并不恰当。”长孙濬在门外说。

    长孙冲一听,便上前进言:“父亲,三弟虽行事荒唐,但此言颇为有理。咱们长孙氏若是不派出嫡系子孙,若是蜀王一旦出事,就是最大的嫌疑。”

    “那也不能你三弟去。”长孙无忌黑了一张脸。

    “可嫡系子孙里,功夫最高的就是三弟,且三弟最聪颖。”长孙冲面无表情地说。说实话,他对这三弟还真是喜欢不起来。

    长孙无忌无言以对,只挥挥手示意长孙冲出去。

    长孙冲悻悻退下,心有不甘,转过回廊时,忽然一转头就瞧见坐在廊檐栏杆下的长孙濬。

    “多谢大兄替我美言。”长孙濬笑着说。

    “懒得和你说。”长孙冲总觉得三弟像是看出了什么似的。

    “哈哈。”长孙濬心情颇好地笑了笑,一跃过了莲花池,径直走了。

    长孙冲愤愤地骂了句“没出息的”,便径直回了自己的院子。

    长孙无忌则一个人端坐在案几前,久久不能平静。一方面,他肩上的担子让他不得不前行。再说,即便他不做,长孙一族背后的支持者们也会推波助澜,迫使他往前走。

    可另一方面,他也曾经历过那些乱世。乱世可怖,生灵涂炭,自己真的要用这样一双手再将天下苍生推入噩梦般的境地么?

    今日,那女娃所描述的大唐,也是他年少时高谈阔论的梦想,也是他骑马提剑的心愿。

    那女娃真是惊才卓卓的。即便是阅人无数的他,也不得不承认。今日一见,虽稚气无比,但任凭如何,那女娃身上都有一种惊艳。

    她与杨氏六房,她与格物院可以创造那样的盛世富足。那么,留着她即可吧。

    长孙无忌在自我的斗争中,最终选择了继续前行。他觉得以自己的能力,培养出一个听话懂事的英明帝王是不在话下。至于承乾、李泰,就让他们为自己的聪明付出代价,让他们帮他把前面的障碍都清除干净。而李恪,自以为是的出使突厥。那么,就让他永远留在突厥那片土地上。

    至于杨氏阿芝,未曾出阁,成为望门新寡。过几年,嫁个旁的人,无论如何也成不了心腹大患。

    “嗯。这也算我对你的仁慈。”长孙无忌自言自语。

    香炉里的香还没燃尽。长孙无忌已将些许的彷徨与迷茫剔除得干干净净。再度走出来时,依旧是神情严肃,不苟言笑,心里装着天下谋算的长孙无忌。

    他走出来,径直去找长孙濬,答应了长孙濬的请求。

    长孙濬并不意外。他的父亲考虑的从来是长孙一族的利益,而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父亲真是心如明镜呀。”长孙濬轻笑,讽刺之意溢于言表。

    “你知道此去,该做什么吗?”长孙无忌黑了一张脸。

    “知道呀。让蜀王永远留在突厥那土地上,又或者,孩儿也一并留在那边。”长孙濬玩世不恭地把玩着酒杯。

    “你——”长孙无忌的火又蹭蹭上来,他不想再与这儿子多说话,拂袖离去。

    长孙无忌离开不久后,长孙濬抚摸着一只茶杯,低声说:“也许我会成为你讨厌的那种人吧。”

    当夜,不能睡的还有李恪。他一方面琢磨的是长孙无忌的态度,另一方面在琢磨着怎样部署才能让阿紫不偷偷跑到突厥去,与他一并涉险。当然,他还时不时想到独孤思南,不知这位可否有什么办法。

    然而,独孤家族也有一窝子的仇家,并且独孤家族似乎隐藏了什么天大的秘密。贸然去找他,只会给他招来杀身之祸。

    他心乱如麻。索性起身,到水榭台边摆了酒,自斟自饮。这酒是阿紫督促杨初、车虎他们酿制的桂花酒。酒是极其好的清酒,里面有暖和甜蜜的桂花香。

    他自饮了一杯,看着水中静影沉璧发呆了一会儿,杨初便匆匆来报,说有一少年自称是孙思邈先生的徒孙,说有要事要见蜀王。

    “孙思邈?”李恪蹙了眉,据他所知,孙思邈算作是长孙无忌的人。

    “就是药王孙思邈。我们已勘验过那小子的名帖,他手中还有大将军的出城手谕。因此,属下才敢来打扰殿下。”杨初说。

    李恪兀自坐端正了些,说:“那你领他过来。”

    “是。”杨初得了令,快步离开。不一会儿,他就领来了一个少年。

    少年约莫十六七岁,长得瘦削,着一身青衫,是儒生打扮。他端端站着略略拱手向李恪行礼,道:“草民拜见蜀王。”

    “不必多礼。你有何要事,径直说吧。”李恪瞧着这少年。

    少年生得颇为清秀,眸光平静,却投射出精明的光。见着他也丝毫没有卑怯之态,可见也不是个普通人。

    “还请蜀王屏退左右,因事关九姑娘。”少年说。

    李恪一听事关阿紫,不由得扫了这少年一眼,而后示意杨初退下。

    少年这才说:“蜀王,草民乃孙思邈先生的徒孙。我的娘亲是孙先生的徒儿高徒,父亲是谁。母亲并未明说,只知晓姓王。因此,草民名为王谢,字和平。”

    少年说着不光彩的身世,但语气神情坦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